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正本清源
晓燕子谈2018-11-10 12:325,623

  1

  上午王强约了生产部门的技术骨干现场办公,主要是解决前两天王兴国提出的几个问题,王强早早地来到了办公室。初春时节,只要有点阳光,便觉得心情舒畅。真是应了那句话,给点阳光就会灿烂。

  新的生产工艺规划是王兴国会同省食品科学院的几位行业专家一起制订的,目前应该在省内甚至国内处于领先水平,毕竟槟榔行业的最大市场和加工方面先进的技术能力主要还是在江南省。

  生产车间里自动化生产线的原定设计能力是10吨/日,月产量300吨。经过之前跟李进军多次的认真交流后,一致认为产能太小,甚至不能满足未来几年的发展需要。于是,王强又反复地做了王兴国的工作,修改了原来的规划方案,同时增加了一条生产线。这一增一扩,产能确实翻番了,日产量提高到两个15吨/日,月产量激增到900吨的规模,总体投入也直接从原来的20万上升到了50万。但王强知道,这时候增改是明智的,万一哪天因为产能跟不上会直接导致市场萎缩甚至淘汰,现行的产能应该能应付未来五年的需求增长。

  新的生产工艺相比较于之前作坊式的生产方式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先进太多了。整个体系简洁明快,突显了机械工作的巨大效力,自动化程度较高,节约了同产量情况下的大量人工,把生产速率提升了上百倍。而先进的生产方式下,也暴露出一些不足。比如过度依赖自动化装备,维修养护的成本较高,同时要求操作人员的素质也较高。先前条件下的作坊工人显然不能满足产业工人的要求,所以新招募的生产技术人员都还在紧锣密鼓地组织临岗培训以及与设备之间的磨合。

  具体来讲,新工艺优化了作坊生产的全部流程,除了原果的清洁、晾晒还需要辅以人工外,基本实现了自动化。生产步骤也由原来的十几步简化到七个环节,分别是选籽、发制、切籽、去核、点卤、晾片和包装。简单理解的话,就是将干净的槟榔原果成装量地导入自动化装备里,一个生产周期下来,就能够直接得到制成的槟榔成品。当然,包装环节仍处于半自动化。一方面,成品在包装前要有质量检验人员进行产品检查,这中间涵及水分残留、配方含量、硬化程度、添加物覆盖程度和颗粒均匀程度等一系列理化指标,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另一方面,产品属于首创,没有成型惯例,甚至没有定装。因此还需要人工拣袋,也就是每个包装里放几颗的问题。

  就工艺的先进性而言,无论王强还是王兴国,都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个工艺规划的实践成果也标志着整个行业在技术领域的革新和进步。省食科院已经组织申报了省级的科技进步评奖,王兴国作为主创人员之一,也是唯一的企业代表。

  可是,什么样的问题会难倒像他这样的实战专家呢。王强思忖着。

  “叮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时针也即将指向数字9,应该是王兴国打来的。

  “喂,王厂长……哦,人员都到位了……好,我马上来。”王强挂断电话,摸了支笔和一个小本,径直朝生产车间去了。

  2

  阳光确实不错,照在新式钢构板房的顶脊上,金属板反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刚踏入车间门口,王强就被眼前鳞次栉比的现代化装备震撼到了,虽然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进来。车间内部的层高将近十米,宽敞明亮,两端安装了平行轨道,有台移动的行吊车正在作业。偌大的筛选机、不锈钢的发制罐和卤制池以及长长的传送皮带,这一切完全颠覆了植根于王强脑海深处几十年的印象和记忆。记忆里那就是简陋的土房、昏暗的灯光、各种竹木制的簸箕、黑黢黢的卤水池以及排排坐的作坊工人。

  “王总,这边请。”王兴国迎了上来。“大家都在这了。”

  他把王强领到了筛选机前,六个年轻人已经站好,分列两旁,应该是初步遴选出来的技术骨干。王强两边看了看,除了一个女的,其余的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壮伢子,个个目光如炬,英姿勃发,尤其是统一穿上了刚配发的、印有“王爷”标志的工作服,显得非常有朝气,很有仪式感。

  “王总好。”大家齐声喊道,同时在王兴国的带领下使劲鼓掌。

  “大家好,大家辛苦了。”王强一边回应着,一边示意大家停下掌声,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喜悦和高兴。他深深知道,他们是王爷的无形财富,是王爷的发展柱石,同样也承载着王爷不可限量的明天。

  “王厂长,介绍情况。”王强果断地说。

  王兴国连忙说:“首先是这台筛选装备的问题。机器正常的工作功率是10KW,批次装量2000kg,转速为每分钟30-120转,筛选口径为18mm。装机调试以来,工作运转正常,各项指标也基本符合设计要求。但18mm的口径可能有问题,很多原籽的直径达不到这个标准,尤其是去年的陈果剩果,一上机就直接掉下来,根本起不到筛选的作用。”

  王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台新研发的设备,一个粗大的不锈钢滚筒,直径在2米左右,长约4米,内空应该是个圆柱体,上面密密麻麻戳了很多孔洞,让人一下联想到洗衣机里的滚筒或是沙场里的沙漏,其原理应该也是相似的。

  “有什么解决问题的方案或思路吗?”王强问。

  “目前正在商讨。一种方案是将筛选机的孔径改小,改到12-15mm之间,这样可以达到现在的需求。但今年的新籽采购回来,可能又会因此影响生产效率。尤其是生产任务高负荷的时候,单批次会增加半个小时的周期,整个生产线的效率会大打折扣。另一种方案就是增加人工,目测并将15mm以下的原籽用簸箕直接筛出,再将大果入机。”王兴国提出了两种解决方案。

  王强考虑了一下,心中似乎有了答案。于是说道:“生产自动化的目的是什么?无非两个,一是简约人工和劳动强度,二是提高效率。你的备选方案,一个会降低效率,一个要增加人工,不是与整个体系的设计理念背道而驰吗?你可是我们的总设计师、总工程师啊!”说罢,语重心长地拍了拍王的肩膀。

  王兴国很不自在,脸霎时红了。

  王强看在眼里,却走到机器前,指着滚筒上的孔洞道:“应该在这个上面做文章,有办法吗?”

  王兴国摇摇头,还是一脸茫然。

  “报告!”年轻人中发出一个洪亮的声音。循声望去,是一个留着平头的小伙子,皮肤白净,浓眉大眼,眼神却很干净。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与其说他是蓝领工人,不如说更像个学生。

  “田原?什么事儿?”王兴国问道。

  “根据王总提示的方向,我想到了一个既不影响效率,也不要增加人工的方法。”田原兴奋地说。

  “能达到筛选要求吗?”王兴国将信将疑。

  “说说看?”王强很好奇,他更喜欢满足年轻人喜欢挑战的热情。

  “王总、厂长、各位工友,我的方法是在小筒里装大筒。增加不同筛选孔径的滚筒,当然孔径的大小根据需要设定。这样,我们可以遴选出不同大小的原果,便于分类加工,仍由一组电机传动,设定不同的转向和转速,不会增加太多能耗,只需要在滚筒上增加一个开口就好了。”田原很自信。

  王强很惊讶,这个嘴上无毛的年轻人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甚至想得更全面,更有实践性,还一并想到了可能出现的几个问题。

  “那不是还得过两遍,怎么会不影响效率?”王兴国还是觉得不妥。

  “如果像现在这样的原果,我们就可以直接装入孔径小的外围滚筒里啊,怎么会影响效率呢?”田原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很是可爱。

  “嗯”、“有道理”、“小田好棒”,工友们发出啧啧的称赞声。

  “王总,我觉得方案可行,可以尝试一下。”王兴国也表示认同。

  “很好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王厂长,我要恭喜你啊。这么快就培养出了人才,大功一件啊!”王强当然不能把王兴国置于难堪的沼泽里不管,随即转向田原,问道:“小伙子,很有想法,哪里念的书啊?”

  “报告王总,江南农大食品工程专业,本科,去年毕业的。”田原很自豪。

  总之,王强记住了这个算是应届毕业的小伙子——田原。

  “下一个问题在哪?”王强追问道,他不想浪费时间,更想把这种观念传递给眼前这班人。毕竟设备整改是王兴国饭碗里的事儿,他执行起来驾轻就熟。

  “下一个问题是产品检验。”王兴国边带路边说,他引着大家朝传送带末端走去,直到晾片区才站定。

  这是一个不锈钢的作业平台,左右两块,呈长条形,每边应该有十来个平方。面前的台面上摆放着一小堆没有包装的槟榔果,应该是成品。因为是新出品不久,品相很好看,只是籽型不大。

  王强随手捡了一颗,塞到嘴里。平心而论,口感还不错,跟产品研讨会上选定的口味基本一致。但嚼着嚼着,就觉得口里有硬刺,经过牙齿的撕咬咀嚼和唾液的分泌消化也无法将其软化。问题的症结应该还是在于原果的籽型。

  “我们目前使用的检验方法是批次抽检,但覆盖率有限,尤其是籽型差异大的话,成品的含水量、含糖量和纤维程度就很不平均,也会影响整体的素质。”王兴国介绍说。

  “怎么应对?”王强更关心对策。

  “暂时只能在原籽的筛选时,增加目测检验,将不符合要求的原果拣出。但人力有限,作用不大。”

  “对成品品质影响最大的是哪些环节?”王强追问道。

  “首先是原果的品质,其次是发制的水平,然后是点卤的均匀程度,应该主要就是这三个方面。”王兴国不愧为工艺专家。

  “现在质检有几个人?”王强并不清楚车间里的实际操作情况,这块儿一直是王兴国在亲自抓,他自是不会干预。

  “四人,准备两班倒。”王兴国是有计划的。

  王强口里嚼的,越发没有了之前甘甜的味道,在唇舌之间以及唾液的多重作用下,渐渐溶成了一捆渣儿。但他的大脑却高速运转着,思绪也随之发散开来。

  3

  那应该是去年秋天的某个下午。关河要去视察区里的一个招商引资项目,是一家即将迎接GMP认证的外资制药厂。关河提前告知王强,说机会难得,应该好好看看人家外国人怎么办企业的。王强其时正在筹划办厂的事,一听非常乐意,很积极地跟去了。关河可是去检查工作,他却是专门去学习和观摩的,但关河对他这种谦虚好学的态度一向都非常支持。

  整个参观过程,王强印象深刻,时至今日还记忆犹新。因为其中有太多闻所未闻的规定,太多专业方向的术语,太多弄不明白的事情和原理,长久地萦绕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当时应该是响应国家的相关号召,要求进一步同国际接轨,在全国药品生产企业推行GMP认证制度,没有通过认证的企业将无法获得市场准入资格。其目的也是为了整肃制药行业,规范企业的生产行为,提升企业的市场竞争能力。

  隔行如隔山,制药企业的行业规范王强并不清楚,但他依稀记得那么几条。比如厂区内不得种植开花结果的植物,厂区绿化面积硬性规定达到一定比例,人流和物流必须分离等等,甚至许多与产品都不搭边界的要求。王强当时并不理解,他认为有些规定就是画蛇添足,就是形式主义。直到他踏进那个叫洁净厂房的药品生产车间,他才真正意义上的重新认识到,什么叫程序规范,什么叫要求严格,什么叫品质保障。

  那是个十万级的洁净车间。业内人员都知道,等级越高,洁净程度就越高,要求也越高。一进去,所有人员就被要求换鞋或戴鞋套,用消毒液洗手,戴口罩和手套,加穿洁净服,无一例外。车间里的墙面全是防火防水的特殊材料,一尘不染。地面全是绿色的自流平,干净到可以当镜子。再往里还要经过消毒室、灭菌室,参观人员只能进入到核心区以外的玻璃长廊里,同时被要求不能乱摸、乱跑和大声说话。核心生产区是更高级的洁净区域,据说要洗澡才能进入,完成一个批次的生产任务才能出来。

  后来王强才知道,车间里对空气的气流、温度、湿度以及尘埃颗粒数量都是有严格要求的,洁净等级相对应的就是这些指标的数值。他对这样严苛的生产作业环境要求表示叹服,外国人怎么想到的,又怎么能做到呢,咱们中国人能做到吗。

  在生产负责人介绍的时候,王强特地认真听了,有几点要求记得很清楚。一是每个批次的生产原辅材料要有记录,并且在流程里一直追踪,直到成品。二是人员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的一切有关生产的行为都要记录,包括设备的使用和环境的维护。三是每道工序必须检验并记录。所以GMP制度设定有QA和QC两道质检关卡,QA是法官,QC是执法者。

  王强心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引鉴药品企业的检验方法呢。他深知,这就是一种能力,一种不光让人钦佩更是难以模仿的能力,确实值得尝试。

  4

  王强思考良久,掏出一张餐巾纸,将口中的槟榔渣吐出来,包好再塞到口袋里。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准确地说,是决定。

  他环顾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我们是做食品的,而食品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食品的安全和品质,这就包括了它的性状、口味、卫生等等。消费者只愿意为他们需要和喜爱的产品买单,否则他们会退货、会理赔,因此我们要认真地做好产品。在产品出厂前,要尽最大的能力检查它们、完善它们,才能放心地让它们流入市场,提供给消费者。你们是这样认为的吗?”他情绪渐渐地激动了起来。

  “是。”所有人异口同声,回答得很响亮。

  “这就对了。针对今天的问题,我有个提议,一定要讲出来,由王厂长和你们来共同落实!”王强趁热打铁。

  “第一,增加质检岗位人员,暂定六人编制,每班三人。第二,生产流程中,每班次的质检人员分别进入选籽、发制、点卤的临检岗位。第三,批次成品必须由三人共同完成采样抽检,要求抽检率不低于1%,同时出具报告,合格后才能流入包装环节。第四,整个生产过程中,质检人员拥有最高权力,负责监督生产相关的一切个人和行为并进行评定,他们只对结果负责。第五,请王厂长迅速指派质检组人员到位,建立专门制度,用以规范各岗位职责和行为。第六,制定质量奖惩制度,一定要鼓励和表扬那些维护产品品质的个人和行为,一定要反对和惩戒那些忽视和影响品质的个人和行为,要提出具体标准。我说完了。”

  “哗啦啦”大家热烈地鼓起掌来。王强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鼓掌,但他能感受到此刻,他们心灵是相通的,心声也是共鸣的。

  “好,我们马上落实。”王兴国回应道,他也由衷地敬佩起这位侄儿辈的老总来,他所展现出来的气场和魄力是异常强大的。

  王强向大家挥手道别,转身离去。大家却久久伫立,不愿散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车间门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睥睨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睥睨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