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他会被蛇咬
东海无月2018-12-26 20:073,548

  炎炎烈日照在大街上,无比的闷热,可是这不妨碍人们看热闹的热情,更何况这热闹,还跟信州最有名的民间老神医有关。大多数人其实都怀着同情心看这事,希望方老神医的医馆,不要真出问题,但也有极少数人,心里在冷笑,然后站在人群中,冷眼观望,不时冷语评论。

  方成林老先生,既没有在意炎炎烈日的照射,也没有在意别人的一言一语,只是认真地检查着病人,排除着一个又一个的可能性,然后又假设一种又一种可能性,但每一次都摇头自己否定。

  看着这情景,陈敏轩、郭静琪、方瑞文等人,却是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若是以方成林的医术,都搞不明白状况,那估计这次栽赃,他们想要善了就难了。陈敏轩心中着急之下,便只好悄悄地问虫子,有没有办法。

  “主人,我也能做这检测,我去检测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两只虫子这时,都变回了本原的状态,谁也看不见,可是它们与陈敏轩却可以沟通,陈敏轩也能感觉到他们。听得虫子可以检测,陈敏轩当然乐意,便催促虫子赶紧过去,反正别人也看不见。虫子只检测了一小会,便告诉陈敏轩,在病人的后脑勺处,有一根细针,很不正常,请示要不要拔出来。陈敏轩阻止了虫子立即拔针,而是让他帮自己也看到针的具体位置。

  确定了针的位置之后,陈敏轩便已确定这病人,确实是人家制造的阴谋的一部分,想来方成林应该也曾经怀疑过这种情况,可是却不敢想象谁会这样灭绝人性,仅仅为了一个追不到手的女孩子的态度,就用这种随时可能让人丧命的手段来陷害别人。

  陈敏轩悄悄走过去,附下身子到方成林耳朵边悄悄说了几句,方成林便凝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站起身,和陈敏轩一起向屋里走去。

  “你确定,后脑垂体附近被人扎了针?”进去之后,方成林神色凝重地问。

  “外公,我岂敢骗你,只是你先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看得见,我后面会和你解释的。现在这情况比较棘手,如果我们当场揭穿,他们可能会故意把那人弄死,然后诬蔑是我们给人扎的针。可是如果不揭穿,这人的情况很危险,而且人家这样闹下去,对我们很不利。”

  方成林皱着眉头,一边捋着他雪白的胡子,一边思索着,有一会之后,他才幽幽叹道,“唉,这个吴焕章,也是被人利用了,他想在给静琪施加压力,却不想有人要借他的手,毁我的名。”

  “此话怎讲?”陈敏轩和郭静琪几乎异口同声地问。

  “唉,先不说这个吧,先治人要紧,敏轩,既然你也看出来了,我就更确定了。刚才我观那人脉像和气血,本来也有此判断,只是却又不敢如此判断,你把我叫进来,担忧也是对的。不过此事确实棘手,他们可以不顾人死活,我又怎能见死不救。”说着,就欲出去救那个本来是被用来陷害他的人。

  正在这时,却听外面一阵惊呼,众人向外望去,却是一个农夫挑着一个铁笼挤了进来,铁笼里装着几只颜色鲜艳的大蛇。虽然明知蛇被关在笼中,但见者无不惴惴不安,向两旁躲去。只是那农夫,到了门口,见这么多人围着,却也不进门,只在门口喊道,“方老,方老,可在里面,老冯又捉了几条银环蛇,卖与方老啊!”

  “外公,你还收银环蛇?”陈敏轩好奇地问道。

  “银环蛇是祛风,通络,止痉圣药。银环蛇毒,对治疗中风,半身不遂,抽搐痉挛,破伤风,麻风疥癣,瘰疬恶疮等病症,都有极好疗效。野生银环蛇,疗效更佳,这个老冯,是信州有名的捕蛇者,常能给我捕来质地特异的野生毒蛇,我有许多良药,都拜他所赐呢。”方成林一边说着,一边向外走去,准备招呼老冯,把银环蛇买下。

  “外公,等等,如果人被银环蛇咬了,你也能治?”

  “废话,我们一家在信州这地方世代行医,银环蛇是这一带常见毒蛇,多有人被蛇咬伤,爷爷当然会治,岂能任毒蛇伤人。”一旁的方瑞文,简直看不下去,抢着说道。

  “那被蛇咬到,多长时间治比较合适呢?”陈敏轩又问。

  方成林两只老眼,疑惑地看着陈敏轩,“敏轩娃儿,你这想啥呢?为啥要有人被蛇咬到?银环蛇毒性极烈,若被咬中四肢,四到六小时便能致命,若不幸咬中要害,两到三小时便可致命。”

  “我感觉,那个得瑟的小子,可能会被蛇咬。要是他被蛇咬了,外公你先别忙治他,先听我安排啊。”陈敏轩诡异地笑道。

  方成林更是两眼眯着,盯着陈敏轩看了好一会,然后悠悠地道,“小子,别乱说话,虽然人家是你情敌,要竞争你也光明正大和人竞争,别这样背后诅咒别人啊。况且,这种诅咒,又不能伤人分毫。”说罢便走出去,隔着几人远远对那卖蛇的老冯大声说,“老冯,对不住,出了点事,我先得处理一下,你找个地方先呆会,我处理好了找你看蛇啊。”

  老冯对方成林极为敬重,看现场围观人群众多,也知道是有人找麻烦来了,但不明就里,也不知如何帮衬,便大声回道,“好嘞,方老您先忙,需要老冯做啥的,您老就直说”。然后挑着两铁笼,便坐到一旁,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可是不曾想,被他坐屁股下的铁笼,却突然有几根铁丝断了,堪堪露出一个小口。在里面被困住的两只银环蛇见状,便从那里钻了出来。因为大家都在看热闹,却没人注意在地面爬行的蛇。而这两只蛇,也不知为何,也很灵敏的避过了众人的脚,直奔吴焕章站立的地方去了。正得意洋洋地看着医馆一众人焦虑的吴焕章,正和他的一个伙伴交头接耳说着什么的时候,突然“啊”一声惊叫,然后回头往脚后部一看,又是一声更惨的惊叫,“蛇啊!”原来两只银环蛇双双张嘴,在他右脚后咬了一口,而后迅速在人群中窜行,很快便钻进了一处下水道。

  虽然蛇毒发作并没有那么快,可是吴焕章哪经历过这种可怕的事,整个人迅速软了下去,甚至胯下都湿了,显然是被吓得尿都流了出来。

  方成林本来还在观察那人状况,犹豫要如何处理那人脑后的针,听得吴焕章惨叫,也被惊醒,向他这边看来,然后又看了看正站在的医馆门口,满脸若无其事的陈敏轩。可是,陈敏轩却耸耸肩,表示这不关他的事。

  方成林向郭静琪喊道,“静琪,赶快备药,银环蛇毒性极烈,要尽早治疗。”

  郭静琪正准备动身配药,却被陈敏轩拦住了,他大声说道,“外公,咱们医馆医术不行啊,都把一个人治成那样了,你再治这姓吴的,万一又治坏了呢?那医馆的名声不是全毁了。银环蛇虽然毒,但一两个小时死不了的,还是让他去市里的大医院治吧。”

  “混帐,信州只有中医院和我这里能治银环蛇毒,中医院已搬到西郊,离这里二十多里远,即使送过去人还未死,这时间耽误了,也必然有内脏永久性损伤。静琪,快配药,不能耽误。”方成林一直以医者父母心自勉,虽然明知道吴焕章是想要陷害自己人,可是却也不愿意见死不救。

  可是,郭静琪在看了陈敏轩递给自己的眼神后,心有灵犀的她,却并没有答应外公,而是大声说道,“外公,药是有啊,可是我怕人家不敢吃呢?刚吃坏了人家的人,还没给人交待啊,您还是让人家去中医院治吧,人命关天,咱们可担不起责任。一个人我们尚且交待不了,要是再搭上一个人,你就算把我卖了,也赔不起人家吧。”

  这边言语交锋,那边吴焕章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而心中越急,心跳越快,越觉得伤口处火辣辣的疼。他也在信州生活多年,当然知道方成林神医之名,也多次听人说他治过许多被毒蛇咬伤之人。在这种情况下,有神医在眼前,他哪还敢耽误时间去中医院啊,只能强忍着痛,哭丧着脸向方成林求道,“方老,方神医,你救救我啊!”

  还不待方成林回答,陈敏轩却跑过来,挡在两人中间,先向方成林挥一挥手,阻止他走过来,“外公,你先等等,我有几句话要问他。”转过头,看着吴焕章,说道,“姓吴的,十分钟,内脏会出现不可逆的损伤,一个小时,会有死亡危险。所以,你好好回答我问题,如果得不到我满意的答案,我就问几个小时,反正你是被蛇咬的,死了,也不是我害的。”

  “好,你问,你问!”在这种情况下,饶是吴焕章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耍横弄强,只能听任陈敏轩问话了,毕竟能救人的,一个是他叫外公的长辈,一个是他青梅竹马,定下娃娃亲的女孩。

  “这人是什么情况,谁把他弄成这样的?”陈敏轩也不想多费话,直奔主题地问,“你可以不说实话,但我其实已经猜到了,如果你撒谎,我就还会有十几二十个问题,呵呵,我是个好奇宝宝。”

  “是…是…”,吴焕章心中有千万次呼唤,不能说,可是腿上的疼痛和心中的恐惧,却让他不敢多犹豫哪怕一秒钟,“是我让…让…谭先生想的办法?”

  “嗯,是不是在他的脑后,扎了一根针,制造了他的假死状态?”陈敏轩盯着吴焕章问。

  “你…你…怎么知道?”吴焕章被陈敏轩的话,吓了一跳,脱口就问。而他这神态,无疑更是坐实了陈敏轩的说法。

  “嗯,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想节省时间,就只回答,别乱问。”陈敏轩这会却笑了,指着他的伤口说道,“把时间、地点和见证人有谁都说出来,然后…”他却故意断了话语。已经有点犯蒙的吴焕章毫不犹豫就按他的要求说了出来,而人群中,一些人失望地摇摇头,暗然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能宠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能宠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