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明珠楼主2018-12-28 15:402,474

  擂台下方人头涌动,江夜雨一脚踩在了一个青年男子的胸口,道:“你输了。”

  青年男子叹了一口气,显得莫名的伤心,沉着脸,从人群中离开了。

  李长恨从远处走了过来,飞身站立在了擂台上,他微笑着。

  江夜雨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她转过了身子看向李长恨,她双脚点地欺身来到了李长恨的身侧,一掌打出,李长恨脚下一溜,人已在三丈开外,像是一个不倒翁。

  江夜雨再次欺身,李长恨一拽衣衫,一个回转,一步踏出,来到了江夜雨的身后,一把抱住了江夜雨。

  河水静静的流淌着,水草细长,顺流而下,在清澈的水里摊开了。

  那是一片世外桃源,一片片悬浮着的大陆,大陆上都是一片平原,也有着几座小山,延绵几十公里,它杂草丛生,野花朵朵,一处空旷之地,一个三面围绕着岩壁的巨大草原地带。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雪白的狐狸凝视着上方虚空。

  云彩滚动,光华从上方激射而来,嘶哑的鸣叫响起。

  雪白的狐狸被白色光华包裹着,渐渐扭曲,又渐渐清晰,化为了人类的形态,这形态极为脆弱,像是点着的蜡烛。形态渐渐凝实,那是一个女子。

  上官渡情一伸手,手中出现了一条皮囊,是她未修成人身前的狐狸皮。她一挥手,手中的狐狸皮囊已经不见了踪迹,化成了一件雪白的绒衣,穿在了身上。

  薄雾轻如沙,夕阳婉如花。坚硬的石壁,突兀的岩石。一叶孤舟,像是落入湖中心的一片枯叶,在平静的水面上缓缓的描绘着一幅苍茫的景色。

  湖上飘着淡淡的烟雾,笼罩着远处起伏的山脉。

  沿着绝壁一路前行,一条蜿蜒数公里的通道呈现在眼前,经过了长时间的赶路,在绝壁上发现了一个山洞。

  洞内别有洞天,到处都是突兀的冰丘和变化莫测的冰锥,以及终年不化的冰层。

  经过一段距离,山洞开始缩小了,时间静静的流逝。有时冰层揭开,涓涓细流喷涌而出。

  上官渡情随意的往岩壁上一靠,整个人穿过了岩石。

  光滑的岩壁,通向了深处,地面缓缓凸起一百零八座石板,石板高高悬浮,每一副石板上都有一副画。

  上官渡情走在这些石板中,仔细地观看着石板上的图画。

  这些图画像线条一样,密密麻麻,是一根根无数的丝线组成,丝丝缕缕。

  每一块石板都是一个独立的整体,上方看下去,一百零八块石板上的图画,相互又有些联系,这些联系就是这些丝线。

  上官渡情身在其中,无数的丝线缠绕,地面升起一面面的岩壁,组成一百零八个石室,把一百零八块石板隔离开去。

  上官渡情走在其中,宛如一个庞大的迷宫,丝丝缕缕,如梦如幻。她伸手去触摸这些丝线,丝线化为一阵金色烟雾。

  上官渡情盘膝而坐,双眸紧闭,周围的牵丝图化为一根根金色丝线,缠绕向她。

  上官渡情盘膝端坐在了岩石上,她闭着眼,一丝一丝的血红色气体缠绕,散发着幽绿的光华。

  一个奇幻的空间,没有时间,没有界限。

  突兀的,上官渡情盘膝悬浮在了虚空,她凭空出现在了这个空间中。

  时间慢慢的逝去。

  上官渡情闭着眼,她已经融入了这片天地,一段一段的文字从虚空漂浮而下,被上官渡情吸入身体中。

  阴暗的洞府,绿色的光芒散发开来,整个洞府都照亮了。

  坑坑洼洼的岩石洞中,流水从岩石的缝隙中缓缓流动,滴落在了下方的积水潭中。上官渡情一个飞身,越过了这个水潭。

  水潭的前方洞口,明媚的阳光射入洞口,留下了一小滩的影子。

  一望无际的天空,有几只飞禽飞舞着。

  上官渡情伸手,手掌中出现了两朵艳丽的火苗,火苗燃烧着不曾熄灭,急速的向着天空中的两只飞禽激射而去。

  两只飞禽的全身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几声惨叫,两只飞禽已经被烧成了灰烬。

  上官渡情静静的观看着,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她纵身轻轻一跃,迅速的坠落下去,下方是一片广阔的平原。

  平原上有着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小路通向落霞城。

  上官渡情一身血红色长跑,长袍经铺满了地面,落霞城街上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有些人眼睛中流着血红色的眼泪,有些人全身迅速的干瘪下去,化为了一具干尸。

  天空灰沉沉的,漆黑的浓烟不住的翻滚着,几个鬼骷髅若隐若现,渐渐合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骷髅。

  巨大的骷髅散发着丝丝的淡红色气体,一阵狂风卷过,巨大的骷髅张开了巨口,人群不由自主的悬浮在了虚空。

  像是一阵轻烟,带着缥缈,渐渐幻化成一张凄美的脸,凄美的脸在虚空来回的飘荡着。

  九曲十八弯的小溪上有着一座浮桥,小溪静静的流淌着,凄美的脸往浮桥上漂移过去,一阵轻烟幻化,浮桥上已然站立着一位女子,上官渡情幽幽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上官渡情看着一处闲置的客栈,她一挥手,客栈炸裂开来。

  上官渡情身子一卷,虚空不知不觉间渐渐的沉闷了起来,上官渡情双脚踩着巨大的火红色骷髅,周身的虚空烟雾翻涌,烟雾中飞出了一些小型的骷髅。

  山峰重峦叠嶂,一山更比一山高,山涧雨雾缭绕。

  上官渡情觉得丹田中的一股气体直冲脑海,她一阵头晕目眩,玄阴之气透体而出,化为丝丝的血雾飘散在了空中。

  上官渡情失去了重心,从虚空中重重的摔落在下方的丛林中,流出一股浓浓的赤红色血液。

  赤红色血液渗透进入到了上官渡情的体内,停留在了上官渡情的丹田中。

  萧沾衣没有走多少路,他感觉到了有些吃力,找了一块石头,他坐在了石头上休息了一会儿。

  萧沾衣站立起身,没走几步,发现草丛中有着一人。

  萧沾衣跑过去喊道:“醒醒。”

  没过多久,上官渡情微微睁开了眼眸,她渐渐的醒了过来,瞅了萧沾衣一眼,一掌击打在萧沾衣的胸前,萧沾衣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击在了一颗树上,树枝也被折断了。

  上官渡情抬手,一粒米黑色药丸弹射进入了萧沾衣的口中,萧沾衣稀里糊涂的咽了下去。

  上官渡情双手平举,体内的真元瞬间运转流遍奇经八脉,周身散发着奇异的光辉。

  不知不觉,几天过去了。

  江夜雨穿着一身红色的喜服,她盖着红头巾,胸前别着一朵大红花,她默默地想着心事,红头巾下是一脸的僵硬,没有了以往的笑容。

  上官渡情一把拽住了萧沾衣的胳膊,整个人冲天而起,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际。城主府上方的虚空,上官渡情凌空站立。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