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三人骑士征战游记(3)
乔斯塔夫2019-02-14 15:093,153

  “嘿,朗格拉日,快跟上!我们今天的任务可是要去骚扰他们搭建营地,这可不简单,对了,你有什么主意,玛蒂尔?”冷风飒飒的旷野上,我们的骑士三人组骑着战马,正在缓慢地前进,而在他们身后,跟着一大群仆从骑兵,正在朝着巴里昂军的营地行进着。

  从远处看,似乎人数有着近百人,如果此时以上帝视角往这边看,你就会发现类似于赫里斯三人组这样的袭扰骑兵队竟然还有数十批之多。要是巴里昂的军官们看到了一定会感叹着说那些说拉穆拿海盗们骑兵不多的人简直就是在放屁,哪怕是巴里昂帝国拥有骑士最多的加里安家族也不过只有一万左右的骑兵而已,而现在的拉穆拿军光是派出来的骚扰骑兵竟然就有近千人,相比之下,巴里昂帝国向来引以为傲的骑兵反而是处于下风了。

  “既然是骚扰任务,我们也就没有必要不要命地去冲击对方的营地了吧?那绝对是找死!”骑着战马跟上来的朗格拉日插话道,虽然我们的朗格拉日先生战斗技巧还算及格,但他这辈子也没骑过几次马呢,一边笨拙地维持着自己的平衡,一边暗暗在心里发誓以后一定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出糗了。

  玛蒂尔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心里逐渐形成了一个计划,他转头对赫里斯与朗格拉日说着:“虽然巴里昂禁卫军主要都是步兵,但是作为皇帝的禁卫军,他们的战斗力绝对不是我们这些北方的投降兵能比的,况且对方还有五千装备精良的骑士,我想特拉夫一定不会不知道这股力量的强大。”

  听着玛蒂尔一直在说着对方的强大之处,赫里斯终于忍不住插嘴:“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吧,玛蒂尔?我们这群人虽然战斗力比不上巴里昂骑士和拉穆拿武士,甚至装备也没他们精良,但也正是这样,我们的骑兵更加轻便,要是能好好利用这一点,说不定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我想玛蒂尔的意思也是这样,赫里斯,继续听玛蒂尔说完。”朗格拉日出言道,他有预感,玛蒂尔的计划会是个很棒的主意。

  玛蒂尔先是以眼神示意朗格拉日,对刚才的维护表示谢意,接着,他继续向两人说着自己的计划。

  “赫里斯说的没错,我们这边的优势就是在灵活上,首先要在附近的一处小山丘隐藏我们的大部分士兵,接着我们先派出一小部分部队去骚扰对方,那些骄傲的巴里昂骑士肯定会忍不住冲出来反击,到时候把他们引到附近的小山丘,我们再借着山丘的冲击力狠狠地教训他们!”

  “太棒了,玛蒂尔!你这家伙果然主意多。”赫里斯听完玛蒂尔的计划,兴奋地一拍手,却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在马上,又赶紧伸出手去抓住缰绳。

  朗格拉日则是开始思考玛蒂尔计划的可行性,虽然这个三孤平原是一处少见的平地草原,但是在战场的周围依旧还是有着三处小山丘,这也是为何这里被称作“三孤平原”的原因。

  计划中最重要的藏兵点的问题便解决了,但是另外一个重中之重的就是到底派谁去吸引敌人火力呢?

  这一小股诱饵一定要有他们三人中的一位来领导,玛蒂尔肯定不行,他是计划的提出者,到时候埋伏对方的兵力分配、偷袭对方的时机都需要他来负责监督,那么就只剩下他和赫里斯两人来决定到底谁来去做那个“诱饵领头羊”了。

  就在朗格拉日暗自地咬咬牙,准备接下这个苦差事时,赫里斯却抢先一步,拍拍胸脯,带着特有的自信说着:“那么负责吸引敌人火力的事就交给我吧!玛蒂尔你要负责监督计划,朗格拉日你还没有适应起码作战,更何况……”赫里斯又是带着一种调侃的语气“更何况,这种挑衅对方的事情恐怕我们的大作家还是应付不来,那些下流话还是得我来说。”

  听着赫里斯的调侃,朗格拉日又一次忍不住和他互损起来,但是心里却还是有着一股暖意流动,朗格拉日知道,赫里斯是在担心他的骑术应付不了做诱饵这种高难度的任务,到时候很可能会吸引敌人不成,反而会因为骑术不精而被活捉。

  只是……只是一直这样受到赫里斯的照顾实在是让人觉得羞愧,朗格拉日再一次暗自下决心,一定要苦练骑术,以后绝不能托赫里斯与玛蒂尔的后腿了。当然,这已经是我们的朗格拉日先生第五次这么下决心了,今天之内。

  玛蒂尔看着关系要好的二人,心里也在感谢着太阳神的馈赠,幸好在当初遇到了赫里斯这个老乡,幸好当初愿意和他交易盔甲;幸好攻下博萨科堡的那天他想要在大街上再多转转,幸好那天他遇见了朗格拉日。这种因缘际会之下形成的三人小团体,在多年之后回想起来,依旧让他们三人感恩,感激对方与自己的相遇。

  巴里昂军位于河流沿岸的一处营地。

  “快!你们这些蠢货,赶紧给我干活!我真想不通,为什么皇帝陛下会派我来这个鬼地方监督你们这群低贱的家伙建造营地。”

  通体白色的骏马,华丽无比的盔甲,哦,这是我们的克拉维斯男爵大人,似乎是被皇帝陛下命令到这里来督造营地呢!

  男爵大人充满着对此时此刻所处情景的绝望之情,他想不通,到底特拉夫陛下是为什么才把他打发到这里来督造营地,在巴里昂险恶的宫廷政治里,这就已经意味着皇帝陛下对自己的警告,对自己的过错或是冒犯以示小小的惩戒。

  “到底会是谁在陛下那里说了什么有关于我的事呢……啊,一定是他!那个从沙漠回来的武夫!那个粗野无礼的家伙!一定是他在陛下面前说了什么我的坏话,这个卑鄙的小人!”我们的男爵大人已经开始在脑海里搜寻有可能恶意中伤他的“小人”了呢,虽然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是那位将军的所作所为。

  紧接着,在回过神来继续以傲慢严厉的语气呵斥那些偷懒的士兵们后,克里维斯男爵继续回到思维的海洋,开始思考着如何在接下来的宫廷斗争中能够有效地反击。

  “看来我得好好地让那位波克茶将军知道一下我克拉维斯男爵大人的手段了啊,这个毫无风度地野人,看来……必要的时候也需要适当地和陛下度过美妙的夜晚来消除我们之间的误会了呢。”克拉维斯男爵的思绪开始飘向奇怪的方向……

  突然,一声大喊从营地外围冲进男爵大人的脑中,打乱了他的节奏。

  “什么回事!哪个无礼的家伙,竟然敢违反陛下禁止在营地喧闹的命令?”克拉维斯男爵虽然经常看不起这看不起那,然而傲慢的人往往都会有他傲慢的资格,何况是帮助皇帝陛下夺回兵权的人。

  回应男爵大人的,是一位急忙跑来的士兵,满头大汗,神色慌张。“大人,那些拉穆拿人来袭击营地了!”

  简短而清晰的回答,告诉包括男爵大人在内的营地内所有人,敌人来偷袭营地了。

  大部分的士兵们陷入了慌乱,作为河流沿岸分布的一处不起眼营地,这里除了男爵大人外几乎都是皇帝陛下北上途中收留的难民义民,俗称--杂牌炮灰军。仅仅有少量的禁卫军中派来的军士还在冷静地下达命令、安抚士气,想要让营地内的士兵们结成阵形。

  不同于他人一般的看法,克拉维斯男爵并不如那些包括波克茶将军在内的沙场宿将所想的那般不堪,他没有和那些炮灰士兵们一样慌张不堪,而是在短暂地错愕之后,迅速地鼓起了干劲。

  “原来是些无名小卒来这里送功劳了,正好我还在想怎么重新获得陛下信赖的方法呢,没有什么是比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要更好了!”

  在迅速地和周围的男爵附属骑士们一起戴上头盔、抽出腰间利刃后,男爵大人先是命令步兵随从去营地里找几杆足够他和身边的骑士侍从们用的长矛或骑枪,接着在向刚刚报信的士兵了解了敌人的大概情况后,便高举起手中的利剑,大声地吼道。

  “我们是高贵的巴里昂骑士!能够平复我们手中利剑的只有野蛮人的鲜血!我最虔诚的追随者们,和我一起去迎敌!”

  正当克拉维斯男爵准备趁着敌人还没有打进营地内部赶紧冲出去击退敌人的时候,一阵厮杀声已然临近,男爵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一群盔甲装备并不是很精良的拉穆拿骑兵映入眼帘。

  “给我砍死这群搓鸟!”为首的一个络腮胡的家伙正在大声地吼叫着,伴随着声音手起剑落,人头落地,拉穆拿骑兵们似乎也很喜欢使用长剑来近战,这一点倒不像那些传闻中的拉穆拿武士,反而更是像巴里昂士兵了。

  克拉维斯男爵意识到情况危急,便不顾一切,下令全员冲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