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无巧不成书
生姜萝北2019-01-04 17:215,061

  “我劝公主殿下不要做这个假好人!”一声响亮的女儿家声音从蒙眼马的背上传来。

  花如雪这一吆喝,在场的人都呆了。

  脸花辞树的脸色都变了,自家闺女这是怎么了?!这大庭广众的,这…

  花辞树要接过荷包的手便立刻僵在了半空,他不解地看向花如雪:“咋了闺女?”因为花如雪是个有主见的人,所以花辞树还是很听她的话的。

  而与此同时,明凰握着荷包的手也僵在了空中,由于花如雪有些大不敬的语气,明凰略微皱了皱眉抬头,看着花如雪:“花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花如雪并不理会明凰,她冲着一边的花释了眨巴眼睛:“哥哥,抱我下来。”

  花释了翻了个白眼,有本事上去没本事下来…

  虽这么想着,但还是走过去对着花如雪伸出了手臂。

  花如雪一个转身利落地翻身下马,跳到花释了怀里,随即抬眼冲着花释了撒娇地笑了一下,露出甜甜的一对儿梨涡:“谢谢哥哥~”

  这一声真是叫的花释了骨头都酥了,果然眼底立刻泛上来疼爱和宠溺。

  然而只见花如雪款款走向明凰,小小人儿却很端正地欠身向明凰施了一礼:“殿下,你这样不停地为齐王殿下擦屁股,于事无补。”

  花如雪语气虽然柔和,但用词却是刻薄的很了。

  她顺势把明凰握着荷包的手推了回去:“首先,殿下与齐王殿下是各自独立的人,互相不能代表对方,就像我不能代表我哥哥是同一个道理。”

  花如雪似乎毫不畏惧皇族威严,仰着头直勾勾盯住明凰的眼睛:“公主殿下,恕民女冒昧,你这么做没有人会领你的情,百姓们不会念着你的好,反而只会觉得你们天家人闯了祸都是一副德行。”

  明凰被花如雪的话说的一愣,脸色微微有些变。

  花如雪却不理会,依然侃侃而谈:“边关民风强悍,哪怕小摊小贩都是有骨气的人。他们有时候要的只是一种你处理事情的态度,而并非是要什么赔偿!公主殿下这么做,其实实在是在侮辱他们!”

  明凰哑口无言,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她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比自己小很多的花如雪。

  虽然明凰自己也是个小孩子,但自从穿越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

  从小学习的皇家礼仪就是要仁义,要帮助弱者,她也从来不曾想过深层的意思。

  而且这种仁义思想放到现代也是行得通的啊!多么符合社会主义人伦价值观啊!

  但眼前这个小女孩说的话,简直在颠覆她前世今生的观念,说话这么耿直…难不成也是穿越而来???

  明凰虽然生气,但还是按耐住了脾气,因为眼前这个小女孩儿显然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万一也是一个穿越而来的,那么!自己终于也不算那么孤单了吧?!

  明凰这么想着,便依旧顺着花如雪的话问下去,她倒是要探个究竟:“话虽如此,但他们都是大齐的子民。子民受到伤害,本宫补偿他们,难道是错的吗?”

  “当然是错的!”花如雪一个斩钉截铁,“殿下您这么说,显然就已经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不痛不痒的普渡者去俯视他们!你这并不是在尊重和帮助你的子民!”

  看着眼睛圆睁的明凰,花如雪并不理会:“公主不是菩萨,帮不了这世间每一个人,您之所以能说出这些道貌岸然的话,那是因为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并且你也早已默认你比他们高等很多。殿下,恕民女直言,这可不是正道,这是伪善!”

  妈耶!!!如此画风强悍的升斗小民真是让穿越而来的明凰大吃一惊!

  明凰心下安安嘀咕:“妈卖批诶!遇上小钢货了?!”

  “世间最不缺的就是像公主殿下这么想的伪君子了!”花如雪简直可以说是以下犯上的典范了!

  明凰虽然满心的震惊和好奇,外加一点点遇上敢怼自己的人的兴奋?但是,毕竟这种时候得还嘴啊!

  现在这种情况,就好比是穿越前在学校里面的辩论赛的正方和反方!

  现在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老子就是正方!明凰暗暗磨拳擦掌,却意识到自己实在词穷…气的根本说不出话:“…你…你…”

  明凰自从穿越以来还从来没有感到这么憋闷过!!!

  老子吵不过你!但老子是公主!

  这么想着,明凰便一个转身扑进身旁的明熊怀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四哥!…呜呜呜…她欺负我!!!呜呜呜呜…”

  明熊果然心疼地哄着怀里的明凰,然后脸色铁青瞪着花如雪:“你放肆!大胆刁民你竟然冲撞公主!”

  “泾阳王殿下护妹心切,民女着实佩服!”花如雪却并不惧怕明熊的呵斥,我自岿然不动立在原地。

  但是…她身后的的花辞树早已吓得魂都飞了!!!…

  连同身后的花释了及家丁们一起噗通通地跪下,又拜又求情:“请公主、王爷恕罪!是小人管教无方,冲撞了殿下们,请殿下们看在她是黄口小儿的份儿上不要计较…”

  哪里知道这一边,花如雪却仍旧面不改色:“原来公主殿下是个遇到事情只会找哥哥哭的人~~~羞羞羞~~~”

  明凰又恼又羞,气的那叫一个面如金纸,抱着明熊哭的更大声了。

  “放肆!来人!把她给本王拿下!”明熊看着自己的妹妹受到羞辱,顿时火冒三丈!这黄毛丫头,实在叫人忍无可忍!

  一众龙鳞卫立刻上前,就要将花如雪拿住。

  花辞树和花释了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君臣名分了,护短要紧啊!

  连忙爬起来挡在花如雪跟前,只见花辞树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殿下!请殿下息怒!请将小女交给小人,小人回家必当严加看管教训,请殿下息怒…”

  一边的花释了则小心翼翼对着明熊恳求道:“求殿下宽恕,小妹年纪太小,实在不懂人情世故,还请殿下见谅…殿下要拿就拿我吧!小妹犯下的错,我愿一力承担,请殿下放过小妹!”

  花如雪看着父亲和哥哥为自己求情,眼眶转红,张望了一下远方,怎么那人还不出现?!

  罢了,现在不是硬碰硬的时候,还是先缓一缓,再拖延会儿世间。

  这么想着,花如雪便又哈哈哈哈哈笑了好几声。

  明熊立时喝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天地浩荡,朗朗乾坤,两位殿下却连真话都不敢听。不过你们自己骗自己也就罢了,你们若想窝在温室里等死,没有真正为万民着想也罢了。现在竟然还因为自己口中的子民说了真相,要惩罚我?并且还连累我的家人跪在你们的脚下乞求你们的原谅!?简直是可笑至极!”花如雪字字铿锵有力,宛如从天而降的钢钉扎下来刺在明熊和明凰的心脏上。

  卧槽!我就说她是个钢货!明凰简直被震惊了,这小丫头片子这么牛吗?!她不禁上下打量起来面前的花如雪。

  明熊半晌无话,他可从来没有听过有人这么和他们说话,敢用这样的眼光看待他们!!!…

  毫无疑问的,在场的人基本都石化了…

  然而花如雪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言论,胸膛反而挺的更直了:“王爷和公主都具备同情万民的心地和仁义的心胸,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到底是谁利用了你们的真心蒙蔽了你们的双眼吗?!”

  明熊愣在原地不知如何应答,他已经被花如雪的话说的动摇了自己原本的观点,似乎花如雪说的话细细一想,真的也是有道理的。

  明凰则感觉自己要立刻把这个小丫头片子抓起来好好研究拷问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丫头也是穿越来的?

  否则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凭她聪明过天去,也不可能说出这么高级的观点!

  然而,明凰还没来得及发落,一阵爽朗的笑声便从身后的林子里传来。

  众人转身看去,竟然是那会儿策马离去的明犀!

  “哈哈哈哈哈!你叫什么名字?本王要重重赏你!”明犀驾着马徐徐从林子里出来,到了众人面前:“果然,小民从来不可轻。”

  说完他还转头看了看明熊和明凰:“我都说了我的闲事不要你们管,你们偏不听,这下吃亏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而这时的花如雪显然松了一口气,凭着自己上一世对明犀的了解,果然明犀还会回来的!

  如今眼看安全了,花如雪才漫步上前,对着马上的明犀娓娓行了一礼:“民女花如雪,拜见齐王殿下。”

  “免礼免礼!”明犀眼里满是欣赏和喜悦,很久没有和聪明人打交道了,他对着花如雪小小的身影亲切地询问着:“你可有什么想要的?本王都赏你!”

  “三哥!你刚刚不是都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明凰眼看自己到手的猎物就这么被自己的哥哥撬走,真的是…老不乐意了!

  她气鼓鼓地嘟着嘴:“为什么要赏她!?…”

  明凰觉得自己特别委屈,真的,穿越以来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自己好不容易要用特权把“猎物”攥在手心儿里了!被自己的哥哥撬走就算了!还居然!居然!要赏赐这只狡猾的“小钢货”?!

  “本王回来给你们两个没出息的家伙收拾烂摊子啊~”明犀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瞅了瞅明熊和明凰,无奈地摇了摇头。

  “回殿下,民女只有一个哥哥,希望殿下能允许哥哥跟着殿下历练。”花如雪为了免得横生枝节,索性开门见山!

  她的眼眸平静而深邃,明犀左瞅又瞅,并看不出来她到底最终所求是什么?

  “那~本王正好缺个侍卫。”明犀玩弄着手里的马鞭,咧嘴嘿嘿一笑,这小姑娘就是有意思。

  “可是殿下…您的卫队编制是满员的呀…”方才被明犀一巴掌呼出鼻血的那个侍卫凑上前来指了指明犀身后的龙鳞卫们。

  明犀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乎泛着狠毒的狰狞?!

  花如雪怀疑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

  再睁开眼,却只见明犀飞速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剑,对着凑上来的侍卫瞬间就来了个一剑封喉!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明犀的剑已入鞘。

  那个侍卫在第一时间就从马上一头栽了下去,连闷哼都没有,就升天了!

  “本王说了,本王正好缺个侍卫。”明犀平静地像是方才那人不是他杀的一样,或者说他很享受这种杀人的感觉?!

  因为他用白皙修长的手指抹了抹那个侍卫溅在他脸上的鲜血,然后伸出舌尖舔了舔,还咂巴着嘴。

  “三哥!”明凰显然按耐不住愤怒,毕竟从现代穿越而来,她一直坚持每个人生而平等,人人生命皆可贵的道理!

  就算现在是封建时代!就算是皇子!又怎能如此草菅人命?!

  但是她却被一旁的明熊赶紧一把拉住了,明熊悄悄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这边花如雪却面不改色,对着明犀盈盈施了一礼:“多谢齐王殿下!”

  说罢,她还将旁边地上跪着的,早已吓傻了的花释了给拽了起来:“还不快谢谢殿下?”

  花释了从小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早吓得面如土色,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他发着抖,战战兢兢对着明犀一拜:“谢,谢齐王殿下。”

  明犀显然并不满意花释了:“花如雪,你这哥哥要是有你一半儿机灵就好了。”

  “玉不琢,不成器。”花如雪望着高高在上的明犀,“这好玉璞殿下还没雕琢,怎知道好不好?正因为殿下是个能人,民女才希望哥哥能得殿下青睐。至于他有没有那个本事让殿下满意,那是他自己的造化,倘若日后能为殿下效力,也是他的福气。”

  花如雪的话听着显然让明犀受用多了,还是聪明人会说话!

  “机会本王给他了,看他自己的造化吧。”明犀看似说话随心所欲,实际上已经认可了花如雪的话。

  “轻车都尉花辞树听令。”明犀依旧低头玩弄着手里的马鞭,好像只是在随便说一句话。

  “属下在!”花辞树立刻抱拳上前。

  “即日起,擢升你为神武军指挥同知,明日你去交接一下手头军务,之后来军营报到。”明犀嘴角又是一抹邪媚的笑,同时又似带着玩味的感觉看了看花如雪。

  “谢殿下!”花辞树整个人都是懵的,莫名其妙就从正四品变成了正三品?!

  跨过从三品校尉整整跃了一级?!这是天上掉馅儿饼了吗???!!!

  但花如雪却是一身冷汗!她让花释了跟着明犀是为了日后避免花释了上战场,为了保护花释了。

  而花辞树的轻车都尉本就不是战场主力部队,所以花如雪为了保护父亲并未给花辞树求官。

  可明犀这么做,显然是想拉拢自己!用父亲把自己拴住!是啊,自己怎么忘了,明犀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做赔本的买卖?!

  “还请齐王殿下恕民女冒昧,民女的父亲只是本本分分的军官,并没有什么功勋,殿下为何给民女的父亲升官?民女怕父亲不能胜任!还请殿下收回成命!”花如雪绝对不能让养父成为两军交战时的炮灰!

  “因为本王高兴啊!哈哈哈哈哈哈…”明犀诡笑着盯住花如雪深邃的眸子,“叫你哥哥也明日来本王帐前报到!”

  分明就是因为他看上了自己!花如雪心中叹惋,也罢,离打仗还有几年,希望在这期间自己能把父亲的职位挪动到后勤补给上去…

  不过,好歹也算是保住了哥哥,姑且能保一个是一个吧。

  “那民女在此谢过殿下,希望父亲能够不负殿下期望!”说罢她便将花辞树和花释了两人扶起来。

  “殿下若是没有什么事,那民女就先告退了…”花如雪现在只想赶紧带着家人们赶紧离开,免得明犀再折腾什么幺蛾子出来,她自己可扛不住。

  何况她还隐隐感受到了一边明凰向她投来的炙热目光,自己恐怕已经被明凰盯上了!还是赶紧抽身为妙!

  “且慢!”果然不出花如雪所料,明犀立刻就叫住了她!

继续阅读:第十章 初算计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