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模范俘虏征战游记(10)
乔斯塔夫2019-01-20 23:593,123

  “看来是我们的对手出招了,对吗?”乔斯塔夫国王从他的手里拿过小木筒,正准备打开它,却突然转过头对那位男人说到:“奥列格,我们来打个赌吧,我敢保证,一定是南方的皇帝胜出了,身强力壮的家伙怎么会输给年老的宰相?哦,我可不敢想象我这位可怜的同类到底是怎么渡过这些年的。”

  被称作奥列格的男人只是拘谨地点了点头,好像是表示对国王陛下的赞同,可是一开口,却似乎是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宰相的看法,“国王陛下,那毕竟还是巴里昂人的皇帝陛下啊,何况还是个有头有脑的家伙,如果皇帝还仅仅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的话,我可不认为那个皇帝能有什么作为。”

  “这么说的话,你也是和我一样,认为那个皇帝会赢咯?”乔斯塔夫国王解开缠绕着的红色丝带,打开了木筒,取出里面细心藏着的羊皮纸条,认真地读着。

  “不过话说回来,奥列格,我们还在拉穆拿的时候,你们家族似乎是最擅长养一种山林里的鸟儿的吧?我记得当年你的父亲就是因此才被我那已经逝去的父亲看重,接纳了你们,这才加入了我们的部落?”乔斯塔夫国王一边阅读着羊皮纸,一边却还在和奥列格说着毫不相关的话。

  “没错,我的陛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一家才能在那场可怕的部落内战里得以逃脱,安静的生活,而我也得到了父亲的一些教导,懂得一点有关这些的技巧。”奥列格依旧还是保持着应有的拘谨,作为一个曾经敌对部落投降过来的可以说是“俘虏”的人,注意说话的方寸是必要的自保手段。

  乔斯塔夫国王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位属下在与自己刻意地保持着距离,或许在他心里,这正是对方感受到自己君王气息的表现。注意分寸,才是君王和臣子的最佳相处办法,当然,这更多地是需要臣子来注意而非君主。

  “那么我来考较考较你,看看你父亲的技巧是不是真的被你继承了下来。”乔斯塔夫国王似乎是看完了手上的羊皮纸想要传达出来的内容,却还不愿意直接说出来,反而是和奥列格开始了似乎毫无意义地闲聊。

  奥列格依旧保持着应有的恭谨,他微微鞠躬,表示愿意听从国王陛下的考验。

  乔斯塔夫国王没有第一时间问出问题,而是把手上的羊皮纸给到了奥列格的手上,示意他可以成为除了国王之外第一个了解到这个讯息的人,当然,除了那位不知名的间谍之外。

  “如果是一只十分稀有的宫廷鸟儿被赏赐给了你,可是它却一直不肯鸣叫,你会怎么做?”乔斯塔夫国王似乎十分喜欢用鸟来隐晦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之前对格吉尔是这样,现在也是如此。

  奥列格听到国王突兀而来的问题,虽然令人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赶紧暂时放下手中还未看完的羊皮纸,用自己特有的恭顺语气回答着:“等待,我的国王,哪怕是再桀骜不驯的鸟儿,也迟早会有忍不住鸣叫的一天,这是我父亲告诉我的道理,是他用了几十年的时间研究鸟儿研究出来的道理。”

  也是奥列格家族一直以来能够生存下来的道理。

  等待,如果情况还没有任何改善的话,就继续等待,直到那些不利因素或者无能为力的因素自己发生改变为止,漫长的等待。

  “呃?”乔斯塔夫国王听了奥列格认真无比的回答反而有些吃惊,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是这样回答,紧接着,他却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奥列格,看来你的确继承你父亲的智慧,这很适合你,我也希望你能够一直地秉承这种意志好好地在巴里昂生活,为拉穆拿王国战斗下去。”乔斯塔夫国王似乎是在肯定奥列格的回答,他拍拍对方的肩,欣慰地看着奥列格,在国王陛下看来,作为弱小家族的生存之道也只能是这样。

  只是,作为强大一方的他可不会如此,强者,自古以来都是持强凌弱,而对弱者的帮助也多半出自于一时的心情大好以及怜悯。更别说在拉穆拿武士看来,再怎么名贵的鸟儿都不过是毫无用处的玩意儿罢了。

  “虽然我认同你的看法,不过我的家族也有自己的方法来让鸟儿开口。”乔斯塔夫国王好像是说给奥列格听,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说完这句话后,国王陛下示意奥列格可以继续看完羊皮纸,不用拘泥于礼节。

  “比起等待这种需要极大耐心的事情,我更喜欢强迫地让它啼叫,如果还不行,那这只名贵无比的宫廷之物就毫无用处了,杀死它来震慑其他的鸟儿才是我更喜欢的做法。”像是在自白,又像是在自我安慰。

  奥列格听着国王陛下的话,终于看完了手上的消息。

  想要理解信息并不难,一共也就想要表达就两个意思,一个是报告南方的皇帝在权力的争斗中胜出了,这其实对新王国来说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另一条消息,巴里昂皇帝统帅着四万五千大军和差不多在沿途中收留的一万多“英勇民众”向北方的博萨科堡浩浩荡荡地进军了,照那位不知名的间谍先生所说的话,一共是六万大军。

  “果然啊,这才是强大的家族统帅才有的气魄和态度,杀死无用的宫廷鸟儿,来威慑其他坐上观的家伙们。”奥列格似乎完全没有在考虑应该如何应对这些气势汹汹、远道而来的敌人,他明白,国王陛下早已有了自己的决断。

  乔斯塔夫国王没有继续要求奥列格回答自己的话,而是轻轻抚摸着自己那有些胡茬的下巴,苍白的面孔显现着之前因为喝下红酒而出现的一丝红晕,国王陛下在思考的时候就喜欢这样,不希望任何人打扰。

  而奥列格也乖顺地伫立在国王陛下的身边,等待国王的命令。

  “就是这样……哦,不,不行,这样太明显了……啊!那么我先一步到达战场会是怎么样呢,给我亲爱的同行准备一个……绝妙的战场!”乔斯塔夫国王兀自呢喃着,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大厅内部的喧闹声都已经开始慢慢减弱的时候,国王陛下终于以两眼放光、满脸堆笑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沉思。

  “奥列格,战争,现在才开始啊……”乔斯塔夫国王突然转过头,对着奥列格说出这没头没脑的话,还没等到奥列格想明白国王陛下话里的真正含义,便听到了国王陛下接下来充满自信的下一句。

  “不过,如果上帝站在我们这边的话,说不定能够快速地结束这场战争呢!”

  奥列格明白,国王陛下已经下定了决心,接下来,就只是等着命令的下达,以及战役的具体安排了。

  “不过这是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欢庆之夜,就让这些英勇的士兵们继续享受盛宴吧!”国王陛下似乎是真的在为大厅里这些功勋卓著的勇士们着想,准备等到第二天再公布自己的命令和计划。

  “这样,才能让他们对我死心塌地,为拉穆拿王国的未来战斗在第一线啊。”好吧,乔斯塔夫国王的心理活动明确的告诉了我们,这并不是国王陛下大发慈悲地体谅庆功者……

  接着,国王陛下转过头,对身边的奥列格说道:“奥列格,立刻叫一位跑的快的侍卫赶紧去召集格吉尔,还有我的儿子古丹,让他们马上到我的临时宫廷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正当奥列格接受国王陛下的命令并行礼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国王陛下又接着说了一句:“奥列格,别忘了,你也要到场。”

  奥列格先是停顿了一下表露出了吃惊,不过又马上转身再次行礼,表示遵命后,快步地离开,去替国王陛下传达命令。

  而我们的国王陛下则是立刻叫来侍卫,护送着自己离开大厅,前往临时宫廷的深处。一切,都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叫来的也都是国王陛下的心腹,无一例外的都是拉穆拿人,只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里面竟然没有平时在外面天天鼓吹自己多么多么地受到国王亲近和信赖的马克硫将军,这位自封为巴里昂臣子第一人的可怜家伙。

  ……

  经过一夜的欢愉,无论是在大厅里的受封者还是没有功劳只能在营地里享受国王赐下来的美酒火腿的普通士兵们,无一例外地在第二天被强行地喊了起来,当然,都是喊起来,至于那些新抓来的奴隶军则是不光没有奖赏,还依旧是被当作牲畜一样用鞭子抽醒。

  接着,就是城堡内残留的居民们看到的那样,大量的军队从城堡开拔离开,继续南下,市民们在感谢太阳神保佑他们在这群强盗的掠夺下活过来的同时,又不无期待着皇帝陛下能够打过来拯救他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