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明珠楼主2018-12-28 14:282,551

  地面忽的拔高,一面土墙拔地而起,李长恨撞在了土墙上,激起了一层一层的波纹。

  上官渡情手掌一翻,一个小瓶子出现在右掌中,瓶子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是一只蝎子,这只蝎子背部呈现青黑色,蝎螫呈现淡白色。

  上官渡情眼神一寒,手中的瓶子消失了。

  金蚕蛊体内,蛊王凭空出现,金蚕蛊被蝎子蛊王慢慢的蚕食。金蚕蛊一阵嘶哑的鸣叫在李长恨的体内传出,令人毛骨悚然。

  李长恨全身冰凉,躺在地面上不断翻滚着,丝丝的汗迹从额头上渗出。

  上官渡情看着躺着地面上不断翻滚着的李长恨,她慢慢的走过去。

  青青的蓝天,白云朵朵,两旁是一片竹林,竹林的中间是一条小路,小路通向远方。

  树林下,李长恨匍匐着,艰难的在地上爬行着,他的背部可以看见一根脊椎,脊椎上一只蝎子在啃噬着。

  李长恨的腹部垫着一些杂草,杂草上粘连着一些血肉。

  上官渡情淡淡的看了一眼李长恨,露出了一丝冷笑。她一佛袖,李长恨凭空飘起消失在了天际。

  小路两旁有着花花草草,虚空一阵波动,上官渡情出现在了这条小路上,小路的尽头是一扇木门。

  上官渡情走上前去,打开了门,那是一个通道,通道倾斜而下。

  上官渡情慢慢的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几个弯拐过,出现了一个楼梯。

  上官渡情走在楼梯上,来到了一间石室中。石室的中央放在一具棺椁,棺椁的四周都种植着玫瑰花。

  上官渡情走过去,低头向棺椁里面看过去,眼眸凝视着。

  密室中都是玫瑰花朵,花香飘满了整个密室,上官渡情站立在棺椁前静静的看着赵春。

  赵春静静的躺在了棺椁中,脸庞冷如冰霜。

  自古红颜少前缘,清凉月落梦难归。情绵绵,怨幽幽,一生情愁何时了。

  上官渡情抬起头,一个五角星芒飘落而下,落在了赵春冷如冰霜的眉心处。

  是一处空旷之地,地面上两块平行的岩石慢慢的凸起,形成两个圆柱。

  上官渡情闭着眼,嘴中念念有词,圆柱的上下两端分别呈现两个五星芒,两个五星芒遥相呼应着。

  上官渡情站立之地,一块岩石猛地拔高,与两个圆柱齐平,绿色的线条延伸链接上了两个圆柱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李长恨躺在床上全身不住的颤抖,他已经虚弱到了极致,上官渡情一直注视着李长恨,她伸出右指,点了李长恨的天灵穴,李长恨头一歪,睡到在了床上。

  上官渡情关上了门,从怀中拿出了小瓶子,从瓶子中倒出了所有的丹药,把这些丹药都服下了。

  上官渡情走出了厢房,来到了一块空旷之地。她伸手一指,李长恨平移到了一块圆柱形岩石上。

  上官渡情凌空盘膝而坐,悬浮在了虚空。

  赵春的棺椁缓慢的升起,五星芒在赵春的眉心处若影若现。

  上官渡情站立在圆柱形岩石上抬头望向苍穹道:“伟大的无所不能的神,我奉上一个鲜活的生命,祈求您为我复生一人!”

  上官渡情眉心处的五星阵芒不断闪烁,赵春的眉心处五星阵芒也是不断的闪烁。

  平静的天空云彩涌动,渐渐幻化为一张俊美的脸,脸庞俯视着下方。

  一股无形的能量从虚空中降临,照射在了李长恨的身体上。

  地面缓慢的开裂,棺椁缓缓的上升,赵春安静的躺在棺材中。

  云彩幻化的脸庞,双目中直射两道光芒,落在了赵春的脸上。

  不远处,云彩朵朵,赵光宇一丝冷笑浮现,道:“妖孽又在施展妖法。”

  赵光宇撞向了圆柱形岩石,圆柱形岩石被撞断了,李长恨从圆柱形岩石上坠落下去。

  虚空中,云彩搅动着神的脸庞,渐渐化为了虚无,神力消失不见了。

  天空深处,一丝一丝的火焰,火焰燃烧着,一个火焰包裹着的巨大陨石从天而降,大地开始裂变,岩石开裂或者塌陷,山峰拔地而起,明媚的天空黯淡下去,伸手不见五指,狂风乍起。

  天空渐渐的明亮了起来,一座座山峰,一道道深渊呈现在了眼前。

  川流不息的流水,在深邃险峻的幽谷中奔涌咆哮,激起层层雪白的浪花,发出阵阵轰鸣。

  李长恨脚下一轻,整个人似乎踩空了,耳边传来了阵阵的风声。

  李长恨往下看去云雾缭绕,重峦叠嶂,峡谷绝壁。

  雪白的云团聚集在了远处覆盖了群山,云块轻轻的碰撞着,挤压着,推涌着,缓慢又柔和的翻腾,起伏着。

  李长恨一个转身紧紧的抱住了上官渡情,眼前是峭壁,高不可攀,一边是悬崖,深不见底。

  一缕白云像是轻纱,被风徐徐吹送,似乎不愿离去,过了一会儿,不知何故,飘飘上升,融进了又深又蓝的天空中。

  刀削的悬崖,它成四十五度倾角,朵朵雪花从天而降,落在了峭壁上不留一点痕迹。

  雪花覆盖了整片大陆,一个小池塘中却散发着丝丝的热气,雪花还没落下,已经在半空融化了。

  池塘的一旁有着一棵松树,松树的枝叶上也都挂满了雪花,松枝支撑不住了,雪花掉落了下来。松树下两个人儿紧紧拥抱着,被雪花覆盖住了。

  上官渡情睁开了眼眸,发现李长恨紧紧的抱着自己,她一脚踢在了李长恨的身上。雪地划出一条长长的痕迹。

  上官渡情站立起身,衣服上的雪花消失了。

  上官渡情身穿血红色的长袍,站立在了雪白的世界中,上官渡情看着李长恨仰头一笑,一头青丝如瀑布般的垂了下来。她的一瞥一笑,一笑一瞥,李长恨看着上官渡情,呆了一呆。

  李长恨从池塘中跃然而起,人已在半空,他往虚空飞射而去。

  上官渡情伸出右臂,凌空一握,李长恨身在半空中挣扎着,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了李长恨。

  上官渡情露出了一丝阴邪的笑容,伸出手掌抽在了李长恨的脸颊上,留下了两个血红色的手掌印。

  上官渡情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雪白的瓶子,倒出了一粒血红色的药丸。

  上官渡情撬开李长恨紧闭的嘴巴,把药丸放了进去,轻轻的一掌打在了李长恨的胸口,李长恨张大了嘴巴,把药丸咽了下去。

  临江镇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小镇,镇上一片祥和,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时的交谈着,欢笑着。

  一条街道横贯东南方向,两旁是一些小贩,小贩在街道上吆喝着。

  李长恨走到了一个小贩的摊位前,拿起一个虎头面具,又跑到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摊位前,买了一串冰糖葫芦。

  李长恨咀嚼着冰糖葫芦,脸上冒出了汗水,不知觉扔掉了冰糖葫芦,整个人瘫坐下去,双臂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李长恨在地上开始打滚,他自虐的把头撞上了地面,额头都磕破了。

  湖水平静,湖面上有着一间茅屋,九曲桥通向了薛神医的住处,两旁有着几棵杨柳树,柳条垂落在湖中央随风浮动,荡起了一些波澜。

继续阅读:第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