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明珠楼主2018-12-28 15:402,524

  上官渡情伸手一扬,虚空出现了一片扭曲,扭曲的虚空中,江夜雨身穿红色的喜服,盖着红头巾。

  萧沾衣看着虚空中呈现的景象不住的落下了眼泪。

  李长恨轻轻的敲了一下门,走到了江夜雨的身前,他歇开了江夜雨的红头巾。

  李长恨倒了一些酒,酒水溢满了酒杯,滴落在了桌子上。江夜雨闭着眼,把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虚空中。

  上官渡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道:“情爱都是虚伪的。”

  虚空阴沉的可怕,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拍打而下,城主府在这巨大的手掌下化为了一片废墟。废墟中飞出几人,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江玉颜道:“阁下是谁?为何下此毒手?”

  上官渡情道:“与我并无仇怨。”

  陆陆续续的走来几人,都已经受伤了,他们的眼神一直注视着上官渡情。

  忽然,萧沾衣的身体渐渐的分离开来,血肉从虚空滴落下去,他没有痛苦。

  江夜雨眼睁睁的看着萧沾衣的身体渐渐的崩塌,血肉分离,化为了一滩雾气,飘散在了空中。

  上官渡情一指点出,江夜雨整个身子炸裂开来,血液从虚空中飘洒而下。

  上官渡情一转身,巨大的火红色骷髅张开了的嘴,从里面吐出了四个小骷髅。四个小骷髅散发着幽绿的光芒,没有一丝血色,它们向着众人激射而去,淡红色的烟雾不住翻涌着。

  上官渡情脚下的巨大火红色骷髅突然崩坏,上官渡情勉强站立在了地面上。

  远处的虚空,四个小型骷髅一声尖叫,自行的燃烧了起来,不消片刻,化为了灰烬。

  上官渡情披散着头发,血红色的长袍舞动着,她苍白脸庞,没有丝丝血色,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血迹,托着重伤的身体直射天际。

  李长恨顿时化作一道流光,向着上官渡情悄悄的追过去。

  这是一个被世界遗忘和唾弃的地方,阴暗的角落中泛着糜烂与腐朽的味道,仿佛冤魂不甘的吼叫。

  两旁的草丛有一人多高,幽暗的小路通向未知的远方。古老的石壁耸立着,两旁是一个石墩,石墩形成了一个石门,石门敞开着,里面漆黑一片。

  上官渡情缓步走入,整个洞口都照亮了,一条三米高五米宽的通道出现在眼前,偶然有几具骸骨四散在地面上。

  上官渡情一脚踩在了骸骨上,她沿着这条通道,一路无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又是一个石门,上官渡情挥手,巨大的石门隆隆的响起。

  那是一座小岛,小岛悬浮在了虚空,一根一根的手臂粗细的炼铁缠绕小岛,缓缓的晃动,格外的诡异。

  小岛下方,是一个无底的深渊,血红色的水从无底的深渊中向上冒起,小岛就这样坐落在了血海中。

  血海形成一层一层的波纹,朝四周扩散而去,血红色的湖面急剧上升,形成了一条血红色的道路。上官渡情一袭血红色长袍,有着动人心魄的美丽,光洁的肌肤更是如酥似雪,体型曼妙纤细,不似人间女子。

  道路的两旁,血红色的水滴,幻化成了各种各样的雕像,雕像坐落在道路的两旁。

  上官渡情每走一步,血红色的道路便化为水滴,滴落在了血海中。

  小岛上面,骸骨随处可见,地面是血红色的,像是被鲜血浸染过,奇怪的是岛上却有一些红枫树。枫叶正红,不像那种鲜艳,仿佛画上去的颜料染上的红,而是经过时间沉淀的颜色,显示了它的高傲。

  小岛的中央有着一座宫殿,两个血红色大字烙在了宫殿的上方。上官渡情看了一眼步入殿内,殿内一根根高大的石柱子擎天而起。

  李长恨悄悄的躲在一旁,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他看着上官渡情的背影,拔出了流光剑,流光剑闪烁着刺眼的光芒,向着官婉激射而去。

  上官渡情惊呼一声,仓皇间向后退了三步,这才站定,血红色的长袍被李长恨的流光剑削去了一角。

  一小片布片,飘落在了地上。

  李长恨精神一抖擞,直视着上官渡情,再次提剑向着上官渡情而来。

  李长恨瞬间脸色大变,他侧脸看过去,正好瞧见了上官渡情娇媚的脸庞。

  上官渡情一巴掌敲在了李长恨的脸颊上,李长恨觉得左脸颊上火辣辣的。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抛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一口鲜血从嘴中喷涌而出,染红了胸前的衣领。

  一阵清风略过,上官渡情站立在了李长恨的身侧。她轻轻的抬手,李长恨觉得右脸颊上火辣辣的,再次抛飞出去。

  上官渡情脚不踏地,来到了李长恨的面前。

  李长恨张口揣着气,一粒丹药从上官渡情的手中弹射而出,进入了李长恨的口中。

  李长恨黑着脸,上官渡情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长恨,她的眼神越发诡异,血红色长袍在风的涌动下浮动着。

  宽阔的瀑布拦住了去路,水中突出的岩石仿佛是它的牙齿,水流很急,波浪翻腾着。

  重重叠叠连绵不断的山峰,有时在群峰之上又露出了一座更秀隽的山峰,忽地昂起了头窥探了一下。

  茂密的树林,无数的树枝生长出细小的枝条。李长恨凌空悬浮着,一条又细又长的枝条裹住了他的双脚。

  枝条往下方拉扯,李长恨身不由己的向下方坠落下去。

  上官渡情脸色一寒,右手一翻出现一个布娃娃,左手凌空一抓,一条青黄色的蜈蚣抓在了手中。

  上官渡情把蜈蚣放到布娃娃的嘴边,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布娃娃张开了嘴巴,青黄色的蜈蚣钻入布娃娃的身体中。

  李长恨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像是突如其来,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虚空中跌落下去。

  上官渡情看着李长恨,左手又往虚空中一抓,五个布娃娃显现在了手中,上官渡情往上方抛出。

  五个布娃娃像是有了生命,在虚空中急速膨胀,向着李长恨走过去。

  李长恨见到此情景已经知晓自己中了蛊毒,他的血液越来越稀少,脸色越来越苍白。

  上官渡情穿着一件血红色的长跑,露出两只血红色的眼眸,阴冷的盯着李长恨。

  李长恨低着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右手灵元凝聚,慢慢的包裹住自己,渗透到自己的身体中。

  上官渡情手掌一翻,掌中出现一只小虫子,小虫子乃是水蛭,雌雄同体。

  上官渡情把水蛭往上方抛出,水蛭恍然间变得无比庞大,头部的吸盘往李长恨覆盖过去,李长恨被水蛭整个吞下。

  水蛭吞吃了李长恨,重重的坠落在地面上,扬起了一些尘土。

  水蛭体内,李长恨被一个血红色的蛹包裹着,血液往血红色的蛹中涌过去。

  李长恨咬紧牙关,庞大的剑影集中在了一点,青光剑剑身在庞大水蛭的躯体中散发着微弱的青色光华,鲜血顺着剑身流淌而下。

  血红色的蛹爆裂开来,烟尘散尽,李长恨悬浮在了虚空。

继续阅读:第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