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终得音信
生姜萝北2019-01-21 16:114,268

  “大哥不必特派人送信,还是在下次母妃再派人来的时候让来的人捎信回去比较妥当。”花如雪握住李扶桑骨节分明的手,“若是大哥自己冒冒失失自己去报信,被父皇逮到了,反而不好。并非小妹唐突,母妃派的人毕竟老练些。”

  李扶桑略一思索,用力地点点头,随即眼中又闪过些许心疼来:“是不是因为受了很多苦所以妹妹才会这样早早懂事?莫非……收养你的人家对你不好?”

  “大哥看我养的这样白胖,还担心什么呢?”花如雪盈盈地笑着,宛如寒冬里的一抹暖阳一般,“收养我的人家对我视如己出,而且我还读了好多书呢!”

  “读了很多书倒是看出来了。”李扶桑笑着摸了摸花如雪白嫩的小脸蛋儿,“那日你在马市买马,我远远看着你的背影,心想这样出色的女子倒是难得,哪里想的到竟是我自己的妹妹!你这么厉害,小小年纪却叫大哥卖马亏了本,我便叫钱程去寻你看看。”

  “哈哈哈哈哈哈,大哥找我难道本来是要报仇的?”花如雪不禁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两颊深深的酒窝甜的像装了蜜一样,格外可爱。

  “哈哈哈哈哈哈,当然不是,我是想这样厉害的姑娘要是收为己用就好了。”李扶桑看着妹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说到这里,花如雪倒是想起钱程来:“收为己用为何要用迷烟?”

  “迷烟?!”李扶桑愣了一下,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随即反应了过来,冲着一旁站着的钱程狠狠瞪了一眼,“本王什么时候让你用迷烟了?”

  钱程尴尬地连忙跪下赔不是:“爷,属下也是想着迷烟最方便嘛…也不知道这花姑娘她,她就是公主啊…”

  花如雪捂着嘴笑的欢:“好啦大哥,你就不要怪钱长史了,他也是衷心为你办事的嘛~”

  李扶桑剜了一眼钱程,站起身抬脚就踹了钱程一脚:“还不快去找些点心来给公主吃?!”

  钱程像是得了大赦一般,连滚带爬地拔腿就出去了,这荒山野岭大半夜的,也不知道他上哪儿找点心去……

  花如雪只咯咯咯地笑,李扶桑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大哥这里可有印泥?”花如雪四下环顾了一周,目光锁定到了不远处书桌上的笔墨纸砚。

  “有,妹妹要做什么?”李扶桑看了看花如雪,又顺着花如雪的目光向里面的书桌上看去。

  花如雪从坐着的榻上跳了下来,伸出小手从里衣里掏出自己从小随身携带的那半枚玉佩。

  仔细看去,竟是五年前苏嬷嬷临死前递给花辞树的那半枚。

  “大哥可认得这个?”花如雪把玉佩递到李扶桑眼前。

  “自然认得,另一半一模一样的玉佩,常年在扶柔身上挂着呢。”李扶桑伸出手,笑着接过花如雪递过来的玉佩,捏在手心里抚摸着上面精美的纹路。

  “这玉靠人养,吸收了妹妹身上的精气,被养的光滑圆润甚是剔透晶莹。”李扶桑抬头赞赏地看着花如雪。

  想起养在深宫的扶柔,李扶桑叹了口气:“扶柔的那块就没你的这么剔透,那孩子胆子小,平日里甚是乖巧可爱。但她的眼神不像你的眼神这样自信光亮,小小年纪却总闪烁着几分忧郁和哀愁。”

  “看来姐姐和母妃在宫里的日子并不怎么好过……”花如雪叹了口气,又转过语气劝着李扶桑,“不过大哥不要担心,我们一起努力,让大家的日子变得好过一点。”

  花如雪用小小的手掌抓着李扶桑的手指,手心温暖而湿润。

  李扶桑把花如雪的小手揣到怀里,满眼都是对花如雪的疼爱,使劲儿点了点头。

  “大哥将这玉佩摁上印泥,印在信纸上,过些日子叫母妃派来的人带回去,母亲就明白意思了。就算不小心被父皇发现,这玉佩与姐姐的那半枚长得一模一样,母妃也可以辩解说是姐姐印着玩儿的。”花如雪小嘴嘚吧嘚吧说个不停,声音稚嫩可爱,但却能听出她的心思缜密。

  李扶桑摸了摸花如雪毛茸茸的小脑袋,起身去书桌那里印了玉佩的印记,将信纸装入信封,仔细封好。

  这才走回来,又掏出帕子仔细将玉佩上的印泥擦拭干净,挂回了花如雪的脖子上。

  “那楽儿愿意帮助哥哥吗?”李扶桑蹲下身子温柔地平视着花如雪,满怀期待,“我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帮我照顾马场,父皇常年派人盯着我,所以很多事情我并不能亲力亲为。”

  “愿意是愿意,只是我一个姑娘家年龄也不大,出门都得跟着丫鬟婆子,出城怕是不方便……”花如雪叹了口气。

  虽然重生以来顺风顺水的,可是这小小的身体实在是禁锢自己的一道枷锁,她不得不接受外在年龄与身份的限制。

  李扶桑也觉得这是个问题,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竟忽然有了主意:“这样吧!过两日母亲派人来,我去信问问母亲,让母亲从大凉的亲信里选一个年龄较长出类拔萃的丫头。人来了之后由我送予你做丫鬟,既能保护你,又能为你我传递消息,平日里又方便出城照顾马场,实在是一件三雕的好事!”

  “只是…”李扶桑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像是有了顾虑。

  “只是什么呢?”花如雪也觉得这个主意甚好。

  “只是你我见面不便,又不能回回半夜把你接出来……况且一个大活人,我要以什么名义送给你呢?”李扶桑这下倒是有点犯难,要人容易,送人难。

  “哈哈哈哈……我还当是什么呢?这个其实并不难的!大哥只管问母妃去要人,等人来了,我自有主意!”花如雪嘴角梨涡若隐若现,声音干脆响亮充满了自信。

  “如此甚好!既然妹妹如此肯定,那为兄便放心去做了。”李扶桑高兴地把花如雪抱起来,“回头等人到了,我让钱程想办法通知你。”

  花如雪喜滋滋地点点头,兄妹两人又是一阵说笑。

  时间过的极快,眼见外面已是四更天了,花如雪深觉不能再久留:“大哥,天快要亮了,我得回去了。”

  李扶桑抬头望了望窗外,叹了口气,很是不舍:“也是,妹妹该回了,不然花家人找不到你还真是个麻烦事儿。”

  “钱程!钱程!”李扶桑往屋外喊了两嗓子,少年的音色带着变声期特有的沙哑,不过听起来却很有安全感。

  屋外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哎!爷!来了来了!”钱程风风火火便跑了进来。

  “这老半天的,你这小子死哪儿去了?!”李扶桑抬起脚便又要踹。

  钱程哭丧着脸甚是委屈,怀里还兜着些果子之类的零嘴儿:“我的爷!属下这不是给公主找零嘴儿去了嘛…”

  “真是难为你了,这大半夜荒山野岭的上哪儿找的呀?”花如雪忍俊不禁,眼里都是星星。

  “嘿嘿,前边村子里住着个财主,属下去他家偷了些。毕竟这马场简陋,又都是些大老爷们儿在这里,没人吃那些个。”钱程不好意思地冲花如雪嘿嘿嘿直笑。

  “就你知道的多!”李扶桑瞪了钱程一眼,“还不快把这些果子包好,然后送公主回去!这都几更天了?!”

  “是!”钱程得令便赶紧下去包果子备马去了。

  李扶桑牵着花如雪的手出了屋子,钱程后脚便也跟着出来了。

  院子里规规矩矩站着八个魁梧威严的黑衣卫,李扶桑指着这八个黑衣卫颇为兴奋地对花如雪说:“这几个人都是母妃从大凉那边选出来的人,都是暗暗保护我的暗卫。”

  说罢李扶桑对着这八个暗卫说道:“还不给公主殿下行礼?这是母妃的所出的二妹妹。”

  “公主殿下万福!”八个人齐齐半跪下行了军礼,末了还做了个效忠的手势。

  花如雪忽而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心下翻涌上来些许激动。

  上一世自己虽然是公主,却及其不得宠,并没有什么人像这些人一样听命于自己,对自己俯首称臣。

  “妹妹你此去,下次见面又不知何时了……你自己可千万要珍重,再过两日母妃就该派人来了,我与母妃会尽快选人来给妹妹,妹妹放心!”李扶桑温柔地将花如雪抱上马背,握住花如雪的小手拍了拍。

  “哥哥放心!妹妹静候大哥的消息~”花如雪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事来,满眼期待地望着李扶桑:“期待有朝一日,妹妹可以去大哥的贺兰王府摘星阁与大哥再奏一曲《雁落平沙》……”

  李扶桑有些惊诧花如雪怎么知道自己的王府里有一座摘星阁,但想到可以与妹妹笙箫协鸣,激动大过了惊诧,连连点头说好。

  “两位殿下,时候不早了,该启程了。”钱程虽然不想打扰两位主子的煽情时刻,但是也不得不打扰了……

  “大哥保重!”花如雪在马背上俯首朝李扶桑行礼告别,动作很是标准。

  钱程跨上马背,带着花如雪消失在黎明前浓重的晨雾中,只剩一串“嗒嗒”远去的马蹄声。

  东方微微露出鱼肚白的时候,花如雪终于躺回了自己花团锦簇的温床上。

  回想着这有突破性的一夜,觉得生活的希望之火总算是渐渐燃起来了。

  这一世,自己一定要牢牢扼住自己命运的咽喉,保护每一个自己有能力保护的人!

  不论是母妃、扶柔姐姐还是李扶桑、未出生的李扶栾,甚至是养育自己多年的花家人,都一定要拼死守护!

  尽管未来荆棘之路还有很长,肩上的担子还很重,但一定要稳扎稳打,努力做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虽然心绪繁杂,却也实在抵不住眼皮越来越厚重,最终还是昏昏噩噩地睡了过去。

  三日后,大邑皇宫潇妃张夕瑶的华阳宫。

  张夕瑶握着手里印着朱泥的半个玉佩印的信纸,激动的热泪盈眶,双手止不住地颤抖。

  把那一方信纸捧在胸前的心口处,张夕瑶的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玉一般。

  只见她一只手捂住朱唇哽咽不已,嘴中不停地呢喃着:“楽儿…我的楽儿…”

  “母妃!~”李扶柔挎着着一小篮子的百合花进来,她刚跟着宫女们去御花园里摘花了。

  哪知一进门就看见张夕瑶在哭,连忙挥动着两条小短腿噔噔噔便跑了过来,“母妃不伤心…扶柔在,扶柔会乖…”一只小手还捏着丝帕,要给张夕瑶擦眼泪。

  张夕瑶耳边响起李扶柔的小奶音,连忙别过头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把身边的李扶柔揽进怀里。

  抚摸着李扶柔的小脸,幻想着在自己怀里的是李扶楽:“傻孩子,母亲这是高兴呢…”

  跟着李扶柔进来的葛嬷嬷一眼瞥见桌上拆开的信封,便一回身将身后伺候的宫女们都打发了出去:“你们去外面候着吧,我在这里伺候娘娘就行。”

  一众宫女答便都施了礼出去了。

  葛嬷嬷和之前的苏嬷嬷一样都是潇妃从大凉带来的陪嫁嬷嬷,葛嬷嬷也是潇妃的乳母,因此一看见是贺兰王的来信,便打发了下人们出去。

  虽然华阳宫的宫人们都是细心挑选和悉心调教的,但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娘娘…”葛嬷嬷方才仔细又瞅了一眼桌上印着朱泥的半枚玉佩信笺,那精致的印记,和李扶柔脖子里的那半枚刚好相反。

  葛嬷嬷高兴地俯首跪伏在地:“老奴,恭喜娘娘!娘娘大喜!可算是找着公主的下落了!”

  “葛嬷嬷,你快起来~”张夕瑶将桌上的信笺折起来,把李扶桑写的信和印着朱泥的信笺都装进了信封,递给葛嬷嬷,“把信收好,桑儿说要给楽儿寻一个干练的侍女,我一会儿便修书一封给父王,让他从大凉速速选一个人来,你仔细去督办这件事。”

  葛嬷嬷会意,便领了命去里间把信藏好。

  张夕瑶叫葛嬷嬷把怀里的李扶柔哄出去,独自一人在寝殿里写了许久。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布局伊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