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三人骑士征战游记(7)
乔斯塔夫2019-02-17 09:183,091

  按照一般情况来说,被俘虏的贵族们反而会尽量地降低自己的身份,以求在支付赎金时不会被过度地压榨,但是这种情况仅限于被真正的贵族俘虏。

  显然的是,眼前的这三个看似是领头的家伙们,并不像典型的北方巴里昂贵族,倒更像是那个野蛮的入侵者乔斯塔夫授予的所谓“平民骑士”。这件事已经在整个三孤平原战役爆发之前就在皇帝的禁卫军里传开了,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乔斯塔夫国王和他的拉穆拿王国既是异族侵略者又是邪恶的异教徒,或许早在战斗开始前就会有大量的士兵们叛逃到拉穆拿军的阵营了。

  当然,这些士兵里并不包括我们的阿喀琉斯军士长,这位来自于加里安家族的贵族武官,向来是反感这种“把荣耀的骑士责任毫无原则地推到缺乏骑士精神的农夫或恶棍身上”的。

  作为一直秉承着骑士精神的贵族子嗣,我们的阿喀琉斯虽然明知道这样做会被狠狠地敲诈一笔,但还是选择了在一开始就言明自己的身份,想要以此得到对方些许的重视,不至于被虐待或是凌辱。

  甚至,我们的军士长还准备用另外的一笔钱来把身边的战友们也救出来,从对面的三个恶棍手里。

  “希望你们能够在得到一千第纳尔的承诺之后能够选择以高尚的骑士精神来对待我们这些俘虏,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所谓的骑士们到底还存有多少的骑士精神!”在给自己明码标价之后,军士长把头扭向另外一边,对着那些被俘虏的战友们点了点。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够告诉我多少第纳尔能够换回这些英勇的士兵,我想我会尽力地满足你们,在我的钱袋允许之下。”

  一连串的话语回荡在营地里,让赫里斯三人都有些惊讶,为什么这个奇怪的家伙在这种场合还能用高傲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

  赫里斯首先就开口了:“既然你说你是个贵族,那凭什么我们就只要一千第纳尔的数字呢?难道是现在巴里昂的贵族老爷们都已经到了给自己明码标价、直接让家人筹备赎金的地步了?”

  刻意地想要羞辱对方的念头不受控制地升上来。“还是说,加里安家族的贵族们已经富到在战争中直接选择用第纳尔来收买对方,让对方直接承认失败的程度了?”

  挑衅的话语不断地从赫里斯的嘴里蹦出来,阿喀琉斯几乎就要骂出声,然而多年的贵族教养与求生的本能抑制住了这些,他明白,现在的局势就是由对方掌握,作为并不受到巴里昂皇帝统辖的拉穆拿骑士,加里安家族在巴里昂帝国的一切权势都是毫无用处的。

  现在只能够用尽自己的忍耐力来为自己和同伴博取体面与尊严,因此,我们的军士长只是用通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赫里斯,并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对面的几个家伙都是些毫无荣誉和新年的野人,根本就配不上骑士的称号,阿喀琉斯几乎已经这样下了定断。

  这个时候反而是我们的朗格拉日站了出来,想要缓和当下的气氛。

  “这位先生,既然您说自己是来自于高贵的加里安家族,那么按照古老的巴里昂贵族间的约定,您的安全会得到我们的保证,但是相应的,您必须要为在整个战役期间的体面付出一定的代价。恕我直言,您擅自提出的一千第纳尔在我们看来绝对不是一个给予我们对等商讨体面金的态度,我想我的同伴刚才的话语想要表达的正是这个意思。”

  润了润口水,朗格拉日制止了赫里斯想要插话的行为,继续对着面前的军士长说着:“当然,我刚才所说的这所有的一切的前提是,您必须要出示您自己的身份证明,以确保我们对于您身份的确认,作为拉穆拿的骑士,如果您无法出示相关的证明来证实自己的贵族身份的话,我们就必须要按照乔斯塔夫国王在战争开始之前就与我们的约定,将您和您身边的所有人送到战俘营地那里,继续守护国王陛下的合法王权。”

  谦逊有礼的话语配上温和而又不失庄重的语调,让赫里斯与阿喀琉斯都深深地陷入了震惊,而在一旁继续清点着俘虏的玛蒂尔似乎是早就发现了朗格拉日的这一点,依然以原先的态度继续着自己应该做的任务。

  这种谈判的事就交给赫里斯与朗格拉日吧,不擅长言谈的自己还是更适合去按部就班地做其他应该有人去做的事。

  “既然……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就正式地以加里安家族的骑士来与您进行平等地谈判了。”意识到对方似乎是一个通晓真正的贵族礼节的人后,阿喀琉斯军士长放缓了自己的态度,并向对方示意拿下自己的头盔。

  “我们加里安家族一向会在自己的头盔的后下方印下自己的名字,你可以去看看,先生,我绝对不会撒谎,并且我希望能够在确认我的身份之后维持我以及我身边士兵们的尊严,我会为他们支付赎金,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

  赫里斯先一步明白了对方的示意,上前一步拿下了军士长的头盔,露出了一头的黑发,虽然被血污掩盖,但是依旧可以看出来的鹰钩鼻,西南地区的人才特有的外表特征,著名的沙漠巨头--加里安家族的所处之地。

  朗格拉日也凑了过来,两个人一齐看向头盔的后下方,果然印着一串不明显的字,被血污所模糊,刚才过来攻打这处营地,就是这个军士长在指挥作战,哪怕己方的实际实力远远低于对方也毫不退缩,的确没有辜负手中的长剑和家族的威名,在这一点上,哪怕是刚刚被这个军士长出言不逊所激怒的赫里斯也对这个俘虏持有敬意。

  顺带一提,加里安家族一向以作战勇猛、绝不投降闻名。

  朗格拉日伸手手抹去了血污后,看清了上面的小字--阿喀琉斯·加里安。

  “那么,阿喀琉斯先生,希望您在以后不要轻易地去怀疑任何一个人的品质,我见过最高尚的农夫,也见过最可鄙的将军,骑士精神不仅仅是你们这些贵族们专有的高贵之物。”看到对方的名字后,赫里斯把手中的头盔按到阿喀琉斯军士长的头上,接着走向了还没有彻底清理完的几具尸体附近,开始继续搜刮战利品。

  转身离开的时候,顺带还说着:“我对我刚才的无礼感到歉意,不过,这不是为了您的贵族身份,而是为了您被俘之前的作战勇敢,以及想要维持其他士兵的这份愿望。”

  感受着被按在头上头盔的重量,阿喀琉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走开的赫里斯,这一刻,他在思考着自己过去所一直奉行的原则,连生活都无法保障,生来平凡的农夫们真的能够承担得起骑士这份荣耀和责任吗?

  然而我们的朗格拉日并没有给这位善于思考的军士长过多的时间,他在回头看了看赫里斯确保对方的情绪是否稳定后,又与玛蒂尔隔空对视了一眼,在得到对方的默许后,朗格拉日骑士正式开始与阿喀琉斯军士长展开了有关体面的代价的谈判。

  视线转回乔斯塔夫国王所在的地方。

  “刚刚得到的消息,我们的一个小分队出色地完成了他们的骚扰任务,并且占领了位于沿河分布的一处巴里昂营垒,敌人第一道防线的锁钥,被打开了。”国王陛下看着手中绘制的地图,对身边正在保持着臣子分寸“乖巧”站立的奥列格这么说着。

  听到国王陛下分享的一线战报,奥列格在经过大脑的飞速运转之后,明白了国王陛下的意思。

  “国王陛下,您的意思是?”但是,他不能主动揭开这一层已经比处女贞洁还要薄的真实含义,因为他要维护国王陛下高人一等的尊严,只有这样,才能勉强获得安全。

  当然,语气适当地包含一点“我已经明白了”的意思即可,不然,真的被乔斯塔夫国王认为是愚蠢的属下就不好了。

  乔斯塔夫国王锐利的眼神从那处被赫里斯等人占领的营垒所在的位置飘过,沿着河流继续南行,就能够安全地绕过巴里昂皇帝的第一道防线,直接插入敌人的背后,一旦配合的好,就能够在开战不到半天当中吃掉敌人的两万精锐!

  “带你自己的部下,去这个位置绕道,为格吉尔直接割喉做铺垫吧,顺带替我好好地表扬那支小队带队的指挥官,没想到马克硫的胁从军里还是有人才的嘛!”

  听到国王陛下的命令,奥列格明白,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这是自己作为外来部落的投降者能否真正成为国王陛下心腹的好时机。

  “遵命,我的国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