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明珠楼主2018-12-28 14:272,442

  一道道裂痕像水流一般,流遍了整个封印法阵,整个祭坛碎裂开来,白色长剑冲破封印法阵,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化为一道流光摄入了李长恨的眉心。

  祭坛中金光大胜,一片金色的纸张从祭坛中飞出,围绕着李长恨旋转开来,摄入了李长恨的眉心。

  李长恨全身不住的颤抖起来,凌空飞起,金色的气流席卷全身,浑身的毛孔溢出丝丝的灵气。

  金光尽皆隐入李长恨的身躯,李长恨飘落在地面上,觉得浑身舒坦,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在呼吸。

  浓稠的血水从祭坛中冒出,地面旋转开来出现一个黑洞,洞口处闪现一个黑影,黑影渐渐的凝实,这人有着人类的体型,额头上有着一对尖尖的尖角。

  无尽的虚空渐渐扭曲,石心老人一步踏出道:“你们闯下大祸了。”

  邪灵道:“百万年过去了,被封印的滋味不好受,我自由了。”

  石心老人一挥手,虚空剧烈抖动起来,形成了一个黑洞,上官渡情和李长恨不由自主的向着黑洞抛飞而去。

  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在水面上投下淡淡的银光。

  李长恨悠悠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莫府的府衙门前。他回到了自己的房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李长恨渐渐的进入了梦乡,脑海中的金色书页一阵涌动化为一段法诀。

  李长恨躺在床上,浑身散发着白色的光辉,看上去神秘莫测。一段金色的文字,从李长恨的身体中飘出,房中金光大胜。

  李长恨这一夜睡的很安稳,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清晨的一缕阳光从东方缓缓升起,李长恨睁开了眼,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

  远处的草地上,莫伊手中拿着茶杯,正悠然的喝着茶水。弯弯曲曲的小道,树叶纷飞,李长恨跟在了莫伊的身后,来到了一座山脉中。

  莫伊道:“把李长恨给我抓起来。”

  黑衣大汉走过去拿出绳索,把李长恨捆了起来。

  莫伊瞧了一眼李长恨道:“不怕老实告诉你,我要把你炼制成人丹。”

  李长恨道:“你好歹毒的心。”

  莫伊道:“你安心的等死吧。”

  名贵的草药,陆陆续续的搬进了李长恨所在的密室,李长恨不断的挣扎着。

  李长恨被扒光了衣服,扔进了丹炉中,水渐渐的温热,李长恨感觉自己要被煮熟了。

  水中的药草慢慢的散发出灵气,灵气充满了整个丹炉。

  李长恨眉心中的金色书页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无穷尽的灵气疯狂的涌入李长恨的眉心,李长恨感觉到了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水温达到了一百摄氏度,李长恨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灵气还是疯狂的涌入李长恨的眉心。

  李长恨的眉心渐渐的凝聚成一道白色光华,是李长恨的第一缕元神。

  李长恨渐渐的恢复了心跳,恢复了神智。

  灵气依旧疯狂的涌入,随着灵气的涌入,李长恨的眉心识海达到了一种饱和,元神爆裂开来,肉身也炸裂开来,丹炉也炸裂开来。

  一缕光华一闪一闪的,光华中飞出一道白色的飞剑,众人感觉脖子一热,鲜血从脖子中彪射而出,倒了一地。

  李长恨的元神在虚空中飘飘荡荡,不知道飘荡了多久。

  门外是一个小小的四合庭院,院中有松柏几棵,门前是一个走廊,通向院外。走出这个庭院,一片及其宽广的广场出现的视线中,广场是用白玉铺切的,一根根青色的柱子耸立着,不时有仙鹤,鸾鸟飞舞,鼎中更有青烟袅袅。

  一座悬浮着的山脉出现在了半空中,一座玉桥横跨在白云之间,玉桥的尽头是蜀山派所在。

  蜀山派大殿之上站立着数人,似乎在谈论着什么。

  逍遥子的身旁是一个女子,名叫无忧子,她身穿青色长袍,头发上挽着发髻,脸庞很是艳丽。

  逍遥子道:“情况怎么样。”

  无忧子道:“这缕元神是刚刚修炼而成的,我无能为力。”

  逍遥子道:“连你也束手无策吗。”

  无忧子道:“此人的元神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有消散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郁郁葱葱的树林斑驳着,丝丝的阳光照耀着这苍茫的大地。逍遥子大声道:“晚辈逍遥子求见。”

  声音穿过密密丛丛的树林,传送向了回魂秘境,话语久久不断。

  茂密的丛林,向着两边移动着,显现出一条小路,逍遥子一步踏出,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大约有两幢房子般大小,逍遥子在这块石头前站立着。

  很是突兀的,这块石头上出现了一个洞穴。

  逍遥子缓步进入了石洞中,石洞内摆放着椅子桌子,桌子上还有茶水。

  逍遥子一挥手,虚空中出现了一缕元神,正是李长恨的元神。

  石心老人从椅子上站立起身,他的双眼中射出一道白色光线,照射在了李长恨虚弱的元神上。他的嘴中喷出一口淡黄色的气体,气体不断的翻滚着,慢慢的幻化成一物,此物名为养魂木。

  养魂木碎裂开来,成为一滩粉末,石心老人一口气吹出,这些粉末把李长恨的元神紧紧的包裹了起来。

  李长恨的元神顿时变得透明了起来,宛如不存在一般。

  过了片刻,李长恨的元神变得通体透红,射出红色的光芒,渐渐化为白色,渐渐的醒了过来。

  李长恨当即修炼起来,一道光华不断的涌动,凭空出现一具肉身。李长恨的元神飞射而入,闭着眼的李长恨睁开了眼眸。

  雨雾锁着绿黛,更觉林木不知有多深;浓云封着山隘,更觉山隘不知有多高;轻雾缭绕着流动的溪水,更不知那溪水有多长。

  江夜雨在独木桥上走着,江面浮动着一层轻纱般的白蒙蒙的雨丝,远近的山峰完全被云和雨遮住了。只有细细的雨声,打着船蓬,打着江面,打着岸边的草和树。

  小小的渔舟,从岸边溪流里驶入江来。顺着溪流望去,在细雨之中,一片烟霞般的桃花,沿小溪两岸一直伸向峡谷深处。然后被一片看不清的或者是山,或者是云,或者是雾,遮断了,在这江流之上有着一个擂台。

  狄平向前跨出一大步,道:“在下狄平,请小姐指教一二!”

  狄平向前一步,无数的剑光不断的碰撞着,狄平的身子化为了一连串的残影,残影过处,虚空断裂。

  江夜雨从容的站立在擂台上,她看着一串一串的残影,眼中满是笑意。无数的残影,渐渐的凝聚,凝聚成一人,狄平的嘴角流出了一丝血液。

  狄平站立在擂台上,他深吸了一口气,道:“多谢小姐手下留情!”

  狄平跳下了擂台,向着下方人群中走去,渐渐的没入人海中。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