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明珠楼主2018-12-28 14:292,592

  上官渡情打开了房门。王生来到了房内,把饭菜放在了桌子上。

  王生道:“快吃吧,都凉了!”

  上官渡情看了一眼王生,她的眼中透出了一种颜色,慢慢的渗透进入了王生的眼中,王生整个人彻底的迷茫了。

  王生一阵迷糊一阵清醒,他感觉有些头晕,扶着栏杆坐在了凳子上。

  上官渡情两片嘴唇中粉红色的一缕轻雾飘出,被王生吸入腹中。王生顿时来了精神,站立起身来到了上官渡情的声旁。

  上官渡情走过去把脸凑到了王生的眼前,她双手缓缓的搂住了王生,王生躺倒在了那张宽大的雪白的床上。

  上官渡情整个人都趴在了王生身上,王生的眼神呆滞,痴痴的不知发生了何事。

  王夫人大怒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王生在睡梦中醒了过来,他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夫人,不知道说些什么。

  王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上官渡情,带着眼泪夺门而出,天空阴沉着,像是刚刚怒吼过。萧瑟的冷风吹打着王夫人的脸颊,打的生疼。

  一根树枝,王夫人被这树枝绊了一跤,重重的摔在了荒野上。

  东升旭日,朝阳融进了上官渡情的厢房内,王生躺在床上醒了过来,迷糊中看了一眼怀中的上官渡情,他吓得急忙坐起了身子,下了床,穿上了衣衫,一言不发的走了。

  殷红的血液向瀑布一般从天而降,落在了脸盆中。

  一扇窗户忘了关上,王生无意的往里面瞧了一眼,上官渡情原地一转身,化为了一只雪白的狐狸,血红色的眼眸溜溜转动。

  王生顿时吓得两腿直哆嗦,裤裆下湿了一大片。王生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也顾不得多少,偷偷的溜走了。

  王生哆嗦着,双脚有些不听使唤,他躲在了自己的房中,把房间锁上了。

  上官渡情踏着欢快的步子,唱着轻盈的歌曲来到了王生的房外。

  王生在角落中蜷缩着身子,他害怕的紧,不时的颤抖着。

  上官渡情道:“你怎么把门给锁上了?快开门呀?”

  上官渡情从嘴唇中吹出了一口粉红色的气体,反锁着的钥匙不明不白的自己开了。

  上官渡情推门而进,王生瞧着那张脸不由得连连后退,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上官渡情像是闻到了什么味道,急忙捂住了口鼻,却见王生裤裆下已然是湿了一大片。

  王生看着上官渡情桃面映红的笑容不由得毛骨悚然,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

  上官渡情道:“你怎么流这么多汗?”

  王生使劲的摇晃着脑袋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上官渡情原地一转身,化为一只雪白的狐狸,雪白的狐狸凌空漂浮着。

  王生吓得呆立在当场,一动也不曾动,惊恐的看着。王生颤颤的抖动着身子,他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

  上官渡情走到了王生的眼前,仔细的瞧着王生。王生觉得胸口一疼,他看向了自己的胸口,却见上官渡情的右手从王生的腹部抽出,手中捏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心脏。

  王生的眼眸渐渐的模糊了视线,他倒在了地上再也不能动弹分毫了。

  上官渡情瞅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王生,她脸上的血痕消失不见了。

  忽然下起了雨,雨点不大,王夫人从远处走来,道:“我相公呢?”

  上官渡情道:“在里面!”

  王夫人不觉有恙,走到了房内,一眼瞧见了躺在地上已经死去多时的王生。

  上官渡情悄无声息走到了王夫人的身后,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王夫人的整个脖子被上官渡情伸手切断,鲜血从脖子中喷涌而出,上官渡情左手拎着王夫人的头颅随手一扔,王夫人的头颅像皮球一般滚到了王生的身旁。

  虚空深处,李长恨凌空而立,飞身而下,站立在了地面上。

  李长恨道:“何方妖魔,祸害人间?”

  上官渡情转过身子瞧见了李长恨,道:“是你。”

  李长恨道:“我要杀了你这个妖怪!”

  李长恨跃身而起,一剑激射而出,像是一道彩虹。一道剑气出现在上官渡情的眼前,却见她伸出雪白的手臂,一掌拍下。

  李长恨长剑抽身,在太阳的光辉下格外的刺眼,一剑寒光,剑身刺穿了上官渡情的躯体。

  上官渡情化为一缕浓烟,飘散在了虚空。浓烟入体,上官渡情睁开了眼眸,双眸中射出一道紫光,击打在了李长恨的身躯上,李长恨急忙夺路而去。

  茂密的丛林深处,有着虎豹财狼,很是危险,李长恨悠悠的醒了过来。

  一叶孤舟,像是飘落在湖中心的一片枯叶,在平静的水面上缓缓的描绘着一副苍茫的景色。

  湖上漂浮着淡淡的烟雾,仿佛青灰色透明的轻纱。

  李长恨颤抖的站立起身,嘴角有着一丝血液,血液滴落而下,眉心中的金色书页金光大胜,他倒在了地面上,没有了呼吸。

  不一会儿,远处走来一个女子,慕容静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李长恨的身前,用自己的袖子擦拭着,渐渐显露出这人的样子。

  李长恨豁然睁开了眼眸,吓得慕容静倒退了几步这才站定。

  慕容静来到了不远处的池边,取下一朵荷叶,盛了一下河水拿到了李长恨的身前。

  慕容静搀扶着李长恨,喝下了一些水。

  李长恨道:“谢谢!能再给我取一些水来吗?”

  慕容静道:“我这就给你去取!”

  李长恨躺在了床上,脸上显出了疲惫之色,他不由得吐出了一口污血,又咳嗽了几声。

  天空蔚蓝,像是一片透明的玻璃,玻璃上有白云漂浮。

  人或许是有感情的,或许是没有感情的,满珠花开,一夜随风吹散。

  世上本没有感情,懂感情的人多了,也就有了所谓的感情。

  一片青青的草地上,慕容静出神的望着天空,天空白云朵朵,微风吹乱了慕容静的长衫,吹乱了慕容静的发丝。

  一片花瓣从远处飘飞,接着是一片,两片。慕容静伸出手,花瓣落入掌中。

  慕容静道:“我们离开这里把。”

  慕容静把李长恨抱得紧紧的,她闭着眼,她喜欢这种感觉,有点窒息,有点温暖。

  慕容北冥从远处走来,他脸色有些不愉快,一声怒吼惊醒了两个相拥的人儿。两人急忙松开了手臂,两只手无处安放,下垂着。

  慕容北冥道:“你们干什么呢?你竟敢与他私会!”

  慕容静道:“爹爹,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您成全我们!”

  慕容北冥道:“放肆,我就是把你杀了,也不会同意的!”

  慕容静道:“我爱他,我不能没有他!父亲,您不能把我们分开。”

  红尘中永远有说不完的儿女情长,但是仅凭儿女情长又填不满滚滚红尘。

  慕容静道:“爹,你阻止不了我们的相爱!”

  慕容北冥道:“我杀了你!”

  慕容静道:“即使我死了,我还是会想念他!您要杀我,我没有怨言,但是你无法阻止我们相爱!”

  当东风荡荡影寒,当人生潇潇寒碧,还有相思何处诉。山水已断肠,暗换悲凉,苦了瘦影。谁为谁云中滋味皆成伤。

继续阅读:第十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