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医馆被围住了
东海无月2018-12-26 20:073,434

  信州是一个小城,不要说在华夏的江南众多名城中完全没有存在感,就是在江右省这个并不算发达的中部省,信州也是一个既没有经济实力,也没有历史底蕴的,常常被人遗忘的城市。不过,这个小城也有两个拿得出手的东西,一是交通,它是江南重要的交通中心,几条铁路干线和高速公路在这里交汇,往东、南可通过华夏最繁华的东南沿海,往西、北则可通向华夏广阔的腹地。二是它有一座名山天门,是华夏本土道教的圣地,是南传道教世袭领袖天师的道场和安家之处。

  信州还有一座山,叫做象山,在信州市东郊十几公里处,从康蒂雅的发音来看,她说的从星盘中听到的声音,“香山”、“象山”都有可能,陈敏轩本来就决定要回家一趟的,只不过原来根本没有要去象山走一趟的计划,但这次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去象山看一看。

  从临安到信州非常方便,两个小时高铁就到。一下火车,陈敏轩并没有急着去象山,或者回陈家庄自己的家,而是打了个车进城去,先看望一位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人——方成林方老先生。这位方老先生是信州城的名医,但更重要的,他是郭静琪的外公。郭静琪从小到大,多数时候都在方成林家生活,跟他学医,并且已经小有所成。

  方成林虽然名声不小,但却非常低调,在并不算大的信州城的东南,并不算繁华的一条小街,开了一个规模很小的的医馆,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因为医术高明,而且收费不贵,所以小医馆只要开着门,就会有许多人排着队争相来治病。方成林有个规定,每日只在上午接诊,一上午只诊十人,下午则留出时间精细治疗那些需要费时费力的慢性病人,或者住院病人。每周日全天不接诊,据说是为了收药配药。在信州城,几乎人人都知道方氏医馆的这些规定,它甚至成为信州文化的一部分了。

  但这一天陈敏轩快到中午时,来到小街,却发现气氛不对。因为,正常情况下,这时候快要停诊了,医馆内外人不应该很多。可是今天医馆外却围了许多人,以至于陈敏轩只能远远地让出租车停下,下车挤过去。

  “哼,什么狗屁名医,什么悬壶济世,全他妈是骗人的。好好的一个人,吃了你们的药,就人事不省,全身僵硬,不知死活!今天你们不给我一个交待,我就砸了你们医馆。”挤到离医馆比较近的地方,陈敏轩才在嘈杂的人群中,听到有人大声说。

  “吴焕章,你不要血口喷人,这人来的时候根本未得重病,只是一点伤风感冒,我们给他开的药,都是平常的温和药物。药方在这里,你们若是不信,可以找专门的鉴定机构鉴定。”很清脆坚定的声音,陈敏轩觉得无比熟悉,但也有点意外,因为这声音,正是他经常会想起的那人。之所以觉得意外,是因为现在还未到放假时期,在北华大学念书的郭静琪,怎么会出现在外公的医馆呢。

  “鉴定,鉴定,等你们鉴定完了,人都要死了。现在人就在这里,他今天一早来你们医院,开了药,吃了药,然后就变这样了,还用得着鉴定吗?”那人明显不依不饶,更是冲着人群喊,“乡亲们,你们说说,这还有天理吗?”

  但他的话,却没有得到多少回应,只在人群中有几个零星声音呼应道,“是,真没天理!”

  陈敏轩不明情况,和康蒂雅说紧跟着自己,便扒开人群向里挤去。挤到门口,却看见有四五个青年,抬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一位三十来岁男子,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甚至都感觉不到呼吸。

  而医馆门口,方瑞文、郭文逸、陈敏隽三人,围成一个弧形,挡住了医馆的大门,不让那些人冲进去。虽然年纪最大的郭文逸,也只有十七岁,最小的陈敏隽只有十四岁,但他们面对来势汹汹的那一群人,却没有一点惧意。郭静琪则站在他们后面,据理力争。

  郭文逸是第一个看见陈敏轩的,一见陈敏轩从人群中出现,便兴奋地喊道,“敏轩哥哥,你回来啦!”不过,他并没有挪动身子,依然保持警惕,不让那人试图冲进去的人有机可趁。

  陈敏轩却没有搭理他,而是冲里面的郭静琪招招手,“静琪,你怎么回来了啊,我还想着这次任务完了,到北都去看你呢!”

  “切,这人,真是重色轻友,我们三个好兄弟站在这里,他问都不问一声,却只想着琪姐”。方瑞文见陈敏轩在郭静琪面前那馋媚样,鄙夷地说道。另外两个小子,忙不跌地点头表示认可。

  郭静琪穿着很朴素的T恤,简单地扎了个马尾辨,本来就有点高冷的容颜,因为生气更是满脸寒霜。这会见陈敏轩来了,心里有点意外,也有点欣慰,可是脸上却依旧冷冷的,语气也并不很热烈,“外公最近身体不怎么好,我回来帮他忙,而且北华大学那医学也没什么可学的,都是一些过时的东西,还不如我自己在医馆里学来得好。”目光看向陈敏轩身后,有点疑惑地问,“这位就是你电话里说的,那个印第安‘圣女’?”

  “是啊,就是她,不过一会我再和你们介绍她,这里出了什么状况?”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这家伙想敲诈我们,像个粘皮糖一样,这已经不知道多少回了。只是,没想到他会用这样的一招,简直不顾人死活了。”虽然遇到这样的棘手事,可是郭静琪并没有慌乱,仍然很镇定,“我现在不能轻易碰那个人,一碰说不定他又要说什么幺蛾子,一会请外公过来,再请市人民医院的专家过来,在有人见证的情况下会诊一下。想敲诈我,他还没那本事。”

  郭静琪那边还未说完,郭文逸却插话道,“姐夫,那家伙叫吴焕章,仗着自己官二代,想泡我姐呢,以前怎么巴结我姐我姐都没理他,这回竟然想用敲诈的办法了。不知道从哪找来个假亲戚,来医馆开点药,就装死。姐夫,你们情敌见面,是不是分外眼红啊,我顶你啊,这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啊!”

  “郭文逸,闭上你的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郭静琪双手叉着腰冲着郭文逸吼道。郭文逸只要冲她做个鬼脸,然后又向陈敏轩吐了吐舌头,假装乖巧地闭上了嘴。而一旁的其他人,则哄然笑了起来,本来很严肃的场面,竟突然变得有点滑稽。

  正在大家不知道该以什么情绪面对这种问题时,从医馆后面传来一个低沉且镇定的声音,“出了什么问题,怎么这么多人围在这里?”然后方成林老先生,一袭米白色长袍,白须白发,很快出现在门口。看见他现身,围观者纷纷问好。在信州这个小城,大家都把方成林当神医对待,即使是在现在这样的场合,大家对他也并没有什么怀疑。

  即使吴焕章,见到方成林,也不禁神色有点紧张。不过,他还是强作镇定,努力清了清嗓子,说道,“方…方老先生,你外孙女胡乱开药,把我的表弟治成这样,你…你们要给我个交待,不…不然我就要去告你们,让你们这个医馆关门。”

  方成林本来出来后,直接走到躺在担架上的那人旁边,观察情况,听得吴焕章这么说,抬起头看了看吴焕章,也没有很气恼,而是悠悠地说道,“小子,喜欢我家女娃,就光明正大地追,你弄这手段想逼人就范,也太拙劣了点吧!”

  “哼,我,我弄什么手段,明明是你…你们,庸…庸医误人,你们要…要是不给我个交待,反正我不会和你们善罢干休的!”吴焕章强作镇定,色厉内荏地说道,面对方成林这样的前辈大德,他毕竟还是很心虚。

  “切,什么善罢干休,要是我姐姐答应和你约会,估计就烟消云散了吧!”郭文逸年纪虽小,说话却不饶人,看来之前许多情景,他有亲历,所以一点也不留情面地揭吴焕章的短。

  吴焕章听得他这么说,眼中却是一亮,不过很快遮掩过去,仍然以愤恨的神情,对着郭文逸说,“小子,你可别乱说话,现在是人命关天的事。我现在是要你们给我交待我表弟的情况,你们要是没个好交待,我就让人砸了你们医馆。至于你姐姐,要是她愿意求我,我当然可以想办法保她,要是她不顾及过去的交情,那我也只能祝她好运了。”

  “呸,吴焕章,嘴巴给我干净点,谁和你有交情,看着你我就觉得恶心。”郭静琪本来对当下的事,就有点焦虑,虽然她知道这人的状况不是她弄出来的,但别人故意陷害,肯定有他们的后着,要想破局可能不容易。可是,即使这样,她也不愿意让吴焕章占一点点便宜,哪怕是口头上的便宜。

  方成林却挥了挥手,声音严厉地说道,“好了,都先别吵,待老夫先看看!小子,虽然你家很有势力,但是用这样可能置人于死地的方式,来玩你的阴谋,我劝你还是要小心点,别作茧自缚,到时候恐怕你家的人也救不了你。”说着,便躬下身去,仔细查看病人。

  陈敏轩心中虽然无比着急,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焦急地看着方成林在那检查地上的人。

  “嗯,没有中毒!”方成林翻看了病人的眼、口、鼻等处,眉头紧皱,然后又搭脉好一会,再仔细地捏遍病人的手、脚等处经络,“也不是经络受伤!”这下眉头却皱得更紧了。他看过郭静琪给病人开的药方,而且相信自己医馆里配药的人,绝对不会搞错的。可是,这病人的状态,却有点让他搞不清楚状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能宠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能宠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