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沧澜意2019-01-09 11:581,607

  已至盛夏,东望山一片绿树繁花,林间有各种奇兽跳跃奔跑。阿喜一路行到山门,望着山门地上各色绣包锦囊,争奇斗艳令人咂舌。甚至有一大香炉,三支硕大的供香正袅袅地冒着烟儿。道两边的树上,挂满了祈愿袋,长长的红丝绳随风拂动。

  这神君白然,原是个爱管闲事的主儿,这许多人有求于他,也定然是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吧。阿喜边想着,边入了山门。

  刚入山门,便觉大有不同。云雾缭绕,清净祥和,也不见山门口那许多杂七杂八的物什了。

  远远地,阿喜望见一座巍峨入云的大殿,上书遒劲大字:飞来殿。

  飞天成仙几度痴,来去无踪莫问归。飞来殿,好名字,好名字。阿喜慨叹了一句,一抬头,望见殿门口的大树上长了一对眼睛。

  老树精看见阿喜,吃了一惊,怎的会有凡人闯进来了,难道山门口的禁制已然坏掉了么?

  树上的眼睛望一望阿喜,忽地伸出枝条捆住阿喜。你这女娃娃,来此做甚?

  阿喜猝不及防被捆了个结实,有些恼怒,冲着那枝条就咬了一口。

  哎哟哟你这丫头,咬坏我老人家了。一身树叶的老树精忽地从树里蹦出来,捂着手哎哟哎哟直叫唤。

  阿喜嘿嘿一笑,树爷爷,我来寻神君白然。

  老树精背着手,踱着步将阿喜看了一圈。容貌顶多算是清秀,肉体凡胎,还臭臭的。遂在心里画了一个叉。你走吧,神君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说着便要回树里去。

  阿喜急了,一把薅住老树精的头发。你莫跑,你未问过神君,怎知他不见我?

  老树精吃痛,哎哟哟叫个不停。你这女娃娃,可是要揪秃我了!行行,我去禀告神君,赶紧松手则个。

  阿喜松了手,老树精一溜烟向内去了。

  片刻,一个没有表情的木头仙偶出来了,张口言:贵客请随我来。

  随着那仙偶一路走进去,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皆是美妙景致,却简单大方,不失贵气。

  这神君原是个不喜奢华的,也不知拜他为师是交纳银两还是怎的。阿喜暗暗想着,来到一处小湖边。

  远远地,一白衣男子临风而坐,侧颜俊美无俦。黑发披背,仅用丝带松散束着。十指纤长,轻轻抚琴,清音绝代。

  阿喜低着头,小心上前。阿喜见过白然神君。

  白然低低一笑,起身走到阿喜面前。寻我所为何事?

  闻得此声,如风穿过山林,甚是悦耳。阿喜抬头,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世间竟有如此清俊的男子。如清泉般的双目似有魔力般,要将人看穿了去。

  见阿喜如此神色,白然满意地摩挲了下自己的脸。本君可是好看?

  阿喜呆愣地点点头,好看,是我见过第二好看的人了。

  哦?那第一是谁?白然来了兴致。

  阿喜撇一撇嘴。是个山中的人参娃娃,已然跑回山中去了。

  白然又摸了摸自己的脸,甚是满意。

  不过,皮相终是浮华,当不得真。阿喜仰起头,认真地说。

  白然脸一垮,无语地望了回天。

  阿喜从行囊中拿出一些金银,双手奉上。

  世人愚昧,救得了身,救不得心,求白然神君收阿喜为徒,教阿喜本事,阿喜定造福苍生,绝不为恶。

  听得阿喜一番陈词,白然心下十分满意。

  收起你的金银。做我的徒弟,要不怕吃苦才行,你肉体凡胎,定是要经过一番磨练的,你可想好了?

  阿喜不悔。阿喜神情决然。

  好。白然以指为刀,在手腕上一划,取下一物,然后抚平了伤口。他执起阿喜的手取一滴血,滴于镯子上。镯子迸出一道红光,附在阿喜的手腕上,一闪便隐没了。

  阿喜看得呆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此物乃如意镯,是为师送你的见面礼。它有什么作用取决于你的心意。白然淡淡地开口道。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阿喜欢喜地拜了下去。

  白然点一点头。起来吧。

  一旁的老树精都快蹦起来了。这镯子,乃是白然神君还是个奶娃娃时,被抱进这飞来殿所带唯一之物,据说是白然的母亲给戴上的,非自己取下,绝不得脱的。

  白然斜着眼睛看看老树精,老树精一个激灵,乖乖闭上了嘴。我还不想当劈柴。

  盛夏的风拂过飞来殿,带着树叶哗哗作响。老树精立在殿门前,觉得,以后,将要不同了罢。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神君大人的青梅竹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