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你怎的在此?
沧澜意2019-01-10 22:361,830

  白然走后,阿喜颇郁郁了一番。这位神君喜怒无常,怕是以后也难相与。

  般若已睡下了,窗棂上映着粼粼水波。初见般若的房间,阿喜惊了一惊。玉质的水池,嵌着一圈夜明珠,里面一汪碧绿湖水,般若晚上便现了鲛人原身伏在那水底。

  有钱人啊有钱人。阿喜仰天感慨了一句。

  推开门,明月当空,皎洁一片。阿喜素有夜跑的习惯,这日也不例外。

  跑到藏宝阁附近,阿喜远远闻到了熟悉的果木清香。阿喜靠近了些,在门前的围栏边看到了一个赤红的虚影。

  是了君,你怎的在此?阿喜歪着头,望着那虚影。

  凤凰连城惊了一跳,挥手便召出凤翎扇。自己使出凤族秘术,元神出窍走这一遭,竟有人能窥见自己元神,要是有何损伤,归了窍非疯即傻。

  连城一回头,见是阿喜,这才长缓了一口气,收了法器。

  小丫头,我来看看你。连城眨眨眼睛,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递予阿喜。

  阿喜接过小瓶,拔开一闻,甜丝丝的。是了君,这是何物?阿喜晃一晃那小瓶。

  百花露,每日一滴可美容养颜。连城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今日我来瞧你,莫与他人道。

  嗯嗯。好。阿喜小心收好了那瓶子,望望眼前的虚影。为何你是这般模样?

  连城呵呵一笑。小丫头,你当这圣殿是菜园子,随便就可进的?让那群老东西知道我进来了,岂不上天入地也要诛了我?

  阿喜恍然大悟,连连点头。你放心,我不与外人说。

  连城抬头望了望月亮,时辰有些久了,遂向阿喜挥一挥手。下次再来看你,我这便去了。

  阿喜望着面前的虚影化作点点流光,无声无息地隐没在了黑夜里。

  谁在那里!一声怒喝划开黑暗,从远处急急而来一队巡夜的仙兵。

  阿喜转身,行了个礼。弟子阿喜,路过此处。

  仙兵将阿喜围在中间,长矛一指逼向阿喜。刚才你与何人讲话?

  阿喜摇摇头。不曾有人,就我一人在此。

  一个仙兵手持乾坤八宝镜,将阿喜全身上下照了一遍,然后同领头的仙兵长摇了摇头,低声说,没有东西。仙兵长挥挥手,你去罢,夜里莫要乱逛。

  阿喜点点头,一溜烟地去了。

  第二日一大早,圣殿忽然响起了撞钟声。是急召令。这日众弟子都没有去圣学堂。大家集在广场上议论纷纷。阿喜睡眼惺忪,在人群里听了个大概。

  藏宝阁的冰玉床丢了。奇的是圣殿内外所有禁制都是完好的。大长老和一众仙师们用了各种办法,都没有查出是何人所为。虽不是甚关紧的宝物,但在眼皮子底下丢了,众人都觉得啪啪打脸。

  最后,巡夜的仙兵长报告,曾在藏宝阁门囗见过阿喜,当场查验了身上并无宝物,门前也只有她一人脚印。

  神火堂前,流萤一抖捆仙索,将阿喜捆了个结实。哼,凡人就是不堪,竟做如此鸡鸣狗盗之事!

  阿喜大呼冤枉。我只是夜跑路过,而且当时仙兵长也查验过了,你有何证据是我窃了宝物?

  这,这。流萤一时语塞,望望大长老,恨声道:说不定你有同伙已携宝物而去了,还不招出你的同伙来!说着便挥鞭抽向阿喜的脸。

  阿喜闭上眼,想着这次要被打死了罢。等了几息,那鞭子却没落下来。

  闻到青竹清新气息,阿喜的心狂跳起来。师傅来了!

  白然握着那喷火的赤练鞭,凌空一拽,掷于地上。白然冷哼一声。你们就是这般教育我的徒弟的?

  大长老一顿权杖,地裂了个囗。这女娃窃了藏宝阁的宝物,现在此百般抵赖,你莫不是还要护于她?

  白然一挥袖松开阿喜身上的捆仙索,上下看一看,并无甚损伤,这才略略松一口气。还好自己来得及时。

  白然转身,斜睨着咆哮的大长老,冷冷一笑。哦?敢问大长老,你口口声声说我徒儿偷了东西,可有证据?

  大长老一张老脸涨得紫红,又一顿权杖。你竟如此护着这个凡胎!莫忘了你的身份!

  闻听此言,白然抬起头,身上的衣袍无风自动,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白然将阿喜往身边一拉,踏上剑,回头对众人说,圣殿这规矩,还是不学了罢!我们这身份,莫污了你们眼睛!阿喜,我们走。

  望着白然与阿喜一路远去,流萤愤恨地摔了茶盏。父亲,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大长老望望流萤,叹一口气。即无证据,如何留人?今日你急躁了些,去修心堂修习数日罢,最近就不要下山了。

  哼。流萤一跺脚,转身离去了。

  大长老长缓了一囗气,软在了靠椅上。适才白然身上散发出的嗜血修罗的气息,令人战栗。还真像他的母亲啊。

  大长老哆嗦着手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闭上眼。

  数十万年了啊。

  版权声明:原创作者沧澜意,未经作者同意,请勿抄袭,请勿转载,注明出处也不行,侵权请删!!!侵权必究!!!原创不易,且看且珍惜!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我知不是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