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飞流受伤
寒夜清风2019-01-11 13:013,500

  当假季渊坐上马车离开的时候,蔺公子已然看见,无奈是分身乏术急切的喊道:飞流,快去救你苏哥哥……

  正与那蒙面武士戏耍般打斗的少年听见喊声立马反应过来,马上飞身而起,口中念着苏哥哥追向了马车,那几个蒙面武士也随着追了过去。

  虽然林中小路非常的颠簸,但那假季渊依然飞快的赶着马车继续前行,路上的树叶被震的随风飘扬,车轴不停的嘎吱嘎吱作响,树上休息的鸟儿也是不断在夜色下飞翔。

  那被称为飞流的少年,不停的施展轻功,速度非常之快,借助着地上飘起的落叶,几个闪现的功夫便飞到了马车的棺材之上,然后一脚踢向了正不停赶着马车的假季渊。

  赶着马车的假季渊背后像长了眼睛似的,随即腾挪转身一拳打向了正飞身踢来一脚的少年,拳脚相碰,那少年翻身而起站在了棺材之上,假季渊也同时飞上了棺材与他开始了打斗。载着棺材的马儿也像疯了似的向前奔跑。

  在一片光秃秃的山坡上,一个人影在不停的挪动徘徊,身着一袭白衣,手握宝剑,头带斗笠,黑纱遮面,似乎一直在焦急的等着什么人。

  只听见一声,韩叔,不能再等了,去接应一下风师叔吧。

  这时从山坡的不远处走出一袭兰衫,长相颇为端正的中年大叔,抬手行礼,应声回道:少主请放心,以我对玄风的了解,以他那森罗万象的幻术对付那些人应该无事,且不说还带着二十个一等一的高手,少主就再等一等,他应该很快就能把您要的人带过来。

  韩叔,莫要小瞧了大梁的子弟,当我听说那得之可得天下的第一才子梅长苏成了大梁的军师,我便偷偷潜进他们军营想要会会他,竟被他的护卫抓住,看到我的令牌后那梅长苏不仅没有伤我,还亲自送我出了军营,从那时我便知道他们确实厉害。若不是这次听说这梅长苏病死,我也不会请我师父帮忙查探他到底是死是活,也好让父亲更好的应对这大梁军。

  少主的心意,王爷是知道的,不过你师父既然让他的胞弟来帮咱们,他就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这时只见一名武士手中拿着一信鸽来到了他们跟前说道:少主,王爷传来了消息。

  那被称为韩叔的接过纸条马上打开仔细的看了一遍。

  我父王说了些什么?韩叔。

  王爷让少主马上回去议事,国主已经传来圣旨说要和大梁议和。回复完后韩叔轻轻的把纸条递给了他的少主。

  那少主也细细的看了一遍纸条,然后握在了手中说道,看来这场战争要提前结束了,走,去接应风叔,不管那梅长苏是生是死,我们都要回去了。而他心中却想着“希望他能活着”。

  正在马车的棺材上打斗的少年飞流和假季渊,已经你来我往的交手不下数百招,但谁也没漏出败像。

  这时只听见拉车的马儿一声嘶吼,仅看见前方好几棵圆木横放着挡住了去路,马儿前脚立起突然停了下来,马车也是一下前倾,少年飞流和假季渊同时飞下了马车。

  眼看马车上的棺材就要翻倒在地的时候,少年飞流口中喊着苏哥哥飞身上前托住棺材落在了地上,而假季渊却一掌推向了少年飞流的背上……

  那少年飞流受了一掌之后,口吐鲜血,似乎受了内伤,但他依然迅速的向假季渊劈掌打去。

  而那一直追着少年飞流的几个蒙面武士也赶了过来,就在他们想要出手的时候,那假季渊却喊道,快去抬着那寒铁冰棺带去给你们少主查看,这少年好生厉害,解决了他我在与你们汇合。那几个蒙面武士应声向棺材走去。

  这时,只见前方黑压压一片来了一队人马,停下后他们起身下马跨过那些横木来到了棺材旁,那些蒙面武士抬手行礼叫着“少主”。

  那被尊为少主的随即喊道,风师叔不要再打了。

  假季渊听到后飞身停止了打斗,而那少年飞流却径直飞到了棺材之上,擦了擦嘴边流下的血迹,摆出了一个不怕任何人的姿势,似乎谁敢动棺材就会与谁拼命似的。

  风师叔,这梅长苏可还活着?

  这琅琊阁的少主蔺晨并为让我参与把梅长苏装入这寒铁冰棺里,刚才在路上我也查看了这玄铁冰棺,是一种特制的阵法机关,若没有玄铁钥匙根本就打不开。那假季渊并未像那些蒙面武士一样对这黑纱遮面的少主毕恭毕敬,只是轻轻的回答着,这时才知这假季渊原来名叫玄风,琅琊榜武功排名第一大渝玄布的胞弟。俩人师从同门,只因这玄风迷恋幻术和奇宫八卦,从不曾在江湖上走动,所以琅琊榜上并没有排名。但依他这次展现出来的战力,这琅琊榜恐怕要有所变动了。

  这时黑纱遮面的少主向玄风行了一礼静静的说道,有劳师叔为了我们大渝来大梁做的这次刺探任务。

  不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若不是为了你师傅,我绝不会来到这大梁。

  不管怎样,这次都要感谢您,不过国主已传达命令要和大梁议和,现在不管这梅长苏是否病亡都和我们关系不大了,这次任务到此为止,父王已传信让我们马上赶回去。

  既然任务已经结束,那我便不回军营了,就此告辞!玄风转身就想要骑马离开,这时却警觉的发现树林中好多人影向他们包围过来,幽怨的说着,看来是我低估了这琅琊阁的少主,他们一直在和我演戏,一会若打起来,先保护你们少主离开。

  那些个武士听到此话都同时看向树林,然后转身把他们少主围了起来,都拿出武器做好了战斗准备。

  少主你先骑马离开, 让我等为你断后!

  韩叔不用担心,虽然我们不该劫走这梅长苏,但只要那琅琊阁的少主知道我们两国将要议和,我相信他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我就怕他们因为这件事不放过我们,少主你还是离开吧!

  这时只见那琅琊阁少主和黎刚骑着马已飞快的来到了玄风前面不到十步的地方停了下来,那些树林中的人影也围了过来,其中一人走到他们旁边行着礼说道,黎舵主,根据线报,这些从大渝过来的人大部分都在这里了,只是少了十几个蒙面人……

  黎刚看着前面的玄风说着,那些蒙面人已被我和蔺公子杀死了,为了能引出你背后的人,一直陪你演戏都快把我给憋死了,现在能说出你们的目的了吧。

  玄风听到此话,心中非常的震惊,他可知道他带来的那些蒙面武士,武功虽然不如他厉害,但也不是什么人说杀就能杀死的,至少他自己就办不到,也就是说这俩人也绝对可以杀死自己,自己也根本没有逃走的可能,他没有回话,竟直接看向了黑纱遮面的少主。

  那黑纱遮面的少主从那些武士中间走到了玄风的旁边,取下了黑纱斗笠,白皙的脸蛋,英俊的面孔,怎么看都不像一个男子。

  原来是元兰郡主,怎么,你跑到我们大梁是来看风景吗?上次跑到我们军营长苏放过了你,这次你是要做什么?蔺公子笑着说道。

  蔺公子我们能单独的谈下吗?

  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吗……黎刚话还没说完,蔺公子便举手没让他说下去,起身下马随随元兰郡主去了树林中。

  我听说长苏哥哥病亡,多方打探不到消息,这才想到这个办法来证实一下,并没有其他意思,希望蔺公子能如实告诉兰儿……元兰郡主是元王爷的长女,自幼聪明,又喜欢习武,这元王爷才让她拜在了玄布门下,这次攻打大梁便也把她带在了身边,什么重要事都会和她商量一二,没成想因为好奇麒麟才子梅长苏,便独自去了大梁军营……

  事关大梁,元兰郡主天资聪明不应该问的。

  我大渝国主已发出了和大梁议和的召令,父王已让我回去商议此事,我就是想知道长苏哥哥怎么样了?这元兰郡主竟着急的眼眸都湿润了。

  就算如此,那也是你们的事,就不要在长苏身上打主意了。蔺公子生气的说着,心中又想着,若不是因为你们大渝,长苏也不会再次来梅岭了……

  我只希望长苏哥哥能好好的,元兰郡主没能忍住眼泪流了下来。

  而这时,路上却烟雾缭绕,黎刚和他江左盟的人,玄风和那些武士,都同时向对方发起了攻击,少年飞流看见那偷袭他的玄风正在和江左盟的人打斗,竟直接飞去和玄风战到了一起。

  不知为何?竟有四人抬起棺材向无人的方向飞去,少年飞流看见的时候马上飞身而起追了过去,可那四人轻功和内力都非常了得一直到了一处悬崖上才停了下来,因为飞流刚受了一掌好长时间才追到了悬崖上。

  当他刚停在悬崖上,便有一蒙面人向他发起了攻击,此人武功之高,仅用了十几招便打的少年飞流无招架之力,遍体鳞伤,但他依然坚持着,一次次被打倒在地,一次次又爬了起来,口中一直念叨着苏哥哥,直到最后被打伤在了棺材旁边,手抚摸着棺材,晕倒在地。

  那蒙面人围着棺材看了一圈只说了句“玄铁冰棺竟无懈可击”,便一掌把棺材推下了悬崖。

  阁主,这少年是否也一起扔下悬崖?刚刚抬棺材中的一人轻声的问了一句。

  此少年我还另有它用,先带他回去,另外告诉那位传信使者让他回复他的主人,梅长苏已死,是否要进行下一步行动?

  那四人行礼之后便带着飞流离开了悬崖,而那被称为阁主的自言自语着,没想到这少年中了我的噬体幻术还能保持着意念追来这里,若非中了噬体幻术仅用武功的话还真不可能把他打伤,回去要好好想些办法利用这个少年了,随后他便飞身离开了悬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琅琊榜之再续前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琅琊榜之再续前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