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西部诸侯征战游记(8)
乔斯塔夫2019-02-22 13:593,406

  时间一晃便是两年,此时的拉穆拿王国已经建立了三年之久了。

  两年来,巴里昂大陆总体上并没有什么大的战事发生,由于三孤平原战役的失败,特拉夫皇帝在败退到首都雅格布之后便大肆征兵,同时依靠剩下来不多的禁卫骑士守卫着边界,维持着巴里昂帝国与拉穆拿王国之间短暂且脆弱的和平。

  然而随着皇帝陛下直属禁卫军的过度损失,西南地区操控着五万大军的加里安家族则是蠢蠢欲动,开始和在政坛上拥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威克塞家族走向联合。而因为之前与特拉夫皇帝在亲征以及兵权问题上的冲突表面化,威克塞宰相在得到了加里安家族的支持后也正式地自成一派,巴里昂帝国内部的分裂逐渐加剧了。

  至于我们的乔斯塔夫国王则是因为在三孤平原战役中的第三防线突围战损失了过多本族武士,同时又没能彻底地歼灭巴里昂禁卫军,因而选择默认当下的疆界。

  一时间,整个大陆的人们都认为能维持至少二十年的和平时光。

  “可我怎么会甘心!若不是当时的大雾,我现在恐怕就已经坐在雅格布的皇宫里悠哉地指挥着士兵们去清剿巴里昂残余了。”这是乔斯塔夫国王在战后每晚都会生出来的想法,国王陛下的侍卫们几乎每晚都会听到国王类似的后悔言论,果然啊,人类的本质就是不断地重复。

  “如果当初加里安家族的那群家伙能听我的命令,哪怕再来两万骑兵,第三防线的战局就会被我扭转过来!还有克拉维斯那个家伙,丢了要塞毁坏战局不说,竟然还投靠了拉穆拿人,还当了马克硫那个叛逆的男宠,真是……”特拉夫陛下差不多也抱着只要能改掉之前所犯下的错误就能够重得胜利女神青睐的想法。

  因此,双方虽然在表面上还是一副即将签署休战条约的样子,但再度开战的想法却早已在特拉夫皇帝与乔斯塔夫国王的心里生根发芽。

  但战争再度开始尚且还需要时间,就像两头在森林里相遇的猛虎一样,大战一场后的双方都需要一段时间来舔舐伤口,恢复实力。

  因此,现下整个巴里昂大陆仍然还在交战的地区依旧还是赫里斯他们所在的奥马尔海,于是,我们的视线还是需要转向米伦堡的所在。

  “尼可罗,好像丰收堡那个方向又来了一批使者,这是今年第几次了?虽然你的那个巴西利亚斯导师每次都会支付佣金,但仗也不是这么打的啊,怎么会每次都打不赢对面的家伙。”正在视察城墙的赫里斯一边向周围的士兵们回以致意,一边对跟在自己身后的侍从这么说着。

  没错,这个侍从正是当初被巴西利亚斯派来围剿赫里斯他们的尼可罗,那么他是为什么成了赫里斯的侍从?

  这还要从当时说起……简而言之,便就是当时尼可罗与自己的部下遭到包围后,经过一番苦战而损失惨重,最终在士兵们失去战意后尼可罗也无可奈何地选择了投降。然而就当他在等候巴西利亚斯导师赎回他时,被赫里斯一边同样来自加里安家族的阿喀琉斯认了出来,经过一番劝说,几乎和阿喀琉斯抱着一样想法出来闯荡的庶出贵族尼可罗最终也同意加入赫里斯三人组。

  后面关于尼可罗的归属问题便不用多想也能猜到,玛蒂尔的孤僻性格并不适合带一个小跟班,而当时正因为朗格拉日被阿喀琉斯“夺”走一半而苦恼的赫里斯便趁机得到了尼可罗的效忠,拥有了自己麾下的第一位扈从骑士。

  当然,最开始还没能明白朗格拉日与阿喀琉斯同情视线的尼可罗在经过了两年的时间里,终于明白了……当初的选择就是个错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男爵大人,整个奥马尔海一共就只有四座城堡外加上各自划分的五座村庄,那个‘杀父者’马斯亚占据着整个岛屿专门输出精锐士兵的霍桑堡和鹰堡,本来在之前的战争中就依靠着士兵战斗力的优势占了上风,现在又失去了唯一的港口米伦堡,没有财政来源的巴西利亚斯导师还能靠着一个丰收堡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作为在奥马尔海呆了几年的半土著,尼可罗经常能够给予赫里斯他们类似的信息支持。

  “我之前听你说过,那个丰收堡是奥马尔海的粮仓,对吧?”

  “没错男爵大人,整个奥马尔海唯一适合大规模耕种的平原就是丰收堡所在的位置了。”

  “唯一么……啊,好了不说了,我们还是去市政厅那里听听丰收堡的盟友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吧!”说着,赫里斯便带着尼可罗离开了城墙,往市政厅的方向走去。

  等到赫里斯两人走到大厅的外面时,赫里斯就听到了里面传出的声音。伸出手向门口的侍卫们示意不用多礼,赫里斯就这样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对话。

  “我们最真挚的朋友,米伦堡的主人,米伦骑士团的两位团长大人,虽然赫里斯团长还没有到这里,但时间不等人,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将消息传达给你们。”身穿奥马尔海人带有太阳神宗教特色的传统白袍,话里不无焦急的意味,这就是使者带给朗格拉日与玛蒂尔的第一观感。

  “使者先生,我们理解您的焦急,赫里斯团长马上就来,请您能够再等一等,毕竟整个骑士团的事务需要我们三人来共同主持和决定。”经过两年来主持米伦骑士团的磨砺,朗格拉日也变得越来越沉稳了。

  玛蒂尔则是完全不关心的态度,依旧是坐在朗格拉日的旁边撑着头,似乎在想别的事。

  “啊,不知道贵使到我们米伦堡是发生了什么事吗?难道是那个杀了父亲的疯子又来攻打丰收堡了?”听使者的话似乎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赫里斯便不再隐藏,带着尼可罗走进大厅。

  这名使者一看是赫里斯来了,便赶紧转身向他行了一个参加贵族的礼节以示尊敬,接着便继续转身面向朗格拉日与玛蒂尔一边,焦急地说着:“既然赫里斯团长也到了,那我就直说了!”

  像是下定了决心,使者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其实这次的确是因为叛军来攻打丰收堡,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看了看似乎并没有坐到朗格拉日与玛蒂尔身旁的意思并准备继续站着的赫里斯,使者继续说着。

  “其实早在一个月前,我们伟大的领袖,巴西利亚斯导师就已经得了重病!并且在最近已经病重……快要,快要接受死神的怀抱了。”使者说的这句话里带着一些哭腔,巴西利亚斯虽然算不上一个英明的领袖,但在自己的部下里其实还是有着相当高的忠诚度的。

  “什么?”朗格拉日忍不住也站立起来。

  玛蒂尔还是依旧一动不动,不过还是开口问了句:“所以,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赫里斯则是回头看了看自己身边同样陷入震惊与悲痛的尼可罗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因为长期的压力和酗酒,巴西利亚斯导师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但为了保全我们这些剩余不愿臣服于马斯亚那个弑父者的人,导师命令我来向你们:我们伟大的朋友米伦骑士团的领袖们传递这个消息。”

  语气中带着自责,似乎是为导师临死前还要为自己这些人考虑而伤脑筋感到愧疚。

  “我们愿意献出丰收堡并接受米伦骑士团的统治,但前提是你们得击退这次来攻打丰收堡的敌人。”

  “哦……所以是想以此作为这次的报酬啊,看来这次进攻的敌人应该是倾尽全力了吧?不然你们也不会这样不顾一切。”玛蒂尔发出嘲讽的感叹。

  朗格拉日在听了玛蒂尔的话后又把目光转向了赫里斯,像他征求意见。按照当初建立骑士团时的分工,赫里斯负责米伦堡的防务,玛蒂尔负责训练士兵,至于朗格拉日则是负责对外的一切事务。

  “如果这是真的,我当然没有意见,不过我们怎么能确定这次你们不是在用丰收堡这个诱饵来欺诈我们?万一你们在我们击退了马斯亚的进攻后不愿意交出城堡,或是哪个不愿意献出城堡的家伙搞什么政变之类的,我们岂不是亏大了?”赫里斯很清楚地给出了自己的意见,他需要丰收堡方面给出明确的出让所有权契约,只有白纸黑字才会让他安心。

  “当然,当然,巴西利亚斯导师在我来之前就预料到了,因此让我带来了契约,而且这是经过了我们内部所有刺客一致讨论了的,不会出现赫里斯大人您所说的情况。”使者赶紧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羊皮纸,恭敬地交给了赫里斯他们查看。

  看完了羊皮纸上有关于巴西利亚斯死后丰收堡主权转让的条约后,朗格拉日像身边坐着的玛蒂尔和刚刚走过来的赫里斯点了点头,最终米伦骑士团关于此事的最终决定经由朗格拉日的口中说了出来。

  “那么,尊敬的使者先生,米伦骑士团答应巴西利亚斯导师向我们提出的救援请求,请您给我们两天的准备,我们会在两天后带上至少两千名士兵前往救援,您现在可以返回丰收堡复命了,或者选择先在我们这里休息一天之后再走也不迟。”

  听到朗格拉日的回复,使者高兴地就要哭了出来,鉴于还在别人的地盘,尤其还是未来主君的地盘,使者还是觉得要表现得好一点,因此忍住了即将涌出来的热泪,摆了摆手,选择马上赶回去向丰收堡还在苦苦坚守的战友们传达这个好消息。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西部诸侯征战游记(9)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