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魅火之夜(3)
倒骑云中驴2018-12-24 12:003,812

  漫漫长夜在不知不觉中走过,日光透过树叶洒在三个少年的身上。

  芮艿紧闭的眼皮颤动了一下,此时一束阳光刚好打在她的眼上。“嗯?天亮了?”芮艿迷茫地低喃一句,抬起头四下张望着,只见夜晚那些发光的植物不知何时暗了下去,森林也恢复到昨天刚见到时的样子,清脆的鸟鸣声在林间此起彼伏地响着,似一首绵长的森林大合唱。

  “喂喂喂,狄清川。”芮艿清醒过来,看着狄清川没好气的喊道,“说好的守夜不睡觉呢?”

  “嗯?”狄清川甩了甩脑袋,眼睛眯了眯,当他看到眼前明媚的晨光后,顿时呆住,随后脸“唰”地红了起来。

  “对……对不起,我……我……”狄清川手足无措道。

  “下次不能这样了,不然我们就算被吃了,也没人不知道。” 看他模样,芮艿也不好继续责怪,只是有点后怕道。

  “对不起,对不起。”狄清川眼睛通红,隐约有泪花涌现,此时他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没用。

  “好了,我没怪你,昨天赶了一天路,大家都很累,只能说我们运气很不错,不是吗?过去的就别想了,我真没怪你。”芮艿后悔刚才的责问了,显然狄清川不像柯振石脸皮那么厚。

  狄清川也不再说话,只是双拳紧握,头埋得低低的,双臂因用力还在颤抖。

  “好了,狄清川,我也不怪你,给我……我也睡着,没准比你睡得更快。”柯振石踮起脚拍了下狄清川的肩膀,笑嘻嘻道。

  “对不起。”狄清川闷闷的声音传出。

  “没事的,你看今天天气多好,我想会是不错的一天。”柯振石没心没肺地伸了个懒腰,同时做起了深呼吸。

  他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手上的腕表,却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脸上写满了惊诧,喃喃道,“怪事,怪事,我的手表竟然走了四分钟!现在是六点零四分!”

  清晨林中的空气真的很好,柯振石觉得如果那些老人来到这里生活,少说也能活到一百岁。

  这时,守了他们一整夜的篝火忽的一下飞悬到半空中,阳光直射在上面,仿佛被同化了一样,倏得一声,化为一缕青烟缓缓消失。

  芮艿看着消失的火苗,真诚感激道,“谢谢你!虽然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到我的感谢,还有,谢谢老虎大大,祝您心想事成。”

  众人收拾好心情,看了眼这个呆了一夜的地方后,带着憧憬和希望,重新踏上寻找回家的路。

  和栖凤山不同,这里清晨的林中不见丝毫雾气,只有地面上覆着一层浅浅的露水,水珠晶莹,反射着融融的晨光像珍珠般闪亮。

  前路越走越窄,森林好像不知何时拥挤了起来,密密的不知名古树比肩接踵,每一棵都有数人合抱粗。林下阳光被层叠的树叶遮挡,环境渐暗,三个少年警惕中默默走着,不时张望着四周。

  林中有许多自然倒塌的树木,可能年代久远,许多都在腐烂,路上的树叶比脚裸还深,让少年们越走越艰难。

  “咝咝~”奇怪的嘶鸣声突然想起,乍听之下像是风吹动草叶的声音。

  芮艿心中一突,刚抬起的脚步又缓缓地原地放下。眼睛顺着地面向前搜寻着,随后左右环顾,但除了横竖的树木和满地奇怪的植物与枯叶,并不见有什么野兽出现。

  “走啊,芮艿你干啥呢。”柯振石奇怪道,他之前走在芮艿后面,此时已经到了芮艿的身旁。

  “嘘。”芮艿眼睛急速转动着,她想确定一下那个声音,但许久也没有听到第二声。

  “芮艿?”狄清川也跟了过来。

  “没事了,走吧,大家小心点。”芮艿提醒道,说完不在停留,依然走在最前面。

  林中声音较为混杂,狄清川柯振石两人并没多想。在他们走后,林中的一切又复归如初,当然一些被踩断的枯枝和脚印除外,另外还有每个物种与生俱来的气味!

  “咝咝~”直到他们走远,离之前芮艿停留的不远处,一个巨大的三角形丑陋的头颅探出地表,头颅破开枝叶时,露出一个被枯枝烂叶遮蔽的巨大洞穴。

  三角形头颅高高扬起,嘴里长舌吞吐,似在确定方向。下一刻,不知多长的身躯从洞中游出,电射般向前驰去。

  芮艿沉默地走着,她觉得自己现在无心想别的了,因为在她进入这片密林不久后,原本愉悦的心情就开始变得心烦意乱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但浓浓的不安感让她几乎要崩溃。

  “芮艿?”狄清川碰了碰芮艿,他觉得芮艿状态很不好,以至于他的速度都能撵上她。

  “嗯?我没事!”芮艿挤出一个笑容。

  “有什么事和我们说,别强撑着,那个,话说你不会是要方便一下吧。”柯振石捏着下巴,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滚!”芮艿不由破口而出。

  “咳,温柔点。”柯振石讪讪道。

  三个少年嬉闹着,向丛林深处走去,或许不存在深处与否,因为这里对他们来说哪都一样。

  “沙沙——”某种生物在草叶上的疾行声由远及近,渐渐传入少年们的耳中。

  “这是?”柯振石停下来张望着,同时看向芮艿和狄清川。

  “像是蛇行声!”狄清川判断道,他深吸口气,不安地看着其他方向。

  “咝咝~”

  “这个声音!”芮艿终于听到了她之前一直寻找的声音,只是这次声音不在飘忽不定,而是如惊雷般入耳。

  三个少年瞪大眼睛,远处的响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只见密林远处一条水桶粗,黄白色花纹相间的巨蛇正蜿蜒而来,一个巨大的三角形丑陋头颅高高昂起,那对似枯叶般的竖瞳给人一种冷血残忍之感,冲击而来的气势几乎要让少年们失去逃生的欲望。

  “快跑!”芮艿惊骇欲绝道,狄清川柯振石顿时醒转,三人头也不回地向前方跑去。

  “咝咝——”似乎知道猎物发现了自己,巨蛇速度再次加快,所过之处只有残影留下,路上许多细小的树木几乎被它横推而过。

  “妈呀,难道我柯振石今天要命丧于此。”柯振石奔跑中还不忘回头看着巨蛇,见巨蛇那蛮横的样子,他的胆子都快被吓破了,不由跑得更快了。

  芮艿和狄清川没有说话,但狄清川腿脚并不灵活,此时他已经落后两人几个身位,清秀的脸上煞白一片,腿居然开始打颤,眼看就要摔倒。

  巨蛇急行中很快来到三人身后数十米处,狰狞的大嘴向两边裂开,仿佛看到了即将到嘴的美餐,“咝咝——”巨蛇激动地嘶鸣着。

  随着少年们的逃窜,周边树林逐渐开阔起来,环境也像是从盛夏进入寒秋,树木枯萎,枝叶凋零,枯黄的色泽似成为这里的主旋律。

  芮艿强压下心中的不安,面带惊惧地回头看向身后,此时落在队伍最后的狄清川距离大蛇只有短短十数米,可能下一刻便会葬身蛇腹,“怎么办?怎么办?”芮艿绞尽脑汁地思索着,她毫无办法。

  “救命啊,柯振石,芮艿,救救我。”狄清川脸上毫无血色,他不由自主地发出求救声,声音战栗而绝望,带着浓厚的哭腔,从未有任何一次,他觉得自己离死亡这么近,这种奔走在死亡刀尖上的感觉,比起他一直以来他认为的痛苦,是那么大的弱小。

  柯振石此时跑的最快,听到狄清川的求救声,他内心一颤,这个一直以来什么都不在乎的少年,在此刻终于有一个问题像野兽般噬咬着他,“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嘛?”。柯振石奔跑中回头看着近在蛇嘴下的狄清川,他觉得此时自己的奔跑是那么的费力,以至于他慢慢停了下来。

  芮艿脚步也缓慢停下,她看了眼柯振石,心中有点敬佩起这个开朗的少年。两人对视着,于沉默中坚定地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看着渐近的巨蛇。

  因为仓惶中几人没注意环境的变化,如果说之前周围还是寒秋败叶的景象,那么现在就像在朽烂的沼泽里。

  “芮艿,柯振石。”狄清川拼了命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此时他的脑海里完全空白,只是用充满希冀的眼神看着两人,仿佛那就是他生命线。

  “咝咝~”巨蛇仰首对着前方高亢地嘶鸣着,嘶吼声带着莫名的压抑,像是遇见了对手般谨慎,速度也没有开始那么快,冷漠的竖瞳里流露出忌惮与焦虑的并存。

  “昂咝”巨蛇眼看狄清川将要跨入那片沼泽般的领地,眼中厉芒闪过,张嘴带着庞然的气势恶狠狠地咬了下来,蛇头于捕猎中急速地划过空气,带起一大串残影。

  “不要吃我!”狄清川只觉心胆俱碎,仿佛察觉到死亡的迫近,转头愣愣地看着狰狞的蛇口,哪怕蛇头此刻如此迅捷,他也能清楚看到它嘴里的獠牙在逼近。像是生命最后的回光,柯振石觉得一切是那么的缓慢,他看到前方芮艿和柯振石在向他跑来,嘴里大声呼喝着,但他听不到了,死亡降临!

  “咚!”巨大的蛇嘴猛地咬在了地上,随后巨蛇嘴巴一合,急速地退后,仿佛前方有不可力抗的猛兽,让它处于防御的姿态。

  而芮艿和柯振石则瘫倒在地大口地喘着粗气。

  “呼~,呼~,太惊险了,太他么刺激了,喂,你欠我一条命啊。”柯振石脸上的汗水像小溪般流下,分不清是吓的还是累的。

  两人的中间,正是一脸呆滞的狄清川,他的眼睛从死灰麻木逐渐灵动起来。“我……我没死?”狄清川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转头愣愣地问着柯振石。

  “当然没死,我和芮艿把你从蛇口拉了出来。”柯振石得意道。

  “谢谢,谢谢你们!”狄清川低声道,

  “你不用感激我,因为蛇还没走呢!”柯振石打趣道。

  “啊,那你们快跑吧,不用管我,我跑不动了!”狄清川惊慌失措道。

  “我们也想跑,但是现在停下来,两腿好像不听使唤了!”柯振石懊恼道。

  “好像不用跑了,你们看,那条大蛇不知怎地在那里徘徊,就是不追过来。”芮艿道。

  狄清川转头看去,只见那条可恶的大蛇此时双眼紧紧盯着自己,不甘的目光几乎化为实质,但就是不追击过来。

  “我们现在怎么办?”柯振石看了眼大蛇,还对它做了个鬼脸,惹得大蛇一阵嘶吼。

  “不知道,但后路被堵,我们只能向前。”芮艿从地上爬了起来,随手掸了掸。

  “英雄所见略同。”柯振石耸了耸肩道,顺手拉了把狄清川,狄清川双手一发力,差点没把他拉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神纪之凤皇与光之宝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神纪之凤皇与光之宝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