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妹妹是亲妹妹,可兄弟也是亲兄弟
木子玲2019-01-15 10:543,438

  听到李梦这么回答,李想脸上的笑意深了许多,然后一点点抽开绑在蛋糕盒上的丝绸带。

  看着芒果蛋糕一点点露出来,闻着香甜可口的气息,李梦吞了吞口水,眼神如狼似虎。

  “看上去还挺好吃。”李想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

  李梦:“……”

  这个人太坏了啊啊啊!明明回来的路上警告她不许饭前吃甜点,现在又这么诱惑她!不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么!

  他手中的那块蛋糕,就是他犯罪的证据啊!

  “你这么喜欢吃蛋糕,若是只能看看,对你未免太过残忍。”李想一副若有所思地开口。

  “所以呢?”李梦盯着他。

  李想说:“为了公平起见,这样,我允许你吃一块……”

  “真哒?”她眼睛亮了亮。

  “别急,听我把话说完。”李想捏了一小块蛋糕,放到嘴里尝了尝,很快就皱了皱眉头:“讲实在的,这种甜腻的东西,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喜欢。”

  “说重点。”看到李想动嘴,李梦更想吃了。

  “我不喜欢吃蛋糕,就如同你不喜欢吃蔬菜。我是当哥哥的,当然不会阻止你吃喜欢的东西,我收回饭前不让你吃蛋糕的话。”李想说到这,轻轻揉了揉李梦的头发,语气极尽温柔:“你可以吃蛋糕,但是前提是、吃一口蛋糕,就要吃一口蔬菜。”

  李梦欲哭无泪,这岂不是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她低着头,硬挤了两地泪水,这才又抬起头看着李想:“哥,不能商量么?”

  李想眯了眯眼,温声问:“你认为呢?”

  “我认为有啊……”

  “嗯?”他声音扬了几分。

  这让李梦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整个人都蔫儿了,朝他摆了摆手:“你快做饭去吧。”

  等她吃饱了,也就不饿了。既然不饿了,那这个蛋糕看起来也就没有这么诱人了。

  “不许偷吃。”李想转身往厨房走去:“我已经用电子秤称过蛋糕的重量。”

  李梦:!!!!!!!!!!

  是什么时候干的啊,他下手为什么这么快!

  如果视线能烧出一个窟窿,那李想早就浑身都是洞了,李梦盯着李想的背影,咬着牙小声哼哼:“欺负弱小算什么本事,真有本事你去欺负我爸啊!”

  “你说什么?”快要走进厨房的人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李梦。

  李梦灿烂一笑,坐地端正乖巧:“没什么呀,我跟乐乐说话呢。”

  李想转身走进厨房,洗菜切肉。

  厨房里很快飘来肉香味,李梦舔了舔唇,那股子饿劲儿比刚才来的更猛烈了!渐渐地,客厅里所有的东西她都看不见了,她只能看见茶几上的蛋糕。

  她跳下沙发,趴在蛋糕上闻了闻。

  本来想望梅止渴,没想到她越来越渴。她一忍再忍,后来忍无可忍,切了一块蛋糕慢慢吃了起来。

  吃完一块觉得不过瘾,又忍不住再切一块……

  当李想做好三菜一汤后,茶几上的蛋糕已经只剩下一半了。李想轻轻拍了拍饭桌:“来这里吃饭。”

  李梦一脸苦笑,吃的时候爽,吃完火葬场,她要如何才能吃下去青菜呀。

  坐到李想身边一看,莴笋、小白菜,她立刻就拉下了脸,使劲儿摇着头:“哥,我真的不想吃青菜,拿别的条件交换行么?”

  “不行。”李想递给她筷子:“快吃。”

  木已成舟,李梦只好埋头去吃。吃了一小口莴笋,她就吃一大口鸡腿。再吃一口豆角,又吃一大口鸡腿。很快李梦就放下了筷子,惨兮兮地说:“我吃饱了。”

  她的饭量李想是知道的,见她苦着一张小脸,也知道是到了极限,就看了眼手表,离跟她朋友约定的时间还早,就问她:“要不要睡会儿?”

  她摇摇头:“吃的太多了,我得运动一下。”

  “那你等我一下,我洗了碗跟你一起出去……”

  “可别!”李梦赶紧开口:“我习惯一个人运动,你要是跟着我,我会不自在的。”

  把话说完,也不等李想开口,李梦就回了卧室。

  她是不是……有点生气了?

  李想后知后觉,想进她卧室问问,又不知道怎么问。与她一起生活的时间太短,他没有半点经验。

  在卧室门口站了片刻,他还是决定先把碗筷洗碗再说。当两件事同时都要进行的时候,他习惯先完成简单的,然后专心去完成另外一件。他端着碗筷才进了厨房,就看见李梦背着书包往外走,忙问:“不是说出去运动么,怎么把书包背上了?”

  李梦头也不回:“运动完就去书店。”

  “我送……”

  “不用啦。”李梦停下脚步,抿着唇轻轻一笑:“不用送我了,我慢跑到地跌站,刚好坐地铁去书店。”

  “地铁很拥挤……”

  “没关系的,你才回来,应该要好好休息,洗完碗,你就休息吧。”

  再三被李梦打断,李想现在确定李梦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的生气。饶是谈过几千万合同的人,这时候也有点不淡定了他张了张口,正想说点什么,李梦又先他开了口:“哥哥再见。”

  说完,她挥挥手,转身离开。

  直到李梦关上家门,李梦才反应过来:妹!妹!生!气!了!

  向来轻声细语,温温柔柔的妹妹,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的妹妹,这个时候竟然生他的气了。

  李想没有哄小女孩的经验,而他爸的邮件里、也从来没有提到过李梦会生气,他不能淡定了,碗筷也没法安心洗,只好拿起手机跟方弈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十几秒才被接通,方弈迷迷糊糊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了?”

  “十万火急,我把梦梦惹生气了,怎么哄好她?”李想说明来意。

  方弈打着哈欠:“那就给她道歉呗。”

  李想神色严肃:“事关原则,怎么能道歉?”

  方弈愣了愣,接着哈哈大笑:“我说李总,你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就没跟异性相处过么?”

  “正经点,我工作的时间都不够,哪有机会接触异性。”李想捏了捏眉心,李梦忽然生气,让他有些不适。他回来是为了照顾好她,不是给她添堵的。

  “好,我正经点。”方弈从床上坐起来,认真跟他传授经验:“我虽然很少跟低龄异性接触,可是女性呢,大都一个样儿,看到她们生气的时候,你那些原则啊、底线啊,通通都放在一边就对了。”

  这是什么道理?在李想的世界里,底线是绝对不能触碰的地方,他眉头狠狠一皱,对方弈的话很是不满,低声问:“这样不会惯坏梦梦?”

  方弈说:“你完全可以等她气消了,再反过来说她的不对。”

  “你……”

  方弈竖起耳朵,等着听他的下文,等了好一会儿,不见他继续说了,不由催促:“我什么我?”

  “我在想。”李想顿了顿了顿:“在想用什么词,能精准表达我对你的看法。”

  “哦?”方弈来了兴趣:“你可以慢慢想。”

  一分钟过去,李想终于想到了:“本来我想说你曲意逢迎,可是现在觉得曲线救国比较合适。”

  “哈哈哈哈……”方弈趴在床上笑个不停:“李总你也太搞笑了,不过就是跟妹妹一起生活,你还扯上曲线救国,是不是太过正经了?”

  “跟妹妹相处,本来就是非常正经的事。”李想突然来了一句。

  “你还是跟异性接触的太少,等你认识的异性多了,就会发现一件事。”方弈揉了揉笑疼的肚子。

  李想问““什么事?”

  方弈说:“想要相处融洽,就要得过且过。”

  李想又问:“如果你有妹妹呢?”

  “什么?”他思维跳的太快,方弈没有跟上。

  李想说:“如果你有妹妹,明知她的习惯不好,还会得过且过么?”

  “那必须不会啊,她哪里不好,我肯定让她改……”

  “打扰了。“李想没等他把话说完,立刻挂了电话。

  看着被挂断的屏幕,方弈摸不着头脑:“打扰什么啊,哪有说话说一半就挂……”

  自言自语了一半,方弈忽然顿悟了。刚刚他跟李想说了这么多,所说的异性都是成年人,如果拿这一套面对未成年人,那就是不负责任了。也难怪李想会说打扰,这么认真来听他意见,他却说了一堆没用的。李想一向把时间当生命,所以刚刚那句打扰,说的不是打扰他,而是指他浪费了李想的时间。

  恍然大悟之后,方弈捶胸顿足:“妹妹是亲妹妹,可兄弟也是亲兄弟。你这一回国就回家照顾妹妹,我这个兄弟你却晾一边不管不顾,像话吗!”

  说归说,方弈还是打开微信,跟李想发条信息:想想当年父母是怎么教我们的,你就怎么教梦梦。

  几分钟过去,李想的信息发了过来:这句还算靠谱,我现在要出趟门,一起么?

  方弈:去!哪里见?

  李想:广厦。

  广厦是卖电器的地方,方弈问:你要买电器?

  李想:嗯。

  方弈:【疑问】你又不打算买房子,家里还缺电器?

  李想:不习惯微信打字,见面说。

  方弈:半小时后见。

  想到要跟久别重逢的好兄弟一起出门,虽然是买电器,但是买完之后,他们还可以去打个台球什么的,顺便再回忆一下当年上学的时光……

  仅仅只是这么想想,方弈就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从床上爬起来,去浴室冲了个热水澡,然后认真在衣柜里挑了身衣裳,满怀期待的出了门。

继续阅读:第8章:忽然做蛋糕、肯定是讨好梦梦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哥哥不可能这么英俊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