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哼,装神弄鬼的神婆
沧澜意2018-12-31 12:031,283

  到了那村妇家里,阿喜往院子里一望,唬了一跳,大白天的,那村妇的丈夫倒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唤着,脖子上骑了一个半截身子的男人的虚影。

  阿喜正一正色,问他,你这是怎么的了?

  那汉子一见是阿喜,扑通一声跪下了,喜娘娘救我,喜娘娘救我!我脖子疼得快断了!

  村妇哭着说,找过郎中了,什么也没看出来。

  阿喜望望那啃着脖子的恶鬼,微微一笑,端出一副庄严神色。院子里不是说话地方,进屋说话吧。

  那汉子一路哀叫着进了屋。阿喜把孩子放在软凳上,向小孩嘴里塞了一块麦芽糖。阿喜净了手,对着水盆念念有词了好一会,然后抬头问那汉子,你可有做甚亏心事?

  那汉子立刻回到,不曾,我们都是老实人啊。

  阿喜冷笑一声,你望着我,我有话问你。

  汉子抬头看着阿喜,觉得她的眼睛好像有种说不出的威慑力,又好像是漩涡,自己要沉下去了。

  白然望着阿喜,头脑一阵晕眩,仿佛不受控制了般迷糊起来。白然忙把视线望向别处,眼前慢慢清明起来。他心里一个格登,这女娃能视鬼神,还能迷惑心智,看着明明是个凡胎啊。

  阿喜拿手在汉子眼前晃了晃,慢悠悠地说,你,看见了一个男人。

  汉子傻愣愣地点点头。

  阿喜低沉地开口,这个男人,右耳有个缺口,吊梢眉,左脸上有道疤,他是谁。

  汉子嘿嘿笑着说,是赵三。

  阿喜盯着汉子的眼睛,继续说,赵三来找你了。

  汉子又嘿嘿笑着说,不可能,赵三已经死了,怎么能来寻我呢。

  阿喜猛地靠近那汉子。赵三来了呀,你看,他就在你面前,只有半截身子。

  汉子一下子趴在地上,抱住头,惊慌地说,谁让你卖的价比我低,你该死,你该死。

  阿喜蹲在地上,掰正汉子的头,直直盯着他。赵三说,他好疼啊,他在找他的腿。

  闻言,汉子哆嗦得更厉害了。我砍了他以后,身子埋在乱葬岗,腿丢到江里了,这样他就不能来找我了。

  嗷一声村妇开始大哭,当家的,你出去做生意,怎么杀了人了啊。

  被村妇这一嗓子一惊,汉子跌坐在地,如梦初醒,这才知自己把什么都说了。只冲着阿喜连连叩头,喜娘娘救我,喜娘娘救我。

  阿喜坐直了身子,冷冷地说,我救不得你,你自投案去吧。自己做下恶事,岂是能欺瞒鬼神的?

  中午,汉子去投了案,判了斩立决,秋后问斩。汉子对村妇说,我这事一定,立时不觉得心里沉重了,脖子也不疼了,回去替我好生谢谢喜娘娘。

  阿喜受了村妇一些金银,又给了不少糕点,说是给小孩吃的。阿喜端出庄严神色,如此,便多谢了。

  走出好远,一拐弯,阿喜望望后面不见人了,忙从篮子里拿出一块糕点,掰一块塞到小孩嘴里,自己在树下一坐,开心地边吃边笑。

  白然无语地望了望天,这丫头变脸如翻书啊,厉害了。哼。装神弄鬼的神婆。

  阿喜捏捏他的脸。小白,你这么小,懂什么?世间诸事皆有因果,今日我帮了他,他日后还是会做恶,医人容易,医心难。说着阿喜叹了口气,可是我没那么大本事啊。

  白然默了一默。这丫头说得倒也挺有道理。春日的风里,带着油菜花的甜香。树下的阿喜,有着明媚的笑容,和少女的烂漫。

  白然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是不错的。嚼了嚼嘴里的糕点,白然轻轻地笑了。

继续阅读:第十章:远道而来的老燕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