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流泪的老黄牛
沧澜意2018-12-31 01:401,230

  时光荏苒。一晃阿喜已七岁。村里的孩子从不和她玩,一见她就往她身上扔泥巴,哄叫着,臭蛋子,提篮子,没爹没娘野孩子。

  阿喜也不恼,拍拍身上的脏物,并不言语。

  婆婆,为什么我这么臭。阿喜在洗澡水中用力搓着自己的胳膊,不几下就搓得通红。

  世上诸事,皆有因缘。香婆梳着阿喜的头发。菩萨给的,自然有她的道理。

  阿喜似懂非懂,垂下了眼睛。

  一日春光正好,繁花似锦。阿喜着一身素布衣,脑袋上用红绳扎两个丫髻,咯咯笑着在庙里的树下荡秋千。远远地一头小牛跑了进来,冲着阿喜哞哞哞哞叫个不停。

  阿喜阿喜,你救救我母亲吧,主人要杀我母亲。小牛说着,两条前腿一屈跪在了阿喜面前。

  阿喜从秋千上跳下来。你莫急,仔细同我说说。

  哞哞哞哞哞哞哞哞哞哞哞哞。

  哦,原是这样。阿喜转头望向檐下的香婆,婆婆,小牛的主人要杀它母亲,我们去救一救吧?

  香婆早已看到阿喜同小牛言语了半天,听阿喜如此说,心里打了个突,这孩子果是个与众不同的。救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罢了,我们走一趟吧。香婆微微一笑,一脸慈祥。阿喜,你能懂它的话,切莫与外人道。

  阿喜歪着头。哦?别人听不懂么?为什么不能说呢?

  香婆抱起阿喜,推开庙门。众生愚昧。自是不能说的。

  小小的阿喜懵懂地点了点头。

  到得那主人家中,只见一老黄牛被按在地上,腿都捆好了,锅里沸腾着热水,主人刷刷地磨着刀。

  香婆拱一拱手,主人家的,莫造杀孽,这牛杀不得啊。

  主人抬头见是香婆,忙放下刀,招呼家里的长者出来见客,并说,人人家里都杀猪宰羊,为何我家就杀不得了?

  阿喜蹲在地上,抱着老牛的头说,你莫急,我这就同你主人说去。老牛闻言,浑浊的眼睛里流下了两行泪。

  阿喜走到那长者面前,行了个礼。三十年前你买了这牛,日日耕田,养活了你们一家数口。阿喜一指那主人,你四岁时落入河里,是老牛背你上岸,前年你烧田,不知你孩子睡在稻草垛里,是老牛冲进去咬出了你的孩子,背都烧秃了。阿喜摸一摸那老牛,愤愤地说,有恩如此,它耕不得地了,你们便要杀了它吃肉?

  闻听阿喜如此一番陈摆,桩桩件件,如在昨日。长者汗出如浆,面露愧色。回头训斥长子,孽障,还不快将绳子解开,当真要手刃我们家的恩人么?

  主人连忙将老牛腿上的绳子解开,连连作揖。

  阿喜拉出小牛。它已长大,已可替母耕田,主人不必忧心。小牛走到犁耙前,哞哞地叫着。

  长者见如此,更加愧疚,一拍胸膛,这老牛我家会一直奉养到老,不会再劳累了,有劳您跑一趟。

  香婆点点头,这便好了。

  主人家留香婆和阿喜吃了饭,恭敬地送出门去。小牛哞哞叫着拱着阿喜,眼中满是感激。

  阿喜挽着筐子,筐子里是主人家送的瓜果糕点。婆婆,若今日小牛不来寻我,老牛是不是就要被杀掉了?老牛还救过那家人呢!说着愤愤地踢一脚路上的石子。

  呵呵,万事皆有因果,不知恩,定有怨报。阿喜是个善良的好孩子。香婆摸摸阿喜的丫髻,望一望天,目光深邃,花白的头发在风中轻轻拂动。

继续阅读:第四章:老顽童祖爷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