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奇公子阿殊
沧澜意2019-01-02 22:191,595

  阿殊一路小跑进了飞来殿,往凳上一坐,便跷着腿儿使唤白然。快端杯茶来,我这头啊晕得厉害,都怪阿藏拿他的大眼睛晃我。说着端起茶盏就是一通喝。

  白然哼了一声。你惹的祸还少么,怕甚被金光照一照的?该把你照得端坐于五台山不得出才好。

  哎呀我这可怜见的,你也不心疼于我,可叹可叹。阿殊抚着心口,努力做出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样。

  别,别。白然连连摆手。怕是我还未心疼于你,阿藏已将那锡杖打到我的脑袋上了。

  阿殊龇着森森白牙,嘻嘻一笑。那个莽夫自是敢的。阿然,给你看个好物什。说着从袖中取出一物,凌空一展。

  第一件物什是个精致的香囊。空中浮出人物虚影,乃是位容貌标致的小姐,将一片真心绣将上去,赠予了心上人,可心上人落榜后再无音信。小姐悲悲戚戚上了花轿,做了他人的新嫁娘。

  一腔春江花月意,可叹付作东流水。白然慨叹了一声。

  第二件物什是一片铠甲,那将军怒目圆睁,率领众将士浴血沙场,保住了自己的家乡。

  好一个忠肝义胆之士!国之魂也!白然兴趣盎然,继续往下看。

  第三件物什是一个芦苇编的小篮。小和尚立在寺门前,望着远去的姑娘,唤了一声芙蕖。

  人生至苦,非求而不得,乃是不得求啊。白然点一点头。

  第四件物什是一方锦帕。悲苦岁月流离失所,兄妹二人天各一方,数年后已是花魁十三娘和当朝状元郎。忘忧香尽,二人携手相看泪眼,香香,哥哥。

  妙啊!妙哉!血浓于水终相聚,人生之大幸也!白然拍了一下桌子。

  第五件物什是一串佛珠。绣娘虔诚礼佛,仁善之心,终盼得失去的孩儿来寻自己。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白然已看得站起身来了。

  第六件物什是一两银锭。老夫人一生吃素,广施恩德,可惜老来得子后,纵子无度,终有一天,其子在加害他人之时落下山坡摔成了傻子。

  善恶终有报,凡事皆因果。白然又叹了一口气。

  第七件物什是一把大刀。杀人如麻的山匪,在历过地狱刑审之后,切身体会到他人之痛,顿悟之后入了佛门。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善哉!白然望着半空的浮影,一声叹息。

  第八件物什是一顶乌纱帽。鱼肉百姓的贪官,终有一日被按在大堂上啪啪打板子,阿殊竟幻作狴犴模样戏耍了那贪官,砍了他的头。梦醒后的贪官一纸罪己书递上朝廷,被流放而去,惟心无愧。

  做下恶事岂是能欺瞒鬼神的。白然抚掌大笑。阿殊,也只有你能做出此等荒谬之事!此次去凡间游历,收获颇丰啊!

  阿殊一把拖住白然的袖袍,甜腻腻地笑着。还是阿然最懂我!那个莽夫还责备于我,说我胡闹。众生愚昧,喝盏茶醒醒也罢!

  二人正拉扯着,一只纸鸟悠悠飞了进来,停到阿殊面前,张口是一细细女声,阿殊,阿藏来寻你了。言毕化作一片柳叶飘然落地。

  是阿音的传声鸟。阿殊的脸霎时白了。阿藏怎的如此快便醒了?说着捏个诀唤出狮兽。阿然,我下次再来寻你。说着一晃身,跑了个无影无踪。

  白然无语望了回天。

  正收拾着茶盏,一黑衣男子瞪着眼睛风一般冲进来。白然神君,可见到阿殊?

  刚走。白然如实回答。

  你怎的也不拦他一拦!黑衣男子脑后的头发无风自起,迸出金光。

  白然忙捂住自己的眼睛,连连叫苦。我倒是得有那个本事啊,这天上地下,谁能拦住阿殊?怕是他变作个石头,也无人识得出!阿殊的术法,岂是能破得的?

  黑衣男子哼了一声,对自己的坐骑说,你且听上一听,阿殊那厮在何处?

  小兽抖抖耳朵,细细一听,望向一个方向不动了。

  好啊,竟是寻阿贤去了,谁也救不得你!说着骑上坐骑腾云而去,带得地上的花草哗啦啦作响。

  白然又无语望了回天。

  这四位可都是无比尊贵的存在。阿殊智慧无边,阿藏勇武有谋,阿音大慈悲,阿贤渡化众生。

  白然默默地饮了面前的一盏茶。

  入囗清甜,至心底里顿觉沉静无比。

  阿殊的茶,真真是这天上地下最美妙的甘醴了。

  如果想了解阿殊的故事,请关注发布的《食 贵客可有物什来换?》系列一至十章。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五彩斑斓的是了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