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模范俘虏征战游记(2)
乔斯塔夫2018-12-27 20:413,034

  就在皇帝特拉夫还在为与威克塞宰相的权力斗争中胜出而兴奋时,来自远方苦寒之地的拉穆拿武士们裹挟着大量的俘虏浩浩荡荡地行进在南下的道路上,他们一路攻破了除塞利咔之外的齐亚德堡、古丹堡、凯桑卓堡这三个帝国北部的重镇,而所谓的北方精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迅速地击败,成为了俘虏中的一员。

  现在,乔斯塔夫国王……先姑且叫他“国王”吧,这位乔斯塔夫国王率领着他的大军包围了巴里昂人在北方的最后一个据点,也是北方省的首府--巴克昂城,拥有着一万名精锐士兵的大型城市。国王雄心勃勃地想要征服更多的土地,南下,唯有继续南下。

  随着清晨的鸟鸣声,巴克昂城内的士兵和居民们迎来了新的一天,往日里性情活泼的巴克昂市民们都会性质高昂地走上街道,去做自己该做的活计,而妇女们则会愉悦地迎接新的太阳,准备好和商贩们进行新一轮的“战斗”,以采买家庭所需要的食物或商品。只是今天,巴克昂人无一不是眉头紧锁,从街头小民到市政厅的官员,都在心中做着祈祷,祈祷上帝的保佑,护佑他们这些忠诚的子民能够成功击退这些凶残的海寇,保护自己的财产和家人的安全。

  至于城外的营地,则洋溢着完全不同的兴奋。

  “我亲爱的国王,只要我们能攻下这座城市,巴里昂人的北方省将会彻底被我们掌控,到时候,南边的那个皇帝无论如何都得承认您对这片土地的统治,而您,将会成为第二位从我们拉穆拿走出来的伟大的国王陛下!”说出这段无论是谁听起来都无比肉麻的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塞利咔守卫官--马克硫将军。这位本应该因镇守要塞失守而羞愧自杀的帝国大将,深受皇帝和宰相依仗的边境守卫者,在经过无能的抵抗(甚至可以说是没有抵抗)后,不到一天就选择了投降,并用花言巧语来谄媚乔斯塔夫国王,想要凭借着他的舌头在国王的心中留下一席之地。

  是的,在他的心中,乔斯塔夫国王必然会取得成功,现在的问题只不过是这个成功会有多大而已,而他,马克硫将军,作为第一个向新王国投降的巴里昂将领,他将会用这座巴克昂城来作为晋升之资,而第一步,就是取得国王的信任,并成为一名光荣的拉穆拿武士。

  “马克硫将军,看来你对我和我的王国事业充满了信心,很好……我会记住你的。”乔斯塔夫国王绕有深意地看着眼前这个满脸堆笑的怂包将军。是的,在他们这些拉穆拿人的眼里,这只是个毫无荣誉感和敢于用生命来维护他人对自己信任的怂包罢了,但是武士和酋长们可以看不起甚至轻视他,而作为国王,他必须为以后的继续征战树立一个模范,让那些巴里昂人看看,乔斯塔夫国王不会亏待任何一个愿意弃暗投明的朋友。

  至少,在真正消灭了巴里昂皇帝的禁卫军之前是这样。

  “我亲爱的将军,那么请问你是否对于如何拿下眼前的这座坚城有什么好的主意吗?拉穆拿的每一个武士都很珍贵,都需要尽最大可能的保存下来以抵抗南方皇帝的禁卫军或是其余的巴里昂领主。”为了体现尊重,国王尽可能地用饱含威严的声音询问着,虽然他对这个怂包将军并不抱有什么期望。

  听到国王的询问,马克硫用他特有的男中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想要证明自己的利用价值。“我的国王,拉穆拿的武士虽然强悍而坚韧,但是想要在巴里昂取得更大的战果,需要的可不仅仅是这个。”说着,他偷瞄了国王一眼,确保自己的话没有激起国王的反感。“战争当中,除了武力,还有智慧,我的陛下!作为您忠诚的仆人--巴里昂皇帝在北方边境的主要将领之一,我愿意用自己的身躯来为拉穆拿的武士们诈开城门,所需要的,仅仅只是我逃离了拉穆拿武士们的追捕,想要躲进城市中,继续为巴里昂征战的小小谎言罢了。”

  国王听了这位将军的计划,为自己之前的轻视感到懊悔,也为能够找到征服更广阔领土行之有效的方法而感到愉悦,仿佛之前几次攻城的失败所造成的损失,也不值一提了。“你很好,马克硫,你很好。”国王陛下看着不远处的城市,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四月十五日,大晴天,上帝保佑,今天海寇们仍旧没有攻进巴克昂城,而我还能从可怕的战役中活下来。我得找个机会逃出去!该死的马克硫,把我们都卖了!我一定会想出一个好计划……”

  营地中,朗格拉日独自躲在没人注意、或者说是没有人愿意注意的地方拿着自己偷偷留下来的笔和纸记载着日记,他也是塞利咔堡被俘虏的一员,当然,作为整座要塞当中唯一识字的一位,他从不自认为是丧失荣誉地被俘,而是被该死的马克硫出卖了,虽然当时的他在发现了海寇之后,紧张地连剑都拿不稳,还没有做任何抵抗就被凶狠的拉穆拿人给击倒在地。

  此时的他,还正沉迷于自己出逃的伟大构想中欲罢不能,突然,一只手搭上了他的右肩。

  “谁!”朗格拉日警惕地收起了自己的日记纸--我们姑且称之为日记纸吧。右手快速地把纸笔藏到了怀里,左手反压住那只来路不明的手掌,时刻准备着应付陌生人的恶意。随着这几天的连续进攻,作为炮灰的他们心浮气躁,又无法将内心的恐惧和烦躁发泄到那些拉穆拿人的头上,这些可怜的被遗弃者,只能在俘虏聚集地互相斗殴,顺便争夺一些其他人的食物,以便自己能够熬到帝国来解救他们或是家人偿付赎金。

  这些俘虏们依旧认为巴里昂的禁卫军一定能够把他们从海寇的手里就出去,甚至大部分的拉穆拿武士也是抱有这样的想法,毕竟,巴里昂太大了。

  “嘿,我说,朗格拉日先生,你还在写你的那些个没有人会在意的日记吗?或是在构思你那伟大的计划?今天要不是我,你的那份食物都要被人抢走了!”说话的人是赫里斯,我们可怜的、曾经幻想着建功立业的赫里斯,他在杀死了一个海寇之后就被打昏并成为了俘虏的一员,在成为俘虏的日子里,作为同样来自于塞利咔堡的人便自然地走到了一块,谈不上多么友好,但至少能以俘虏的身份一起活下去。

  赫里斯从怀里拿出刚刚领到的面包,虽然又黑又硬,却能保证他们这些低贱的俘虏能够有力气继续作战。他摇了摇手中的面包,面带嘲讽。

  朗格拉日听到是赫里斯的声音,收回了准备进一步动作的左手,礼节性地道了声感谢,便毫不客气地拿走了赫里斯手上的面包,大口地吃着。“这个时候知识的力量就体现出来了,赫里斯,虽然你和我一样没有和马克硫那样成为拉穆拿人的走狗,可是有时候动动脑子会让你更容易活下去。”

  赫里斯翻了翻白眼,这个自以为是的瘦杆子,在塞利咔的时候就一直凭着会写几个字逃离了不知道多少次摊派的任务,还赚了那些想家的软蛋们不少的第纳尔,如今还不是被抓起来,当作可悲的炮灰使用,却还一直做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想着能够逃脱。

  “与其天天想着那不靠谱的逃跑计划,还不如多去抢几块面包,好被那个乔斯塔夫国王看上,我听说最近不少的杂碎都因为有功劳被拉穆拿人恢复了自由身,成了新国王的骑士。”说着,赫里斯吐了口浓痰“靠着屠杀自己的同族人来获得功劳,真是令人厌恶啊……可是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什么能够活下去的办法了呢。”赫里斯眼神闪动,在朗格拉日旁边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转头问道:“你觉得呢,朗格拉日先生。”

  作为一个来自巴里昂南部的农民,一个乡巴佬,一个妄想到边境出人头地结果被俘虏的炮灰,却有着与身份完全不相符的洁癖。

  还没有等朗格拉日回答,一声咒骂穿过营地“你们!你们这些下贱的奴隶!头牛贼一样的软蛋!快他妈起来!马上攻城就开始了,不想继续做奴隶的就给我用命去杀人,砍下五个巴克昂城守军的头就可以恢复自由,割下十五只左耳就能够得到国王陛下的亲自册封,做王国的第一批骑士,他妈的!你们这群猪真走运,竟然能得到国王陛下这么好的条件。你!对,就是你!快他妈起来!不然鞭子可不会听我的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