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女子
原味孜然2018-12-30 21:083,653

  王也一惊,这工厂的福利也太好了吧,包住还给那么高的工资,王也感觉自己来对了地方。

  王也绷着脸小心翼翼的跟着王叔来到了工厂附近的住宅区。

  “找到了。”王叔从口袋里拿出钥匙。

  门锁里面生了锈,所以钥匙插进去,始终也转不动,最后找了一个大铁棍子,把门锁给强行的撬开,门这才开。

  王叔尴尬的笑了笑。

  “回头你再自个换个锁呗。”

  入内,王叔捂着鼻咳嗽了两声,连忙就将屋内所有的门窗都得打开,这屋子像是没有人住的样子,再加上门窗紧闭的缘故,所以里面有一股很重的味道,说不出是什么味道,倒像是储藏室的味道,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屋里木头制的家具受潮发霉的味道罢了。

  往窗户看去,背靠着山,貌似在这里,手机的作用并不大,而且一旦在这里遇到什么意外的话,可能就连求救,也是一件极其奢望的事情。

  王也所住的这个屋子是整个乌冬镇最靠近这片大山的房子,后院是一小块的蔬菜地和鸭圈,不过的话对王也来说并没有什么多大的作用,不过前主人的话似乎有养鸭的习惯。

  “这屋子很久没住人了,我先去找人给你打扫打扫。”

  王叔从兜里取出烟,自己咬了一根。

  “这屋子是旧了一点,但是凑合凑合吧,勉强还行。”

  王叔吐着烟圈说道。

  王也则是装作一脸欣喜的样子,冷冷的笑了一声:“能睡人就行。”

  大概下午四五点的样子,天渐暗。

  一般在乡村人家,基本上都是这个时候便吃晚饭的,然后晚上的时候也是很早的就去睡觉。收拾完屋内,王也随便洗了一个手便离开住宅,本打算去上午的那家餐馆再去吃一顿,说不定还能再碰到美女服务员,但想到天都这么晚了,人生地不熟,就放弃了这个念想。

  去镇上的小卖部,看看有没有速食的东西,整个自热火锅什么的也是不错的选择。

  乌冬镇上的饭馆也有,不过规模并不大,最大的也就比快餐馆大个一点点罢了,路过街边的时候,有些镇民会用自己家的一楼开个小餐馆什么的,摆几张桌子,炒几个菜就算是餐店了。

  王也此时并不太饿,主要还是嫌麻烦,顺便还能淘淘自己想要的生活用品。

  大街小巷随处可以见到小卖部,王也也没挑,跟着感觉来到了其中一家,进去的时候,王也看见一中年男子正在那翘着二趟腿看着报纸。

  “需要点什么自己随便看看。”

  王也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等挑好之后,等待结账的时候,老板看着王也,好奇的问道:“怎么?外地的?”

  王也闻言,下意识地搓了搓手,扭捏道:“嗯,来这边上班。”

  “外地的,小心点,这块乱,我可提醒过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好好的呆在家里别乱跑。”

  “为什么?”

  老板有气无力的应道:“没有什么为什么。”

  打包完东西之后,王也随即走出了门,跟随着记忆,他准备回去,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黑夜,让人有一种恐惧,而又不安的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就像一杯装不满的水杯一样。

  孤独。

  死寂。

  一股寒风吹来,都如此的渗人。

  究竟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王也也并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得再走快点,继续走快点,沿着街边的路灯一直走下去。

  周围隐约有一些声音,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声音,总觉得很奇怪

  他不时地在张望,也在不时地回首,他隐约间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

  王也的脚步,停在了一处十字路口的边上,这一刻,他知道他迷路了,况且周围没有路标,这下子,他完完全全的迷路了。

  这是一个未知的十字路口,在闪烁着的路灯下,王也找不到任何一个人。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警校毕业的他,面对着这陌生城市的一角,他彻底的乱了神。

  冷。

  好冷。

  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冷。

  一片死寂,没有半点儿声音。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做出何种选择,他不想什么事情都不干,但是在这个地方,又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的好,迷茫,无助感,无一不在他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突然,远处,一清幽的调子缓缓唱了开来,传入了王也的耳中。

  是谁?

  女声?

  王也撇过头去,尽力的想找出这清冷的小调来源的地方,但随后又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同时,王也也陷入了绝望的地步。

  莫名的,感觉自己很点难受,有些慌乱。

  正当他感到慌乱之际,远处的灯光下,出现了一人的影子,又重新带给了他希望。

  是谁?

  “嘿有人在那里吗?”

  王也没想太多连连打了几声招呼,但终究那个影子却丝毫不为之所动,好像完全没有听见王也的话一样。

  去?还是不去?

  王也向那人的方向迈进,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他也渐渐的看清那个影子的轮廓,被微风轻轻吹起的裙子,已经一席的长发便证明了这个影子的主人是一个女的。

  王也继续向前,周围的温度又不禁降了不少,不过早已被冻僵的王也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些细微的小变化。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

  终于,王也有些欣喜,因为他看到了有一个穿灰色连衣裙的女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许是跟自己一样迷了路的人。

  虽然不能摆脱现在的状况,但是也让他弱小的心灵得到了些许的慰藉。

  “嘿,你是不是也迷路了?”

  王也问道。

  但对方迟迟的不作出回应,再配上周围的这股阴风,着实让人心头一瘆。

  莫名恐惧感袭来,几乎要压垮扰乱他的心神,此刻他开始有些害怕,莫不是自己碰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此时,他才突然发现,那女子周围的地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霜,而这周围的感觉也明显的比自己之前站着的那块要冷的多。

  “你是谁?”

  王也大喊了一声,似乎是再给自己一记安心药,让自己不再那么害怕罢了,但是恐惧感,油然而生,并没有因为他的举动而减少半分。

  女子背对着他,始终不敢拿出自己的真面目面对,面对王也的提问也丝毫不理会。

  过了许久,才从女子嘴里吐出了几个字。

  “今天,还不是时候。”

  “什么?”

  王也感觉有些诧异,因为眼前这人语不着调的,说话一点儿都不着边,不过也终归是开了口,这也让王也的心安了不少。

  王也面色一凝,上前一步,那女子转过身来,王也差点没吓得屁滚尿流,随即,他发出了一声惊呼。

  “草。”

  本以为是个女的,没想到确是一个男娃,可把王也吓了一大跳。

  的确。

  眼前的这人,穿着一白色连衣裙,长发披肩,但一看正脸确实是一个男的,还满嘴的络腮胡,加上她凶前的飞机场,王也便更加的确定了。

  “时候还没到,到时候我会来找你。”

  王也这一听,一下子就纳闷了,眼前的这位像是迷失在十字路口的失足少女吗?

  不。

  应该是失足少男才对。

  从他的身上透露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镇定感,不像是迷路的人应该有的表现。

  只有唯一的一种解释。

  他知道路,又或者,自己迷路就是他搞出来的鬼。

  王也在心里想着,但什么也没说。

  也就在这时,有一块陷进墙壁的玻璃渣子崩裂了,王也看了过去,地上只残留了一些零碎的玻璃渣子。

  玻璃上面,还结有一层冰。

  冰?

  好好的玻璃,又怎么会突然崩裂开呢?要说年代久远的话,那也不应该啊,还有,这凭白无故的冰又是怎么怎么出现的。

  回头,一看,人没了影。

  王也一慌,觉得不对劲,就想着赶紧离开这里。

  逃。

  他要赶紧逃离这里。

  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立起来,

  四周,荡起阵阵的雾气。

  快走。

  闭上眼。

  王也闭上眼,朝另外那头奔去,在这一刻,他的身子突然热了起来,一道白光闪过,王也只”知道自己背后传来一阵疼痛,之后的事情就记不清了。

  ···

  周围嘈嘈杂杂的声响,一点两点,王也只见得眼前一阵白,白得发亮,接着,这白幕之中,出现了几个人影,紧接着,人影越来越多,红的,蓝的。

  王也猛地睁开了双眼,他一直在喘着气,胸口也随着心跳的律动,起起伏伏。

  迟疑了一会,王也这才从地上缓缓的爬起。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而且是一个沙堆之中,旁边还有一些砖块,像是修路用的。

  是梦?

  又不像是梦。

  王也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拍到口袋处,发现有什么不对,一摸,这才发现自己的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

  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只记得自己的脑门后头传来一阵疼痛感。

  也许,我应该是遭贼了吧,至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没准是自己的癔想。

  王也摸了摸后脑勺,起了身子,身子有些不适应,以至于他摇晃了几下,等他重新从地上站起来之后,他发现,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个并不属于他的东西。

  仔细一看,右手无名指上,竟多了一枚戒指。

  黑色,让它看起来并不显人注意,戒指上也没有什么多出来的纹路,显露出来的,只是它原本金属的光泽罢了。

  试图从手指上取下这枚戒指,却取不下来,就像是沾了胶水一样,但奇怪的是,无论王也怎样用力,都不会弄疼自己,自己也不会感觉到难受。

  “记忆金属?”

  王也有听过这个玩意,据说这种金属无论经过多少次的扭曲,都能回到原先的样子。

  阳光很刺眼,以至于王也一直眯着眼。

  环顾了四周,有些陌生,又好像曾经来过。

  是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命商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命商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