14.突然出现的师兄
荼睨2019-01-04 12:002,962

  “主子这就让她走了?”如苏力递上水盆道。

  “一开始我还打算仔细问问她,不过后来改变了主意。”灵潇浅笑,取过冰碱细细揉搓着一双玉手。“让她自己主动说出来,不是更好吗?”

  如苏力尤是不解,过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道:“主子的意思是问她容易让她起了戒心,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让她自己露出马脚?”

  “你呀,果然是进益了。”灵潇笑着,弹了一下如苏力的额头。

  “还不是跟主子学的?”如苏力笑着吐了吐舌头。

  灵潇恍然,那种感觉,仿佛还是在卫海国王宫里嬉戏打闹的日子。她轻轻抚了抚如苏力头上的流苏。

  “今天看她的这种神情,竟有七分真情在里面。要不是知道她是个棋子,我还真的会被她的演技给骗了。”如苏力道。

  “对了,”灵潇姑娘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上次去让你去打探辽国派谁来长安朝贺,你打探出什么结果了没有?”

  如苏力闻言,手里的水盆差点没拿稳。她定了定神,语气有些僵硬:“主子,打探到了——辽国派来贺礼的是宝日公主。来了有一个多月了,上个月初九来的。”

  “谁陪着的?”

  “册子上说是无人陪,公主带着几个家臣来的。”

  “比他们送的信节上早到了二十天,自然是不会住驿馆了。”灵潇敛眉,没有在意她的异样。

  “回主子的话,宝日公主一行人向先是秘密住在了长安城北的一间名为恒元当的当铺里。预备到了他们预先说下的抵京日子就去长安县令郑谭安排各国使节住的的驿馆里下榻。”

  “这么麻烦,恐怕来长安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吧!”灵潇冷笑,这丫头很聪明,倒没有隐瞒时间。她把擦手巾丢在水盆里:“如苏力,你接着去留意宝日公主的动向,我要知道她早来这么多天去做什么事情了。”

  如苏力想了想,道:“卫海国与大周和亲,这对辽国自然是不利。奴婢猜测,她此次早到有可能是去安排什么阻碍和亲的密谋,好祸水东引。”

  “宝日公主行事叵测,你万事多加小心。”灵潇恍然,摸了摸如苏力的头道。从前灵潇经常这样笑着摸如苏力的头,但这次却是她们在平城相聚后的第一次。祸水东引,还是误中副车?这一切目前还都不好说。

  “对外咱们是主仆,关起门来啊,咱们就是姐妹!以后有谁敢欺负你,我苏怀秀绝饶不了他!”

  记忆里的主子曾这样对自己说过。如果那件事情没有发生,我们还会是好姐妹吧!如苏力神情漠然。

  此时,窗口一个人影闪过,继而门响了三声,但并没有人进来——是云清。一切已经安排妥当了。

  “是鬼是神,今晚就能知道了!”灵潇笑了笑。如苏力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

  茜雪回到房内,掩了门,面无表情得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她解下腰里挂着的那个鸳鸯荷包,紧紧地攥在手心里,盯着它,口里喃喃笑道:“三公子!你看,就连那个女人都为我不值呢!”

  茜雪望着镜子里自己的影子,只有一个人的现实与脑海里往昔左三公子为自己画眉的温馨场景像重合。不免更觉内心百般凄楚。浅笑后又是放声大笑,眼眶中却强忍着泪,不让它落下:“左三,你为何,如此的······如此的狠心。”

  、

  是夜,灵潇姑娘梳洗毕,便遣走了执意要留在屋子里伺候的如苏力。

  与花苑街上的热闹不同,乐籍馆后幽静的小巷,只有清冷的月光愿意停留。灵潇有时会在午晚透过窗子看看这静谧的月亮。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出生在这个世界里不过须臾十六年,大周朝,卫海国,西昭,如今又转回了大周;赵墨染,苏怀秀,到如今的灵潇。漂泊的人生竟比上一世还要痛苦。血里带风的人注定一世漂泊,可能自己的宿命就是孤独吧。灵潇觉得有些酸涩,脑海里不禁闪现出一个贱笑的人脸,齐景轩你||大||爷!灵潇心里默默地骂着。

  不想这日安静的气氛骤然被“哒哒”急行的脚步声打破。却不是灵潇预想的那样。灵潇姑娘向楼下望去,见是一个人逃命般的跑进巷子,时而咽咽口水后头张望。怕引起那人的注意,灵潇忙掩了窗子,只剩一道小缝。

  这会是什么人?这里可是条死胡同!灵潇暗暗揣测。映着月光,却见此人端的面熟,一口银牙不禁咬紧。原来是他!果然是冤家路窄啊!这个人,这个在过去的五年里,天天在灵潇的面前晃来晃去的人。灵潇曾经想过一千种方式来杀死他。但是她的身份却不允许她这样做。

  那人气喘吁吁得停了下来,似乎也发现了这是死路。还未来得及躲藏,追赶他的人便已经尾随而至,那人逆着月光,只在地上投下了极修长的影子。被追之人一见逃脱无望,立马跪倒在地:“五师兄,念及咱们是同门的份上,放过我吧!不看僧面看佛面,您就看在师父的份上,放了灵川。日后,灵川一定会给你当牛做马,万死不辞。”说着,那人连磕了好几个头。

  原来这个人就是灵川,他口中的“五师兄”即追赶他的人,看来便是他与灵潇还有云清共同的师兄——灵均。

  不过这灵均还有一层身份——他是师傅安插在后荣景明身边的眼线。灵潇未进师门便已认得了他。

  而灵均却无动于衷,缓缓地抽出了手中剑鞘里的剑。剑锋在月下闪出了清冷的光芒,灵川见此已知自己死期将至,不如放手一搏,他瞅准时机,大喊道:“受死吧!”抬手飞出一枚毒镖。却不知他的伎俩早已被灵均看穿,在灵川抬手之际,一剑刺中他的右臂。

  灵川哀嚎一声,那枚毒镖还未投出就以怪异的姿势飞了出去,砸在墙上撞出星星点点的火花。

  “还敢提师父,师父的教训你又何曾记得?”灵均上前一脚便把灵川踹倒在地。从怀里掏出一根绳子将灵川周身绑牢:“走,跟我回去见主子!”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应该知道吧!”灵均道:“自小跟着主子,你应该知道主子最恨的就是叛徒。”

  “算你狠!”灵川口里喃喃地骂着,极不情愿的跟上了师兄的步伐:“可是师哥呀,你抓了我也没用,我是真的不知道那苏怀秀的下落啊!五年前我是替辽王抓了她,可我后来不是又立马放了她吗?谁知道师傅要收她为徒,难道我要跟那后荣景明说咱们哥俩都是细作,他未婚妻苏怀秀也因了我的缘故成了死士,现在不知道去执行什么任务去了?”

  “你如果把我卖了,我倒是解脱了,但在师傅那儿你会有什么好下场?”灵均道。

  “可我真是冤枉哟!”灵川气急败坏道。

  “这话呀,你还是回去当面跟爷说去吧!”灵均一拽绳子,力道之大,拽的灵川一个踉跄险些撞在他身上。

  一阵异香直钻灵川的大脑,灵川不禁打了个冷战,想起了这个五师兄诸多异样与怪癖:自小骨架纤弱,长相阴柔,有自己单独的房间,喜好白衣,容不得一丝细尘······过去未曾发现他竟然还用香粉?

  灵川突然感觉一阵异样:“哥,轻点。”

  灵均不理他,向前走了几步,目光突然向灵潇窗户的方向探去。灵潇赶忙隐了身子。

  灵川见状也顺着灵均的目光向上望去:“师哥,你瞅啥呢?”

  “你还是好好想想回去怎么跟爷说苏怀秀的事吧!”

  指不定是哪个相好的!灵川嗤之以鼻地想着。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灵潇听着街上冷风呼啸,心里的计划因为这两个人的出现乱成一团。

  如果是因为后荣景明来到了大周,灵均和灵川两个师兄出现还可以有合理解释。那,穆清到底是因何而出现在平城的呢?

  灵潇觉得头脑里很乱,索性回到床上躺下。须臾过后,外面便有人吵嚷起来。听闻有人高叫道:“走水了!走水了!”灵潇心下一喜。

  、

  托尼想说些什么:

  这个故事里是有cp的,但并不是这个灵均小朋友,并且,灵均小朋友的cp已经在前文里出现了,emmmmmmm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染千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染千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