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各自窥探
生姜萝北2019-01-07 17:344,445

  “殿下?殿下…”明凰的凤翎亲卫队长展虹霓弓着身子上前轻唤着看花如雪看呆了的明凰,心想着这公主殿下这是怎么了?

  头一次见自家主子这么神魂颠倒六神无主的模样,刚刚明明不是被花如雪奚落了一番吗?

  展虹霓一头雾水,拽了拽明凰的袖口。

  “啊?哦…咳咳,呃,那个,多谢花夫人招待,本宫还领了皇兄之命要张贴告示,这便不多叨扰了,告辞。”明凰回过神来,回身跟林氏作了揖便起身跨出堂屋的门槛。

  朝着阳光下一身光芒的花如雪走去,明凰越来越觉得自己想发明照相机了,此等伟大之事,一定可以青史留名!

  身后的展虹霓忙对林氏做了个不必相送的手势,便也赶紧跟着明凰出门了。

  林氏还兀自纳闷儿着,这公主殿下真是有些奇怪,盯着自己闺女花如雪的那眼神儿,宛如怡红院里的浪荡公子哥儿们盯着那些狂蜂浪蝶似的,那般痴迷的神情?

  莫不是自家雪儿使了什么迷魂把戏把公主殿下也收服了不成?!林氏歪着头想了一阵也想不通,索性回后院去了继续打理家事去了。

  “为何你见殿下总不下马行礼?这般无礼可不像是花小姐的作派!”展虹霓从昨日见这丫头就对明凰处处无理,甚至敢对两位王爷无礼,实在是令人不悦。

  花如雪抿嘴一笑,一对梨涡分外鲜明可爱,朝着展虹霓张开双臂:“那你抱我下来不就得了?你这伺候主子的人,见到有人对主子行礼有障碍时,难道不是应该上前帮忙扫清障碍吗?光怪罪我有什么用?难道是我不想行礼吗?”

  花如雪虽尚是稚嫩孩童,只几句话说的展虹霓面红耳赤,仔细一想竟然是自己疏忽的罪过导致了自家主子没有受礼,当真是担待不起,赶忙上前要将花如雪抱下马来。

  “罢了罢了,本宫又不是缺她这点子礼数。”一旁的明凰摆了摆手示意展虹霓退下,“办事也分个轻重缓急吧,这都什么时辰了,咱们还有一百张告示要贴呢!哪里顾得上这些个虚礼?”

  说罢明凰便接过自己马的缰绳,一个利落地翻身上马,动作行云流水毫不扭捏。

  其实比起骑马,明凰还是更加怀念穿越之前自己的那辆哈雷……

  众人也不再言语,纷纷上马跟着明凰一路徐徐前行。

  “没顾得上吃你母亲给的果子,你今日便请本宫吃午饭吧,权当赔了你的礼数不周,如何?”明凰虽然并没有正眼看花如雪,但字里行间却皆是在袒护花如雪的意思。

  毕竟,她总疑心花如雪也是穿越来的小老乡……

  展虹霓感觉自己简直越来越不懂自家主子的心思了,莫非是吃了花家小姐的迷魂药不成?怎么这般纵容这个无理的黄毛丫头?

  花如雪也并不理论,她可不想锋芒毕露给怼回去。

  毕竟她今天是带着打探目的来的,为了为一个心智尚未开化的单纯傻公主,她可实在犯不上自己费口舌去招惹。

  “行吧,恭敬不如从命,只是民女零花钱有限,只怕要委屈公主和我们一样吃寻常饭菜了。”花如雪看似不经意叹了口气。

  “本宫经常吃寻常饭菜,又有什么吃不得的?”明凰反而有些嗔怪了,如果让她选,她宁愿天天都能吃到现代寻常菜……

  宫里的饭菜虽然看着精致,但实在是没什么味道。不仅忌讳这忌讳那的,多以清淡养生为主,山珍海味愣是被做的冷饭冷菜一般。

  况吃前还要被专门试毒,等待时间,等送到嘴里早就失了出锅的味道了。

  对于明凰来说,远不如实实在在吃上一盘酒楼里的剁椒鱼头来的实在。

  花如雪上一世并没有过多接触过明凰,只知道明凰实力极为雄厚,哪怕生活中也如同皇子一般尊贵。

  据说排场很大,虽说不上是奢靡无度,但至少也是珍馐美馔的被人伺候着,何以如今吃的是寻常饭菜?

  “哦?公主不都是锦衣玉食养着的吗?你怎么会吃寻常饭菜?”花如雪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似乎……不太像是自己前世印象中不可一世的明凰。

  明凰撇撇嘴,白了旁边小棉花团子一般的花如雪一眼,但又不能表明自己想念穿越前的食物,只得说些道貌岸然却也是实际的借口:“我都在这边疆呆了三个多月了,什么山珍海味?这又不是帝都长安,能吃点野味就很心满意足了~”

  也是,花如雪摇了摇头,感觉是自己多虑了。

  这边关苦寒之地,再尊贵的人来了,那基本也得入乡随俗。

  毕竟这不毛之地,民风又彪悍,哪里来的那些个精细食物呢?恐怕明凰平日里吃的还不如林氏自己在家做的食物精细呢。

  “不过,还有件事情,民女倒是很好奇。”花如雪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索性逮着这种好机会,把自己上一世的某些疑惑问个明白。

  “我还以为这世上没有你不知道的事和你不懂的道理呢!”明凰故意朝花如雪挑了挑眉毛,心下有些怀疑花如雪到底是不是穿越来的?

  但在大街上,左右人又多,还是接了话:“什么事?”

  “公主一般不都是娇生惯养地呆在宫里嘛?而且当今陛下只有您这一位公主,为何还要让你来边关这种地方?当真是想不通……”花如雪一脸好奇的样子,谁让她是个十足十的古代人,虽然重生了能活的通透一些,但毕竟满脑子的三从四德束缚着。

  明凰正想着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一旁的侍卫长展虹霓倒是先开口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展虹霓可算逮着这小丫头片子不知道的事情而自己却知道的事情了!

  “当今圣上可只有这一位公主,又是嫡出的,所以特地将我朝只有皇子才能享受的‘昌’字寝宫赐给公主居住。像太子殿下住的泰昌宫、雍王殿下的华昌宫、齐王殿下的熙昌宫那样,我们公主住的叫福昌宫。”展虹霓颇为自豪地挺起胸膛,顿了顿又道,“陛下疼爱公主,一应起居等除了循例享受公主的那一份,还外加享受了皇子的那一份。所以,连巡幸边关这样只有皇子才能做的事情,我们公主也一样有这个权利!自然和古往今来那些个娇滴滴的病秧子公主们都不一样了!”

  看着展虹霓的语气里无不透露着自豪,花如雪听着听着,似乎明白了皇帝老儿的某些用意。

  生了明凰、明麒、明犀的先皇后早逝,皇帝虽然纳了先皇后的胞妹为继皇后,但是自从继皇后有孕生了六皇子明鲤之后,就再也没有让继皇后抚养过先皇后的三个孩子。

  其实,按道理来说,纳了先皇后的胞妹为继室,实际上是为了能使先皇后的三个嫡出子女能得到好的照顾,毕竟外祖家是没有变的。

  而继皇后既是继母又是姨母,实在是亲上加亲。

  可从继皇后后来很快生了嫡子之后,以及皇帝的种种作为都有意让先皇后的三个孩子自力更生远离继母等等迹象看来,继皇后恐怕并没有满足皇帝的期许。

  也就是说,虽然现在各种口风一直都说继皇后慈爱。

  说她对待胞姐所出的三个子女疼爱有加,而实际上是不是真的疼爱,谁都不是傻子,大约都能看的出来。

  花如雪上一世虽然寻到些蛛丝马迹,但毕竟皇室秘闻,且时隔数年自己也不能佐证自己的曾经的猜想,原来个中关窍竟然别有深意。

  花如雪如此想着便出了神,甚至回忆起自己的生父李赤也跟母妃说过的那句“女儿好,女儿就好好地养着就好”的话来。

  很显然,李赤也是将自己的女儿视作筹码和贡品,因此才会好吃好喝地供起来以备来日和亲之用。

  但大齐皇帝却将女儿视作骨肉,宁愿如同男子一般教养,也要让自己的女儿拥有和男子抗衡的能力与基础!

  相形见绌之下,也难怪大邑打不过大齐了…

  细细想来,大齐开国以来好像确实从来没有用公主和亲过,从来都是毫不客气地收下各个国家进贡的公主,果真是弱肉强食!

  这样想着,花如雪竟然有些佩服大齐皇帝了!

  也难怪上一世明凰能膨胀到比皇子还有能力的地步,这是自己这种从小被当作贡品的公主望尘莫及的……

  “如此说来,公主可真算是个有福气的人!有这样一位好的君父。”花如雪如今的语气里,倒满是羡慕之情了。

  明凰看到花如雪脸上的羡慕,竟突然有一丝不忍,心想着若是老皇帝若是知道她只有皮囊是原先公主的,而灵魂却不是,也不知作何感想?

  看着小老乡花如雪心情低落,明凰皱了皱眉头,转身责怪着展虹霓:“你跟一个小孩子说这些做什么?显摆吗?”

  末了,还狠狠瞪了展虹霓一眼,展虹霓忙吓得噤声低下头去。

  “其实本宫看着尊贵,有时却十分疲惫,甚至比较羡慕你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明凰眼中忽然有些黯淡。

  “为什么?”花如雪不解,这傻公主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平民百姓尚可以承欢父母膝下,嬉戏堂前,我和两个胞兄却从来不曾有过…有时甚至很羡慕那些庶出的皇子,有母妃可以依靠可以撒娇。可我们只有板着脸的父皇,而且父皇不喜欢我们接近母后,虽然母后不是亲娘,可是母后毕竟是亲姨母啊!血浓于水,都是自家人还不让亲近…”明凰嘟囔着心里积攒的不满。

  然而事实上她只是为了保证不被旁人看出来破绽罢了,以她这副皮囊的真身角度去想,她应该是这个反应吧?

  不管了,反正是逢场作戏,其实明凰是在想念现代的父母……

  不知道她穿越之后他们过得怎么样?甚至越想越想哭!

  “那……皇后娘娘待你们兄妹如何?”花如雪试探着问,她自然想探个究竟了!

  这不仅关系到她下一步怎么效力明犀,还关系到她内心强烈的八卦欲望!

  “那还用说?都说了是亲姨母血浓于水了,老嬷嬷们说她和母亲长得像极了!脾气也好,对我和三哥特别好~一有了进贡的好东西或者外祖父送来的好东西,都先紧着我和三哥。还常常背着父皇来看我和三哥,三哥也可喜欢母后了…”明凰回想起这个身体的嫡亲姨母,眼睛都是亮的。

  反正来到这个世界无亲无故的,对自己像母亲般关爱的长辈,她自然求之不得,索性厚着脸皮当自己的亲人来看好了!

  花如雪则另有心思,不禁心里暗叹皇后好手段!

  果然继皇后如自己上一世猜想的一般,竟是个心机之人!

  看来昨夜让哥哥带给明犀的信并没有写错!

  当然,不管真的是非对错,必须让明犀相信那封信是对的!

  “那皇后娘娘对雍王殿下如何?”花如雪望着明凰认真地问到。

  虽然花如雪一提起现在还是雍王的明麒,依然恨的牙根痒痒,上一世那般践踏自己的人!哼!

  “二哥?”明凰仔细想了想这另一位一母同胞的兄长,他也如三哥一般保护自己,但是……

  “二哥一直被父皇日日养在跟前,倒是比太子哥哥见到父皇的次数还要多。不过也难怪,毕竟二哥是嫡长子,父皇多教导些也是应该的,可是印象里二哥好像不怎么见母后?也可能是二哥性子比较内敛,不大喜欢见人吧。”其实明凰也搞不清楚这位二哥的真实秉性。

  反正印象中话不多,而且对明凰很好就是了。

  “可能吧,大约他确实是不大喜欢‘贱人’吧……”花如雪暗自吐了吐舌头,回想起自己上一世一直被迫倒贴明麒。

  如此这么客观地看一下,自己上一世在别人的眼里,怕也算得上是个贱人了…

  明凰和花如雪一路聊着天,并督促着随从们把随身携带的告示贴到公示墙以及显眼平整的地方。

  明凰渐渐觉得花如雪虽然说话比较犀利和难听,但是说什么好像都挺有道理的,不像是那种骂街的泼妇一般,也不像是故意针对自己,她确实好像……对谁都一个样???

  看她这么小小的身体,言行举止端的一副大家作派,明凰越看越顺眼。简直抓耳挠腮,觉得总要找个机会问一问她是不是穿越来的才好!

  另一边,花辞树因为要先去办理军务交接,因此花释了只能自己先早早去军营找到齐王的帐前报到了。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算计人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