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模范俘虏征战游记(5)
乔斯塔夫2018-12-30 10:283,264

  刺客终于走到了国王面前,他一脚踢开国王手中的长剑,半蹲了下来,抬起装有袖剑的那只手,准备一剑结果了国王的性命。映入乔斯塔夫眼中的,是一张饱经沧桑的络腮胡脸,一脸的漠然,却让人能直观地感受到一股狂热。

  “乔斯塔夫国王……乔斯塔夫阁下,乔斯塔夫……你这个海盗头子,结束了,你的战争结束了!”碎碎念般地说完这句话,刺客便用尽全力地将袖剑刺下,国王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一秒……五秒……除了一声不知名的闷哼,还没有疼痛的感觉到来,国王感到奇怪,却依旧没有敢睁开眼看对方那死神般的夺命之剑。

  “国王陛下,请允许我的失礼,只是不知道您还要在地上躺多久,坦白地说这实在是有损您的威信。”

  入耳的,并不是自己熟悉的声音,但却让国王明白,自己安全了。乔斯塔夫国王缓慢地睁开眼,入眼的是一张满身是血的、浑身上下除了上半身的链甲之外没有一点像样的防护,简直就是一个乞丐!国王心里这么想这,身体的动作却丝毫没有稍作停留,他张开双臂,拥抱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救了他的命的恩人。

  “哦,上帝保佑,您就是那位救了我的人吗?先生,您对我的恩情实在是让我无法报答,您影响了王国的未来!先生……”乔斯塔夫国王满脸的感恩,紧紧地抱住救命恩人,用一种似乎是感激的语气向对方表达自己的心情。“请您务必告诉我您高贵的名字,作为国王,我将会给予您无上的荣耀与财富,您将会成为王国的第一批巴里昂男爵!”

  作为杀死刺杀国王的英雄,用可观的报酬以及适当的爵位来汇报恩情,便足以让对方对自己效忠,奉献自己的生命,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乔斯塔夫,作为一个巴里昂北方的征服者,不得不说是一个天生的统治者。

  “或许还能借这个机会招揽更多观望战事的人才……能够帮助我真正建立新王国的人才。”乔斯塔夫国王嘴里继续诉说着感谢,心思却已经飘到了远方。过了许久,国王才放开了对方,看着对方一脸的平淡,有些失望,按照他的想法,对方应该是满含感激与狂热地向他跪下宣誓效忠才对,不过作为国王,他应该表现出应有的风度。“先生,请告诉我你的名字,明天在这座城堡的大厅,我将会举行盛大的加冕仪式,到时候我可不希望找不到我的救命恩人。”

  男人依旧是毫无波澜的表情,却顺从地跪了下来,一只手贴在胸前,另一只手轻轻抬起国王的手,吻了下去,这是标准的巴里昂南方贵族礼仪。

  “玛蒂尔,我的国王。”男人轻声地说道。“希望您卑微的仆人曾经偷学到的南方礼仪还算标准,我将为您而战。”

  此时的城堡街道,随着太阳的下山,狂欢已经快要结束,房内,赫里斯的“战斗”也已接近尾声。随着一阵激烈的呻吟,赫里斯宣告了侵犯的终结。

  长时间的“激战”让赫里斯耗费了大量的体力,甚至他都在想着是不是自己需要在这里睡上一晚上,和身边这位美丽的女士一起。

  “我亲爱的女士,不知道您是否对我的服务感到满意,不过至少,我自我感觉还算不错。”他一只手搂着身边一丝不挂的女人,自己也光着身子躺在屋子里的稻草堆上,这一刻,他甚至有一种回到了加入军队之前生活的感觉。还没有真正授勋,赫里斯已经是志得意满,仿佛走上了人生巅峰。

  然而就在赫里斯回味之前美妙时光的休闲时刻,身边的女人却做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早在之前被侵犯的过程中她就已经流干了眼泪,眼泪也早已化为了泪痕,她木然地发着呆,突然,她发了疯似地大叫了一声,似乎是对自己被侵犯事实的绝望,紧接着,她爬了起来,途中还反推了赫里斯一下,女人借着这个力道冲向了之前被赫里斯丢在一旁的剑,拿起它,双手握住,对着赫里斯展开了防御姿态。

  “哦,我的宝贝……不!我尊敬的女士,我,你不要激动,我是乔斯塔夫国王即将册封的骑士,我将会受到大批的封赏……我会娶你,我会为了你负责,不要激动……对,只要把剑放下来。”赫里斯竭力地想要保持冷静,他遇到过比这更糟糕的情况,但是他都活了下来,他相信,这一次也会一样。他如同正在捕猎的猛兽,看到对方的情绪稳定下来后,他猛地冲向对方,想要抢回自己的剑,拿回主动权。

  然而这一次他失算了,女人注意到了眼前男人的异动,她举起剑砍向了对方,赫里斯受伤了。这一剑从上往下,在赫里斯的小腹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也让他的力气随之流失了大半,他倒了下去。躺在地上,气喘吁吁,内心只剩下必死的绝望。

  然而女人显然是没有经历过这些,在这些叛徒和异乡来地海盗们来到这里之前,她还只是个对未来充满着期待、对爱情充满着憧憬的女孩,在守军中有个年轻的小伙子,多次对她示爱,虽然都是很隐晦的表达,但她一直都明白对方的意思,战前那个年轻的小伙子还对她说要给她一个惊喜,那时的他,虽然不太英俊,却给了女人一种值得托付的感觉。

  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女人不知道那个小伙子是否还活着,但现在,她会用自己的死来证明自己的贞洁。她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倒在地上慌乱不堪的赫里斯,再一次举起剑,对着自己的脖子,“扑哧”一声,倒在了地上。流出的鲜血渐渐覆盖到她的身上,仿佛巴里昂太阳神教中最为神圣的圣母殉难的场面,震撼,却又令人感到悲伤。

  “一切都结束了……”倒在血泊中的女人还在喃喃自语,赫里斯也一阵后怕地松了口气。

  “呼”赫里斯松了口气,后仰式地瘫在地上,同样说着:“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今天的事对他造成的震撼太大了,他要好好地睡上一觉来恢复体力,虽然,这里的血腥味儿有些重,虽然,他的小腹还有伤。

  对了!赫里斯突然坐了起来,对啊,我还有伤!不赶快治疗的话会出事的!突如其来的剧烈动作进一步加剧了小腹处的痛感,赫里斯倒吸一口冷气,发出“嘶”的声音,他痛地佝偻着身子,就好像这样能够减轻一点痛苦似的。“他妈的,朗格拉日怕是去哪里继续写他的日记了,留下我该怎么办?天呐,我这伤该怎么办?该死!我可不想死在这儿!”

  不过巴里昂的太阳神还是眷顾这个可怜的家伙的,哦,或许是斯瓦迪亚的上帝也说不定,毕竟,我们的朗格拉日先生可是上帝的选民。朗格拉日在之前选择无视赫里斯的侵犯“发泄”后,选择到大街上走走,说不定还能碰到些意料之外的财富,比如这座博萨科堡的书籍商人或是吟游诗人。途中还碰到了一个之前赫里斯提到过的“老乡”,一个叫玛蒂尔的家伙,和这个满身是血的男人盘谈了会儿,便跟他指出国王所在的位置,让他可以去那条大街碰碰运气,说不定还能在国王面前出出风头,紧接着,他便想到了赫里斯,便折返回来,想要看看他的“战斗”是不是已经结束了,以便他们能够一起晚上找个地方睡觉,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同伴被一个成为俘虏的女人损害名誉,尤其是在即将受到国王封赏之前。

  现在,朗格拉日先生站在之前赫里斯与那个女人“激战”的房屋前,他驻足在此,显得进退两难,他好像听到屋子里男人微弱的呻吟,这让他暗骂赫里斯实在是不知道好歹,同时又腹诽对方战斗力之强,毕竟,作为当初塞利咔堡的唯一绅士,他可是从来没有和女人发生过什么不当关系的!说白了,我们的朗格拉日先生就是个雏鸟。他很好奇为什么赫里斯会对这些低俗的事情显得兴趣盎然,在他的眼里,这不过就是男人和女人保持一定的体位进行机械运动的低级趣味罢了。

  最终,他还是选择推开门,想要进去再一次告诫赫里斯,不要沉迷于此。当然,如果我们的赫里斯没有受伤而是真的还在继续“战斗”的话,他一定会跳起来狠狠地揍朗格拉日一顿的,赫里斯保证……

  “哦,发生了什么,赫里斯?你是把她杀了?就因为她不愿意顺从你?还是你们玩儿了什么刺激的东西,能让你受这么重的伤,当时你和那个守城官交手的时候都没有成这样。”朗格拉日对屋内的一切感到惊讶,他一方面迅速蹲下来把赫里斯扶起,另一边脑子里全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虽然朗格拉日到来的时间很快,赫里斯也已经变得十分虚弱,毕竟不是每一个男人能经得起激战与重伤。他用微弱的声音催促着朗格拉日,把对方的思维拉回到自己身上,“别管这些……快,送我去找医生,攻陷城堡绝不打扰医生是我们巴里昂人的习惯,这里肯定有……医生。”说完,赫里斯便再没有一点力气说话了,他垂着头,把自己的命交给对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