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模范俘虏征战游记(6)
乔斯塔夫2019-01-01 23:172,870

  等到赫里斯再次睁开眼,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他迅速地掐了自己一下,以确保自己还活着,毕竟在他的心里,他死了恐怕会下到地狱里去,他可不想这么早就去见死神。经过一个夜晚的身体自然修复,他感到自己的伤口不再像之前那样钻心的疼了。

  哦!我的伤!赫里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之前所受到的伤,他往自己的小腹那里摸了摸,摸到的却不是满是鲜血的伤口,而是已经细心包好的绷带,一直顺着他的手臂到肩上缠了一个圈。接着,赫里斯回想了起来昨天的一切,似乎是朗格拉日,他的好战友在他昏迷前把他送到了医生这里。

  抬起头观察了一下,赫里斯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里的装饰的确像是一个医生呆的地方。赫里斯睁大了眼睛,想要找到朗格拉日在哪,突如其来的口渴,让他不禁轻声地呼唤:“水……我要水。”

  声音传到室外,不过一会儿,朗格拉日先生便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个小木碗,装着的应该是水……跟在朗格拉日后面的,是一个穿着像是兽皮一样的衣服的中年男人,披着头发,脸部倒是清理的很干净,看来就是那位好心的医生。

  “哦,看吧!先生!我就说他过一晚上就会醒过来,凭我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个伤虽然比较严重,但是只要用我给您的药,喝上一个星期,我保证,这位可怜的先生就会好起来。当然……这个费用您得先给我结了。”那个兽衣男看到赫里斯已经醒了过来,惊喜地向朗格拉日说到,仿佛是在炫耀自己的功劳。

  朗格拉日紧锁眉头,没有理会这个兽衣医生的喋喋不休,而是关切地问着赫里斯:“感觉怎么样?没什么不对的吧?你和那个……”朗格拉日眼角的余光瞟了瞟医生,说着“昨天的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恐怕就不是躺一晚上这么简单了。”

  面对战友的询问,赫里斯除了苦笑再无其他,昨天发生的一切太过惊险,也太过……令他震惊。那个女人最终的选择不是复仇,而是自杀,这让赫里斯的心里除了不解之外,还有着发自内心的愧疚。赫里斯甚至开始思考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还有意义,而在他自己想明白这一切前,他无法对朗格拉日作出回答。“我的朋友,请恕我无法回答你,昨天发生的一切实在是让我心神不宁,或许我受的伤也是太阳神的旨意吧……哦,我忘了,你已经改信那看不见、触不到的上帝了。”

  朗格拉日还是头一次听到赫里斯这样含混不清的话语,在此之前,对方在自己的心中一直都是个无所顾忌的利己主义者,不过赫里斯这样的状况倒是让朗格拉日心里生出了向对方灌输上帝旨意的想法,毕竟人一旦开始了困惑与不安,精神上就会更容易接受新的信仰。但是现在,赫里斯需要的是更多的休息,以应对今天下午国王陛下在城堡大厅的宴会……和之后的授勋仪式,这才是对他们这两个漂泊无依之人最为重要的事,至少对朗格拉日是这样,他可不希望到时候自己的同伴会因为受伤而不能参加这盛大的集会。

  “好吧。”朗格拉日耸耸肩,把手上端着的水赶紧喂给赫里斯喝下,赫里斯大口大口地吞下了整碗水,中途还呛到了自己,却只能轻咳出来,因为他实在是太虚弱了。朗格拉日用眼神示意身后的医生,这个披着兽皮的男人赶忙把赫里斯的背轻轻地拍了拍,然后扶着他躺下来,开始给他的伤口上药。朗格拉日看了看,觉得没意思便走了出去,边走还边说着:“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今天下午国王陛下将会在大厅举行庆功宴,到时候我们俩都有资格前往,我可不想你错过这个邀功的机会,中午我就会来叫醒你,你现在就好好休息吧!哦,你之前说的那个老乡可是走了大运,他救了国王,恐怕功劳不在我们俩之下。”话音刚落,朗格拉日就撩开门帘,走了出去,他要去替赫里斯……还有他自己,去和那些高傲的拉穆拿人亲近亲近,要是这次运气好能够被分到封地的话,他可不想呆在那些穷地方做一辈子的穷骑士。

  经过昨天胜利者的洗劫,整座城堡都陷入了萧条的状态,几乎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他们这些仆从军和拉穆拿武士们抢走,当然,那些拉穆拿人是拿的最多的。街道上除了巡逻的军队,几乎没有行人,不过朗格拉日相信,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这个世界,无论统治者是多么地残暴,杀死了多少的人,只要经过短暂的和平并且稍微给那些平民们一点充饥的面包,民众对统治者的仇恨就会消散。街道会重新变得摩肩接踵,城镇会再次地炊烟袅袅,商人们会继续赶着商队穿梭,农民们会继续算好时间插秧,当然,这一切都要建立在统治者不可战胜的威严之中。

  朗格拉日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慢慢地走向了一个拉穆拿贵族的府邸,临时府邸。据说,这个人是乔斯塔夫国王最信任的几个贵族之一,是国王还在传闻中拉穆拿人的老家冰雪之国当酋长时的亲信--格吉尔。

  能和拉穆拿的大贵族攀上关系也要托赫里斯的福,在朗格拉日对俘虏人生毫无希望的时候激励着他……或许说是不断地嘲讽他的逃跑计划,让他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个见鬼的人生。只不过没想到,在不到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俩竟然会迅速地立下战功,直到今天,即将成为授勋的骑士。至于如何认识格吉尔或许就要从昨天晚上说起了。

  当时,朗格拉日正在焦急地四处寻找医生,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大声地询问着,一不小心,便撞到了格吉尔,朗格拉日直接被撞倒在地,他气坏了,哪怕作为一个绅士他也要破口大骂,可是当他一抬头便被吓得不敢动了,没错,对方那明显的拉穆拿武士的发型和装束让他明白,或许是闯了大祸了。

  然而事实却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正当朗格拉日还在胡思乱想对方会不会因为这次的冒犯而建议国王处死他们时(当然,赫里斯自然会被算上),对方却对着他笑了笑,先一步出言安慰道:“伙计,没事吧,拉穆拿人的身子太壮了,这的确让人烦恼,尤其是在来到这里之后。”武士把他扶了起来,“我是格吉尔,是个来自冰雪之国的穷家伙,你呢,先生?如果我没有看走眼的话,你不应该出现在这儿,你更像是一个吟游诗人,或是作家。”

  之后的事情便如你所料,朗格拉日在惊讶中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并与格吉尔相谈甚欢,一切就像作者的无聊剧本那样进行着。格吉尔帮他找到了城堡里最好的医生,帮他付了钱,却仅仅说着“要是明天你和你的同伴真的授勋了,再来请我喝酒就当还钱吧!”之类的话。所以等到两人分别时,就像一对多年未见的密友那样亲密的互相道别,让那个兽皮男医都瞠目结舌。

  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朗格拉日一边在想等下的说辞,一边却生出或许拉穆拿人也不是都那么的高傲粗鄙的想法。等到他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格吉尔府邸的门口,两个手持长戟的门卫已经准备上前驱赶他这个不速之客。

  “哪里来的家伙,这里住着的可是王国的贵族,拉穆拿的武士大人,要是你说什么有要紧的事还是快走吧,这两天可没少有人来这里!”其中的一名卫士在和对方交换眼神过后,便走向朗格拉日,一手拿着长戟,一手推搡着他,语气不屑,就好像忘了自己也是一个巴里昂的被征服者。

  然而,我们的朗格拉日先生却根本不为所动,而是摆出一副大人的姿态一把推开对方,还抽了对方一巴掌,大声吼着:“不长眼睛的乡巴佬!没看出来我是谁吗?我可是国王陛下新任命的男爵大人!来这里是为了找格吉尔大人商讨接下来的战争准备,耽误了国王陛下的事,陛下可不会给你们好果子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