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明珠楼主2018-12-28 14:292,519

  丝丝细雨滴落在慕容静的脸上,一身长袍早已湿透,雨水顺着慕容静的手臂滑落而下。

  慕容静双膝跪地,任凭雨水的冲洗,怒吼道:“贼老天,我恨你!”

  慕容静已经泪流不止,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慕容静端坐在床沿上,眼神呆滞,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她的心脏猛地抽蓄,眼泪滴落而下,映出了绝美的容颜,她左手轻轻向上抬起,轻轻的抚摸左边的脸颊。

  慕容静道:“得不到所爱的人,拥有绝美的容颜又有何用?”

  慕容北冥道:“我明天就把你嫁出去!”

  慕容静央求道:“爹爹,你不能这样!”

  慕容北冥道:“你是我的女儿,怎么能恨我?”

  慕容静道:“我就是恨你,是你让我和他彻底分离。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谁也不能!”

  慕容北冥道:“你就安心的等着出嫁吧!”

  慕容静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她忽然发觉,原本牢不可破的爱情,这么不堪一击。

  慕容静端坐着,丫鬟拿着梳子。不一会儿,慕容静已经穿上了红色的嫁衣。他忽然发觉自己比想象中的还要美。

  慕容静静静的坐在铜镜前,看着已经穿好嫁衣的自己。

  天际有了一丝亮光,迎亲的队伍已经在慕容世家的府邸中等候了。

  两旁丫鬟扶着慕容静走出厢房,慕容静坐在轿子中,轿子渐渐远去。

  朵朵花瓣随风飞扬,融入虚空深处,慕容静坐在轿子中,一身红色的嫁衣,她眼神呆滞。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慕容静脑海中想着李长恨,她的思绪已经远去,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她始终闭着眼,不曾睁开眼眸。

  满山荒芜,杂草丛生,空地上有着一块石碑,枯黄的石块已经在石碑上脱落了。

  李长恨满怀着无边的怨恨,这怨恨之气越来越是凝重,宛如泰山,已经化为了实体。又以天外陨石煞气熏陶。

  李长恨轻飘飘的,他睁开了血红的眼眸,风一吹便飘起,毫无重量,飘到了宇文世家。

  李长恨一口咬住了宇文涛的脖子,血液顺着宇文涛的血脉流动着,丝丝的煞气侵袭着宇文涛,宇文涛看着自己的身子化为了虚无,消散在了虚空。

  慕容静紧闭着的眼眸睁开了,时间定格在这一瞬间,她揭开了头巾,看到了熟悉的人儿。

  李长恨红着眼,脸色惨白的吓人,他扭头转身轻飘飘的飞向了外面。

  慕容静一把扯下戴在头上的凤冠,快速的追出去。

  李长恨强忍着对鲜血的渴望,它飘到了陨石旁,小心的躲避着。

  慕容静追到了天外陨石旁,嘶喊道:“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见我。”

  李长恨蜷缩在了天外陨石旁,丝丝的煞气侵袭着李长恨的神智,丝丝的迷乱,对鲜血的渴望在李长恨的内心不断的滋生。

  慕容静道:“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见我。”

  李长恨强忍着对鲜血的渴望,强忍着最后的一丝理智。

  慕容静道:“出来见我,我知道你在这里!”

  天外陨石旁丝丝的煞气浮动,飘在了李长恨的周身,李长恨的眼眸不再有着一丝爱怜,他飘飘而出。

  慕容静脸上露出了笑容,开心的跑过去。

  李长恨飘飘而去,一口咬住了慕容静雪白的脖子。

  慕容静抱着李长恨,紧紧的抱着李长恨,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身体渐渐的化为了虚无。

  李长恨似乎的恢复了一丝神智,他伸手触摸着身前的虚空,他的眼角流下了眼泪。

  清风幽怨,流云轻舞,古道鹊桥错乱。银河细雨织一身,莫道是、红尘惊叹。

  牛郎织女,柔情似水,争渡云河彼岸。天荒地老好良辰,秀恩爱、不如情断。

  天外陨石中丝丝的煞气缠绕,仅仅片刻,李长恨的眼神变得呆滞了,忘记了自己是谁。

  陨石丝丝的煞气漂浮着,泥土中,忽然伸出来一只手臂。

  李长恨茫然的看着四周,周围的丝丝煞气都被李长恨吸入腹中。李长恨的身子缓缓的飘起,没有一丝重量,缓缓的飘向了远方。

  李长恨轻轻的飘到了陵江镇,他已经不记得任何事情,只记得血液,它喜欢血液。

  一个妇人与一个小孩正熟睡着,李长恨轻轻的飘到了小孩的身前俯视着。

  上官渡情道:“原来是你!”

  血红色的烟雾从周身翻滚着涌出,上官渡情整个人在虚空中消失了踪影。

  血红色烟雾翻滚着冲向了下方的这个小茅屋,那名妇人与小孩在熟睡中死去,没有痛苦与哀嚎。

  血红色的烟雾化为了实质猛地冲向了李长恨,透过了李长恨的身体,血红色的烟雾渐渐的消散开去。

  李长恨四散的躯体渐渐的凝合,飘向了远方。

  李长恨轻飘飘的,飘过了丛林,飘过了山峰,飘向了一块石碑处,整个人入土既化,隐匿在了土壤中。

  虚空中,上官渡情缓缓飘落而下。

  上官渡情道:“此处有些怪异!原来藏身在这里!”

  上官渡情抬手一掌击打在了地面上,地面上沉陷出一个巨大的手掌印,李长恨从土壤中飘出,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赶尽杀绝?”

  上官渡情道:“你已没有了灵体,待我收了你。”

  上官渡情手一扬,人形经脉从她的手中飞向了李长恨,李长恨被人形经脉渐渐的缠绕。他在人形经脉中不断的扭动着,不断的挣扎着,最终归于平静。

  上官渡情伸手,人形经脉渐渐的缩小,飞入了上官渡情的手中。

  上官渡情一甩衣袖,玄阴绝脉飞射而出,在虚空中漂浮着,李长恨在玄阴绝脉中不断的扭曲着。他的眉心处,忽然散发出金色的光华,照亮了整个洞府。玄阴绝脉渐渐的进入了李长恨的体内,渐渐和李长恨融合在了一起。

  虚空中,李长恨盘膝而坐,金色的光华包裹着全身,第二片金色书页,一阵扭曲,一缕元神凝聚成形,那是李长恨的第二元神,李长恨渐渐恢复了神智。

  李长恨的两缕元神,在虚空中不断盘旋着,飞射进入到了李长恨的体内,李长恨站立在了地面上,金色光华隐入体内。

  上官渡情看了一眼李长恨,眉心处的飞剑急射而出,向着李长恨飞射而去。

  李长恨不由得大骂道:“你这个疯婆子。”

  李长恨向着洞口化为一道流光,激射而去。

  上官渡情化作一道流光,向着李长恨追过去。

  一道光华闪过,上官渡情的飞剑向着李长恨激射而去,刺穿了李长恨的胳膊,李长恨转身便逃。

  一望无际的大海,海水澎湃,击打在岩石上,溅起的浪花有三人多高。

  李长恨看了一眼无尽的海水,海水向两旁分离开来,李长恨激射而去,上官渡情紧随其后飞入海水中。

  上官渡情的飞剑在海水中,化为一道白色光华,飞剑击打海水中的岩石上,碎石块飘荡在海水中。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