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星夜出走(1)
倒骑云中驴2018-12-30 12:003,214

  不待少年们多问,三尾母狐便起身带着他们上了二楼,狐澜和七尾老狐还在低声交谈着什么,不过芮艿等人已经听不见了。

  三尾母狐穿过树洞长廊,在储藏室旁的一扇木门前停了下来,伸出前肢推开半掩着的木门,转身对少年们笑道,“因为没有空余的房间,我就把你们安排在狐桑的房间了。”

  “麻烦您了。”芮艿点头道。

  “呲溜。”在她们说话的同时,狐桑连忙从中间挤了进去。

  三尾母狐溺爱地看了眼狐桑,不在说话,领少年们进了屋。

  狐桑房间和外面相比更为精致,宽敞的木屋顶部,两片巨大的不知名树叶呈八字形垂落,树叶碧翠通透,像两扇青纱帘帐,在树叶叶柄交汇处,各垂落一根藤条,藤条下缘连着一个树体镂空的摇篮状床铺,悬空挂着,此时狐桑正窝在摇篮里伸头看着众人;房间内还有许多物品台,与树木的树体相连;物品台上,一颗夜明珠一样的宝石闪烁着轻柔的白光,照的房间如梦如幻,正对着三个少年的地方,还有一个扇形木窗半开着,徐徐夜风出来,说不出的怡人清爽。

  “狐桑吊床太小,我重新给你们铺了床铺,你们可以试试感觉怎么样。”三尾母狐走到一堆正方形的翠绿树叶前,对少年们说道。

  “谢谢。”芮艿笑道,抬眼看去,只见在靠窗的地方有一张厚厚的树叶铺就的“床”,“床”上面盖满了大片树叶编缀起来的“床单”。

  “嗯,看起来很绿色。”芮艿笑道,也似在安慰自己。她缓步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在树叶表面有一层细而密的绒毛,摸起来感觉一点也不比自己家的床来得差,这让她很是惊奇,“好软和,感觉完全不像是树叶。”

  三尾母狐也不解释,笑着点了点头道,“喜欢就好,我就先出去了,祝你们和狐桑相处愉快。”

  “嗯,明天见,谢谢您了。”芮艿把三尾母狐送到门口,才转身回来。

  “这……这真的能睡嘛?”狄清川看着眼前绿叶铺就的床,心里有点忐忑。

  “我帮你试床。”柯振石看了狄清川一眼,脚下用力,身体腾空“呼”地一下跳到了床铺上,树叶受力下压,又把柯振石抛到了空中。“呀吼,看不出来很有弹性啊。”柯振石像得到了玩具的孩子似的,如此重复了几下。

  “别折腾了,到人家做客就不能安静点吗。”芮艿皱了皱眉,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柯振石道。

  “嘿嘿,那行吧。”柯振石也停下了玩闹,挪动身体跑最里面去了,因为在那面墙壁上有一个很大的木窗,伸头就可以看到外面夜景。

  狄清川挨着柯振石,中间隔一段空档,芮艿则睡在最外面。

  “狐桑,这发光的石头可以熄掉吗。”芮艿转头看了眼吊床上的狐桑,却见狐桑不时看着几个少年,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也不知在想什么。

  “啪嗒。”狐桑挥手发出一个奇怪的声音,夜明珠样的宝石光芒渐淡,屋子随之暗了下来。

  无声中,月光从树屋的窗台处照耀进来,月色和原来生活的世界一般无二,带着习习微风,拂过芮艿的发丝,让她生出一种还在地球的错觉。

  少年们躺在久违的床铺上,此时他们的心情却都不像表面那么轻松。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两天了,他们勉强接受了这已经不是自己曾经生活的世界,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他们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狐桑一家说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呢?”芮艿脑海里思绪翻涌,不断回忆着白天的事情,想到前些时候狐奶奶的话,不由想到。“刚见到狐奶时她曾和狐爸说,宁愿得罪穷奇,也要救我们,看得出穷奇是个很厉害的物种?都说付出越多,得到越多,可我们哪有那些传说中的东西,万一他们得不到呢?会不会把我们交给穷奇,用来泄愤呢?那么后面她说的现在光明与黑暗争斗,局势不明,让我们在这里不要乱走动,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缓兵之计,为了留下我们?这样来说的话,白天狐村的那场闹剧难道是狐村设下的圈套嘛……”随着芮艿思绪的酝酿,她对狐澜等狐的行为产生了深深的质疑,同时心里的不安也在逐渐加重。

  “哎,也不知道要在狐村呆多久!”与此同时,狄清川也辗转难眠,黑夜仿佛扩大了他的思感,对回家的渴望让他难以停下遐想。“其实只要能让我尽快回家,不管是神还是什么十二长老,我都无所谓,但狐奶好像说过这个世界和我原来生活的世界不同,那么他们真的可以送我回去嘛?如果他们不愿意帮我,或者他们也无能为力,我会不会就被困在这个世界里了呢?”狄清川紧了紧身子,觉得夜风有点清冷。“但也说不定,人家狐仙羽不是去过我们的世界吗?既然他能去,我应该也能回去吧?”狄清川叹了口气。“哎,或许我该早点出发去灵乌密境,不然我在这待着永远也不能回去。”

  少年们各有心思,都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呆呆地想着事情。

  柯振石翻身打滚好半天,索性偷偷起来把脑袋搭在木窗上发呆,月光照亮他的脸,夜色中隐约透着一丝兴奋。其实从他得到狐澜一家肯定的答复后,现在他每每想到凤皇,神兽,光明与黑暗五千年一次的斗争,他觉得自己血液都在沸腾。“凤皇啊,神兽啊,没想到世上真有这种东西,“柯振石内心呐喊道,”如果我现在出去溜达溜达,运气好了,说不准就会和凤皇相遇,接着发生点什么故事,运气再好一点,把他收为宠物也不是不可以的嘛!“柯振石歪着脑袋陷入沉思,顺口吸溜一下滑到嘴角的口水。“五千年才有的一场盛世,难道我柯振石就这样错过了嘛?绝对不行,既然我无意中坠入江湖的血雨腥风中,那注定我就是主角之一啊!”柯振石偷偷看向旁边两人,忍住了现在就要溜走的欲望。

  狐村从白天延续而来的喧嚣声在此刻渐渐平歇,不知过了多久,空气中除了少年们彼此的呼吸声,再也听不到有其他动静。

  “各位!都睡了吗?”突然,黑暗中传来狐桑压低的嗓音。

  “没呢,根本睡不着!”柯振石眼珠转动,心想狐桑这个时候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芮艿和狄清川虽然没有说话,但都在黑暗中转头看着他。

  “嘘!咱们小点声,别把我爸妈吵醒了。”狐桑悄悄地爬到三人旁,蹲坐在床榻边,一角月光打在他的毛发上,为房间带来了一丝亮光。

  “你有什么事吗?”芮艿好奇中带着警惕。

  狐桑低声道,“前面我爸说的你们也都听到了,要你们一直呆在这儿等着。我猜你们一定不愿意吧?要是有人带你们灵乌密境,你们愿意去不?”

  “蹭——”柯振石听到立刻坐了起来,看着狐桑激动道,“愿意啊,当然愿意,谁不愿意谁是傻子,快说那人是谁?”

  狐桑用爪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因为身体前倾,此时一抹月光爬到他的头上,纯白的毛发耀着莹莹白光,像极了之前他们在栖凤山遇见的那只白狐。

  柯振石顿时泄气了,怀疑道:“你?你行么?”

  狐桑瞪了他一眼,“不管行不行,除了我可没人会带你们去的。也就是说你们想早点回家,只能跟着我悄悄地走。”狐桑说话的同时看向芮艿和狄清川。

  “你真的只是想带我们逃出去?”芮艿此时对狐桑一家充满警惕。

  “当然,不然还能干什么?”狐桑疑惑道。

  芮艿点了点头,心道可能狐桑确实不知狐澜有什么打算,想到狐澜,她不由担心道,“万一被你爸妈抓到,我们……”

  “相信我,不会被抓到的,再说了,就算被抓到,你们肯定没事,至于我,最多被打一顿呗。为了千年一遇的凤皇诞生这件事,我自己的牺牲又算什么。”狐桑眼睛发亮,颇有种献身精神。

  “可……可是,外面那么多怪兽,长着翅膀的、会飞的、喷……喷火的,我们几个能……能行吗?”狄清川从芮艿后面露出头,很是纠结地道。

  “嘿嘿,这你们不用担心,我熟读各种书籍,而且经常跑出去玩;还有灵乌密境也在钶金洲,离我们狐村不算太远。”狐桑颇为自信地说道。

  芮艿沉思地点着头,算是认可了这事。

  狐桑高兴的拍了下狐掌,转头看向狄清川,狄清川咽了口唾沫道,“你……你要保证我们的安全。”

  “没问题。”狐桑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道。

  “那,我,我……”狄清川还想说什么。

  “哈哈,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狐桑也不待他说完,立刻站起了身子,偷偷向木窗走去,脚步轻盈,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喂,你走这边干什么?”柯振石问到。

  “废话,不走窗户难道走正门,十个你也不够我爸抓的。”狐桑瞪了眼柯振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神纪之凤皇与光之宝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神纪之凤皇与光之宝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