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康蒂雅的想法
东海无月2018-12-26 20:073,489

  一场闹剧草草收场,虽然吴焕章父亲在信州能量巨大,可是在儿子亲口承认了阴谋,并被人解了蛇毒,救了一命之后,他们也不敢采取什么进一步行动了。郭静琪从此,也少了一个骚扰者,可以专心帮助外公打理医馆。

  倒是康蒂雅,当日一来,就被震撼了,先是那个假死的人,康蒂雅就不明白,怎么方老先生只是在他后颈那里轻轻的揉了揉,然后竟然从那里抽出一根针,那人就醒了,而且立刻就生龙活虎。接着是被蛇咬了的吴焕章,在鬼哭狼嚎了一会后,方成林只是给他伤处抹了点药,再用一些汤药喝了下去,就没事了。这一切都超出了康蒂雅的理解能力,在她对印第安人的历史记忆中,这些都是神的能力。

  所以,本来陈敏轩带她回来,觉得见了郭静琪会比较尴尬的场面没有出现,康蒂雅竟自己主动找到郭静琪,很真诚地问道,“静琪姐姐,这位爷爷神奇的本领,我可以学吗?”

  她的主动问话,却让郭静琪、方瑞文,包括方成林等人,都纳闷了。倒不是因为她提的请求,而是因为她说出来的语言,在场的只有陈敏轩和郭静琪会,其他人不会,可是谁都知道这是什么语言。郭静琪还未回答,郭文逸先就抢着问了,“敏轩哥,你不是说她是印第安人吗?怎么原来她竟是尼虹国人啊?快说,你这小子啥意思,你要是想做对不起我姐的事,我可就不认你这个哥了啊!”

  这话,让本来想着要和康蒂雅解释的郭静琪顿时满脸黑线,自己还未接受郭陈两家的长辈定的娃娃亲,可是上至外公,下至弟弟,好像都认为自己已经是陈敏轩媳妇一样,对陈敏轩比对自己还亲。她不敢和外公使性子,但又怎么能让弟弟这般嚼舌根,凤眼怒睁,看着郭文逸凶道,“臭小子,快滚后面给我捣药去,再乱说我把你嘴缝起来!”

  郭文逸假装吓得躲到陈敏轩背后,朝郭静琪吐了吐舌头,然后笑道,“好,好,姐姐好凶,还是交给姐夫得好。”拍了拍陈敏轩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姐夫,我去捣药了,你保重啊!”这情景,看得几人都憋着想笑,可是望见郭静琪那寒脸怒目,又不敢笑。而方成林只是云淡风轻地坐在太师椅上,望着诸小孩闹腾,微笑而已。

  没了郭文逸这个插科打诨的,陈敏轩才解释道,“康蒂雅不是尼虹国人,她确实是印第安人,还是尤卡坦半岛丛林中一个印第安部落的圣女。这次因为我执行任务经过他们部落,正好遇到他们发生了一些事,认识了她……。”这里都是他最亲近的人,可是他遇到的事情涉及到康蒂雅部落的一些隐秘,说到这里顿住了,转头问康蒂雅,可不可以把他们部落的遭遇告诉大家,康蒂雅对方成林和郭静琪等人很有好感当即表示没有问题。陈敏轩才将情况说明,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唉,可怜的孩子,小小的人儿,却肩负着一个部落的责任。”坐在太师椅上的方成林,幽幽地叹道。

  “外公,刚才康蒂雅说,想和我们学医呢。”郭静琪对这个清纯秀丽,但却有些忧郁气质的女孩,还是有好感的,虽然她对于陈敏轩和康蒂雅表现得那么亲近,心中还有一些别扭,但这并没有影响她对康蒂雅的好感。

  方成林却看着康蒂雅,亲切地问道,“噢,姑娘,为什么会想学医呢?”

  听到陈敏轩翻译的问话后,康蒂雅回答道,“老爷爷,我们印第安人,曾经被白人用细菌制造传染病,人口几乎完全灭绝。我们的祖先创造了许多先进的文明,但医学却不是他们所长,所以在恶魔释放细菌出来后,我们的祖先完全束手无策。我听老人们说,那时候,整个整个村庄,甚至整个整个城市的人,都病死了,有些城镇连收拾尸体的人都没有。印第安人一直到几百年后,才知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一种细菌,可怜我们以前祖先们甚至都不知道细菌是什么。”说到这里,康蒂雅的俏脸上,不由自主地流下了两行泪。

  “唉,这事情我也听过传闻,不过记录资料很少。从零星透露出来的材料看,当时欧罗巴人用的是天花病毒,确实是丧尽天良啊。天花,不要说过去,就是现在我们也不能完全治好。”方成林听到康蒂雅说这事,不禁又是一声叹息。历史上的罪恶,惨绝人寰,印第安人因此遭受了灭顶之灾,可叹欧罗巴殖民者,为掩饰罪行,把能销毁的资料都销毁了,把印第安人的文明灭绝,说成是他们自己放弃了自己的文明,回归丛林生活。但这样的大规模灭绝性惨案,却绝不是他们想要掩盖,就能完全掩盖得住,这些年已经有不少人在研究这方面情况。只是现在欧罗巴人还势大,掌握了全球规则制定,甚至话语权,即使人们知道了这事,又能如何呢,最多也只能是一声叹息。

  倒是年纪最小的陈敏隽,睁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方成林,好奇地问,“外公,难道,那些欧罗巴人,比尼虹国鬼子还坏?”

  “是非善恶,自在人心,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敏隽,以后你多学习,多见识,自有自己的判断。”方成林拉过陈敏隽,坐在太师奇的靠沿上,溺爱地拍拍他的小脑袋。然后转过头对康蒂雅说,“姑娘,你这次出来,既然有决心多经历和见识,学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以后你就先和静琪学吧,有什么困难让静琪和敏轩帮你解决。”康蒂雅听到翻译,得知方成林同意后,兴奋地用尼虹语连说谢谢,方成林倒是听明白了这个词,摆摆手说,“不用谢,你先好好和静琪,敏隽他们学好华夏语,一边学语言一边学基本知识。只是华夏医术,想要学精不容易,可能需要十几二十年功夫,你可得耐得下性子。”说着,便交待郭静琪,好好教康蒂雅,然后起身到后院休息去了。

  陈敏隽和方瑞文扶着方成林向后去,方瑞文一边走一边回过头看着陈敏轩说,“敏轩哥,本来我还想着,你可能会犯错误,不过现在我不担心了,哈哈!”

  “只是,我咋感觉我哥,好像做了件特别亏的事呢?”陈敏隽也笑着,故作老成看着陈敏轩说,然后还不忘和康蒂雅说,“康蒂雅,除了学医,我还可以教你华夏功夫啊,以后我天天来找你,准把你教成武林高手,哈哈!”

  “你们两个,赶紧给我滚得远远的!”陈敏轩假装怒道。

  “啊,我们不能滚,我们一在地上滚,爷爷就得摔跤了!”方瑞文接话道。方成林却一声不吭,任由两个活宝一边走一边揶揄陈敏轩,好一会两人才穿过中间庭院,将方成林扶进了屋,才没有继续调笑陈敏轩。

  “哼,你也可以滚了,出去那么久,你该回去和陈伯伯报平安了。”屋里总算平静下来,又羞又恼的郭静琪,没好脸色地看着他说。

  “呃,啊,我也要走啊?”陈敏轩摸着头,有点不甘地问。

  “那不然,你留这里干嘛呢?难道你信不过我,可以把康蒂雅安顿好?”郭静琪没好气瞪了陈敏轩一眼,然后也不再搭理他,拉着康蒂雅用尼虹语说,“康蒂雅,既然你想学医,外公也同意了,那你今后就和我一起住在这里,我先教你华夏语和基本的华夏医学知识,你愿意不?”

  “好啊,好啊!”康蒂雅毕竟年纪小,对许多事情好奇心盛,先前见到的华夏医术的神奇,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她心里,所以这会听得郭静琪这样说,心中只有兴奋和向往,倒是把这些天一直陪着他护着他的陈敏轩给忘在一旁了。

  尴尬的陈敏轩,望着两女相携往后院走去,一时倒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轻叹一声,然后收拾了东西,先回家去和老爸报个平安。心想着反正那个探寻星盘的秘密之事,也不急着一两天,郭静琪照看着康蒂雅,确实也比把康蒂雅安排在陈家,来得方便。

  却不曾想,老爸一见到他,完全不是把他当一个久未归家的儿子安抚,而是立即给他安排了一个任务,要去东南亚的马拉加,处理一件事情。

  等到陈敏轩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天之后了,回到信州,第一件事当然是跑医馆去看望郭静琪和康蒂雅。两女却正忙着给一个胃癌晚期,已经放弃手术和放化疗的中年人做保守治疗,郭静琪在那里一边给病人按摩缓解疼痛,一边告诉康蒂雅抓药配药。见到陈敏轩进来,康蒂雅很是兴奋地喊道,“敏轩哥哥,你回来啦!”居然是用华夏语,说得虽然不怎么利索,但却能让人听得明明白白。

  郭静琪却只是看了他一眼,语气不冷不热地说道,“你自己找个地方先坐着,桌上有水,自己倒着喝,我要帮黄先生按摩,没空招呼你。”

  反而是康蒂雅,看见陈敏轩尴尬地坐在那里,无所事事的样子,忙完手头的活之后,便走过来陪他说话,在问了这一段时间的情况后,康蒂雅突然起身,附在陈敏轩耳边说道,“敏轩哥哥,我想和你提个请求?”

  陈敏轩虽然不知道康蒂雅要说什么,但当着郭静琪的面,却不愿意公然这样说悄悄话,便出声道,“康蒂雅,你有什么请求就直接说,没关系的。”

  可是康蒂雅依旧附在他耳边,悄悄说道,“敏轩哥哥,还记得那两只虫子吗?它们可以帮人看见非常细微的东西,如果静琪姐姐能够有这种本领,说不定有许多棘手的病,她就能治得好呢。”

  “你是说……”

  陈敏轩刚想说,却被康蒂雅阻止了,她笑着对陈敏轩说道,“一会等姐姐按摩结束了,我们一起和姐姐说吧”。

  两个人这样的奇怪表现,却惹得郭静琪满心疑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能宠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能宠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