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神君大人的青梅竹马
沧澜意2019-01-06 21:541,772

  这日,白然穿了一身青衣,戴一顶白玉冠,腰间佩了一把纹路复杂的剑。

  阿喜着一身素白,头发挽作一个髻,用青色丝带缚住。

  白然上下瞧一瞧阿喜,青涩可爱,胜在无比灵动的一双眼睛。遂满意地点一点头,我们走罢。

  阿喜拽着白然的袍摆,二人踏于剑上,风飒飒耳边掠过。

  师傅,我们这是要去哪。阿喜歪着头看着仙气蔚腾的白然。

  白然抚一抚阿喜的脑袋。为师今日带你去圣殿入籍,你要乖,不可乱语。

  嗯,徒儿知道了。阿喜拽紧了衣摆,一脸的憧憬。圣殿该是个无比神圣洁净之处吧。

  云雾缭绕,庄严巍峨,赫然立于天边之处,那便是圣殿了。

  你且在此等候,我去寻大长老来。白然淡淡开口,说着便向内院去了。

  阿喜一路悄悄跟着白然入了内院,甫一进去,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庭院深深,小径曲曲折折,庭中一棵不知年岁的花树参天蔽日。

  在那花树下,卧了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女子微阖双目,执一把宫羽扇在纳凉。

  世间竟有如此美艳的女子。阿喜感慨了一声。再细细看那女子,身上隐隐有黑气流动,隔得太远,看不真切。

  听得有脚步声,女子睁开眼,见路过的是白然神君,惊喜地跳起来,急急地上前便要拖住白然的胳膊。

  白然向后一避,躲开了扑向自己的女子。

  女子一个踉跄,狼狈地拉拉自己快滑落的单薄衣衫,哀怨地出口言:然哥哥些许日子不见,竟要与阿萤生分了么?

  白然瞥一眼那女子,往旁边退了一步。流萤神女还是唤我白然吧。本君自幼孤苦,不曾有甚姐妹。

  闻得白然如此说,女子持绢帕捂住了脸,泫然若泣。白然神君好狠的心!你我自幼相识,如今竟连称呼也不得了。

  白然略抬一抬手,女子大喜,以为白然要来拉自己,忙向跟前凑了凑。

  白然抬手指着东北方向。大长老可在神火堂?

  女子尴尬地缩回自己的手,点一点头,父亲正在内焚香,白然神君可是有事?

  白然转身向阿喜招了招手。

  阿喜嘿嘿一笑,原来师傅早知自己跟着他。遂一路小跑向前,拱一拱手。见过神女。

  女子用团扇遮住鼻子。哪里来的凡人,臭不可闻!

  白然似是动了怒,把阿喜往身边拉了拉。小徒阿喜,此次前来便是要入籍的。

  入籍?你何时收了徒弟,我怎的都不知?女子惊得团扇都脱了手,急急上前瞪着阿喜。

  阿喜蹙起眉,一阵恶心。这神女身上一股蛇类的湿腥和狐类的骚臭味,熏得人睁不开眼。阿喜用力看那女子身上浮动的黑气,却被女子身上迸出的一道金光打了一下。

  哎哟!阿喜捂住被打疼的眼睛。

  白然低头拂一拂阿喜的眼睛,阿喜只觉一阵清凉,眼睛也不痛了。

  女子得意地按按胸口衣服下的物什。你一介凡胎,自是不敌我这神天佩的光辉。

  白然冷哼一声。神女越发威风了,本君也是开了眼界了。阿喜,我们走。

  哦。阿喜紧跟着白然,一路朝神火堂去了。

  望着白然和阿喜走远,女子绞着帕子,眼神里满是怨毒。

  白然将来意一说,大长老鸠空斜着眼睛看看阿喜,鼻子里哼了一声。她一个凡人,如何能做你的徒弟?怕是还未开智,就已逃走了罢。

  阿喜忙上前行了个礼。见过大长老,阿喜不怕吃苦,定然不会逃跑的。

  白然扶了下自己的腰。上次擒那妖兽伤了根本,怕是以后都不能再去了罢。

  大长老脸色一黑,叹一口气。罢了,随你吧。

  圣殿之上,梵香袅袅。

  有女阿喜,聪慧灵动,得天之姿。今入圣君门下,仁善为念,慈悲为本,造万物之福泽。如有违誓,愿囚于九渊之底,永不得出。

  白然持一盏茶,中指蘸一蘸点在阿喜眉心。

  礼成。

  阿喜的发无风自动,青莲冠一闪,现于发间。观阿喜已有天人之姿。一双眼睛深邃灵动,甚有大家风范。

  此女肉体凡胎,怎能如此便做了你的徒弟,不若留在圣殿,调教些日子,也好跟你学本事不是?流萤神女换了一身英武铠甲,立在堂下高声开口道。

  见神女开囗,堂下众人连连附和,一致要求阿喜留在圣殿神学堂修习三月。

  如此,你便留下罢。三月后为师来接你。白然望望阿喜,轻轻一笑。

  是,师傅。徒儿一定努力修习。阿喜认真地向白然行了个礼。

  望着白然远去的背影,阿喜仰天长叹,三个月啊,谁知道这神学堂都修习什么啊。看那神女就是个不怀好意的。罢了,先去看看住处吧。

  版权声明:原创作者沧澜意,未经作者同意,请勿抄袭,请勿转载,注明出处也不行,侵权请删!!!侵权必究!!!原创不易,且看且珍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