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再吃一块
生姜萝北2019-01-14 16:055,387

  “嘘~”这边,明凰怀里的花如雪困的只能眯着眼,晃晃悠悠伸出白嫩短小的手指对着明凰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即便两眼一黑睡的人神不知了。

  明凰手足无措地看着怀里睡过去的小孩,索性花如雪的脑袋也没再往上靠,既然没碰上那尴尬的位置,便只能等花如雪醒来了。

  展虹霓轻声敲门来呼唤明凰起身要张贴剩下的告示的时候,花如雪正睡的王朝马汉。

  明凰动也不是叫也不是,只能先将展虹霓唤进来。

  一进雅间,眼前的场景竟然将已经十六岁的展虹霓吓了一大跳:“这这这,殿,殿下…???”

  “嘘-!”明凰制止了展虹霓的惊呼,只是悄悄吩咐着让展虹霓带着剩下的人先去贴告示,贴完之后再来这里接她和花如雪。

  展虹霓虽然也有犹豫,但也只好按照明凰的吩咐先去贴告示。

  明凰看了会儿天花板,又看会儿窗外行人,再发会儿呆。

  穿越之前的一幕幕还会跃然眼前,可穿越之后发现自己是个穿着女装的男儿身也吓了一大跳。

  原本是个21世纪貌美如花的活力少女,穿来之后竟发现自己是个女装大佬?!

  这个差距简直让当时的明凰瞠目结舌,但她只能继续伪装下去。

  在这个世界里,除了父皇泰鼎帝和死去的亲娘(先皇后上官氏)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外,就连两个一母同胞的嫡亲哥哥也不知道她竟是男儿身……好吧,虽然心还是少女心。

  尽管明凰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副身体会这样阴差阳错,但她也不傻,明白身在皇族,她只能死守这个秘密。

  穿越过来之后,明凰也曾经试图探查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会这么尴尬,但是线索却少的可怜。

  明明按照性别和序齿,自己应当是五皇子才对,可偏偏人设居然是泰鼎帝的嫡长女——当朝寿宁大公主……

  方才花如雪一头枕上来,明凰确实也慌了神,生怕花如雪再往深处枕一寸她就露馅儿了。

  她倒不是怕花如雪会张扬出去,而她很清楚露馅儿的后果是什么。

  若是被父皇知道有第三个人知道她是男儿身,那第三个人必须死。

  神思飘飘渺渺四处游荡,明凰脑袋里乱乱的。

  也不知道花如雪什么时候能醒来?索性便端详起怀里的花如雪来。

  粉嫩的杏花眼配上微微颤动且浓密而修长的睫毛,原本粉扑扑的小脸蛋儿被雪白的肌肤映衬的有些潮红。

  她的唇瓣宛如绽放的樱花一般粉嫩,小巧但精致的挺拔鼻梁干脆地将花如雪那张圆润的脸蛋精准地一分为二,薄厚适中的鼻翼随着呼吸均匀地煽动着。

  整体来看,虽然怀里的花如雪只有五六岁,但已初现了美人儿胚子的端倪。

  这精致小巧的面庞简直越看越好看!

  只是这小孩子的脾气颇为古怪,性格又别扭,总是和自己不对付,不然还能算是个好的闺蜜人选。明凰这么私心想着,却渐渐看花如雪看得入了神。

  而花如雪则在梦里过的辛苦,她也没做什么春秋大梦,倒像是在做噩梦一样。

  嘴里含含糊糊不知道在说哪里的方言?明凰并听不懂……

  毕竟穿越以来她已发现古汉语和现代汉语的极大不同,何况这还不知道花如雪嘟囔着什么古方言?!

  得亏穿越来的时候她尚在襁褓之中,还能从头学起古汉语,不至于露出什么马脚。

  只是依稀听到花如雪嘴里叽叽歪歪胡乱叫着什么“娘”啊“阿弟”之类发音和大齐话相近的词语罢了。

  “看来……你不是我的小‘老乡’啊……你若是从现代穿来的,说梦话应该是现代汉语才对……”明凰回想着现代各路方言,最起码她还是基本都听过的。

  大学是个大杂烩的地方,五湖四海全国各地哪儿的人都有,方言自然也听过不少。

  但方才花如雪嘟囔的那些听起来还是古汉语的发音,一点儿都不像现代发音。

  明凰伸出一只手轻拍着怀里做噩梦的小人儿,场面一度相当和谐。

  “老娘若是个男的,定要将这妮子讨回去做个童养媳!”明凰这么想着,真是越看花如雪越喜欢。

  “诶……不对,我现在这个身体本来不就是个男的吗?……可是,我……我明明穿过来之前是个女的呀……这……”明凰兀自凌乱着,思考着性别哲学问题。

  外头的太阳不知不觉渐渐偏了西,花如雪再明凰怀里翻了个身,缓缓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正一眼惺忪,却见明凰正在直勾勾俯视着自己,反倒被吓了一跳。

  明凰也被突然睁眼的花如雪吓了一跳,一时两下里竟都觉得有些失态。

  “你可算起来了,本宫腿都麻了。”明凰撇过头赶紧转移了话题,并自然地揉了揉自己的大腿缓解尴尬,“你还是第一个敢在本宫大腿上睡觉的人……”

  花如雪则假装若无其事伸了个懒腰,脸上一热,竟有些不好意思,便赶紧岔开话题:“走吧,咱们不是还有些告示没贴呢……”

  “你这会儿想起告示了?!”明凰狠狠白了一眼花如雪,“要是等你贴,只怕黄花菜都凉了!还好本宫有先见之明,叫展虹霓她们去贴了,等她们贴完自然就回来了,你若是没睡醒,还可以再歇会儿。”

  “那,多谢公主殿下体谅了~”花如雪莞尔一笑,坐回榻上观望着窗外的行人车马,脑袋还是晕晕的。

  明凰见原本强势的花如雪现下竟然这么乖溜溜地扒着窗户发呆,倒是有些惊讶:“难得你竟然有这么安静乖觉的时候。”

  花如雪转过毛茸茸的脑袋:“这有何难得?是个人睡醒了不都一样迷糊的?”

  “你会说别国的话吗?”明凰还是忍不住想问花如雪个究竟,总感觉花如雪身上也一定和自己一样有和这个世界的人不一样的地方。

  她们都像个谜,又奇怪,又迷人。

  花如雪闻言先是一愣,盯着明凰清澈的眸子看了看,继而镇定自若地问:“我又说梦话了?”

  明凰听到“又”这个字,便顺着这条线索去打探:“是啊,但是不知道说的是哪里话,本宫从来没听过。”

  “我娘是大凉人,我和娘经常在家说大凉的话,兴许是大凉话公主听不懂吧……”花如雪辩解着,努力压制着方才梦中梦到前世母妃薨逝,与弟弟别离的撕心裂肺之情。

  她在梦里说的确实是大凉话,只不过她的大凉话是上一世母妃潇妃张夕瑶教的,她的母妃可是大凉的重华郡主。

  花如雪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明凰,不禁想起前世来……

  又想起明凰前世赐死了自己,心里又是一阵不痛快!

  若不是留着明凰还有用处,真想现在就杀了她泄愤!!!

  明凰得亏是低着头想语言的奇妙性,没有抬头碰上花如雪恶狠狠想吃了她的眼神,不然她肯定又要疑惑丛生了。

  “若是大凉话那我确实是听不懂了,真喜欢你们这些别国通婚生下来的孩子,能说好多不同的话……”明凰忽然就想起了在现代社会的那些“混血儿”,尤其是那些有欧美血统的混血儿,那些精致美丽的面庞。

  也难怪花如雪长得这么好看,都说是个混血儿,九个维纳斯呢!

  “这也值得羡慕???!”花如雪简直不可置信,“很多纯正华夏血统的人都叫我们是‘小杂种’呢!”

  明凰想想倒也觉得说得通,毕竟这是古代,以中原正统华夏血统最为尊贵,混血或者外族人在这个时候都都带着贬义性的称谓“蛮夷”。

  “不过公主殿下若是想学其他语也很简单~殿下回去禀明陛下想更熟悉边关军务和事务,奏请陛下给你指派几个先生教你不就得了?”花如雪说着又转了话头。

  “话是这么说,但是…”明凰有些犹豫,她想到了泰鼎帝。

  其实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并没有和她所谓的“父皇”有多亲近……

  因为她知道在古代“君父为天”,况男女有别,皇上可以和皇子多接触多教导皇子,但不可能和自己的公主过分亲昵。

  皇上对公主的宠爱,一般都表现在赏赐金银珠宝、加封汤沐邑以及找个好婆家等间接形式上。

  尽管她和泰鼎帝都知道她现在是男儿身,可是明面儿上来说,泰鼎帝就是把她当女儿教养的,所以很多条条框框都限定了他们之间的接触。

  “怎么了?”花如雪见明凰神情黯淡地低下了头。

  “不瞒你说,我有些惧怕父皇……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事情我总怕我提出来父皇不会同意……所以就自己默默忍住不说。有时实在忍不住了就会跟二哥三哥说,他们总会满足我的想法,但是我又不想过多让两个哥哥为我操心……哥哥们自己也很忙,他们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我不想打扰他们……”明凰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听着也确实有些酸楚。

  “殿下,有句话民女还是要劝你的。”花如雪把身子朝明凰这边挪了挪。

  “有些事情其实只差殿下一开口而已,世上哪有哪个父亲不会满足女儿的愿望?况且又是好的要求,也不是无理取闹。恕民女直言,想必陛下也非常渴望你能够与他亲近吧?毕竟你失了母亲,陛下失去的也是发妻,不是吗?应该互相依靠才是。”花如雪言辞恳切,在她看来,至少这点事情泰鼎帝不会为难明凰什么,也没什么可为难的。

  “还有,”花如雪顿了顿又说,“希望殿下日后不要太过于压抑自己的想法,今日殿下同我说不杀生的那一番话,倒是很英明神武,令民女信服。殿下是天之骄女,既然作为天下闺阁女子的表率,万不能自怨自艾,或者妄自菲薄,您可是最尊贵的公主。”

  明凰倒是被花如雪的一番言论惊了,抬起头盯着花如雪看了好一会儿,眼里竟然闪着些感动。

  虽然这个小妮子可能不是从现代穿越来的“小老乡”,但是,还是很明事理的嘛,思想好像也没那么不开放?哈哈~

  日落西山的时候,连校场里最低等的打杂大头兵们都去吃饭了,花释了身上却还绑着十斤重的沙袋在演武场跑着圈。

  虽然他是武将世家出身,但毕竟也只有九岁。

  骑马射箭的花架子倒是一流,不过体能实在太过薄弱。

  花辞树一向军务较忙,常不在家中亲自教他,林氏也舍不得让儿子每日一大早起来练功,这基础功自然就很薄弱了。

  可这体能薄弱的人又怎么能保护好主子呢?所以明犀在看了花释了的个人评估之后便打发他先勤恳练习基本功。

  洪胜火抱着剑靠在一旁的木桩子上,看着大汗淋漓的少年在夕阳下绕着演武场跑了一圈又一圈。

  三十圈,这是齐王今天下午突然光临演武场后给出的数字。

  明犀下午来的时候显然心情并不是很好,面色铁青,看着花释了的眼神也是一会儿阴一会儿晴的。

  洪胜火也琢磨不透自家主子的想法,龙鳞卫的年龄下限是十二岁,也就是说十二岁以上天资卓越且功夫极好的人才具备了选拔的资格,而且一般由家世品级不得低于正五品的世家子弟充任。

  龙鳞卫有三六九等之分,一般亲王龙鳞卫队长(或称统领)为正三品,龙鳞卫副将为从三品,一等龙鳞卫为正四品,二等龙鳞卫为从四品,三等龙鳞卫为正五品。

  队长则必须年龄达到十六岁以上优秀出色且立过功勋的龙鳞卫担当,洪胜火算是各个王爷的龙鳞卫中最年轻的队长了。

  同时他也是正二品镇南将军洪旭仑的幼子、平西侯洪氏家族的近支,卓越的家世、出色的功夫以及立过了功勋,才能令他成为龙鳞卫队长。

  可是眼前的花释了到底是什么来头?虽然是花释了是正四品出身的武将世家。

  但一般龙鳞卫入选之后还要经过三个月的备选期,通过之后再从三等龙鳞卫做起,一般只负责为王爷们传递信件、收集情报等琐碎的基础性事务,熬个几年才能变成二等侍卫跟着一等侍卫们出门办差,给一等侍卫们当副手。

  为何花释了一进卫队就是一等侍卫?资历、能力、年龄,显然都差的很远……

  洪胜火怎么看都不明白自己的主子到底要干什么?还把是一张白纸的花释了丢给自己亲自带?!多少人求都求不来龙鳞卫洪队长的言传身教呢……

  三十圈就快跑完了,太阳也已经跟地平线平齐了,整个天空都血红血红甚是美艳。

  可花释了累的哪里能顾得上看天?!他现在只想吃口饭喝口水!真是要饿死人了!

  想着想着,脚下一滑,“噗通”一声,花释了就摔了个狗吃屎……

  花释了简直要哭了,但是想想这可是在军营,不能给家里人丢脸。

  何况他现在可是爹娘的希望,妹妹跟齐王求来的,一定要坚持!

  正要爬起来时,面前一双锃亮的牛皮黑靴印入花释了的眼帘。

  花释了抬眼一看,是洪胜火,端着饭菜,直愣愣地站在自己面前。

  “起来,把剩下的两圈跑完,你就可以吃饭了。”洪胜火的语气没有任何感情起伏,但听起来却也不是特别冰冷。

  洪胜火看见地上灰头土脸的花释了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蓦地心头居然翻上来一丝不忍?!

  “呃……今天有红烧肉。”洪胜火下意识一撇头,逃开了花释了可怜巴巴的注视,极其不自然地说了这句话。

  ?!什么鬼?!自己为什么要哄他?!洪胜火的内心要炸了?!

  再低头看一眼颤颤巍巍爬起来的花释了,尽管他好看…而且他…对,花释了长得是挺好看的…

  然后,洪胜火眼看着这个个子只长到自己胸前的小弟弟——绕开自己,继续去跑圈了。

  “卧槽!有红烧肉!妈的怎么不早说?!害得老子跑这么慢!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花释了简直如有神助!脚底生风越跑越快……

  洪胜火端着一碗红烧肉坐到演武台的边上,顺势就夹起一块放到嘴里。

  只见他眉间一簇,微微叹了一口气:“军营里的饭,还是这么难吃,不知道花释了吃不吃得惯…”

  但是洪胜火说完他自己便心下一惊:“我为什么要操心他?!?!他爱吃不吃!”

  因洪胜火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看起来甚是高冷,总给人一种会欺负人的感觉,所以基本上所有侍卫对他是敬而远之的。

  “然而这么高冷的人怎么又夹了我的一块红烧肉???!!!”花释了简直崩溃了,怎么他娘的还有一圈!?

  基本上是拼了命地在跑了,洪胜火从军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绑着十斤沙袋跑了二十九圈还能足底生风跑这么快的人。

  只见洪胜火嘴里啧啧称奇:“看来这小子潜力无限啊!~”说着他又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

  军营的饭虽然难吃吧,但是饿的时候好像还挺……嗯,开胃的?嗯,开胃!再吃一块!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有人跟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