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老顽童祖爷爷
沧澜意2018-12-31 01:121,384

  城中官家姜老爷,为官清廉,两袖清风,颇得百姓赞誉。其发妻姜氏秋日里得了一子,那孩子眉清目秀,甚是喜人。夫妇二人提了香烛纸钱到家族祖坟报喜,鞭炮噼噼啪啪一放,各种纸马香烛燃起来。

  不几日,这小儿出现了不寻常的表现。傍晚,姜氏喂了奶,拉着孩子的手逗孩子玩。天色一黑,小儿忽然啼哭不止,怎么都哄不住。

  夫妇二人愁苦不已,请了不少郎中来看,却都没看出什么毛病。最后厨堂里的老奴对姜老爷说,请香婆来看看吧。姜氏自是不信的,奈何老爷发了话,也只得差人去请了。

  香婆拉着阿喜来到姜府门前,阿喜摸摸门上的铜环狮头,咯咯一笑。婆婆,这家真阔绰,连门都比庙里的漂亮呢。

  香婆整一整阿喜的粗布衣服,理了理她额前的发。繁华不过过眼烟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复又望一望天,眼神复杂。阿喜,莫要被眼前物什迷了心窍。

  阿喜噘噘嘴,哦了一声。

  进了府,姜氏斜着眼睛看看香婆,忽然拿绢帕掩住鼻,声音尖利。哪来的野孩子,是有多久没洗澡了这么臭!出去出去!说着便命家丁把阿喜赶出去。

  阿喜往香婆背后一躲,露出个头,冲姜氏挤眉弄眼。

  姜氏恼了,一跺脚,拿了扫把便去打阿喜。

  住手!声如洪钟,姜老爷急急而来,一把夺下扫把,怎的如此糊涂!

  姜老爷拱一拱手,对不住,内子无礼冲撞了您,还请多担待!

  香婆拉出身后的阿喜,微微一笑。无妨。阿喜虽只得十岁,却聪慧灵动,我年事已高,以后就是这孩子了。

  闻得香婆如此说,姜老爷上下打量着阿喜,一身寻常素服,双丫髻,并无首饰,一双眼睛清亮无比,就是身上太臭了。姜老爷拿着糖果就往阿喜手里塞,阿喜嘻嘻笑着接了过去。

  到了那小儿房内,小儿刚吃饱了奶,拿着一个布球玩得正高兴。阿喜在房内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出不寻常之处。窗外日头一沉,天色黑了下来。一个着一身蓝褂寿衣,头戴瓜皮帽的老头,从门外一晃一晃进来了,径直走到那小儿面前,伸出手指逗弄那小儿的脸。小儿把球一丢,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哭得震天动地。姜氏正同香婆说着话,见儿子又哭了,口里唤着我的儿,忙去床前把小儿抱起。老头搓搓手,换了个方向,又是吐舌头又是扯眼睛。小儿哭得更厉害了。阿喜看看屋内的人都视若无物,心下了然。

  阿喜清清嗓子,作出一幅庄重严肃的样子。拿块红布来。

  家仆赶紧拿来一块新红布。

  阿喜一手掐诀,一手拿红布在孩子身上拂了几下,嘴里念念有词,做得有模有样,一时把那姜氏唬住了。

  趁众人不注意,阿喜拽住那老头,扯到屋外。那小儿立时不哭了,姜氏大喜,直道神了。香婆笑笑,并无言语。

  你这老头,怎的如此逗那孩子,惹得那孩子夜哭不止?阿喜叉着腰,瞪着那老头。

  老头被阿喜拉出来,一脸惊异。你这女娃娃能捉得住我?我是那孩子的祖爷爷,听闻新添了人口,特来看上一看。

  阿喜狡黠地眨眨眼睛,老爷子,你是偷溜出来的吧,当心那巡夜鬼差捉了你去,少不得有苦头吃!待我去庙里上柱香告诉菩萨,让菩萨罚你!

  老头被戳中心事,一缩脖子,别别别,我这就走。说罢回头望一望屋内的小儿,不舍地一晃一晃离去了。

  姜氏夫妇见儿子大好,摆了一桌素宴,盛情款待了香婆二人,临出得门去,又奉上一些金银。阿喜嗯一声,一脸庄重老道,如此,就多谢姜大人了。

  在回去的路上,香婆望着前面蹦蹦跳跳的阿喜,徐徐地笑了。世人只信眼前所见,阿喜如此也好。这孩子仁善之心,以后可无忧了。

继续阅读:第五章:妙善和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