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忽然做蛋糕、肯定是讨好梦梦吧?
木子玲2019-07-25 10:063,316

  两点半,方弈的车子准时停在广厦车场。才熄了火,李想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看到你的车了,东门门口见。”

  方弈看了眼微信,离他说的半个小时正好三十分钟,这意味着李想是早到了,十多年过去,李想依旧保持着提前的习惯,这让在职场打拼的方弈险些泪奔,他已经习惯被爽约,一等就要等很久。

  锁了车,方弈大步朝东门走去。脑海里回忆的是这些年跟李想一起上学放学的日子,那时候苏城还是一排排平房,交通也没有现在这样便利。他们每天起早摸黑地骑自行车去上学,然后披星戴月的回家睡觉。

  在那个年代啊,吃的最简单,穿的也最朴实,可是好奇怪,在吃穿都不怎么样的日子,收获的快乐却是最多的。摔四角、滚铁环、弹弓……娱乐项目少之又少,这些却能强身健体,还能增进彼此的感情,哪像现在,动不动就是打游戏,泡网吧。大家不能面对面交流也就罢了,天天坐着不动,身子都快废了。

  方弈一边回忆过去,一边朝李想走去。一见到李想,他当场就愣住了:“你生病了?”

  李想摇头:“没有。”

  “那你带口罩干嘛?还弓着个腰。”方弈不解。

  等到人,李想转身往广夏进,同时回答:“不想引人注意。”

  方弈嘴角抽了抽,别人都是怕长得难看不能见人,这人倒好,完全跟人反着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是单身狗。”

  满心都在妹妹身上的人,根本没有跟他闲聊的心思。只说:“等会儿我只管付账,你负责跟导购沟通。”

  方弈点点头,又沉浸在当年的回忆里:“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么?”

  “记得。”李想抬起头,找卖场电器的品牌,又说:“小时候你掏鸟窝,从树上摔下来,摔断腿不敢回家,是我爸送你去的医院。”

  方弈:“……

  这人会不会聊天,为什么要提他不光彩的事啊!方弈撇了撇嘴,说:“还有呢?”

  找到松下,李想抬脚朝前走,继续说:“有阵子大家都喜欢套马蜂窝,你被马蜂蜇得满头是包,回家被你妈提着扫帚满院子打……”

  “打住!”方弈制止他:“就不能说点好的。”

  李想很是认真的想了想:“考试成绩全校第二。”

  方弈:!!!!!!!提到这个他就无奈,全校他跟李想玩的最好,也想跟李想一争高下,奈何有李想的地方,他无论怎么努力,都只能成为第二。李想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他少年时代无法抹掉的印记。

  “还有收情书,我记得也是全校第二。”李想察觉方弈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不明所以:“不是你让我说好的么?”

  方弈说:“你觉得这叫好的?”

  “当然。”李想回答的理所当然:“当年我很羡慕第二名,离第一名只有一步之遥,却没有第一名那么大的压力。”

  “这……”方弈仔细想想,忽然听出来这么几分道理。当年他是没有李想的光环多,可正是因为不在高位,大家才更容易与他接触。那时候班里的同学,也的确跟他走的最近。他拍了拍李想的肩膀:“对你表示深切同情。”

  李想紧接着又说:“我也很同情你,毕竟当年学校只有一个保送出国的名额。”

  方弈摇摇头:“幸好我没出国,不然是我妈肯定再给我生个妹妹,我可不想一回国就要面对陌生的妹妹。”

  提到妹妹,李想就想到李梦,他声音不由放柔了几分:“有妹妹挺好的。”

  “怎么好了?什么都要跟你分,你还要分心去照顾她。”方弈见他眼神也温柔许多,忍不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你魔障了?”

  虽然与李梦接触时日不长,可是只要一放寒假,他就会回国,看着李梦一点点长大,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他说:“有妹妹的感觉,你不懂。”

  “你不说,我怎么懂。”

  “就算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懂。”

  方弈:“……”

  李想补充:“除非你真的有个妹妹。”

  方弈再次:“……”

  如果不是两人穿一条裤子长大,方弈真的想掉头就走。左一个妹妹,右一个妹妹。把他这个当兄弟的放在哪里!他决定重新夺回话语权,又说:“小时候,我们……”

  “别说闲话了,到店了。”李想调出手机相册,递给方弈:“我就买这个型号的电烤箱,时间紧迫,你也不需要跟导购说太多,我们拿了就走。”

  竟然觉得他在说闲话!!方弈第三次无语了。不过看在认识多年的份上,他还是看了一眼价格,接着啧啧两声:“一个电烤箱就要了普通职员一个月的工资,李总很舍得啊!”

  “两位帅哥,进来看看,松下有活动……”

  方弈桃花眼微微一弯,笑的阳光灿烂:“美女,我不要做活动的,我只要手机上的这一款。”

  说着话,他把李想的手机递给导购。

  那导购见方弈说话温柔,笑的也帅气好看,边看手机边回答他:“帅哥,这款电烤箱是新款,不参加活动,多不划算啊。”

  方弈朝她凑近几分,那双勾魂眼显得更为招人了,他左手随意搭在导购肩上,轻声说:“新款是不参加活动,但员工有内部价吧。”

  对于绝大多数女人来说,看到方弈这张脸就容易迷了心智。她一个不小心就点了头,可是很快她就后悔了。导购的业绩都是根据销售额走的,如果销售的电器按员工价走,算的业绩就低了几个点,无形之中损失了不少钱。

  “这个我得去申请,但是能不能通过,还要看上级领导的意思。”过了一会儿,导购的脑子转过弯儿来。”

  方弈是会计出身,大学又做过两年零售行业的兼职会计,自然对导购工资摸的门儿清。听导购这么讲,方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喜欢松下的牌子,正好你是松下的员工。你给个折扣,以后我买电器都到你这儿买,也推荐我朋友都到你家买。”

  “好吧,你等会儿,我去跟领导说一下。”那导购说完,就避开方弈跟李想,拿着手机去不远处拨打电话。

  一直保持沉默的李想叹了口气:“让你不要跟导购说太多,你还说的起劲。”

  方弈瞥他一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给你省钱还被嫌弃。”

  李想说:“我不在乎这点钱,我急着赶时间。”

  方弈:“……”

  李想抬腕看了看表:“还要去买蛋糕食材。”

  方弈再次:“……”

  李想:“烤还需要时间。”

  方弈好想明白点什么,高兴地问:“你是打算今天做蛋糕?”

  李想点头:“对。”

  方弈:“我也要吃。”

  李想毫不犹豫拒绝:“内部价省下来的钱给你,想吃多少自己买。”

  “我要吃你做的。”方弈才不管李想愿不愿意:“你这人我还不了解?吃甜食跟吃毒药似的,忽然做蛋糕、肯定是讨好梦梦吧?”

  李想大方承认:“对。”

  方弈兴冲冲地:“我要见她,看看她到底长得什么模样,让你时刻挂在心上。”

  “不行。”李想丝毫不退让:“买完电烤箱,你就回家。”

  嘿!他都出来了,不见到本尊哪有回去的道理。他认识李想这么多年,知道李想坚持的事情他不能硬来,笑眯眯地答应他:“好,不去,不去。”

  导购很快打完电话回来,跟方弈说:“帅哥,我领导同意了,给你按员工价走,但是你别往外说啊,要不然大家都来要员工价,我名额不够不说,还影响我的收入了。”

  方弈拍拍自己的胸脯:“你放心,我一言九鼎,绝对不往外说。”

  “那就好。你是刷卡还是付现?”导购问。

  方弈回头看着李想,用温柔的语气问:“阿想,我是刷卡还是付现?”

  李想忍了忍,这才忍住没有将方弈撂翻在地。毕竟这里人多,他要给方弈几分面子。他语气淡淡地:“微信转账。”

  “好的,阿想。”方弈朝李想抛了个媚眼,与导购一起朝收银台走去,那仪态万种风情,惹其他卖场的导购都往他这边看。

  “变态。”李想捏了捏眉心,难得的说了句脏话。

  跟方弈走在一起的女导购一脸可惜,凑近他身旁,悄悄问:“你跟他……是那种关系啊?”

  “是啊。”方弈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别看他现在冷若冰霜,在家对我可好了,我的衣服、袜子、内裤,都是他给我手洗的。”

  听到内裤两个字,女导购的脸红了红,还重重叹了口气:“本来还想加你微信的,既然你名花有主了,我就不加了吧。”

  计谋达成,方弈甜言蜜语地哄她:“你长这么漂亮,我要是个直的,肯定就跟你谈了,可惜我是个弯的。”

  “哎……”那女导购又叹口气,将人领到收银台,看着方弈付了钱。两人回去的路上,谁也没有再说话。当李想抱着电烤箱准备离开时,女导购又声情并茂地开口:“那啥……微信我就不加了,你给我留个电话号码吧,要是我们有折扣活动,我会给你打电话。今天我没挣到业绩,以后还请多多照顾我啊。”

继续阅读:第9章:谁吃醋啊,你有毛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哥哥不可能这么英俊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