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布局伊始
生姜萝北2019-01-21 17:394,590

  华阳宫的信鸽向东北大凉方向飞出去的第十日。

  两名风尘仆仆,逃荒打扮的少女从东北的大凉方向来到了马场。

  钱程是在半个月后的夜里,又往花如雪的卧房里吹迷烟的时候,再度被从屋里出来的花如雪狠狠踹了一脚:“皇兄是怎么教你的?除了迷烟你不会别的了是不是?我以后是不是得改口叫你迷烟大哥?!”

  钱程只能半跪着呲牙咧嘴揉着膝盖赔罪:“小殿下,小的确实想不出比这个更安全可靠的法子了,您看啊,这一屋子的人都睡了,多踏实……是不是?”

  看着钱程颇有些自豪,花如雪一记刀白眼剜的钱程立马闭了嘴,只能委屈巴巴望着花如雪。

  “明日我去买两只黄鹂鸟,你下次来便在窗外学黄鹂鸟叫就行了。”花如雪心想这人虽说衷心为主,可这脑子实在欠一点儿。

  哪知钱程又委屈巴巴:“属下不会黄鹂叫…”

  花如雪瞬间抬起小拳头,上去对着钱程的脑袋就是一记暴栗:“你学不学你学不学?…”

  “学学学学…公主息怒…”钱程抱头连连求饶。

  终于在两个人较完劲以后,花如雪才想起来问钱程这次是来干什么的。

  “殿下,潇妃娘娘让大凉那边直接派了两名女暗卫来…”钱程还未说完。

  花如雪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怎的是两个?不是说好只要一个的吗?”

  “回殿下,潇妃娘娘念您小小年纪孤苦在外,若是只有一名暗卫,倘或日后被什么事绊住了,实在难以顾全您……”钱程认真分析着眼下的情况,妥善来讲,确实是两个比较够用。

  “殿下放心,这俩姑娘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五岁,且常年习武,都是大凉摄政王亲手栽培起来的亲兵。原本是要预备着给娘娘暗暗送去当暗卫的那一批人里面的,如今听闻殿下在这里,便赶忙先紧着挑了两个拔尖儿的给殿下用。”钱程详细地补充着相关信息。

  现今的大凉摄政王张决尘乃是潇妃张夕瑶的父王,也是花如雪的亲外祖父,他原本的封爵是大凉兴王。

  去年大凉的少年皇帝突然暴毙,没有子嗣,只留有一个年幼的皇弟。

  那先帝的幼弟年龄极小,便被皇伯父宁王张凌圭挟持登基,做了傀儡天子。

  后来小皇帝的皇叔父兴王张决尘发动政变,将宁王张凌圭赶回了封地漠西。

  但由于幼主实在年幼,索性便由皇叔兴王张决尘摄政,于是张决尘便成了摄政王。

  摄政王张决尘与原配夫人原本生了一个嫡子和一个嫡女,但嫡子张玄豪早夭,只剩了一个嫡女,这嫡女就是花如雪的亲娘张夕瑶。

  由于只有这一个女儿,所以摄政王原本非常阻挠张夕瑶嫁给李赤也,无奈还是拗不过自己的亲闺女,最后只得勉强答应了。

  张决尘对这唯一的嫡女甚是珍爱,因此即便张夕瑶远嫁大邑,他也是时常给送些珍宝,暗地里送些亲卫,以此挟制李赤也,生怕自己的闺女给人欺负了。

  上一世若不是摄政王张决尘因内乱被杀,大凉恐怕也不至于灭国,潇妃也不至于在李赤也的后宫迟迟不被封贵妃,还不至于在李赤也的病秧子皇后死了以后被湘贵妃压一头,更不至于最后被李赤也糟践欺辱至死。

  “既然是外祖父厚爱,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花如雪听明了原委,觉得正好满足了另一件自己所谋划的事情,便爽快的答应了。

  “那两位姑娘可有什么特长吗?”花如雪思量着如何安排这两个人才最妥当。

  钱程连忙回答道:“回殿下,这两位姑娘,一名千曲,一名千剑。千曲姑娘今年十四岁,精通天下所有乐器,且能歌善舞。她本姓曹,为人外柔内刚,出身大凉武林世家,据说其演奏时可以通过乐器控制人的心神迷惑人的心智。”

  “另一名千剑姑娘今年十五岁,精通十八般武艺,性格外刚内柔。她本姓关,乃是大邑的将门之后,因家族之事被株连发配边疆为奴时,被微服私访的摄政王救下。平时带在身边能抵得上两三个大内高手,且略通排兵布阵之道。”钱程觉得这两个姑娘都很符合花如雪的设定,便向花如雪头来询问的目光。

  花如雪一面听来,果然甚是合胃口!

  顿时觉得这素未谋面的外祖父真是贴心!竟然给了自己这般好用的人来:“‘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这两位姑娘的名字起的真是雅致,也对了她们的姓氏!”

  “可不是嘛,两位姑娘都是摄政王亲自赐名的。只是这两位姑娘,不知道殿下想如何安排?”钱程看着花如雪赞不绝口,心下也跟着高兴,主子喜欢就好!

  看着嘴角上扬的花如雪,钱程倒是不禁有些失神,这公主殿下笑起来真是勾人心魄,竟然如同寒冬暖阳一般让人心窝子发暖。

  花如雪心情大好,连带着连钱程也表扬了起来:“难为你记得这样清楚,还能一一道来,不错不错,皇兄没看错人!”

  这一夸,钱程倒有些迷乱了……

  明明方才公主还嫌弃自己笨的,果真和贺兰王是亲兄妹,变脸比变天还要快…

  “这样吧,你先叫千曲明日下午到城东郊的城隍庙前,常年有人卖身为奴的那片地方,扮作是卖身葬父的模样。叫她见了一个满脸麻子财主儿子打扮的十七八岁少年便去死缠烂打,我自前去救她。”花如雪端着自己的小下巴,俨然一副谋划的样子。

  如此反差倒是萌味十足,脸上尽是与年龄不符的深沉,端的是一副可爱模样。

  钱程真想上去捏一捏她白嫩嫩的小脸蛋儿,但一想到她是公主,心中连忙念了三遍“不得造次不得造次不得造次”,然后赶紧应承着:“是,小的知道了。那千剑姑娘呢?”

  “千剑嘛,我另有安排。你先回去叫千剑好生练习她的武艺,别叫生疏了,下个月自然有她上场的时候。”花如雪又转念一想,滴溜溜转了转眼睛,“这样吧,你叫她后天晚上三更天来一趟这里,我先见见她,当面细细与她安排。”

  “是,属下知道了,那属下这就回去安排。”钱程连忙答应着。

  花如雪满意地点点头:“早些回去休息吧。”

  钱程得了吩咐,这才行了个礼,转身准备走。

  花如雪看钱程准备运起轻功往外飞,不忘补刀一句:“记得下次来时,要学会黄鹂鸟叫哦!千剑也一样!”

  果然钱程一个脚软“噗通”一声摔倒在地,忍着疼,颤颤巍巍闷哼了一声:“遵命…”

  次日日上三竿花如雪才懒懒地起身,一屋子的丫鬟们也是感觉浑身疲软地很。

  花如雪是因为半夜起来安排事情真的困,丫鬟们则并不知道她们是被迷烟迷的后遗症。

  “这孩子怎么这些日子起的这样晚,这都要中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病了啊?娘带你去西街上的杜大夫那里去瞧一瞧!”林氏只觉得花如雪最近没精打采的,总是起的晚,害怕她这是得了什么病。

  “娘,我没事。”花如雪伸了个懒腰扑进林氏的怀里撒起娇来,“许是春困吧,也可能是屋子里的地龙晚上烧的太热了,总让人想睡觉。这都春天了,娘怎么还怕我着凉,谁家这个时候屋里还烧炭啊?!”

  “你是大雪天生的,娘总怕你体寒……”林氏每每想起花如雪是那样的冰天雪地里捡回来的,就不免揪心起来,生怕她从小便带了寒症,“女孩子家体寒可遭罪了,你这会儿觉不来,等你在年长几岁你就知道体寒的厉害了…”

  “哎呀娘,这都快三月了!这样吧,若是我觉得冷了便叫她们烧,若是不冷便不烧怎么样?”花如雪蹭着林氏,觉得林氏絮絮叨叨的她都烦了,“要不我总上火,娘听听我这嗓子,沙不沙哑?”

  “行吧行吧,都依你。”林氏宠溺地摸了摸花如雪的脑袋,“我叫刘嬷嬷给你取些金银花茶来,你多泡着喝一喝,可别上火上的太厉害了!”

  “还是娘最疼雪儿了!”花如雪窝在林氏怀里蹭了蹭,“娘~我饿了,中午咱们吃什么呀?”

  “娘做你喜欢的羊肉汤怎么样?娘前天还调制了几道新制的小菜,正好公主殿下说她今日也要来,我叫人把剩下的羊肉用签子串了,用炭火再烤些羊羔肉来吃!”林氏琢磨着怎么吃些新花样来。

  一边的花如雪一听明凰要来,显然就不乐意了:“公主殿下怎的又要来?自从上次款待了她,她便三天两头跑来蹭饭!娘又不是厨子,天天净伺候她了!”

  这明凰的脸皮真是厚啊,贵为堂堂大齐嫡公主,怎么成天蹭饭?!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这是?!可不许胡说啊,公主殿下那是贵客,寻常人家盼还盼不来呢!咱们不是还指着她在京城照应你哥哥呢不是?你可不许又给公主甩脸子啊!”林氏唬着脸哄着花如雪,生怕自己这宝贝女儿沉不住气把明凰给得罪了可就不好了。

  “好吧好吧,左右她下个月也该回京过生日了,我便不和她计较这些日子里蹭饭的事情了。”花如雪觉得这一世的明凰简直就像个鼻涕虫!

  明凰不光总是粘着自己,还有意无意总找自己玩儿……

  自己一个二十来岁的人了,有什么可跟她那个十来岁的黄毛丫头玩儿的…好吧,虽然现在自己看起来也就五六岁……唉,当个不老的妖精真难!

  “罢了,要不是留着她有用,我真恨不得掐死明凰那个小王八蛋。”花如雪兀自闷着头小声嘟囔着。

  林氏只当花如雪是耍些小脾气,也不做理会,便起身收拾收拾去厨房准备菜了。

  果然太阳刚爬到天空的正中央,二门外的小厮一脸大汗地跑了进来:“夫人,小姐,寿宁公主殿下来了!”

  林氏听了,赶紧一脸笑意盈盈迎了出去。

  当然,她还得一手还拖着满脸不情愿兼翻着白眼儿的花如雪。

  明凰却已经是熟门熟路了,当然也早就习惯了花如雪的各种冷嘲热讽和不待见,不过她并不放在心上。

  明凰的觉悟很高,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吃货,脸算什么?脸又不能吃!还不如不要脸可劲儿蹭饭!

  呵,开玩笑!自己现在可是一国公主!想怎么蹭就怎么蹭!

  她才不和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片子较劲,况且这小丫头片子见识还不少,是这边关难得一见的能说上话的人。

  不过半炷香的工夫,鲜美的羊肉汤和鲜嫩的烤羊肉就端了上来。

  饭香扑鼻,连平日里端庄的花如雪都撸起了袖子准备大吃一顿。

  虽然席间偶有拌嘴,但总的来说,大家其乐融融地用完了一餐。

  尽管花如雪几次习惯性地就要怼回去明凰说的话,都被林氏暗地里掐着大腿给生生拧了回去。

  林氏亲热地跟明凰唠家常,拉着明凰嘘寒问暖:“听雪儿说您下个月就要回都城去过生辰啦?”

  “是,娘,她下月十五的生日,娘你真是给别人操什么心…又不是我过生日……”花如雪撅着嘴一脸老不乐意了,她真的有种吃醋的感觉。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咱们下个月不是也要去都城给你哥哥看着买套院子住嘛……若是能跟公主搭个伴儿走也好啊,这一路上也安全,你爹又忙于军务,哪有时间送咱俩…”林氏嗔怪地瞧着花如雪。

  明凰一听可以跟人一起回都城?!简直高兴死了!

  不然每年总是跟两个皇兄一起回去,简直闷死了!

  一个明犀高冷不爱说话,另一个明熊木纳不爱言语,自己一路可是别提多郁闷了:“真的?!你们也要去?!那太好了!本宫是下月初三启程,本来这里到都城也就五日的路程,可父皇每次总催着我们早点回去筹备,也不知有什么好筹备的,还不是年年都是一个样子。光图人多热闹,可终究没什么意思…”

  明凰觉得自从穿越以来过生日简直是一种中看不中用的摆设,虽然是一国公主,可是每次生日宴席反倒成了达官显贵们各种攀亲拉关系的公共场所……

  更有些宗室的夫人们在席间扮演红娘各种说媒,自己简直快要烦死了!

  古代的生日这么繁杂,远不及自己在现代文明社会的过法。

  现代那可是想怎么玩儿怎么玩儿,又是夜店趴体又是火锅西餐中西合璧的,上大学的时候还曾经租过一艘小游艇过生日,那才叫好玩儿!

  唉,当公主真的是很枯燥啊……

  所以这次终于可以拉着个能说得来话的花如雪一起过生日了吗?!那简直不要太开心啊!终于不用对着一堆宫廷长舌妇八卦家长里短了!

  “那不可巧了,我们是下月初二要启程的。”然而花如雪丝毫不给面子,当即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