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有人跟踪
生姜萝北2019-01-14 18:074,208

  日薄西山的时候,凤翎卫们簇拥着明凰和花如雪回到了花家。

  门口那扇簇新的指挥同知府匾额,在夕阳的余晖下泛着金灿灿的喜庆光辉。

  “啧,真喜庆。”花如雪被金晃晃的大字照的眼睛疼。

  “啧,这门头的设计真丑……”明凰心里默默吐槽着古代边关这种俗气且不堪入目的门头设计。

  “告示也贴完了,你也到家了,本宫的任务也算完成了。”明凰在马背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拨转马头就准备回军营。

  花如雪用余光扫了扫对面墙角的阴暗角落里悄悄跟踪了自己一天的人,便假装若无其事地和明凰客气起来:“公主殿下劳累了一天,想必也是饥肠辘辘,这个时辰也该用膳了,不如在我家用过饭再回去也不迟。”

  其实花如雪并不想请明凰吃饭的,她恨不得在明凰的饭菜里下毒毒死这王八犊子!

  明凰本打算毫不客气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但还是碍于面子假意推辞了一下。

  毕竟……一想到要回军营吃自己不喜欢的饭菜,真想立马答应下来。

  花如雪用余光看跟踪自己的人还不走,便故意朝着明凰扬高了声调:“早晨我还特地嘱咐我娘晚上要吃四喜丸子、椒麻鸡、剁椒鱼头、鸭血粉丝汤、糖醋排骨、红烧肉、脆皮肘子、爆香猪蹄儿、梅菜扣肉…”

  “诶!殿下!殿下……您慢着点儿!诶!”展虹霓追在一溜烟跑进花府的明凰屁股后面直喊。

  “天色不早了,姐姐们也别在这儿干候着了,先回军营吃饭吧,吃完饭再多叫些人来这里接公主回去就成了~”花如雪像个小大人一样对着门外一群不知所措的凤翎卫吩咐着。

  凤翎卫们面面相觑,王八看绿豆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互相看了一阵,耐不住腹中饥饿,便向花如雪告辞回军营去了。

  花如雪望着凤翎卫们渐渐远去的背影,这才回头死死盯了一眼暗巷里跟了自己一天的人。

  只见她不经意一般挠了挠头,故意将头上的一根坠着三颗玛瑙的银簪子掉到地上,像是无意跟大门里面的明凰喊话似的:“公主殿下可以慢慢吃,可别吃到三更半夜去,我已打发了凤翎卫们回去吃饭了,她们吃完饭就来接您回去!”

  待花如雪进了府门,花府的大门也重重地关上。

  暗巷里的钱程缓缓走出,看似漫不经心路过花家门口,顺手拾起了花如雪故意掉落但那根玛瑙银簪。

  “三颗玛瑙…半夜三更…嗯……”钱程握紧簪子藏到袖子里,嘴角微微向上一扯,快速走开了。

  堂屋旁的饭厅里,一片家人和谐地用饭,场景相当暖意洋洋。

  林氏张罗了一桌子的好菜,花如雪随口瞎报的几样菜竟然都有!

  花如雪简直想给自己的娘亲翻几个白眼,不就是个公主么,怎么了?!值得这样款待?!自己也是个公主呢!哼。

  明凰穿越以来,确实是很久没有吃到过这么可口的家常菜了!所以她——简直吃的手忙脚乱不亦乐乎!

  一旁的林氏简直笑开了花,公主殿下竟然这么赏脸?!

  花辞树这个糙老爷们儿则是一直笑的嘴都没合上过,跟公主同桌吃饭,做梦都没想过,宛如一位慈祥的老父亲般不停地给公主夹菜。

  花如雪第一次有一种自己果然不是亲生的的感觉,三根黑线悄悄爬上后脑勺:“爹、娘,你们自己也快吃吧!公主自己有手呢,让她自己夹!”

  “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规矩?!怎么对公主说话呢?!”林氏嗔怪地瞪了花如雪一眼,转头又笑着给明凰盛了一碗汤……

  “公主别见怪,这丫头自小被我们宠坏了,言语上或有不妥当的地方,还请公主见谅啊~”花辞树殷勤地递给明凰一只卤鸡腿。

  明凰早被这一桌子花花绿绿的荤菜灌的五迷三愣的了,忙不迭舔着肚皮摆摆手:“无碍无碍,花妹妹是小孩子嘛~没关系的。”

  花如雪感觉自己的白眼已经长在天灵盖上了:“殿下还是慢着点儿吧!可别噎着!倘或吃的太多夜间消化不良,又得找医员给你催吐!你这是何苦呢?到时候两位王爷指不定护妹心切责怪我们没把你招待好呢!”

  明凰原本胡吃海塞,正是兴高采烈的时候,听了这话,瞬间心情低落了不少。

  (嘤嘤嘤,人家自从穿越来还没这么放肆地吃过家常菜呢呜呜呜~)

  不过细想一下花如雪说的也对,君子不贪食,饭要七分饱。

  明凰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差不多都要十二分饱了,便也乖乖放下了筷子。

  林氏一看公主不吃了,又是一记刀白眼飞向了花如雪。

  花如雪再也按耐不住了,就像是一个被抢了宠爱的小可怜:“娘!是公主吃饱了,您老瞪我做什么?!您把公主撑坏了也不怕王爷们来兴师问罪?!”

  林氏觉得这一晚上伺候公主是吃了不少,可是,厨房里还搁着一只烧鹅没上呢…

  花如雪接过旁边的丫鬟递过来的手帕忿忿地擦了擦嘴,起身径直往厨房走去:“公主且喝口汤润润嗓子吧!您的凤翎卫想必也快来接您了,我去看看展大人吃的怎么样了。”

  花如雪一进厨房旁边的耳房,就觉得自己担心展虹霓吃不好是错误的想法。

  由于不能跟主子同桌,只好给展虹霓在厨房旁边的耳房支了张桌子,不过菜式都是从主桌上分出来的,明凰能吃到什么,展虹霓也能吃到。

  “果真是习武之人,还真是…风卷残云啊!”花如雪看着桌上的一片残骸和展虹霓吃的浑圆的肚皮不禁感叹道。

  展虹霓这个大姑娘也一时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地看着花如雪:“还是花夫人的手艺好啊!军营里哪里有这些的?……”

  “哎,展大人海量!民女佩服佩服…”花如雪看着已经一扫而光的桌子,真的是惊诧。

  “哦,对了,其他的凤翎卫想必也快来接公主了,展大人先出去迎一迎吧。”不过正事儿还是不能忘的。

  展虹霓一拍脑袋,可不是嘛!吃的七荤八素的都忘了自家主子了!连忙就拔腿出去了。

  花如雪略有些无奈,拐进了一旁的厨房,一进门场面更是惊叹:“我的娘诶…怎么还有一只大烧鹅、一份鹅肝、一串腊肠…一份春饼、一盘爆肚丝儿、一盆烩丸子…”花如雪揉了揉太阳穴,“明凰是个女人啊…怎么跟喂猪似的???…”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花如雪才从厨房出来,并指挥着五六个婢女每人提了两个食盒装好剩下的吃食。

  这边凤翎卫们也都来了,同时来的还有齐王和泾阳王的一小部分龙鳞卫。

  尤不染也在卫队里,很鸡贼地瞧着花如雪的方向。

  林氏、花辞树及花如雪好好地将明凰送了出来,明凰感觉这穿越还是很棒的,穿越到一个众星捧月般的人身上,当真是处处享福~

  林氏命人将十来个食盒分配给明凰身后的卫队,然后花如雪自己小心翼翼捧了一个递给明凰:“这个你要格外仔细些,这是给齐王殿下的,可千万别洒了啊。”

  明凰想起自己那挑剔的三哥,觉得小心些是对的,于是递给一旁的展虹霓:“仔细捧着,这可是三哥的。”

  “还有这个是给泾阳王殿下的,让谁仔细拿着呢?”花如雪接过最后一个食盒不知该分给谁。

  “我来我来!”尤不染赶忙跑到前面来接了过去,“我是泾阳王殿下的侍卫,花小姐请给我吧!”

  明凰看了尤不染一眼,点了点头:“给他吧,他是四哥的人。”

  只见机灵的尤不染麻利地接过食盒,顺嘴还说了一句:“花小姐放心,您的兄长在军营里很好,我们殿下会照拂他的。”

  花如雪还没说话,明凰倒像是想起什么事情来,对着花如雪惊呼道:“对啊!你哥哥不是今天刚入卫队吗?!军营里的饭那么难吃,你怎么不给你哥哥带些?”

  林氏一听到儿子吃的不好,心肠陡然就软了好几分,竟然有些想掉眼泪……

  花如雪上前拉住林氏的手,对着明凰一字一句地解释道:“哥哥去军营为的是效忠齐王殿下,怎能去了第一天就被特殊照顾?别的侍卫都没有另开小灶,哥哥自然也要守规矩才行。哥哥若是表现的好,自然会有王爷的赏赐,还请公主殿下不要让哥哥受这些特殊照顾,免得他觉得有了倚仗便不好好努力上进了。”

  明凰听了这话,再看看面前这个五六岁的小丫头片子,倒是有些赞赏花如雪的识大体了。

  只好笑着点了点头:“好吧,那就如你所请。”

  说罢明凰便翻身上马,拱了拱手要跟花家人告辞。

  “公主殿下且稍等等!”林氏突然喊住了调转马头的明凰,匆匆跑了过来。

  只见她从怀里掏出一包油纸包好的零食递给明凰:“女孩儿家的,要多吃些甜食才能心情好~公主在军营里想必是吃不到这些,因此我特地做了几样拿手的,比外面卖的要干净些。还望公主不要嫌弃~”

  林氏说的恳切,满眼里都是溢出来的慈爱。

  说实话,明凰一时间竟然有些哽咽!

  自穿来之后,还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真真切切的母爱,虽然——这是花如雪她妈……

  很踏实,很温暖。

  现在的皇后虽然对她很好,可从来都是让太监宫女们送来绫罗绸缎或者新奇玩意儿来逗自己笑的,皇宫里又不缺吃穿,自然没人这样贴切地照顾过她……

  明凰伸出手接过那一包分量有些重的零食,真是沉甸甸的母爱:“多谢花夫人!花夫人以后若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便是!”

  “公主客气了!我只是想着公主是女孩儿,爱吃罢了。”林氏笑眯眯地拍了拍明凰的手。

  花如雪在一边倒像是吃了个酸黄瓜一般,看着林氏对着明凰上演着关爱留守儿童的戏码,心想娘亲真是本事大,这么快就跟公主攀上了近乎!

  看来那夜对娘亲说的话起作用了,娘亲这是在为哥哥进京铺路呢!

  早点跟公主搞好关系,日后进京也有个依靠,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姜还是老的辣!

  卫队簇拥着明凰渐渐走远,外面的街市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一家人垫着脚尖,直到看不见卫队的踪影,花如雪才拉着父母进了大门。

  林氏方才听到军营的饭不好吃之后,情绪就很低落,只闷着头不怎么说话。

  花如雪知道她是担心花释了,便上前开解道:“娘不用担心哥哥,哥哥资质好,从小习武,筋骨强健,会适应军营的。咱们还是过些时日去帝都给哥哥好好置办一处宅子最要紧。”

  “宅子?什么宅子?”花辞树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一旁凑了过来。

  林氏都懒得看他,张嘴就开始数落起来:“就数你心大!儿子过些时日肯定要随着齐王殿下回京里,咱们在京里又没熟人又没亲戚的,不去给儿子买处住的地方,你让你儿子露宿街头吗?!”

  林氏看着花辞树一脸不操心的没心没肺样儿,那火气就蹭蹭往上翻。

  花辞树瞅着娘子又生气了,连忙上来作揖讨好:“哎呀,娘子,我这不是也关心儿子嘛,怎么生气了呀?…”

  花如雪看着爹娘你一言我一语地拌嘴吵闹,忽然心生羡慕起来。

  转念想起自己尚在大邑深宫的母亲和胞姐,以及马上就要出生的胞弟,心中说不上来的五味杂陈。

  平民百姓尚能聚天伦之乐,皇室贵胄却往往人心凉薄,上天真是公平得很……

  花如雪抬头看看空中的明月,想着半夜还要会一会今天的“客人”,便假意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跟林氏及花辞树告辞。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夜半迷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宫列之公主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