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模范俘虏征战游记(4)
乔斯塔夫2018-12-30 10:293,688

  剑锋劈砍而下,展现了帝国精英军官的战斗力,带起一阵风,加里安将军已经在想下一个加薪的对手在哪里了。

  可事实总是让人感到失望,加里安将军的必杀一击没有能够夺走这对叛军的性命,他们早早就注意到了他,并在关键时刻逃离了死神的镰刀,而加里安,将会永远失去再一次劈砍下去的机会。

  “哦哟哟,力气真是大呢!将军应该对我们这些叛军十分的厌恶吧?啊哈?拿着帝国的工资,却跟随拉穆拿人反戈一击,真是毫无荣誉的行为啊,对吧?朗格拉日先生!”赫里斯躲过致命的攻击后,没有忙着反击,而是发出阵阵的自嘲,像是在嘲笑自己,又像在悲悯敌人。“可我们的要塞沦陷时你们在哪?我们被那些海盗当作牲畜一样对待时你们怎么没有出来主持公道?啊,我知道了,对于你们这些大人们来说,帝国的弃子远远没有维持家族势力、夺取权力重要,对吗?我们,所有的这些俘虏,哪怕海寇们被击败也只会沦为帝国的俘虏啊,对吗?作为皇帝或是哪一个家族的新鲜仆从。”

  赫里斯长剑突刺,朝着加里安将军的下半身进攻着,眼中透露的是疯狂,与之前无所谓的态度完全相反的绝望。

  朗格拉日吃惊地听着赫里斯的一连串反问,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虽然他很奇怪赫里斯的逻辑。他配合着赫里斯的进攻,挡住了加里安将军周围的士兵们,为赫里斯创造机会,一次毙命的机会。“赫里斯,小心左边!”他紧张地提醒着,生怕这个平时看起来笑嘻嘻的家伙会死在这里,让他独自一个人挡住敌人。

  赫里斯听到朗格拉日的警示,灵巧地避开了想要偷袭的士兵,一个年轻的不能再年轻的小伙子,在战前还天真的跟加里安将军说到要在下个月的假期中和心仪的姑娘求婚,可现在,他再也不能说出憋在心里许久的话了。鲜血从肚子里涌出来,眼睛开始模糊起来,藏在怀里的手帕掉在地上,沾上黑红色的血液,显得异常妖艳,那是他用几个月的薪酬买来的丝绸手帕,准备送给那个她,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要是早几个月我就说出来该多好啊……怎么,世界都黑了。

  加里安和赫里斯的战斗还在继续,杀戮还在继续。

  “小子,你的问题原谅我无法回答,作为帝国军人,我更是家族的希望,或许你到了地狱,可以问问撒旦,这个世道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加里安将军看到那个准备求婚的小伙子死在赫里斯的剑下,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难受,一时间只顾着躲避,而忘记了进攻,赫里斯多次的暴露自己的防御漏洞却没有及时功击,最终,加里安将军失去了胜利女神的眷顾。

  赫里斯的致命功击最终打中了这个一直闪避的将军,地狱使者再一次前来收割着人类的生命。加里安将军的鲜血从脖子里溅出来,他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双眼沉重,困意袭来,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妻子,还没有患病的时候,她是那么的美,是他们小镇的一朵玫瑰,最终还是被他追求到,婚礼上的她笑得那么甜,而他自己又是多么的骄傲,发誓要用一生来爱她,可惜……不知道我藏在床底的第纳尔会不会被人找到呢……我可能回不去了啊,你的病该怎么办……然而,死神的到来永远都是那么迅速,如果要在众神之中选择一个业绩最勤快的话,死神一定独占鳖头。

  加里安将军死了,城堡的守卫官、帝国的精英,就这么死了。失去了首领的守军们彻底崩溃,大量的士兵开始逃散,有的混作居民逃进了市民家中,更甚者,有的装作地痞流氓趁机四处抢劫,准备寻找机会逃离出去落草为寇。总之,博萨科堡,在经过了长期的激烈抵抗后,宣告了失守,拉穆拿武士们簇拥着乔斯塔夫国王进入城堡,更多的仆从兵则蜂拥而入借着维持治安的名头想要发点小财,只有少量对帝国忠诚无比的守军们退入了城堡大厅,想要做最后的顽抗。

  作为一个只想活命发财的家伙,赫里斯自然也加入到了抢劫的行列,不过好在朗格拉日先生在身边,尚且还能让赫里斯维持理智,不像别的“强盗们”那样胡乱杀人。

  生在这样一个时代或许是命运的不公,但至少要保持自己的理智,不去做一个以杀人为乐的刽子手,这样至少能让自己在去见上帝时,获得宽恕。作为最早皈依来自斯瓦迪亚的上帝教的信徒,朗格拉日不止一次地想过这个问题,而在成为俘虏后这已经成为他每日都会重点关照的命题。

  “嘿,我亲爱的同胞,交出你所有值钱的玩意儿,我就会考虑放你一马,还会保证你的安全!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的交易?”赫里斯一只手拿着剑,伸出另一只手,抚摸着眼前女人的脸颊。如果不是故意在脸上摸了灰,这一定会是一张美丽绝伦的脸。赫里斯心里想着,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个女人是故意在脸上胡乱涂抹了些灰尘,至于目的,当然是为了逃避征服者们的凌辱。

  这更加会激起我的兴趣啊,我的女士。

  女人因为害怕而不断颤抖的身体更加激起了赫里斯的欲望。或许我天生就是个恶魔吧,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赫里斯把剑丢在一边,转过头来,对朗格拉日说着:“先生,这个美妙的时刻或许只需要两个人。”接着他转过头,不等朗格拉日的回答,便开始自顾地脱下满是鲜血的衣甲,混满了他和同胞鲜血的衣甲。

  “赫里斯……”朗格拉日皱着眉头,对此感到些许不满,倒不是出于所谓的同情,仅仅只是觉得这并不符合一个光荣的、即将被册封的骑士应有的姿态。不过他并没有心情欣赏别人的快活,只是提醒了一句“赫里斯,要注意时间,我可不想因此错过被国王册封的典礼。”便转身离去。

  而赫里斯只是当作了耳旁风,他尽量地用自以为随和的表情对着面前的女人笑了笑:“什么狗屁骑士,我可是能金枪不倒的冠军呢!你说呢,女士?你觉得到底会是哪个更加重要?”说完便扑了上去,就像南方家乡的丛林虎一样,凶狠而无情,直到把猎物玩腻才会补上致命一击。

  可怜的女人,只能无力地任由对方施暴,房内除了男女旖旎的呻吟之外,有的,不过是这悲惨世界之中女人的眼泪和撕心裂肺的哭喊。

  房子里赫里斯和无辜女人的“战斗”还在继续,房外的抢掠仍在进行,在战争中只有毫无反抗之力的平民是永恒的受害者,除此之外,无论是发起方还是防守者,都不过是打着各种各样幌子的杀人犯。

  乔斯塔夫国王皱着眉头,行走在充斥着杀戮和痛苦的街道上,虽然他没有兴趣、更没有权力阻止自己的勇士们享用和划分战利品,但是对于他来说,对于一个国王来讲,尽可能地维持自己想要带给人民们和平的形象或许会有利于他对更多土地的宣称,宣称自己能够带来和平和安定,战争的时间长了,人民们只会顺从地服从于强大的王权,哪怕最初带来灾难的也是这个王。

  不过上帝留给人们独立思考的时间往往不会很长,正当我们的乔斯塔夫国王还在思考如何能够用更好的政治手段来合法的拥有更多土地时,意外发生了。一个不开眼的守军狂热分子从不知名的街道角落冲了出来,想要杀死国王,这个带来一切痛苦的海盗头子。他手上拿着两把长剑,飞快地向国王冲来,这是他身边护卫最弱的时候,城堡的沦陷以及堡内的财富让拉穆拿武士们都陷入了疯狂,他们一个个都加入了劫掠市民的行列,甚至包括国王的卫士们,现在国王的身边只有两个贴身的奴隶卫士还在忠诚地履行着保护国王的指责。

  然而突然的袭击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两名奴隶卫士在敌人刚刚冲出来的那一刻就命丧黄泉,两把长剑分别插在他们的后背,贯穿了他们的身体,痛苦的神情在他们的脸上显现出来,还没有得到国王陛下恢复他们的自由身,这两个可怜人就为自己的事业丧失了性命。

  长剑刺入,难以再拔出来,一心求死的刺客似乎早有准备,他用力地将手掌向下撑开,一柄短小的袖剑如同毒蛇一样窜了出来,闪着可怕的寒芒。转过身来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的国王意识到,如果不拼死一搏,那么他和他的伟大王国将会成为他人眼中的笑柄,成为过眼云烟。

  “看起来是有人想要插手我和巴里昂皇帝之间的矛盾了,建立一番伟业的途中总会有些不知名的臭虫要被碾死,对吗,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来自哪个家族,又或者是哪个该死的偷牛贼的手下。”说着,国王陛下便拔出腰间的长剑向对方的脖颈处突刺而去,动作凌厉、丝毫不拖泥带水,作为冰雪之国的一方部落领袖,往往都是战斗技巧极其丰富的战士,这是部落的习俗,也是这个充斥着死亡与压迫世界的唯一通行证。

  然而对方显然也不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刺客轻易地跳开了对方的进攻,反手就杀向乔斯塔夫国王暴露出来的后背,角度刁钻、难以躲避,这一刻,乔斯塔夫国王甚至觉得自己的生命与伟业都将终结,国王只能尽全力地保持着半凌空突进的姿态以不至于摔倒,却无法再作出闪避的动作。

  “扑哧!”这是袖剑刺入后背的声音,虽然有贴身的软甲保护,但刺客显然技高一筹,这种致命的力道还是穿透了软甲层,让国王切实感受到了钻心的痛感。国王倒在了地上,受了重伤,无法再度进行反抗,他明确地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在随着鲜血的涌出而流失着。

  乔斯塔夫国王,这位拥有伟大抱负的男人,似乎就要在这里被终结,国王躺在地上,无力地拿着长剑,等待对方的制裁。在这个充斥着乱军和屠杀的地方,想要引起那些已经杀的兴起的拉穆拿武士们或是仆从军的注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乔斯塔夫国王甚至在这一刻对自己的这种死法感到可笑。

  刺客缓慢地向他走来,嘴里念念有词,声音不大,却让国王清晰地听到了审判词“上帝会丢出那一颗石子,惩戒所有不遵循他教诲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