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明珠楼主2018-12-28 14:322,703

  天暗淡下去,格外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上官渡情背靠在岩石上。

  一夜过后,天际有了一丝亮光,天灰蒙蒙的。寂静的街上,有着一女子,她一身衣裳已经破烂不堪,这女子便是上官渡情。

  上官渡情实在是饿急了,追着一位过往的商旅道:“给点吃的,给点吃的!”

  商旅一脚把上官渡情踹出好远道:“那来的疯婆子!”

  夕阳西下,黄昏来的很快。

  上官渡情一个人漫无目地的走着,她的心中一片冰凉,忘记了所有的记忆,赵光宇一路尾随,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一掌打在了上官渡情的身上。

  一缕青色的烟雾弥漫向上官渡情,上官渡情整个人漂浮而起,赵光宇站立在了地面上,他静静的看着上官渡情,用手一扯,上官渡情的一缕魂魄出现在了赵光宇的手中。

  四个角落放着四个炉鼎,中央有着一个大炉鼎。

  赵光宇摊开双手,上官渡情的魂魄飘荡在虚空,中央的炉鼎产生一股吸力,卷向上官渡情的魂魄。

  青色的魂魄被吸入炉鼎中,赵光宇一挥手,炉盖合上,熊熊的大火在炉鼎中燃烧起来。

  赵光宇双手掐动法诀,四个角落中的小炉鼎喷出火焰,焚烧着上官渡情的魂魄。

  赵光宇一阵冷笑,拿出已经准备好的药粉,撒向了上官渡情的魂魄。

  熊熊的烈火焚烧着上官渡情的魂魄,魂魄像是蜡烛的火焰一般,好似要熄灭,没过多久,青色的魂魄变得极度微小,尖锐的叫声从魂魄中传出。

  焚烧魂魄是件可怕的事情,魂魄好似熄灭的灯火,变得柔和了,像是缓过了一口气。

  赵光宇露出了一丝笑容,一挥手,火焰更加的猛烈,上官渡情的魂魄又是一阵尖叫。赵光宇手中凝聚一滴血液,飘然而出渗透到炉鼎上,被上官渡情的魂魄吸收。

  上官渡情嘴中衔着一根稻草,她坐在草地上看着天空中的星星。

  店小二端来了好些食物,上官渡情津津有味的吃着,不一会儿,吃光了桌子上的菜肴。

  漫天的花瓣飘落,这些花瓣之中有着一人,张雪道:心若流云,翦如落叶。水衔春风,梅似雪月。

  张雪双臂展起,如鹤一般,轻盈、飘逸。

  李长恨听到了歌声,便停下了脚步向张雪走过去,张雪的舞姿吸引住了李长恨的目光。

  张雪好似发现了什么,停下身子,李长恨从花丛中来到了张雪的眼前。

  张雪旋转着身子,裙角飞舞,时而飘逸,时而婉转,时而凌厉。

  半夜,不知何时,一股淡淡的幽香弥漫在房中,李长恨恍恍惚惚地坐了起来。

  昏暗的月光下,张雪悄然站立,香肩不停的抖动,种种心思不言自明。

  李长恨只觉头脑中轰的一声,全身的热血似乎涌到了头,眼前一阵晕眩。

  张雪闭上眼,微微地喘着气,一头长长的发丝像水一般,衬托着迷人的脸庞,更为诱人。

  李长恨走过去,一个温软的身子已扑到了怀中,轻轻地颤斗着。

  张雪纤手轻移,带着火花般的娇柔玉指轻抚着李长恨的脸庞。

  淫媚的药物在李长恨体内发作开来,此刻,李长恨比任何时刻更没有自制力。

  清晨,李长恨幽幽转醒过来,他揉了揉脑袋,推开了房门,便看到了上官渡情,上官渡情的身侧则站立着赵光宇。

  上官渡情感受到李长恨火热的目光,向着赵光宇靠近了一些,似乎有些害怕。

  赵光宇轻轻拍了一下上官渡情的手背道:“别怕!”

  李长恨一个飞身站立在上官渡情眼前,一把抓住上官渡情的手臂,李长恨抓的紧紧的。

  “你弄疼我了!”上官渡情感受到右臂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叫出声来。

  “跟我走!”李长恨恍如没有听到上官渡情的叫唤。

  上官渡情对准李长恨的手臂一口咬上去,李长恨感觉到手臂上传来了疼痛,松开了上官渡情。

  上官渡情飞快的跑到赵光宇的身后,终究是没说话。

  上官渡情越走越远,彻底离开李长恨的视线。

  李长恨发疯似的对着天空狂吼,惹得路人纷纷向着李长恨看过去。

  李长恨从身上拿出一支笛子,这笛子通体发绿。

  “这是我随身携带的笛子,现在送给你!”李长恨回忆着上官渡情的话语。

  笛声响起,时而悠扬,时而婉转,时而悲伤,萦绕着无限的思念,时而高亢、时而低回时而激昂。

  “想我的时候,笛子是我的思念,想我的时候,我就会在你的身旁!”李长恨回忆着上官渡情的话语。

  笛声停止了,李长恨恍惚看到了了上官渡情,他急忙走过去,抱住了上官渡情。

  李长恨道:“我想你了!”

  张雪闻言不说话,面部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像行尸走肉一般任由李长恨抱着。

  张雪的脸庞渐渐清晰,李长恨一把推开了张雪。

  李长恨强忍住眼泪,他一声怒吼,瀑布中响起一声惊雷,瀑布中的水溅起三丈。

  李长恨这一坐便是天明,待到天明,张雪呆住了,只见李长恨满头白发随风飘飞。

  李长恨捏起一丝白发,看向上方的虚空。

  李长恨抱着酒坛子,一路跌跌撞撞,噗通一声,李长恨抱着的酒坛摔倒在地,酒坛碎裂开来,里面的酒水流出,李长恨趴在地上,用手舀起。

  掌柜看了一眼李长恨道:“你怎么走路的,瞎了眼?该死的混蛋给我揍他,狠狠的打!”

  张雪道:“他的酒钱我付了,多少银两?”

  掌柜道:“一共纹银三十五两!”

  清晨一缕阳光照射而进,李长恨睁开了眼眸,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子,不是张雪是谁。

  张雪道:“你这是何苦呢?”

  李长恨头也不回,向前方走去,张雪愣愣的看着,直到李长恨消失在眼前。

  张雪像一堆烂泥一般蹲下去,两行眼泪悄然滑落。

  李长恨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坛,撒腿跑过去拿起一坛酒。

  掌柜道:“哪里来的疯子,给我揍他!”

  不一会儿,围上来五六个人,对着李长恨一阵拳打脚踢。

  李长恨拿起酒坛,张开嘴,酒水从坛子中倒出,整坛子的酒被他喝了个精光。

  李长恨趴在地上,拾起一块碎裂的碗片,碗片上有些酒水。

  李长恨任凭那些人踩着,他终于喝完了碎碗上面残留的酒水。

  掌柜道:“哪里来的疯子!”

  七八个大汉,两人拽住大腿,两人拽住双手,抬着李长恨走到大门口,扔在了大街上。

  苍茫的天空下,小雪缓缓的下着,漫天的雪花飞舞着。

  李长恨满身散发着异样的气味,他趴在地面上,衣服有了许多补丁,补了又补。

  李长恨趴着,爬到了杨柳岸边,靠着杨柳勉强坐起。

  碧水青山飞翠柳,满身酒气伴清风。我将往事归一醉,且把相思入三生。

  园子静悄悄的,浴室中透出了一点灯光,传来轻微的舀水声。

  雾气弥漫,几朵嫣红的玫瑰花漂在水中,香气四溢,张雪半捂着娇躯。

  张雪慢慢的褪去浴巾,抚摩光滑洁白的肌肤,脑海中想起了与李长恨度过的欢愉一夜。

  李长恨拿起酒坛子,他的身旁已然有了好几个酒坛子,这些酒坛子都是空的。

  张雪道:“你这是何苦呢?”

  李长恨拿起一个酒坛,只不过这酒坛已经空空如也。他把提起的空酒坛子往地上一仍,酒坛碎裂开来。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