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生姜萝北2019-01-23 15:564,986

  林氏见明凰眼里的兴奋瞬间淡了下去,赶紧瞪了一眼花如雪:“不妨事,我们可以延迟一日,跟公主殿下搭个伴儿,不知道公主殿下会不会介意?”

  林氏眼含笑意,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明凰。

  明凰正求之不得呢!连忙豪气干云当即拍板:“好!那就这么定了!咱们一道走!”

  然后明凰转头赶紧吩咐另一边吃饱喝足的展虹霓:“你听见没?回头安排车队的时候,记得把花夫人的车架和本宫的安排的近一些,也好相互照应着。”

  展虹霓最近天天跟着公主蹭吃蹭喝的,显然吃人家嘴短,忙不迭答应着:“是是是,属下记住了!属下一定亲自督办!”

  林氏达到了目的,高兴地合不拢嘴,花如雪则和往常一样,除了翻白眼并无可奈何。

  “娘,既然过些天要走,那索性孩儿今日就出去买个大丫鬟来吧!那花枝嫁人也有段时日了,孩儿原本四个大丫鬟,如今三个总觉得缺点儿什么……”花如雪拽着林氏的衣袖,发出软糯的声音。

  林氏想想也是,这去帝都不得带几个丫鬟婆子一路伺候呢!

  于是笑着摸了摸花如雪的脑袋:“那你便去吧,挑个合你眼缘的丫鬟,你用着也舒心。你叫上你那大丫头花叶,再带上几个小厮去,也好给你掌掌眼。”

  “谢谢娘!”花如雪闻言便一溜烟儿从椅子上蹦了下来。

  “哎~不必带小厮那么麻烦了!索性本宫和展侍卫也无甚事,陪着花妹妹一道去吧!本宫去帮花妹妹掌掌眼,也权当是饭后消食了!”明凰豪气地拍了拍胸脯一副保镖的气概。

  实则,明凰是想借着下午送花如雪回来的机会——再蹭一顿下午饭吃……不知道花如雪知道了自己的心声会不会气的吐血?!哈哈哈哈!

  林氏一听明凰这么说,瞬间合心意了!连忙唤了身边的刘嬷嬷来,当即拿了五十两银子给花如雪。

  “怎的给这么多?!一个丫鬟最多也就十两银子!”花如雪惊诧地捧着手里的钱,林氏莫不是高兴的昏了头???

  “哎呀!你这孩子死脑筋!跟公主殿下出去你好歹买点儿零嘴儿什么的给公主殿下吃呀~你看公主殿下瘦的……”林氏拉着明凰圆润的手,眼底都泛着心疼。

  花如雪吃惊地看了看自己的娘,又回头看了看最近吃的珠圆玉润的明凰,简直立时感觉自己真的不是亲生的!

  林氏稀罕明凰稀罕的仿佛明凰是她的亲闺女似的!

  花如雪一个白眼翻上天际,只想赶紧走,不想看母亲在这里搞什么煽情桥段……

  只见她连忙拉过明凰,朝着林氏连连摆手:“好了好了,娘,那我们这就出门了,娘您快回屋歇会儿吧!”

  说罢花如雪便逃也似的拽着明凰出了门……

  明凰方才正沐浴着白捡来的林氏的泛滥母爱,这会儿被花如雪拽走,很是不舍。

  但是转过头,看着这个五六岁的小娃娃正使出吃奶劲儿,正宛如拉了一头牛一般地拉扯着自己,竟然有些失笑。

  “这小屁孩……”明凰抿嘴偷笑,心里莫名暖融融的。

  花如雪的小手热乎乎的,攥在手里很是窝心。

  明凰感觉这段日子真是自己穿越以来过得最像正常人的日子了!哪知才刚出了大门,花如雪瞬间就变脸:“殿下,您能松手不?!您攥的可真紧…”

  明凰这才回过神,慌忙松开花如雪的手:“咳咳……啊?哦,紧吗?疼不疼?”

  花如雪有时候觉得这一世的明凰可能真的是个傻子,如今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要找一个傻子报仇吗???

  而且……怎么明凰最近看着自己的眼神跟痴汉似的…莫非?!

  天呐!难道和上一世传说的一样,明凰是磨镜???!!!

  这这这……明凰这会儿发育了吗?这么小就知道喜欢人了?!?!不会吧?千万不要喜欢上自己啊!!!

  看花如雪直愣愣盯着自己发呆,明凰以为自己真的把花如雪捏疼了,赶紧上前一步就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把花如雪的手捏红了。

  而花如雪眼见明凰过来了,直接一个条件反射倒退了三步:“殿下自重啊!!!”

  明凰还以为花如雪是以为自己上来又要捏她,便止了脚步:“本宫只是看有没有把你这小孩子捏坏罢了…你……躲什么躲???罢了……本宫才不惜的看,快走吧!”

  明凰不明所以,花如雪干嘛这么大反应,郁闷……

  花如雪看明凰一扭头走到自己前头了,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东街街尾的城隍庙街,除了大路上走着的去烧香拜佛的商贾与财主们的亲眷外,遍地都是老弱病残。

  乞讨的、杂耍的、卖身的、卖艺的…各种下九流的玩意儿在这里应有尽有。

  鱼龙混杂的地方,自然不可避免地浊气熏天。

  明凰不自觉地捂着口鼻,她简直不敢相信,古代也有这种类似于贫民窟的地方。

  而且这种气味宛如是现代社会里,她曾经跟着一位师姐去暗自探访的一个黑心作坊所在的那种肮脏的片儿区一样……

  但毕竟都自告奋勇地来了,明凰也只好忍着冲天的浊气,随花如雪和她的丫鬟花叶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路边往前走。

  沿途都是乞丐,明凰看着这些乞丐甚是可怜,便叫身后的展虹霓一路散钱走着。

  哪成想这身后的乞丐竟然越散越多,一波一波紧跟着往上来凑。

  花如雪不经意一回头,才发现明凰身后的乞丐们已然是尾大不掉之势了!便连忙停下脚步转身往明凰那里招呼:“展大人!快住手!!!”

  明凰和展虹霓听到花如雪的声音,这才回过神儿,她们简直要被乞丐们围堵的水泄不通了……

  花如雪一看明凰还捂着口鼻,叹了口气:“唉,这就不是你这贵人来的地儿!好了,别散钱了,快跟我走吧。”

  “不行!他们多可怜啊!”明凰觉得自己作为一国公主,实在很有实力去施舍一些钱财,瞬间正义凛然地叉起了腰。

  花如雪被气的一噎,简直眼前一窒,快步上前一把拽住明凰,什么也不说拉着明凰左拐右拐走到城隍庙前算卦摊旁的一方清净地站住脚。

  看后面并没有跟上来乞丐了,这才缓了口气,顾上和明凰理论了:“公主殿下!你是不是脑袋有坑?!”

  “你说什么?!”明凰吓了一跳,穿越以来还是头一次敢有人这么对自己说话!!!老子现在可是公主啊!真是放肆!!!

  “花小姐!请你自重!不要对殿下太放肆!”展虹霓看见自己主子黑了脸,连忙上前喝止了花如雪的冲撞。

  “怎么?!还见不得人说实话了?!”花如雪眼睛圆溜溜地瞪着明凰,嘴角带着一丝嘲讽,“公主殿下可知这天下有多少乞丐?”

  明凰压住胸口的怒气,想了想:“少说也有好几万吧……”

  “那你平常给乞丐多少钱?”花如雪字字有力地质问着明凰。

  明凰并不知道展虹霓给每个人分了多少钱,她便看了眼身后的展虹霓。

  展虹霓连忙回答道:“每人五文钱。”

  “那么算天下有一万个乞丐好了,你每日给他们一人五文钱,公主殿下,皇上的国库过不了几年就要被你散空了!”花如雪掰着手指头对着明凰算着这笔帐,眉头都拧成了疙瘩。

  “难道皇上不知道乐善好施?!难道皇上不知道天下乞丐多吗?!五文钱可以买半升小米,半升小米够一个贫民吃七天!同样的,五文钱也可以在旁边的地摊儿上买一碗鲜美的馄饨吃。公主殿下可知这城隍庙前的乞丐永远都是这批人,我从未见他们得了钱去买米吃,倒是日日见他们去街边摊儿吃馄饨!”花如雪说着说着就来气,她平素最厌恶好吃懒做的废物!

  明凰有些目瞪口呆,但依然不肯认输,红着脸辩解道:“我只是今日碰到了才给他们钱!我又不是日日散钱!自古‘救急不救穷’本宫还是知道的!”

  哼!这个小妮子真是毒舌!一点都不给人台阶下!公主不要面子的啊!?

  哪知,花如雪一个更加轻蔑的眼神扫过明凰:“原来殿下知道‘救急不救穷’!我还以为殿下不知道!那既然殿下知道,方才散的钱又算什么?收起您那自认为高贵的廉价怜悯吧!我们平民百姓辛辛苦苦为朝廷纳税的钱,可不是让你们这些贵人施舍给那些个不知上进、有手有脚却不自己努力生活的人的!”

  “你,你…你真是…大胆!竟然说本宫的怜悯廉价!”明凰简直气的两眼直发黑,手直指着花如雪的鼻子抖个不停,看来真是气着了。

  “怎么?!不是吗?!”花如雪上前一步,像个小大人一般,死死盯住明凰的眼睛,“公主且看这些从庙里出来的富贵人,为了图个吉利便随手施舍墙角边好吃懒做的人。而好吃懒做的人,则日日靠着这些‘彩头’度日,他们觉得你施舍理所应当,绝不会因为你的施舍而感激你!他们只会因为你没有施舍而厌恶你!所以当你给每一个人都施舍的时候,你没发现你身后跟上来的乞丐越来越多了吗?!他们只是来占便宜的!可不是真的穷的没饭吃!!!”

  花如雪所说的每个字都如千斤巨石一般重重地砸在明凰的心上,又疼又痛又酸。

  明凰无从辩解,现代社会的她虽然出身富贵之家,但她确实也没怎么给乞丐施舍过。

  何况其实她也知道,这些乞丐大多是有组织有团伙儿的……不怎么值得可怜。

  她只是以为,古代的乞丐是真的乞丐,以为古代的乞丐比现代的淳朴……可是她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殿下自小熟读圣贤书,也知道‘人穷志不穷’这样的话。对待有志的穷人,您大可以散发爱心爱怎么救怎么救,我管不着!但是看你救一帮寄生虫,我今日真是对公主殿下失望极了!”花如雪说完自己都吃了一惊。

  什么叫对明凰失望?自己为什么要对自己的仇人失望???……自己这是怎么了???花如雪说完就有些凌乱。

  明凰原本被花如雪怼的想哭,可一听花如雪说对自己“失望极了”,慌的一批!连忙咽下眼泪,紧张地哄劝着花如雪:“好了好了,本宫不给他们就是了,你,你别生气了……”

  然后明凰也是凌乱的,为什么自己要害怕花如雪失望???自己真把这下屁孩当闺蜜了吗?!天?!

  两人的一席话说的身后跟着的展虹霓大吃一惊,自家主子疯魔了吧天???!!!

  “殿,殿…殿下…???”展虹霓咽了咽口水,眼珠子都快惊出来了。

  “你刚冲花小姐吼什么呢?!嗯?!还不快给花小姐赔罪!?”明凰为了避免尴尬,赶紧转身瞪着自己的手下。

  展虹霓下巴都快惊掉了…公主……今天……没吃错药吧???

  “你愣着干什么?!!”明凰几乎是对展虹霓咆哮着吼了出来。

  展虹霓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躬身给眼前屁大点儿的花如雪弯腰赔罪:“方,方才是我一时失言,,还请花小姐海涵……也请花小姐千万不要生我们殿下的气,都是我的错,望花小姐原谅!”

  展虹霓简直言辞卑微说的那叫一个恳切!但相比于承受明凰发火,她更愿意选择违心地道歉……

  花如雪一时也并没反应过来,身后的丫鬟花叶就更不用说了,哪里见过这等怪哉的事情,简直腿都吓软了。

  花如雪一时回过神儿来,更加恼怒了,冲着明凰就吼了回去:“明明是你自己做的不对!你往属下身上撒的什么气?!还要别人替你道歉,简直不是君子所为!”

  明凰原本是要找个台阶下的,然而又被戳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相当挂不住面子了:“本宫怎么着你都不对了是不是?!那行!那你给本宫演示演示什么叫帮助该帮助的人?!”

  “演示就演示!”花如雪毫不示弱,反正自己今日有底牌!当即撂下话转身就走了。

  “本宫倒要看看你是有什么天大的能耐!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明凰也气势汹汹跟着花如雪往前走,一路上唧唧歪歪地大约是在问候花如雪的祖宗十八代。

  花叶和展虹霓则看着各自的主子一头雾水,方才那一幕当真是吓死人了,两人只得灰溜溜跟在后面。

  展虹霓还从来没见过自家公主发那么大脾气,花叶也从没见过花如雪对任何人发那么大的火儿……

  当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明凰跟着花如雪一前一后地在正街的人群里窜来窜去,后面的花叶和展虹霓也是一刻也不敢把眼神从自家主子身上挪开,生怕自家主子走丢了自己小命儿不保,那可是个大麻烦!

  一行人走了好一阵,却也不见花如雪停下。

  明凰气性犹自未消,在后面故意不咸不淡地揶揄着前面快步流星的花如雪:“难不成是某人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应对,专跟本宫发脾气率性子呢?哼……”

  花如雪才懒得理会后面那个坏透了的小王八犊子,一边大踏步继续朝前走着,一边云淡风清地回着话:“我劝殿下不要得意的太早,笑不到最后而笑的太早,那扫的可是你自己的面子!”

  明凰闻言不得不闭了嘴,她能怎么着?花如雪简直就是她的克星!于是窝着一肚子气就等着看花如雪的好戏。

  不一时,花如雪也不知道是走累了还是真的找不出那种要帮助的人,渐渐放慢了脚步。

  明凰可逮着机会就要上前理论,却又见花如雪往路边一群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的看热闹人堆儿那里窜去。

  明凰也跟了上去:“怎么?!找不到例子要去看热闹吗?!”

  花如雪当即回身狠狠白了明凰一眼:“爱来不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