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鬼啊!
一只声控狐狸2018-12-26 17:493,149

  “去去去,怕鬼躲被窝里去,就知道打扰老子看书。”大胖子头也不回,似乎是对于小个子的表现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是……你看真的有东西,是……是那根撞死人的电线杆!”

  小个子脸色惨白,突然大嚎了一声蹿到了角落里里瑟瑟发抖,一股尿骚味蔓延砸空气里,很显然这个小个子并不知道暮晓没死并且吓尿了。

  “没出息的东西!外面有什么能把你吓成那样?鬼来了也不是找你这个胆小鬼的!”大胖子闻到了空气中的骚味,眉头紧紧皱起来。

  这么一折腾,寝室里的人都起来了,一个个无语的盯住缩在角落里的小个子。

  “鬼……鬼,那根撞死人的电线杆……鬼啊!”一声尖叫,小个子终于是吓晕过去,两眼一翻倒了。

  大胖子的眉头狠狠拧作一团,有些不忍又有些郁闷,“这个龟孙!”说罢,走到了窗户边上,刚刚小个子站着的位置朝着窗外看去,月光下,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用自己的脑袋一下一下,不断撞着电线杆,发出轻微的咚咚声。

  “狐狸?白狐?白狐用头撞撞死过人的柱子?这是啥说法?奥,对了,白狐鬼……鬼啊!鬼来索命了!”

  大胖子一拍脑袋,好像终于反应过来,哭爹喊娘跌跌撞撞的跑到寝室另外一个角落里面,在东北,狐狸被传说的极为诡异,加上这根撞死人的柱子,大胖子成功用自己的举动吓坏了整个寝室的人,一个个全部哭爹喊娘的缩了起来。

  “开灯!快开灯!”有人大吼大叫。

  “杀千刀的学校晚上过了11点就给断电了!”

  一种紧张,害怕的情绪从904开始传播。

  不过几分钟,隔壁寝室被传染,接着又是下一个……一整栋的寝室楼里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件事,学校里闹鬼,是那撞死人的柱子有点邪门,并且深信不疑。

  ……

  “次奥!不撞了!疼死我了……”暮晓眼泪汪汪的摸着自己的头,都撞了半天了,撞的满头大包,到处都是淤青,然而这根柱子竟半点反应都没有。

  “敲里吗!”

  暮晓带着哭腔对着没有任何变化的电线杆大喊,疼啊……撞的时候疼,撞完了还疼。

  凄厉的狐狸叫划破夜空,他隐隐有些绝望,心中最终知道,自己的命运几何,应该再也回不去了吧?哪怕自己撞死在这里……

  “鬼啊!”

  更加凄厉的异口同声的惨叫从不远处的寝室楼里传来,把空荡的校园震的回音袅袅,一时间,宁东大学这片区域鸡飞狗跳。

  “鬼?呵……人……好可笑,还好老子变成了狐狸,狐狸……哈哈哈……还好老子不是人!太好了……”

  暮晓含着泪头也不回的走了,走下台阶,穿过那片小树林,任由那些树枝划破自己的皮毛,任由落叶沾在自己的毛上,他咬着牙,爬过校园的栅栏,又一次躲在路边的长石凳下,冷眼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几个破烂的塑料袋被风吹起,在空中飘飘荡荡。

  很热,热血一阵阵的上涌,把他冲的头脑发涨,被打伤撞伤还有被树枝划伤的地方,疼痛丝丝麻麻传递到他的大脑。

  “啊!”

  嘶吼了一声,暮晓彻底变成一滩烂泥,眼皮重重合上。

  ……

  “晓儿这是怎么了……他一直老老实实的从没有造过什么孽啊!晓儿……”

  医院里,一个中年妇女抱着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罩紧闭双眼的年轻人痛苦,病房里稀稀拉拉站着几个人,不住的摇头。

  “我们治,我们一直治下去,晓儿他终究会醒的。”两鬓有些苍白的中年男子拍了拍妇人的肩。

  “妈,晓儿一定会醒的!”

  暮曦拉着病床上她的弟弟,暮晓的手轻声道。

  病床上的年轻人不知何时从眼角淌下两滴泪来,却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医生!医生!有反应了,有反应了!”

  众人瞬间乱作一团。

  ……

  “喵喵喵!狐狸受伤了!流血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喵!狐狸醒醒狐狸醒醒!狐狸狐狸狐狸!再不醒明天他们可能就要把你扔到垃圾堆里了!喵!狐狸狐狸狐狸!”

  “喵……狐狸死了……哇呜呜呜呜……狐狸死了没狐狸和猫说话了喵……呜呜呜……”

  “狐狸不可以就这么死了……”

  “我把猫粮分你一半你不要死好不好喵……”

  “猫粮很好吃的!狐狸你尝尝然后不死了好不好喵……呜呜呜……”

  “嗯……”

  暮晓沉重的眼皮张开了一条缝,一个精致的毛茸茸的猫脸出现在视野里,占据了他所有的视野,这是一只布偶猫,猫咪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正泛着泪花,可怜兮兮的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我……我在哪里。”

  暮晓想动,却怎么也动不了,只是感觉自己所处的地方,很温暖,很柔软,很舒服。

  大大的猫眼转悲为喜,依旧直勾勾的看着他,目光中有种最为纯粹的东西,射入暮晓的眼睛里。

  “狐狸醒了!喵!狐狸没死!呜呜……狐狸没死太好了……呜呜……我把猫粮分给你吃……狐狸吃了猫粮就会好的……”

  布偶猫大哭着扑到了暮晓怀里,不断用舌头舔着暮晓的脸,糊上一脸口水。

  “是你?这里是……我上次来过的地方。”

  暮晓感觉自己的脑袋快炸开了,疼得厉害,晕的厉害,无力的道。

  “是上次那个人送你过来的!你都晕了一天一夜了!”

  布偶猫无不委屈的蹭着暮晓,“好久没说话了,我想狐狸。”

  暮晓突然觉得很幸福,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不,应该是猫,在关心自己,关心变成狐狸的自己,不是因为那可笑的因为自己现在的样子可爱。

  “这里没有其他猫陪你说话吗?”

  “它们都不能说话……我见到它们开始,它们就不能说话。”

  “乖,狐狸陪你说话,狐狸……”

  一股血腥味冲上喉咙,暮晓又晕了过去。

  狐狸,好像也不错,是这样吧?爸妈姐姐,对不起。晕过去前的最后一刻,暮晓这样想着。

  夜,微凉,一只猫和一只狐狸在一个小小的窝里,蜷缩着相互取暖,熟睡。

  ……

  “吱呀~咦?皮蛋你怎么跑出来啦。”

  宠物医院的门开了,女医生快步走进来,抱起了正缩在暮晓怀里的布偶猫。

  “原来你叫皮蛋。”

  暮晓醒了,好奇的看着正无比委屈的在女医生怀里挣扎的布偶猫,一晚上过去他的头居然不晕了,只是昨天晚上撞过的地方依旧很疼。

  “喵我才不是皮蛋!不是!皮蛋最丑了还臭臭的,我才不是喵!”

  “那你叫什么?”

  “我叫猫猫喵!”

  暮晓正想说点什么,却被女医生身后突然出现的身影给打断了,尘不染很是霸道的直接挡住了他的视线,眼中闪烁着激动和兴奋的光芒。“你没死!太好了!你昨天一定是故意跑到原来的地方等我对不对?”

  “你别乱来,它还很虚弱,让它好好休息一下。”就在尘不染的双手要碰到暮晓的时候,女医生及时制止了他。

  “呼……幸好。”被一个大男人这么看着暮晓感觉自己的汗毛已经拉起来了,这人太可怕了……果然人类都是变态,暮晓全然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人的事实,不断的腹诽着。

  女医生把猫放回笼子里,看了看暮晓身上的伤口,“它该打针了,昨天发烧还有这些伤口还没敷药。”

  上次这个女医生穿着一件白大褂戴着口罩和帽子只露出眼睛,暮晓没有看见她的样子,现在她刚刚进来却是穿着一身便装。

  暮晓现在很后悔,昨天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扑到这个人身上去!怎么就跳上柜子了呢……失策啊,实在失策啊……

  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向上弯曲的睫毛,小巧笔挺的鼻梁,粉红色的薄薄的嘴唇,精致的瓜子脸上不施粉黛却足以让人六神无主,吹弹可破的白嫩皮肤与黑色的长发鲜明对比。

  绕是暮晓已经变成了狐狸也是心里砰然一动,“猫猫……你主人真漂亮……”

  委屈万分的布偶猫在被撸了一会儿之后已经被放回了笼子里,愤愤的瞪了暮晓一眼,“她才不是我主人!她很坏的!就喜欢给我洗澡!还拿那个针扎我!”

  被女医生迷住的暮晓早已两耳不闻布偶猫的抱怨,眼里泛起小星星,幸福的被女医生随意摆弄,老老实实的让她给自己上药和打针,顺便盯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两眼冒出绿光。

  嗯,等自己伤好了扑到她怀里以表感激之情应该没事吧?肯定没事,对,毕竟我现在这么可爱这么萌!这个请求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那只狐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那只狐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