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万能帮手
生姜萝北2018-12-28 16:163,864

  在花释了的心目中,自己的妹妹那必须是顶好的!

  虽然花如雪总是各种拆他的台,各种给他使小绊子,还时不时从自己腰包里掏走零花钱,甚至还总是害的爹娘嫌弃自己…

  但是!全上元郡有几个做妹妹的能给哥哥做功课的?!

  没有吧?!估计全大齐都没几个这么牛的妹妹!

  花释了每当看到自己工整的功课和整洁的书桌,就觉得自己没有白给钱,自己也没有白受苦,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简直是越想越高兴,看看天色也不早了,想着一会儿吃了晚饭回来可得问问花如雪明天想吃啥点心或要什么新奇玩意儿。

  花如雪最喜欢每晚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饭的景象,林氏总是把每个人的饮食都照料的很周全,桌子上永远会有每个人各自喜爱的菜品。

  花辞树总是讲一些军营里的有趣事儿或者来几个酒场上的荤段子,若是嘴上没把门儿的时候讲了些少儿不宜的段子,总会挨一记林氏的刀白眼,然后吃几个林氏飞来的暴栗,然后他就只能闷哼一声继续埋头吃饭。

  而花释了则总是叽叽喳喳讲些自己遇到的奇人异事,比如城里哪儿又来了个瞎道士,谁家铺子里又上了新奇玩意儿。

  或者他会殷勤地讨好林氏嚷着要一匹好马,城里其他军官家的儿子到了他这年纪也都七七八八有了自己专属的马,大家好一起约着去赛马的云云…

  花如雪自己呢,在吃饭的时候是永远也不说话的。

  这点从重生以来就一直坚持,食不言寝不语,修养是绝对不能丢的,否则日后重新培养非常费神。

  虽然大顽大笑也很舒畅,但是她还总是提醒自己要报仇的话日后肯定要进宫的。

  与其荒废几年进宫重头练,倒不如她从小练起来,日后也能方便行事。

  加上上一世行为习惯都已成了自然,这一世捡起来也并不难。

  虽然花如雪对自己要求严格,但她其实很享受家人叽叽喳喳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样子。

  这样的场景无比温馨也无比珍贵,说不定过几年就要体会不到了……

  花释了嚷嚷着,说城北来了几个从大邑来的贩马商人,所售卖的马匹中有一匹售价极高的烈马,想买的客人得先驯服了这马,马贩子才肯出售。

  因为价格不菲,所以来买的人倒是不多,但是来买的人当中并没有一个人能当场驯服的,所以这马就犹如仙鹤立于鸭群之中,极为特别。

  再加上马贩子宝贝的很照顾又得当,养的膘肥体壮,毛皮鲜艳,很是吸引人。

  可花释了说着说着眼中却闪过了失落之色,因为再过三日,那几个马贩子就要去东边的雁鸣郡继续贩马了。

  当真是可惜了那一匹好马怕是再也见不到了,花释了说着几乎都要掉出眼泪来。

  花如雪看了看失落的花释了,恍惚间想起了上一世自己的弟弟李扶栾。

  那也是某个陪母妃用膳的夜晚,却久久不见扶栾回来吃饭,她和母妃都忐忑着怕扶栾出什么事儿,急的团团转。

  也不知为什么,在大邑的皇宫里,几乎每天都没有什么胃口吃饭,大家都是非常压抑的。

  直到外面已是繁星漫天,李扶栾才灰头土脸红着眼回到了寝宫。

  扶栾回来也没有吃饭,只是把他自己关在房间里哭,潇妃怎么叫他都不肯开门。

  花如雪为了不让母妃担心,只能从窗户爬进去。

  哄了好久才知道李扶栾当天在花园里玩沙包,结果遇到了年长几岁的湘贵妃的三皇子李扶梁和五皇子李扶渠。

  然而两个出身比扶栾高的皇兄并没有多友善,他们先是把捡沙包的扶栾的手踩在脚下,后来又是故意把沙包丢很远让扶栾爬着去捡回来……

  这样的事情在恃强凌弱的皇宫里司空见惯,何况大邑本是游牧民族出身,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的道理,弱小者焉有不被欺辱的?

  然而让人心疼的是,扶栾当天最委屈的事情并不是受了欺辱,而是那只沙包被皇兄们扔进了小河后便再也不见了踪影,扶栾捞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沙包是李赤也赏的,像扶栾这样被遗忘在后宫不得宠的皇子,鲜少能面圣,被赏赐的情况更是罕见,所以扶栾才会那样伤心。

  如今花释了眼底的失落虽然远不及李扶栾当时眼底失落的十分之一,但花如雪能感受的到,失落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那种失去自己最中意爱物的低落心境。

  花辞树和林氏是不会给花释了买那么贵重的马的,他们坚信儿子要穷养,虽然也没有特别地穷养,但是男孩子绝不能养成奢侈的习惯。

  花释了虽然衣食无忧不缺零花钱,却不能为了一件人生的陪衬品一掷千金。

  果然,林氏忽而笑着给花释了舀了一碗他最喜欢的牛肉羹:“娘知道你早想要一匹马,你的玩伴们也都有了马,娘原本就打算这两日让你爹去马市给你挑一匹好的,前日你不是还说想要一匹像李同知家黑闪电那样的一匹马来着?咱们过两日去马市给你挑一匹像黑闪电似的马可好?”

  花如雪笑而不语,其实驯服人要比驯服马来的容易多了。

  驯服马你得投马所好,让马高兴了你方能骑得。

  但驯服人就好办得多了,你只要先让人感到希望被毁灭,再稍稍给他一点毁灭之上的标准就行了。

  这个标准可能离他最初的期望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呢,比毁灭的感觉好了那么一些,两相对比之下,大多数人都会屈服。

  林氏很擅长用这招来打发花释了,花释了一般也就屈服了。

  但出乎花如雪所料的是,花释了今日并没有买账,他还是喜欢马贩子带来的那匹烈马。

  他说这叫“宁缺毋滥”。

  这样的回答自然让林氏不高兴了,因为儿子偏离了她的控制范围。

  但花如雪暗暗觉得花释了这样反而挺好的,男子汉总得有点儿气节。

  而且这种气节不论在大事或小事上都会显现,会在很多场合映衬出这个男子比其他平庸之辈的不同之处。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吃饱了的花如雪用帕子擦了擦嘴巴,先是没头脑地吟了一句诗。

  成功地将大家的吸引力都拽到了她的身上:“哥哥这样倒始终如一,挺有骨气的。看过了上好的马,自然就看不上普通的马了~”

  花如雪鲜少在吃饭时说话,所以此言一出,大家都懵懵的。

  尽管大家都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听着觉得应该是帮着花释了说话的意思。

  因此花释了颇为满意,暗暗地给花如雪眨了眨眼,冲她伸出了大拇指。

  花如雪看大家都安静下来了,才看着林氏娓娓道来:“请爹娘恕雪儿冒昧,就是西域的汗血宝马也很少有卖二百两银子一匹的。”

  她顿了顿:“这马贩子敢标这么高的价,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是这匹马真的难能可贵,所以更需要一个有缘人来买它,这是马贩子爱马;二是这马虽是一匹极好的马但是绝对有缺陷,因此虚抬高价专等那有钱不识马的人来买走。”

  “若是有缺陷,为何不降价反而卖虚高的价格?”花释了和花辞树同时抓耳挠腮不明所以。

  花如雪则从一本正经变成了乖巧讨喜,扑闪着眼睛望着林氏:“娘肯定知道!让娘说!”

  两父子于是又同时转向林氏,眼中闪烁着求知的渴望和崇拜的眼神。

  林氏很是受用,这闺女没白疼,多贴心,给足了自己面子!

  只见林氏清了清嗓子,举着筷子敲了父子俩人一人一暴栗:“大老爷们儿不当家不知柴米艰难吧?这跟平日里买衣裳布料都是一样的道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老实巴交本本分分做生意,总有不良奸商投机倒把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假冒伪劣的事情。你们若想验证这马贩子的马是不是好马,只需要等到最后一日,看看他们降不降价,若真的降价出售,那这马绝对有问题!”

  林氏这一套倒是极管用的,把花辞树和花释了说的一愣一愣,现在花释了满脑子都在想这马是好是坏,也没有先前那般想要了。

  饭毕,大家各自回各自的院子休息。

  花释了和往常一样一路牵着花如雪先把她送回院子,两人走到僻静的拐角处,花如雪摇了摇花释了的胳膊,眨巴着眼睛:“哥哥,当真想要那马吗?”

  花释了虽说方才被转移了兴致,但细细想想还是想要的。

  毕竟那样的好马就算有什么缺陷,搁在普通马里面也是一流的:“当然了,但是娘肯定不会给我买的…”花释了眸子里的光又黯淡了下来。

  然而只见花如雪抱着花释了的胳膊,信心满满拍了拍自己平坦的小胸脯:“我能帮哥哥买下那马!”

  花释了先是一喜,但是又有些迟疑。

  毕竟花如雪才五岁,平日里就算聪颖别致一些,对付马应该没有经验吧???

  但是花释了既有些不敢相信,又忍不住好奇地看着花如雪:“妹妹可是要去帮哥哥劝劝母亲?”

  花如雪嘟着粉嘟嘟的小嘴儿,轻轻摇了摇头:“自己喜欢的东西自然要自己想办法,若是遇到难处就想着求人,那可不是大丈夫所为!”

  “可我一时哪有那么多钱啊?”花释了叹口气。

  “那你有多少钱?”花如雪仰着头问到。

  “三十两多,再就是多个几串钱罢了。”花释了是真的想要那匹马,所以如实报出了自己手头的积蓄。

  花如雪捂着嘴嘿嘿一笑:“哥哥平日里孝敬我的钱我倒是攒着,细细加一加大约有二十两吧,哥哥可以拿去。”

  花释了反而瘪了瘪嘴:“我就知道你拿我消遣呢~咱俩加起来也不过五十余两,哪里够呢?”

  “哥哥信不过我?”花如雪看起来胸有成竹,“我敢说,五十两绝对够!”

  花如雪虽然人小,可是所说的每个字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

  这倒是震住了花释了,弄的花释了反而信了有八分。

  “什么办法呀?”毕竟花释了也只是九岁的小孩子,好奇心还是要重一些的。

  “那哥哥先随我去我房间取那二十两的碎银子,你明日把所有碎银子连同你的银子都去换了整的五十两银子来,再答应我明天晚上待我偷偷溜出去看那匹马,我就帮你!”花如雪讲着稚嫩的小奶音,但语气却是十分坚定,由不得花释了有什么怀疑。

  花释了拧着眉头略微思量了一下,去求林氏肯定是求不到的……求花辞树?花辞树比他还穷!花辞树每次出门还得求林氏给零花钱呢!

  思来想去倒不如姑且相信眼前幼小但是向来靠谱的妹妹一回,于是便豁出去了:“没问题!成交!”

继续阅读:第六章 城北马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