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五彩斑斓的是了君
沧澜意2019-01-04 22:401,499

  阿喜收拾了行囊,按小白所指东去二十里地。望着茫茫大海,她傻了眼,这是怎么个去法?对了,还有这个。阿喜举着那叶子,吹一吹,乖,带我去东望山。

  叶子还是那片叶子。

  阿喜甩了甩叶子。莫非小白戏耍于我?怎的不灵呢?遂扔掉了那叶子。

  叶子一落地,平地卷起大风,刮得人睁不开眼。阿喜揉一揉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一块大石头旁,上书:东望镇。

  到了。阿喜一声欢呼。一路走去,街上熙熙攘攘,有顶上长角的美貌女子,还有三只眼睛的不知是何精怪。

  阿喜看得呆了,这里和凡世完全不同,所见之物皆是不曾见过的,街上行走的各色女仙一个比一个婀娜多姿。

  路过一个茶馆门口,小二热情招徕着,姑娘,进来喝杯茶吧,我们这儿有东望镇最好的说书先生和最棒的歌舞,可要进来看上一看?

  阿喜点点头,交了一两银子茶钱,走了进去。

  进门只见高座上坐着一容貌俊美的男子,双目狭长媚惑,薄唇高鼻梁,皮肤白皙,穿了一身花花绿绿的袍子,望着众人轻浅一笑,饮了口茶,一拍惊堂木。

  有奇公子,名唤阿殊,手持一蓝色宝剑,白衣飘飘,踏波而去。不知其来处,不知其寿几何,踪迹飘忽。这日去寻那神君白然,却道是游历归来,苦思不得之下,前去同乐。神君白然,天界第一美男子也,善抚琴,清音一曲,名动天下。阿殊见得神君,犹久旱逢了甘霖,执手相视而笑,自是一番软语蜜言。若知二人所言何事,且听下回分解是了。

  啪。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众人鼓掌不止,意犹未尽。

  哦,原来那神君是个断袖。阿喜拿着个饼,边吃边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台上众人忙忙碌碌搬着各色屏风,桌椅。阿喜扯住小二问道,这是作甚?

  小二拱拱手,姑娘好运气!这《彩羽舞》十日才得一场,今日便是演出的好日子了。

  丝弦乐起,如泣如诉。一窈窕女子身着百纱,一振羽衣从半空飞将下来。

  焚己以火,念往昔苍苍。翙翙蓬羽,转世轮回。君在长江头啊,何其汤汤,思而不得,怎诉离殇?黄泉路,仙山途,卿身归何处?花开花落,沧海桑田,何处觅容颜?且归来,饮孟汤,望在三生石上。

  女子声若仙乐,婉转莺啼,众人望着那戴着半副面具的女子,看得呆了,听得痴了。

  阿喜细细看那女子狭长媚惑的眼睛,闻得那女子身上独特的清香花木之味。这不就是那个说书先生吗!阿喜顿觉这世界梦幻无比。

  出了茶馆,阿喜觉得有些燥热,遂去河边净一净脸。正洗着手,阿喜在水影中看到树上有人。

  树上的男子一身花花绿绿的,一手执羽扇,一手执仙露玉瓶,正喝得畅意。

  阿喜仰起头,望着那男子。你说书所言之事,可是真的?

  男子望一望阿喜,用羽扇遮住脸轻浅一笑。众生皆欢喜,何论真与假,觉得是了,那便是了。

  阿喜招招手,你且下来,让我看上一看。阿喜看到那男子背后有个金色虚影。

  男子一跃而下,走到阿喜面前。小丫头,你要看甚?莫非心仪于我?不说话,那便是了。

  阿喜一拍手。我晓得了,你背后的虚影乃是只凤凰,我虽未亲眼见过,在年画上也是见过的。

  那男子一惊,上下看了看阿喜,确是凡胎无疑。他低下头,纤长的手指伸向阿喜。你说是了,那便是了,这是你我二人的秘密,切莫与他人道。

  阿喜烂漫一笑,伸出手指勾了勾男子的小指。是了君,我不与他人说。

  男子摸摸阿喜的头。世人皆自私自利,难得你这小丫头仁善之心,未有恶念。如此,我便允你一件事,等你想好了,再同我说。

  是了君,我该去何处寻你呢?差只鸟鹊去寻你可好?阿喜眨着大眼睛,一脸纯真质朴。

  男子哈哈笑了几声,你说是了,那便是了。言毕一振衣袍不见了踪影。

  神仙啊。阿喜四下望望,仰天感慨。

  问清楚了方向,阿喜撸一撸袖子,一路往那东望山去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