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玉门罗雀三生劫
沧澜意2019-11-25 16:561,117

  皇后娘娘,宫女小婉已有孕四月了。

  檀香袅袅的德仪殿,上首的华贵服饰的女子一脸怒容,啪的一声摔碎了杯盏。王太医,你可看准了?

  太医点点头,笃定地说,那胎儿已有踢蹬,不会错的。

  女子随手抓了一把金瓜子,递给太医。今日你来给我请平安脉,没有其他事,你可懂了?

  太医接了赏赐,纳入袖中。娘娘贵体安康,老臣告退了。

  女子朝老太监招招手。你近前来,我有事嘱咐你。

  老太监低眉顺眼,一脸谄媚地凑过来。

  你秘密地将这个小贱人杖杀了,丢到湖里去,不要让国主知道。女子十指殷红,血一般瘆人。

  天牢里,一具尸体被打得血肉模糊,丢在地上。

  国主踢了踢尸体,对老太监说,小婉已死,领走罢。

  老太监领了尸体,诺诺地离去了。

  小婉,快走罢。国主将宫女推到马车里,车夫急急地出了宫门。

  丧门星,如今这模样,你就别出府门了,免生祸端。宫女的父亲一脸鄙夷。

  若不是看在国主给了他们官位,他们早就将此女轰出去了。

  十月之后,宫女艰难产子,自己却出血而亡。

  自宫女被送回来,国主再也未过问过,连这次麟子降生,都未关心过。

  玉门罗雀三生劫,翀未得归空遗恨。

  宫女给麟儿取名为玉翀,而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玉翀在老嬷嬷的照看下长大了,受尽了屈辱和白眼。

  直到那一天的冬夜,夜风掠过竹林,飒飒有声。一个竹子精翻窗而入,抱着玉翀说要吃了他。

  玉翀难得地笑了。被抱着的感觉真好,如三月盛放的桃花,灼灼其华,温暖和煦。

  每逢夜晚,竹子精都会来与玉翀相伴,从谈诗作乐,到临摹名画,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仿佛是多年失散的亲兄弟那般。

  玉翀自幼体弱,加之营养不良,天气稍冷便咳血不止。幸得竹子精做的一手好枣糕,吃了就真的胸口不疼了。

  一日玉翀在雪地里见到一只冻僵的兔子,连忙抱到内室里在炉子边烘烤着,拿出一块枣糕准备喂它。

  竹子精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一脸的心疼。你做甚,这枣糕是给你吃的,你不能给旁人。

  玉翀一双泪汪汪的眼睛瞅着竹子精。这兔子好可怜,我们救救它罢。

  竹子精气得额角青筋直冒,心里腹诽着,傻子啊,那是我取了自己的龙血做的糕,你要拿来救兔子。你这心肠虽好,但也不能滥用罢。

  竹子精抢过枣糕塞到玉翀的嘴里。这兔子不过是冻晕了,缓一会便好,你跟我保证,这枣糕你不能给旁人,也不能告诉旁人。

  玉翀见他恼了,连忙揽住他的胳膊干笑了几声。好好好,不给旁人,你莫生气了。

  二人并肩在廊檐下看着天上的雪花,纷纷扬扬寂静落下。如同这无尽的岁月,悄然而过。

  只是今年不同了,精怪又怎样,能与自己相伴,便是最大的福分。

  两个如此孤独的人,相互取暖。

  这,便是家人的感觉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