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神君大人被睡了!
沧澜意2018-12-31 12:031,336

  回到庙里,阿喜烧了热水,将那孩子往水里一放,开始给小孩洗澡。

  小粉团子,你还没有名字吧,你这么白,叫你小白可好?阿喜拿着布巾,给小孩擦着背。

  白然觉得自己很想打人。不过这丫头心地还是不错的。臭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喜呀,你该唤我一声喜姐姐。阿喜拿出一套自己小时候的衣服,比量了一下,嗯,大小刚好。

  阿喜把小孩从水里抱出来,上下细细地擦了又擦。白然看着光溜溜的自己,面皮上红了一红,索性闭上眼睛,让阿喜给他穿衣服。

  阿喜看着面前的小孩,唇红齿白,眉毛弯弯的,一双眼睛简直比女娃娃还要好看。阿喜嘿嘿一笑,摸摸小孩的脸。小白,你长得真好看,跟年画里的抱鱼娃娃似的,姐姐去端粥给你吃。

  放肆!小孩脸一板,声音软软糯糯的,话一出口顿时没了气势。

  白然无语望了回天。这数万年来,仰慕他的女仙最多远远望一望,连搭个话都不曾,今日却被这女娃娃给调戏了。这要是传出去了。不,不会有人知道的,绝对不会。

  白然正想得出神,阿喜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过来了。

  乖,张嘴。阿喜吹了吹勺里的米粥。

  白然很想说自己不用吃饭的,可是看着阿喜关切的眼神,还是张开了嘴。嗯,真好吃,这是数万年来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白然心里暗暗感慨。

  香菇青菜粥,好吃吧。阿喜刮了刮碗底。

  小孩目光殷殷望着阿喜。还有吗?

  啊?阿喜愣了一下,忙又盛了一碗。直到锅都见了底,小孩打了个嗝,小声说了声谢谢。

  阿喜不禁心酸无比。这孩子,是饿了多久了。遂一把抱住小孩。小白,以后喜姐姐会好好待你的,不会饿着你冻着你,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

  白然心里抖了一抖。亲人。从小一个人在飞来殿长大,面对的都是仙偶,用木头做的仙偶,没有感情,只会完成吩咐。自己从来都不知道,何为亲人。

  是夜,阿喜把小孩往被子里一塞,掖掖被角,自己也往被子里一钻,亲热地搂住他,乖,姐姐给你唱个小曲。

  白然心里有些慌。自记事起,就没人抱过自己。跌跌撞撞长大,受伤了还得吩咐仙偶拿药来。从没人关心过自己。这丫头虽然臭了点,可是怀抱很温暖。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甚至甘之如饴。

  阿喜拍着小孩的背,开囗唱道:道边春风柳,人面花依旧,小小儿,背篓篓,拉着娘亲袖,吃团团,满手油,回家骑牛牛。

  小孩渐渐闭上了眼睛,睡着了。阿喜怜爱地抚一抚小孩的头,也闭上了眼睛。

  金鸡高啼,日出东方。白然猛地睁开眼睛,惊了一身冷汗。自己何时睡着了,还睡得这般无知无觉?上次被魔界的迷生香所迷,也不过晕了片刻,心智始终清明,这一睡,竟睡到大天亮。

  阿喜端着盆热水进来,见小孩醒了,忙拧了布巾给小孩擦脸。

  到了供桌前,阿喜把小孩放在椅子上,说,你且坐一坐,有事叫姐姐。

  白然望着阿喜虔诚地给菩萨上了香,拜了一拜。门外的晨光细碎地落在少女的发上,仿佛那少女身上散发出一种温和悲悯的力量。

  喜娘娘,喜娘娘。门外冲进来一个中年村妇,焦急地喘着气,当家的不好了,还请喜娘娘去看上一看。那村妇又望望椅子上的小孩,咦,好生标致的娃娃,这是?

  阿喜抱起小孩,展颜一笑。这是我弟弟小白。

  妇女见那小孩手脚软软的,心知是个可怜孩子,不禁称赞道,喜娘娘菩萨心肠!

  我们这便走吧。阿喜抱着小孩,随那村妇去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哼,装神弄鬼的神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