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算计人心
生姜萝北2019-01-09 10:534,078

  不巧的是,花释了还没找到齐王的营帐,倒是先被一个十四五岁像是王爷的龙鳞亲卫打扮的人给拦下了:“哟!小子,你来啦?”

  “敢问兄台是?”花释了一头雾水,对眼前的人并没有什么印象……

  虽然花释了着实有些紧张,但也稳了稳心绪,并没有露怯。

  “在下乃是齐王殿下亲卫,大名尤不染~”尤不染上前来亲昵地跟花释了勾肩搭背,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看起来像是很憨厚的样子???

  花释了心底生了几分亲切,却也不敢耽误正事:“哦哦,尤兄,失礼失礼……请问齐王殿下的营帐是哪一个?”

  没想到尤不染立刻跳开,手舞足蹈拉开嗓子唱了起来:“殿下营帐大又圆,帐顶犹如冬时雪,乍看以为撒了盐,再看竟是白狐脸…”

  花释了被眼前这个神经病似的哥们儿吓了一跳,听他唱也不是,不听也不是……

  正踌躇之间,只听旁边的大帐里有个洪亮的少年声音吼了一声:“尤不染!给老子把嘴闭上!”

  尤不染立马怂了,收了声乖乖站好。

  门帘从里面被掀开,只见帐里方才吼尤不染的人出来了——正是泾阳王明熊!

  吓得花释了一个激灵,忙不迭上前行礼。

  哪知明熊径直出来上来一脚就踹在尤不染屁股上:“去,好好给花侍卫带路!别在这儿给本王丢人现眼的!”

  说完明熊还瞪了尤不染一眼,回过头,只见他就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冲着花释了嘿嘿笑了笑:“这尤不染是本王的亲卫,平日里最喜欢作怪,还请花侍卫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殿下客气了。”花释了连忙作揖回礼。

  尤不染这才规规矩矩带着花释了去了明犀帐前,指了指用白狐皮缝制成的大帐:“喏,进去吧。”

  花释了抱拳冲着尤不染笑了笑:“多谢尤兄带路,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尤不染一看花释了没有生气,便开开心心拍了拍花释了的肩膀,又手舞足蹈地回去了。

  明犀帐前果真与别处迥然不同!不仅大帐奢华,而且帐前没有任何嘈杂之声!

  连站岗的龙鳞亲卫也不苟言笑,俨然治军很严的样子,隐隐有一股压迫人的低气压。

  这样的场景让花释了不禁打了好几个冷颤,赶忙找帐前亲卫通报了一声,便规规矩矩站在那儿等候。

  花释了留心了一下眼前这些侍卫们的打扮,便发现原来明犀的龙鳞卫戎装是红丝绒滚边的,而方才尤不染的戎装上是蓝丝绒滚边的,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区别。

  这么看来,亲王们的龙鳞卫和郡王们的龙鳞卫还是有区别的!

  不一时,大帐内传来一声掷地有声的“进来。”

  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更是让花释了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花释了低着头进去,连忙先规规矩矩地行了礼。

  好在齐王并没有为难他什么,只是交代了一些规矩。

  而那些规矩恰恰就是昨晚花如雪让自己记下的叮嘱!花释了心下吃惊的同时便恍惚了一下,走了个神儿。

  “放肆!”明犀双眼一眯,陡然拔高了音量,虽然他也不过是个少年,但却隐隐透着一股狠劲儿。

  花释了听得明犀怒斥,赶忙回过神,惊恐地望向明犀。

  “在本王眼皮子底下走神的人,你还是第一个!”明犀眼里的光线冷的像冰一样,语气里显然夹杂着愠怒。

  花释了见了,连忙跪倒在地:“请殿下恕罪!只因殿下方才所说之语昨夜家妹也说过一遍,属下方才有些惊奇小妹的话,所以这才走神,请殿下责罚!”

  花释了虽然本是武将传人,但还是惧怕眼前的齐王,再加上走神本就是大不敬,几乎吓得魂不附体。

  但显然,他这一番话却勾起了明犀的好奇。

  那花如雪竟然这么神通广大?竟然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明犀的心里也暗暗吃惊。

  “哦?那你妹妹可还有说别的?”明犀眯起了狭长的丹凤眼死死盯住花释了,当然,他也同样会怀疑是花释了为了逃避责任所以扯出花如雪来顶包。

  花释了感觉全身的寒毛都炸开了,连忙磕了个头:“并无别的话,但是小妹写了一封信要我一定要当面呈交给殿下,并请殿下亲启!”

  “呈上来吧!”明犀虽然顿了顿,但心里却是有些痒痒,自出生以来,他还是头一次这么急切地要看一样东西。

  花释了赶紧从怀里掏出信封,毕恭毕敬低下头地递了上去。

  明犀把信捏在手里,对着透进来的阳光照了照,暖黄色的光线透过纯白色的信封,远远将信笺所待的墨香带了出来,闻着很是沁人心脾。

  明犀又低头看了眼地上的花释了:“没你的事了,下去吧,本王的卫队长洪胜火会带着你熟悉你的分内之事。”

  “还有,本王不知道你武力如何,待熟悉完你分内之事,洪胜火会带着你去演武场做个评估。如果达到了本王的标准,你便每日只做你分内的事即可。倘若没有……哼哼,那你就先跟着演武场的教头们学上一个月的功夫再说话!”明犀头也没抬,摆摆手示意身旁的洪胜火带着花释了下去。

  这明犀的龙鳞卫队长洪胜火大约有个十七八岁的样子,戎装两肩上确实比其他的龙鳞卫多绣了一对祥云笼罩的犀牛式样,头上的红缎抹额的眉心处也绣着和衣裳上一模一样的犀牛式样。

  而花释了私下环视了周围其他明犀的龙鳞卫一圈,发现明犀其他的龙鳞卫都是只有前胸后背各一团祥云犀牛式样,虽然都戴着红缎抹额,但抹额上并没有绣犀牛。

  这犀牛,想必是从了明犀的名讳。

  仔细回想一下,方才明熊的龙鳞卫尤不染前胸后背都绣着一头健壮有力的棕熊。

  只见这洪胜火上前铿锵有力地答了个“诺”字,行了个军礼,便走过来带着花释了下去了。

  洪胜火和花释了前脚刚出去,明犀后脚便迅速支开了帐内所有伺候的人。

  抚摸着手里雪白信封封口处百合花花样的封蜡,明犀的脑海里几乎全是昨日花如雪这个小人儿家气定神闲傲视群雄的模样。

  也不知今天自己的傻妹妹明凰被花如雪耍的怎么样了?指不定晚上还会哭着回来找自己报仇呢!

  想着想着明犀竟不自觉笑出了声,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后,连忙正色坐好。

  轻着手劲儿小心翼翼撕开了信封的封蜡,有意无意地保护了封蜡的完整。

  明犀自己也奇怪,他从来没有被一个人这么……干扰过行为和心情……

  待取出那张写着工整簪花小楷的烫金信笺,摊开来细读的时候,明犀脸上原本阳光明媚的表情却随着阅读的深入渐渐一扫而光。

  信笺上明明白白写着一段极隐晦却坦白的文字。

  这段话普通人读了未必明白,但明犀读的却是通通透透。

  “古有郑伯克段于鄢,天下人皆知郑国之祸起于武姜宠幼子。孰不知此宠今日为捧杀,此捧可令王薨,可断君脉,亦可令鲤鱼跃龙门!实乃一箭三雕。幸汝高门外祖,哀汝外祖高门。本自同根生,奈何相煎急!”

  明犀的眉头渐渐凝成了一个解不开的疙瘩,似乎是压着怒气一般:“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挑唆我与母后?!”

  他手里死死捏着留有淡香的信笺,却努力控制着自己,并没有将手里那散发着淡淡幽香的信笺揉皱。

  不过一阵,明犀便很快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稳稳地端起了手边的参茶抿了一口,脑袋里却全是方才看过的那短短几句却令人惊骇的话。

  明犀独自一人在案前沉思良久,然后将花如雪的信塞回信封,仔细地锁进自己床头暗格的密匣里头。

  “难道母亲薨逝竟然与姨母有关?”明犀反复思忖着信件的内容。

  “武姜假如不宠爱幼子共叔段,则共叔段不至于谋反自己的同胞兄长郑庄公,也不至于背着千古骂名被自己的亲哥哥杀死。郑庄公早知道自己的母亲偏爱幼弟,却不加以制止,而是处处暗中提防并且处处优容,蓄意加速共叔段膨胀,最终名正言顺杀死幼弟……”明犀作为皇室子弟,自然是从小熟读经史子集的,明白先抑后扬的手段。

  如此这般,越往深处想,明犀越是觉得脊背发凉。

  他在大帐中来回踱步暗自嘟囔:“二哥为母后长子,我为母后幼子。姨母捧杀我,想让我与二哥手足相残…难怪二哥从来不见姨母…莫非二哥已经对我有所嫌隙?……”

  “不会的不会的…二哥颇爱男风,哪怕来日登基,他只能立我这个胞弟为皇太弟才对。”明犀转念一想,“对,皇太弟?可以立我,当然也能立六弟明鲤!”

  “‘令王薨’是说二哥将因为猜忌而杀了我,‘断君脉’是说二哥无嗣又杀了唯一的同胞兄弟,‘鲤鱼跃龙门’是说在这种情况之下,二哥只能立血缘关系最近的姨母和父皇生的六弟明鲤!”这个念头犹如平地一声雷一般,炸的明犀措手不及。

  明犀自小生性敏感多疑,又极富阴戾鬼祟心思。这纸上不过短短几句话,寥寥数语,已然惊的他内心巨浪滔天翻了。

  果真一步好棋!姨母当真这么狠心?!

  莫非从前对自己都是假意呵护?!实则是在把自己一步步推向深渊?!

  捧杀?!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哼!

  父皇为什么要立母亲为皇后?是因为外祖父世袭的是我朝最尊贵的开国三公爵之一的安国公,所以是“高门外祖”,因为外祖扶持父皇登基!

  那为什么又连续弦都不娶别家女子?

  莫非父皇已经开始忌惮外祖父?!所以表面上说是为了更好地抚养我们嫡出的兄妹三人,然而事实上并没有将我们三人交给姨母抚养…

  明犀的思路犹如拨开云雾见月明一般,渐渐清晰了起来。

  他多疑的猜忌型人格,在此刻像是派上了大用场一样,这样的揣测实在太过刺激也太勾人心魄,以至于逼着明犀不得不越陷越深……

  母亲与姨母是一母同胞的嫡亲姐妹,就是“本自同根生”,然而姨母这样为六弟明鲤打算,可不就是要置我们兄妹三人于水火之中吗?!实在是“相煎奈何急”!

  良久,待明犀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一身冷汗。

  如此说来,照着这个路子发展下去,自己岂不是没几年可以活了?!

  刚刚消下去的一身冷汗又惊了出来,明犀立时打了个寒颤。

  “二哥明麒已经十四岁了,本来循例十二岁就要分府另居于宫外,父皇却迟迟不肯二哥出宫别居。日日养在父皇跟前,莫非是怕姨母对二哥不利?那二哥是否也早已知道了这一切?!”明犀的汗毛被冷汗冲刷了不知多少遍。

  前所未有的恐惧将他包裹着,原来自己自始至终就是个棋子!而且是非死不可的棋子!

  怪不得自己被父皇派到边关来,想必父皇也在犹豫要不要保自己?!到底是任我自生自灭还是让我自力更生?!

  疑惑像水里的鱼突出的气泡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冒了上来,逼着明犀不得不开始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

  原本眼前一片坦途的自己,现在说来简直是荆棘丛生,寸步难行。

  明犀将一口皓齿咬的嘎嘎作响,不!必须要解决这件事情!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角度不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