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三人骑士征战游记(2)
乔斯塔夫2019-02-15 10:072,888

  “快!所有人在到达三孤平原后立刻准备搭建营地!任何敢偷懒的家伙都会被惩罚,我会盯着你们的!”

  因为长时间赶路而疲惫不堪的巴里昂士兵们刚刚到达目的地,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再一次地被克拉维斯男爵大人驱使着,三五成群地开始搭建营地。

  虽然心里面十分不满这种高强度的行军方式,但作为帝国的精英士兵,自从巴里昂帝国建立以来就一直是皇帝陛下最为信任的禁卫军,这些禁卫军士兵们还能暂且保持自己的热情……或许更多的是军人服从命令的荣誉感作祟吧。

  但是,那些沿途加入进来,仅仅是因为心中一时的热血涌上大脑的平民义军们,却是早已不堪重负。这些爱国者们,或是因为一时间的热血上头,又或许是为了跟来看看热闹,又或许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才加入进来,他们根本没有经过任何士兵应有的训练,更没有精锐士兵们会有的荣誉感,在经历了长时间的赶路之后,士气已经跌落到最低,甚至,已经开始有人偷偷商量着准备溜走了。

  然而,作为皇帝陛下最为信任的臣子,克拉维斯男爵对此根本不在意,在他的眼里,只有尽自己所能地去满足和讨好特拉夫陛下,才是他应该关心的,而士气的好坏?

  关我屁事。

  这里发生的一切再一次地被波克茶就将军在不远处观察到了,如果说他之前对这个男爵大人只是轻视和不屑的话,现在已经到了厌恶的地步了。

  “但是的确需要尽快建好营地啊,不光如此,还应该建的更加坚固才行啊,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波克茶将军皱眉看着克拉维斯男爵大摇大摆地离开已经划定区域的营地,自言自语地说着。

  将军双手合十,似乎在虔诚地祈祷。

  “无所不能的太阳神啊,希望您能够给予我们这些您最忠诚的信徒以祝福,保佑我们能够获得胜利,战争已经死去太多人了,沙漠的苏丹频频北上,南方的土著不断叛乱,如今北方又来了一群野蛮人,难道是巴里昂人对您的祭祀还不够虔诚吗?巴里昂人的苦难……太多了。”

  将军叹了口气,转身循着克拉维斯男爵离开的方向离开了营地,他要赶紧去找到特拉夫陛下,去向皇帝提出自己的建议,哪怕能增加一点机会,他也会尽全力地去实现。

  巴里昂军的营地大致沿着三孤平原的一条不知名河流分布,至于为什么选择这里,自然就是为了方便取水,而且河流中还有一些能够饱腹的鱼虾,对于后一步来到战场的巴里昂军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或许称之为无可奈何的选择也是一样。

  而巴里昂军所占据的营地,正好夹在了河套的中间,随着两边河流向北延伸三公里左右,就是拉穆拿军的所在地,双方为了应对接下来的大战,都在拼命的修建营垒。

  “哎,我真搞不懂为什么不在特拉夫皇帝的禁卫军还在渡河的时候就直接让我们去进攻,而是要互相在这里无休止地重复修建营地这种没意思的活儿,在那个时候直接让我们和拉穆拿的骑武士一起冲过去,就能直接把巴里昂的先锋军给全部活吞了。”拉穆拿军营地里,一个正在指挥身边的侍从加固附近营垒的骑士突然对身边的另两名骑士这么叹气着。

  其中的一个骑士听完这话先是不安地四处望了望,确认除了他们几个之外没人听到后,才对之前那名叹气的骑士教训道:“得了吧赫里斯,国王陛下和指挥官们没有这样做自然有他们的理由,我们这种低级骑士虽然不用再亲力亲为地去做这些累活,但这种战术上的事情也不是我们能讨论和决定的。”

  听完这些话,赫里斯马上就摆出一副无奈地样子,说着:“行了,我知道,要注意身份是吧?朗格拉日,你最近是越来越谨慎了,我只是跟你们抱怨一下而已,我可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能够影响到那些拉穆拿大人们的计划。”

  接着,赫里斯又转向了之前一直没说话,安安静静地看着他和朗格拉日争辩的那个骑士,发现这个家伙还莫名的脸上带笑。“玛蒂尔,你可是有机会能出入那些拉穆拿贵族聚会的人,你有没有打听到什么小道消息?比如我们的封地的任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拿到手这种人生大事。”

  啊,现在明白了,原来这是在博萨科堡被册封为骑士的赫里斯三人组。

  身上依旧穿着第一次和赫里斯相遇时从那个被干掉骑士的身上扒下来的盔甲,玛蒂尔在还是带着温和的语气回应着赫里斯:“这种大事可不是我能够听到的啊,这些领地的分割向来都是只能由国王陛下亲自决定的呢,赫里斯。”

  看着赫里斯脸上的希望之光渐渐消失,他又出言安慰着说道:“不过我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我从一些拉穆拿贵族的交谈中听到一些小道消息,比如为什么国王陛下没有命令我们去趁敌人渡河的时候就出击。”

  看到赫里斯包括朗格拉日的眼神似乎都被吸引了过来,玛蒂尔也决定不再继续卖关子。“据说,国王陛下是害怕会因此把那些巴里昂贵族给吓到不敢过河,这才让我们一直都坚守不出。而且,国王陛下似乎想要全歼敌军,到时候一旦敌人崩溃,必然会慌不择路地四处逃散,现在他们的营地都建在河流的这边,而逃跑也只能往南走,到时候这条河流才真正的是对方的死亡之地啊。”

  “原来如此!国王陛下果然是能够一口气占领整个巴里昂北方的人啊,这样地气魄实在是……实在是。”赫里斯听完像是恍然大悟一样的感慨着,他现在是的确有点佩服这位乔斯塔夫国王了,虽然他心里依旧对这位国王没有什么忠诚可言。

  但是,敢于在战前就已经开始想着如何最大限度地把敌人全歼的指挥官就已经值得别人钦佩了,更何况,敌人的数量还比他们多。

  不过对于赫里斯来说,对他人的崇拜也不过是一瞬间的情绪而已。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揶揄一下朗格拉日来调节一下气氛,舒缓一下大战之前紧张的情绪或许不错。

  “不过嘛,相比之下,还是玛蒂尔的消息更灵光一点,不像某些人哪怕是攀上了大人物也得不到什么消息,反而只会谨慎再谨慎,真是差距太大了。”

  伴随着赫里斯故意戏弄的语调,朗格拉日甚至涨红了脸,至于另一位当事人玛蒂尔?哦,他还在一旁看戏呢,一副强忍着笑意的表情,看着朗格拉日与赫里斯进行日常的斗嘴模式。

  经过之前的博萨科堡战役,赫里斯、朗格拉日与玛蒂尔三人全都因为战功而受到国王的封赏,成为了拉穆拿王国的贵族老爷,虽然只是最底层的贵族。至于像他们这样从俘虏上升为骑士的人在整个王国大军中还有几百人,乔斯塔夫国王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在“博萨科整编”行动中把全部因功劳受封的骑士们全部都编入了胁从军中,交由马克硫将军负责指挥,由这些战功卓著的老兵们组成胁从军的基层军官,成为战场上鼓舞士气的中坚力量。

  然而上帝并没有因此就大发慈悲地给予这些人类足够的时间来享受这一切,就在这些新骑士们还在幻想着自己未来会得到什么样子的封地的时候,新的作战计划就这样来临了,国王陛下命令所有的骑士都必须跟随大军一起南下,与巴里昂皇帝进行决战,并许诺在战后会根据功劳赏赐他们真正的土地,这也是刚才赫里斯为什么会在与玛蒂尔的交谈中提到封地的原因,从本质上来讲,赫里斯等人到现在为止也还只是一群仅仅有几个仆从的军官罢了。

  随着时间的推进,交战双方都已经完成或是即将结束营地的搭建工作,由于拉穆拿军一方要比巴里昂军更早开始准备,因此在抢先一步完成了营地准备后,乔斯塔夫国王便开始派出少许的骑兵对敌方进行骚扰,而巴里昂军的指挥官特拉夫皇帝陛下也下令禁卫军出营反击,大战,一触即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