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妙善和尚
沧澜意2018-12-31 01:161,881

  明镜寺千年古刹,历史悠久,香火鼎盛。方丈妙善圆脸大耳垂,身披袈裟,见人总是笑呵呵的。

  妙善本是俗世中人,俗名文昌,是富户人家的少爷。文昌自小聪慧,三岁能诵,五岁能诗,尤喜佛经,至七岁,已是远近闻名的神童。其父母喜不自胜,盼着儿子能考取功名。谁知,文昌十八岁那年,三叩首而去,削发为僧,童身入了佛门。

  佛法玄妙无边,仁善之心待众生。遂定法号为:妙善。

  妙善和尚精通佛理,待人和善,各地都相邀前去讲法,甚至闻名番邦,长途跋涉前去弘扬佛法。有一信众女子,官家小姐出身,每逢法会必来相助。妙善望着台下诵唱佛经的女子,见其挥墨写词的潇洒身姿,心中不由一动。仿佛有软软的芽冒出了地面,又隐隐有些许不安。

  众人都尊一声妙善法师,只她不同。记得初见她的那个寻常的午后,燥热无比,蝉鸣声声,她扶着殿门喘了几口气,朝他嘻嘻一笑,大和尚,我可是一囗气爬上来的,赶快给我口水喝。妙善回头,只见一女子身着男装,头发也是男子样式,戴一顶白玉冠,明眸皓齿,虽样貌平平,却灵动非常。想到此处,妙善不禁手一抖,佛经被墨汁洇湿了一片。

  数年过去,妙善和那女子渐渐生出了默契。法会上妙善讲经,那女子诵词,写书,信众们无不拜服。只一个眼神,那女子便知妙善何意,帮妙善处理了大大小小不少事务。

  女子正值妙龄,才华卓绝,求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可女子只摇头不语。父亲问他,你可是有了心上人?为父虽未权倾朝野,却也功绩累累,有何求不得的?女子摇摇头,竟落下泪来,父亲就不敢再问了。

  冬日里,妙善与那女子约好,去雅香居取寺庙大堂的挂词。到了地方,天色已黑,店里挂起了红灯笼。女子已煮好了两盏茶,正展着那挂词在看,见妙善来了,璨然一笑,大和尚,你快近前来看看我写得如何?妙善点点头,女施主的词,自是旁人不能比的。女子撇撇嘴,又叫人家女施主,我有名字。说着凑到妙善面前,两眼烁烁有光,那我呢,在你心里,可是与旁人不同?

  妙善忽觉心跳如鼓。摇曳的烛火里,与女子四目相对,心中有千万的芽破土而出。

  卿芳。妙善唤了一声,拥住女子。少女的馨香扑入怀中,妙善闭上眼,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了贪欲,贪恋这一刻的温暖和欢喜。

  女子愣住了,复又惊喜地紧紧抱住妙善,唤了一声,大和尚。

  回到寺里,妙善跪在佛祖面前,啪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至到深夜,妙善脱下袈裟,一盏鸩毒酒了结了自己。

  女子得知此事,觉得是自己害了妙善。一番痛哭,竟投了水,要随妙善而去。幸被人救起,却也大病了一场,终日恹恹在床,拒不见人,只说是要遁入空门。

  雪越下越大了,林子里已不见走兽踪迹。阿喜在火塘子里煨了红薯,正拨弄着,忽听门外有人唤她。

  阿喜,阿喜。

  阿喜以为是村民来找她,大声应道,冬日夜寒,进来说话罢。

  门外沉默了一下。妙善有辱佛门,无颜进门。

  阿喜披了外衣,出得门去,见一和尚一身黄经衣立在门外,脚下是虚浮的。

  阿喜,我与那官家女子还有一面之缘,还请助我一助。

  阿喜听了事情原委,点点头,好,我这便随你去。

  到了那官家女子窗外,阿喜叩叩窗。妙善和尚有话与你说,还请切莫开窗。

  女子闻言一惊,挣扎着病躯从床上滚了下来,爬到窗下。好,好。

  妙善把手搭到阿喜头上,开口言:女施主,你我尘缘已尽,勿执着。妙善应劫而去,还请施主休伤了自己性命。

  听得窗外熟悉声音,女子呜咽不已。大和尚,你可爱过我?

  妙善一声叹息。卿芳,忘了我罢。早日觅得如意郎君,余生幸福,我心亦欢喜。

  女子笑了,大和尚,你不敢应我,我就当你是应了。好,好,卿芳不悔!

  妙善又是一声叹息。女施主珍重。言罢松开了手。

  大和尚!女子推开门,一下扑倒在雪地里,嚎啕不已。

  阿喜上前扶起女子。他走了,切莫悲伤,缘聚缘散,不过浮华一场。死者已矣,生者当珍惜自己。

  清冷的月色下,雪落无声。

  阿喜俯在香婆的腿上,揉一揉眼睛。婆婆,那和尚让人怪难过的,欢喜一个人真的是错吗?

  香婆细细地剥着红薯皮,火塘子里噼噼啪啪地燃着,映着香婆岁月沟壑的脸欲加沧桑。

  欢喜并无过错,只是,有些欢喜,不能说。若无相欠,怎会相见,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该去往红尘,自是各有缘法。阿喜,明年你便及笄了,到时自是懂了。

  阿喜放下红薯,揉一揉心口。唉,心里酸酸的,吃不下。欢喜一个人是什么啊?

  香婆笑了,摸摸阿喜的头。欢喜一个人,是这世上最苦也是最甜的东西,以后你会懂的。

  阿喜拍一拍手上的炭灰,点点头,朦胧地觉得,欢喜大概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了吧。

  火渐渐弱了下去。远处一声鸡啼,东方将明。

继续阅读:第六章:十五岁的神婆大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