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你动我试试!
沧澜意2019-01-09 20:061,314

  阿喜随着流萤神女一路走到一个偏僻地方,眼前是个破烂的小屋。

  神女用团扇掩着鼻,嫌弃地踢一脚地上的烂筐。你且住在此处吧,你这么臭,谁也不愿与你同住。

  阿喜点点头,推开门,一床小小的被褥放在柴堆上。

  次日清晨,阿喜正睡得欢畅,一个仙偶啪啪拍门:大长老唤你去神火堂。

  阿喜急急起身穿衣洗漱,到得神火堂门前,发现乌泱乌泱地站满了弟子。

  阿喜上前去,行了一个礼。

  啪。大长老一鞭子抽在阿喜身上。第一次晨练就迟到,该罚三十鞭。

  阿喜被抽得倒伏于地。仰头辨道:神女不曾告知我时辰。

  神女上前一步,轻蔑地说:昨日分房间时分明与你说过了,你懒惫不肯早起,竟如此推脱!凡人当真如此不堪!

  大长老挥鞭欲发狠厉。阿喜在地上翻滚着,口里只说确实不知,被打得从台阶上滚落下来。

  至三十鞭打完,大长老扔下鞭子,啐一口道:顽劣小徒,有辱师门!

  众弟子都望着阿喜,指指点点,嘲笑一片。

  阿喜痛甚,直直盯着大长老的眼睛。你为何不信我。

  大长老只觉心神一阵恍惚,张口言,我自是信我女儿所言,你一个凡人能奈我何。

  父亲!神女急了,猛地推一把大长老。

  大长老一晃神,出了一脑门冷汗。

  阿喜挣扎着半立起身,望着大长老和神女,冷冷一笑,我当圣殿是多么干净的所在,原也是如此龌蹉不堪!

  反了,反了!大长老强撑着颜面,咆哮着祭出一柄权杖,朝着阿喜打了过去。

  你动我试试!阿喜一身血痕累累,目光清冷立于晨光中。

  大长老只觉心神一震,恍惚间耳边掠过万鬼哭号之声。那白衣的少女披发立于血红河流边,宛若鬼厉,脚下是累累的尸骸。

  见父亲举着权杖迟迟不落下,神女又推推大长老。

  大长老一个愣怔,回过神来,面上已有颓然之色。一挥手收了权杖。罢了,晨练去罢。

  众人领命,堂前列队便开始晨练。

  晨练后,众人便回各自的住所用早膳去了。神学堂的弟子,都是各仙人之后和他族的王室嫡子,非富即贵,来此带的都有家奴伙夫。阿喜望着空荡荡的广场,知道是不会有人来管自己饥饱了,遂拾了一根烧火棍子,一路去了后山。

  刨了一些红薯,摘了不少野果,阿喜升起火,美美地烤起了红薯,不多时便香气四溢。阿喜坐在树下,啊唔啊唔吃得正香,忽听一清脆童声:姐姐给我吃一囗可好?

  阿喜抬头,见一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年,身着滚金边的锦绣衣袍,蓝色的眼睛宛若湖水。

  阿喜从火堆里扒拉出一个红薯拍了拍,递给那少年。少年欢喜地接了过去,也坐在树下,却并不吃,只望着阿喜。

  阿喜指一指红薯,你怎的不吃?

  少年把红薯往阿喜面前送了送,你还没给我剥皮呢。

  阿喜哭笑不得,给他仔细地剥了红薯皮。

  二人正吃得欢快,一个老奴抱着外袍急急而来。少主,晨起风寒,怎的跑到这里来了,快披上外袍,莫要着凉。见少年在啃红薯,老奴脸色一变,一把打落了红薯。少主,莫要吃外人的东西,万一有毒,老奴如何向主上交待啊。说着便瞪了阿喜一眼。

  阿喜捡起地上的红薯,吃了一口,以示没毒。

  老奴松了一口气,拉着少年便要走。

  少年回头。姐姐,我名唤般若,你呢。

  阿喜。阿喜立在树下,向少年挥一挥手。

  晨光里,那少年的笑容如春日里的花般灿烂。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大姐饶了我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