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三人骑士征战游记(6)
乔斯塔夫2019-02-15 15:413,342

  寒冬之后,早春盈盈,原本应该清寂无人的三孤平原,此时却正在爆发着惨烈的大战。

  “为了陛下!”一排又一排的巴里昂禁卫军士兵们不断地去冲击着对方的阵线,想要以此来挡住对方悍不畏死地前进。然而,哪怕是杀死了对方的一名武士,立刻就会有人上前补位,维持着严密的阵形,执行着乔斯塔夫国王的命令--前进,再前进。

  乔斯塔夫国王在离战场不远处的一个稍显倾斜的缓坡上听着来自前方的报告。

  “国王陛下,我们的先锋部队已经前进到了离巴里昂人的第一道防线不到一百米的位置,即将与敌人展开近距离搏斗!”一个浑身是血的侦察兵单膝跪地,向我们的国王陛下禀报着最新的情报。

  乔斯塔夫国王从容地听着,一边还反过身问着身边的格吉尔:“格吉尔,你喜欢吃牛的肉吗?”

  面对国王陛下的提问,格吉尔虽然摸不清国王陛下的意思,但作为臣属,只能够如实回答。“国王陛下的,您知道的,在我们的家乡,牛可是很稀少的东西,在我心里曾经可是属于吃一口就难以忘怀的美味食物啊!”

  “那就对了,我也喜欢,不过我更喜欢回味曾经看到过一次的杀牛经历,那是我们部落最熟练的宰牛人,就那样,在挣扎中按住已经疲惫的身体,然后一刀划开喉咙,慢慢的,慢慢的,牛就会经不起这样放血,衰竭而亡。”国王陛下扭过头,重新看向不太清晰的最前方战场。

  经过几分钟的思考,格吉尔好像抓住了国王陛下隐藏在对话中的深意,正当他以豁然开朗的语气喊出“国王陛下,我明白了”时,乔斯塔夫国王以赞许的口吻说道。

  “那就去吧,顺便帮我看着古丹,我那血气方刚的儿子,竟然就这样跑到了最前线。”

  听到乔斯塔夫国王的明确指令,格吉尔弯腰行礼。

  “遵命,我的陛下,我将会带着最精锐的武士,突入巴里昂皇帝的所在,一切都为了伟大的拉穆拿王国!”

  视线再次回到双方的第一交战地。

  鲜血飞溅,这是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将近一万的拉穆拿武士怒吼着冲击巴里昂禁卫军厚重的防线,虽然人数只有对方的一半,但在气势上拉穆拿王国的精锐武士们要更胜一筹。

  太久没有经历战争的巴里昂禁卫军除了装备上和人数上的优势之外几乎再无一物,而我们可怜的波克茶将军则在尽全力地想要在战术上予以敌人更多的打击。至于别的?哦,在我们的特拉夫陛下的命令下,所有的部队都必须要稳固地坚守营地,不得擅自出击。

  我们的皇帝陛下虽然是第一次作战,但似乎并没有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所特有的那种冲动,由于是第一次真正指挥作战,我们的特拉夫陛下似乎尤其想要获得胜利,至少,不能失败。

  在外观宏伟的皇帝营帐里,特拉夫陛下来回地踱步,正在焦急地等待着来自前线的最新战报。

  “只要维持营地不被攻陷,这样一来,时间一长那些可恶的海盗们就会自己退去了吧,他们只是一群没有后勤保障的野蛮人,只要没有了足够的食物就会阵脚大乱,祖父当年就是这样获得了胜利。”

  皇帝陛下一边不安地走着一边双手合十,喃喃自语。

  “伟大的巴里昂先祖们啊,请你们保佑我,你们血脉纯正的子孙!伟大的巴里昂太阳神啊,请您不要抛弃您的子民!”特拉夫陛下突如其来的大声祈祷,竟然吓到了门口负责守卫的侍卫。

  然而此时的皇帝,早就没有心思注意这些,现在他的心里除了前方的交战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突然,营帐内闯入了一名浑身都是血的士兵,看来是刚才被皇帝惊吓到的侍卫们一时间没有注意,便跑了进来。

  “陛下,呜啊啊……沿河岸的第一道营垒已经被那些蛮族人给攻破了!甚至连克拉维斯男爵都已经不知去向,那些野蛮人似乎是从投降的北方军团那里得到了许多的骑兵,我们根本就抵挡不了啊!”阵阵的哭喊声刺入了皇帝的耳中。

  这就……这就被那群野蛮人给攻破了?

  皇帝陛下在此之前的确是在波克茶将军的建议下把克拉维斯男爵调往了沿河岸最前沿处督造营地,一方面是想警告一下男爵,让他不要再继续嚣张,另一方面也的确是我们的特拉夫陛下身边除了波克茶将军外再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去做这件重要的事了,虽然从威克塞宰相那里跑来了自表忠心的克拉夫男爵,但是毕竟还是没有克拉维斯男爵这个和自己有过亲密接触的人放心。

  “一旦沿河岸的营地陷落,那就意味着……”皇帝逐渐陷入了恐慌。

  克拉维斯男爵所督造的那座营地远远不是他所轻视的那样,这座营地的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开阔平原,更是整个第一道防线的一处锁钥。

  或者这么说更为妥当,巴里昂军的第一道防线是沿着河套地区摆成的一个横向长条形防线,两边的营垒关系到整个防线是否稳固,一旦哪一边落入敌手,那就意味着在第一线作战中的禁卫军士兵们会看到这样的一道光景:自己还正在与拉穆拿武士厮杀,而身后却突如其来地冲出来一群拉穆拿骑兵对着自己就是一下,这样的局面哪怕是最精锐的战士也受不了,这种情况下,士兵们的训练度只是影响一下维持防线不崩溃的时间长短而已。

  然而更为可怕的情况就是,考虑到拉穆拿军会在一开始就派出最精锐的武士出来想要一战定胜负,特拉夫皇帝也同样把两万的禁卫军士兵摆在了最前线,而在最后的第三道防线又必须要保证全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来守护皇帝的安危,第二道防线的两万人几乎有一大半都是没有任何训练全凭一身热血的难民炮灰兵,一旦敌人攻破了第一道防线,完全可以预见第二道防线的炮灰们会在不到一小时内崩溃,皇帝将会直接地暴露在敌人的兵锋之下。

  这时,我们的特拉夫陛下终于明白了当初威克塞宰相为什么要竭力阻止自己亲征,原来伟大的马上皇帝都不是那么好当的,想要得到人民和历史的垂青,就必然地要面临战场阵亡的考验……虽然宰相大人并没有这样的意思,他只是单纯地想要阻止皇帝掌权而已。

  一时间,特拉夫陛下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瞬间在大脑中运转了这么多的东西,要是某位著名的侦探得知了一定会喊着说“灰色小细胞都要受不了了”的。

  皇帝对着士兵眨了眨眼,想要下达什么命令,但是一时间好像想不出什么好的主意,这一刻他都在后悔为什么没有让波克茶将军来这里主持大局了,除了稳重之外,陛下好像并没有足够的经验来面临这样的局面。

  然而我们的士兵却是身体一阵发抖,皇帝陛下喜好男宠已经在整个禁卫军里,不,可以说是整个雅格布都传开了,现在克拉维斯男爵下落不明,陛下又这样对我眨眼,哦,太阳神啊,我可不会像那个克拉维斯那样为了爵位而出卖自己!

  经过几秒钟的自我挣扎,皇帝陛下最终还是想出了一个自以为绝妙的主意,不过还是先要让啊眼前的这位勇士下去好好休息一下。

  “你们,快带这位勇敢的士兵去好好休息一下,恢复体力!”皇帝陛下用着自以为温柔的语气对着营帐外的侍卫们说着,然后出言轻声安慰了一下这位勇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更加惊慌了。

  在这位士兵一边颤抖着一边被侍卫扶出营帐后,皇帝陛下又叫来了传令的使者,让他赶紧去把这一消息传到正在第一线指挥作战的波克茶将军那里,同时命令将军继续执行坚守的命令,不过我们的陛下还是很担忧这位自己麾下唯一算得上是身经百战的能人,接着又让使者去骑着自己最珍爱的一匹马去,一旦真的到了第一防线崩溃的时候,这位将军能够有一匹快马逃生。

  以不变应万变,这就是初上战场的皇帝陛下所笃信的真理,何况,他的手中还有一张牌没有打出去呢。

  就在我们的特拉夫陛下在为接下来的战事而苦恼的时候,我们的赫里斯三人组又如何了?

  “呼,幸好这座营地没有多少巴里昂皇帝的禁卫军,不然就凭我们几个恐怕根本就不可能打下来。”

  赫里斯带着士兵们清理营地时对着朗格拉日和玛蒂尔说道。

  朗格拉日正从一具尸体上扒下一具盔甲,只留下一具仅剩内衣的可怜尸体横在那里。“这都要多亏玛蒂尔想出的计划,不然我们可拿不下来这个地方,一座小小的营地就有两百名士兵外加几十个骑士和一个男爵!要是之前我都不敢想象!”

  而被我们的朗格拉日夸赞的玛蒂尔此时正在带着几个士兵一个个地和俘虏们验明身份。

  在巴里昂大陆,被俘虏的倒霉蛋们如果家里境况好的话或许还有机会用赎金来挽救自己的下半生,如果没钱的话,那就只能直面自己惨淡的俘虏生涯了,或是被当作苦力,或是被卖做奴隶,更倒霉的要是碰到什么有奇怪癖好的家伙们那就更是……

  突然地,俘虏当中,响起了一道令人愉快的声音。

  “我是来自加里安家族的人,我能付得起赎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